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遷筆下英雄們性格中的共同特點:隱忍而為

  • 1、帝師的養成,張良的轉變

劉邦對張良的信任眾所周知,事實上是“良以《太公兵法》說沛公,沛公善之,常用其策。良為他人言,皆不省。”可見世有伯樂然後有千裡馬。

張良的計策來自於《太公兵法》,“讀此書能成王者師矣。”,張良的智慧是否真的源於這本神書?

作為帝師的張良教會瞭劉邦什麼,讓劉邦懂得瞭什麼道理?那我們先要看張良從《太公兵法》中學到瞭什麼?

在未得《太公兵法》以前,張良是這個的少年。

良年少,未宦事韓。韓破,良傢童三百。

韓國的覆滅,是張良人生轉變的開始。如果韓國不覆滅,作為豪門的少年張良,日後也必將在韓國政壇嶄露頭角。可他的夢想還沒開始,就被秦國粉碎瞭,國破傢亡,這樣的血海深仇怎能忍得瞭?

張良從傢境優渥的謙謙少年,變成瞭滿眼怒火的熱血兒郎,心裡充滿仇恨,一心想“為韓報仇。”

他要以牙還牙,以血還血,毀滅這個悲劇的創造者秦始皇。為達目標,他不折一切手段,不惜一切代價。

弟死不葬,悉以傢財求客刺秦王。

良與客狙擊秦始皇帝博浪沙中。

此時,生命裡隻有一個目標,刺殺秦始皇。為瞭這個目標他可以散盡萬貫傢財,他可以不惜付出生命,親自參與暗殺行動。

此時的張良是個暴脾氣的少年。性格的轉變發生在某個黃昏。

張良在下邳的橋上散步,也許他在思考下一步該怎麼辦,如何能殺死秦始皇。就這樣漫無目的地走著,突然一個聲音把他拉回到現實。

“嗨小子,給我到橋下撿一下鞋子。”張良的腎上腺激素立馬飆升,那個沒禮貌的,找打不是,定睛一看是個老頭,所以“強忍,下取履。

等張良把鞋拿上來,老頭腳向前一伸,“小子,給我穿上。”張良想著鞋都取上來,又一次忍瞭,好人做到底,跪著給老頭把鞋穿上。

面對一個素不相識的老頭,張良一而再再而三地容忍,換來瞭老頭的刮目相看,導致瞭老頭把天書《太公兵法》送於張良。

從此,張良變瞭,他懂得瞭一個字“忍”,忍一忍再說。他不再謀求快速實現自己刺殺秦始皇,毀秦滅秦的追求。

  • 2、忍者生貴,百忍成金

良作為帝師,教會劉邦最重要的一個道理就是忍,一忍再忍,忍能不能忍。劉邦也充分抓握瞭忍得核心教義。

首先,張良勸劉邦要延遲滿足感,忍住對財寶美色的誘惑。

當劉邦進入秦國首都咸陽,走進富麗堂皇、重寶婦女無數的後宮,本性顯現,腿立馬邁不動瞭。說道:“這裡好啊,我今晚就住這裡。”樊噲說大哥你不能腐敗啊,不能住這裡。

張良切中要害:“大王你為什麼能到這裡,這都是因為秦的無道,掠盡天下才這般窮奢極欲,你現在就要向秦學習如何享樂?無異於助紂為虐,不是長久之計。”

劉邦忍住瞭,為自己在秦地忍瞭一個好名聲,“為父老除害,非有所侵略暴。

劉邦真是個一心為民,無欲無求的好領導,所以秦朝故地的人“唯恐沛公不當秦王。”

劉邦的夫人和老爸被項羽俘虜瞭,楚漢之爭相持不下時,項羽弄瞭個大菜板,傍邊放著一口大鍋,對劉邦說:“你再不投降,我把你爸爸煮地吃瞭!”

劉邦再一次忍住瞭,不忍也不行,到瞭不能忍也得忍的時候,打不過時決不能意氣用事。該忍時必須忍,不能讓別人用情緒牽著你的鼻子走。

劉邦說,你我是結拜兄弟,我父親就是你父親,你要煮著吃,不能吃獨食,得分我一杯羹。流氓就得流氓治,決不能和流氓講道理,在流氓面前不做無謂的犧牲。項羽傻眼瞭,隻得另想辦法。

在楚漢之爭的關鍵時刻,韓信光著屁股跑官要官,劉邦很生氣,但他還是忍瞭,他沒有對韓信開始講政治、講大局的說教。你要個代理齊王,我直接一步到位讓你當真齊王。

團隊裡常有不聽話的,但又很有能力的人,該怎麼辦?

像唐僧對待孫悟空,想完成西天取經就不得不用孫悟空,所以唐僧尋找孫悟空的痛點,他用“緊箍咒”管理孫悟空,不聽話,念咒語。這是一種流氓的辦法。

在現實生活中,常有“不聽話卻又有能力的人”,在無法將這樣的人清除團隊的情況下,多數領導會選擇“忍而不用”,而劉邦就不同,他會選擇“忍你、讓你、還用你。”

在劉邦的團隊裡,有個人叫雍齒,和劉邦是同鄉,是創業團隊裡的班底人馬。從小傢庭條件就好,看不起劉邦這樣的鄉下人,時不時還會懟劉邦。而且,關鍵時候還叛變投降過。但在創業的初期,正是缺人、用人的時候,隻要有人願意跟著幹,劉邦捐棄前嫌,依舊會給他平臺,讓他好好幹。

劉邦自己都承認:“我欲殺之,為之功多,故不忍。”功成名就時,劉邦沒有卸磨殺驢,睚眥必報,而且第一個將雍齒封為“什方候”。

劉邦忍瞭一生,成就瞭一生。

  • 3、沖動是魔鬼,不忍皆成灰

忍小瞭是肚量,忍大瞭是格局,格局大瞭,天地也寬瞭。

翻開《史記項羽本紀》,項羽可謂成也暴脾氣,敗也暴脾氣。他是順我者昌逆我者亡,揍你沒商量。

早早投降,不要抵抗,不然城破,“皆坑之、屠之”。

項羽一生忍不瞭為父報仇、除滅秦朝的怒火,所以一路殘殺無數,怒發沖冠,“屠咸陽,殺降王子嬰,燒秦宮室”;他作為天下之王,容不得一點背叛,該全力滅漢時,他非要去滅齊;他忍不瞭范增的“指點江山”,也容不瞭韓信的“指手畫腳”。

他是個無限完美主義者,學習要學“萬人敵”,打仗要打別人不敢打的硬仗,巨鹿一戰,讓作壁上觀的諸侯們莫敢直視他,容忍不瞭一點點失敗,一次失敗就讓他心灰意冷,不肯過江東,不想東山再起。

項羽忍不瞭一時,他錯過瞭一世。

而在《史記》中,一大波英雄卻能隱忍而為。

伍子胥為逃命狼狽不堪、東躲西藏、乞討要飯,在吳國幾十年忍著性子等待時機,最終功成名就,為父兄報瞭仇。

故隱忍就功名,非烈丈夫熟能致此哉。

勾踐能忍“妻為夫差妾”,頭頂呼倫貝爾草原;能忍財產沒收,一切歸零的結局;能忍吃屎的難堪。所以,臥薪嘗膽三千越甲可吞吳。

司馬遷筆下英雄們性格中的共同特點:隱忍而為

荊軻對蓋聶退避三舍,不是他蓋聶,他隻是不願做無畏的攀比,退一步海闊天空。

范雎被人尿一身也忍著不吭氣,他忘記瞭“士可殺不可辱”,他想到瞭“忍一時風平浪靜”,他明白活著才有明天,最終他走向瞭秦國丞相的高位。

韓信能忍胯下之辱,懂得控制自己的情緒,做到瞭不與匹夫爭勇,才有瞭兵仙的傳奇。

這個世界有很多事情,不能順著我們的心境,人不得不學會改變。修身先修性,修忍性,“能為而不為”是忍,“不能為決不可為”也是忍,前者考驗著人性,後者考驗著個性,成大事者兩必須兼顧。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