國人眼中的歷史英雄往往是悲劇性人物,而梟雄才是最後的贏傢

國人眼中的歷史英雄往往是悲劇性人物,而梟雄才是最後的贏傢

項羽塑像

梟雄指有野心、無情,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英雄人物,代表人物劉邦和曹操。英雄自不必說,以項羽、關羽為代表。劉邦坐天下、曹操統一北方,項羽烏江自刎、關羽敗走麥城,高下立判。英雄絕不是梟雄的對手。

國人眼中的歷史英雄往往是悲劇性人物,而梟雄才是最後的贏傢

劉邦塑像

先說說劉邦和項羽。論武力,項羽力能扛鼎,劉邦手無縛雞之力;論出身,項羽是貴族後裔,劉邦是地痞、無賴;論人品,項羽實在磊落、有情有義,劉邦虛偽無情、滿嘴跑火車。 儒傢提倡的“仁義”似乎在劉邦身上壓根找不到,在項羽身上卻比比皆是。為什麼最後反而是劉邦獲取天下,我認為有以下原因:

第一、政治從來都是利益第一位,道義第二位。講道義也是為瞭利益。這個利益不是個人利益,而是國傢和民族的利益。我們現在講堅守“國傢核心利益”不容侵犯,其他事都好商量就是這個意思。“為天下者不顧傢”。劉邦多次棄妻兒於不顧。當老父被項羽挾迫時,劉邦說:“你我約為兄弟,吾父即爾父。若烹之,請分一杯羹。”但是劉邦卻能看清政治形勢,順應民心,與天下同利,所謂“識時務者為俊傑”。項羽優點很多,但他卻不懂權變,看不清形勢,鴻門宴放虎歸山,給自己樹立瞭最大的對手;“楚河漢界”給瞭劉邦扳倒自己的機會;其後更是一錯再錯,落得個烏江自刎的結局。項羽不是搞政治的材料,關羽也是如此。一句“虎女焉配犬子乎?”破壞瞭孫劉聯盟,自己也敗走麥城,身手異處,同時還大大消弱瞭蜀漢的軍事力量,使其失去瞭問鼎中原的實力。

第二、講“大仁義”而非重“小仁義”。孔子的學生子貢質疑管仲,認為他不能從一而終。在公子糾死後,去輔佐原先主公的政敵——齊桓公。孔子聽瞭很生氣,批評子貢是腐儒的觀點。他誇贊管仲“一匡天下,九合諸侯”。沒有管仲,“吾輩皆左衽矣”。看來孔子並不拘泥於小仁小節,不提倡愚忠,他取的是大義。也就是我們平常說的“為大事不拘小節”。劉邦,用道德標準來衡量,就是個無賴,但卻能順應歷史潮流,起兵抗秦,推翻暴秦統治。一統天下後,休民生息,開創瞭大漢四百年基業。項羽的部下丁公曾私放過劉邦,對其有救命之恩。及項羽亡,丁公謁見劉邦,想討個一官半職。劉邦斬之,並振振有辭地說:“丁公為項王臣不忠,使項王失天下者也。”劉邦清楚知道“逆取順守”的道理,私人恩情和江山社稷根本沒法比。反觀項羽,士兵受傷他都會掉眼淚,親為包紮,但“戰勝不與人功,得利不與人利”以及“婦人之仁”造成瞭他政治上的短視和失敗,使他失去江山。

第三、用人之道各不同。陳平雖有超人才幹,但有盜嫂、賄金的劣跡。用今天的話來說,就是人格有“污點”。看重人品道德的項羽是不會重用他的。項羽聽說韓信曾受過胯下之辱,人格高貴的他怎麼會重用一個鉆別人褲襠的無名小輩呢?而劉邦用人看重才幹,不拘一格,大膽起用陳平、韓信,拜將封侯,給他們施展的空間。這兩人為大漢王朝的建立都立下瞭汗馬功勞。 曹操也是如此,多次發佈“求賢令”,因而手下人才濟濟,為統一北方打下基礎。項羽以個人交情、好惡任命下屬,僅有的一個忠心謀士范增還被他氣走瞭,落得個眾叛親離的下場。關羽重軍人而輕士大夫,和劉封、糜芳等人不搞好團結,荊州兵敗後無人援手。

第四、人格力量大比拼。是真英雄,應該無所畏懼,無所顧忌,不怕失敗。失敗乃成功之母。留得青山在,就不怕沒柴燒。這就是歷史上成功者、勝利者的巨大人格力量。失去這種人格力量的人必然失敗。在反秦的鬥爭中,項羽保有這種人格力量,他是英雄;在楚漢相爭中,他丟失這種人格力量,成瞭懦夫、敗將。劉邦能死纏爛打,雖經常吃敗仗,但他屢敗屢戰,最後垓下一戰扭轉乾坤。曹操亦如此,一生敗仗無數,幾次差點丟瞭性命,但在關鍵性戰役卻打瞭勝仗,如官渡之戰。項羽勇於自殺,羞於戰敗。“項羽若肯過江東,卷土重來未可知。”但他卻選擇瞭自刎而死。

這就是為什麼英雄千古留美名,而最終梟雄得天下。“力拔山兮氣蓋世,時不利兮騅不逝,騅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真是英雄末路。“天之亡我,非戰之罪也!”項羽到死都不知道他為什麼死的。可憐!可悲!可嘆!

國人眼中的歷史英雄往往是悲劇性人物,而梟雄才是最後的贏傢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