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緒這樣對待一輩子最愛的女人,萬千寵愛,又推入枯井

自古,後宮是一個戒律森嚴的地方,生活在紅色高墻裡的嬪妃不能僭越一步,因為她們隻是封建王朝用來傳宗接代的犧牲品。而在清朝末年,有這樣一個女子成為瞭在高墻裡一枝獨秀,為這死氣沉沉的“牢籠”帶來瞭一絲生機,同時也給自己的殺身之禍埋下瞭伏筆。她就是光緒帝一輩子最愛的女人,即恪順皇貴妃,也就是人們常說的珍妃。《國聞備乘》:“惟珍妃生性乖巧、討人歡喜,工翰墨,善棋,日侍皇帝左右,與帝共食飲共樂,德宗尤寵愛之”。

光緒這樣對待一輩子最愛的女人,萬千寵愛,又推入枯井

珍妃像

光緒帝載湉自4歲登基以來,在朝堂之上,就是慈禧太後垂簾聽政的傀儡,在自己的婚姻大事上,也不得不對慈禧言聽計從。到瞭光緒十四年(1888年),18歲的光緒帝在八旗開展瞭選秀活動,這次活動的目的是確定光緒帝的皇後以及妃嬪,但在慈禧看來這次選秀隻不過是把自己的侄女葉赫那拉氏扶上皇後寶座的幌子。

1.初入宮闈—棒打鴛鴦驚春夢

經過層層選拔,最終隻有5人進入殿選,這5人分別是都統桂祥之女葉赫那拉氏,江西巡撫德馨的兩個女兒,禮部左侍郎長敘的兩個女兒,即後來的珍妃和瑾妃。

在殿選開始時,慈禧不願意背上幹涉皇帝婚事的惡名,便著對光緒帝說道:“皇帝, 誰堪中選,妝自裁之,合意者即授以如意可也。”但當光緒帝手持玉如意,剛要將玉如意遞給德馨的女兒時,慈禧便立刻大聲喝住並暗示光緒帝將玉如意給葉赫那拉氏。光緒帝迫於慈禧的威脅不得已將玉如意遞給瞭葉赫那拉氏,冊立為皇後。慈禧又擔心德馨的女兒被選人宮中會與自己的侄女爭寵,就匆匆命榮壽公主將荷包遂給長敘的兩個女兒,冊立為瑾嬪和珍嬪。光緒二十年(公元1894年),慈禧太後六旬萬壽,珍嬪加恩得晉妃位。

2.高墻之下—一縷香魂無斷絕

因為珍妃年齡尚小,活潑可愛,閱歷較淺又毫無心計,而且珍妃崇尚西學,對朝中之事也有自己的獨到見解,並與光緒帝的維新思想不謀而合,所以深得光緒帝的喜愛。

但另一面因為珍妃的一些新潮思想如照相機事件等也引起瞭慈禧的反感,在加之皇後經常在慈禧面前呻吟”獨守閨房之苦“,後又因珍妃賣官鬻爵的拙劣行徑,使得慈禧決定嚴懲珍妃,以“習尚浮華,屢有乞請”之名被褫衣廷杖(即扒去衣服打),降為貴人。皇妃遭此懲處,這在有清一代是極為罕見的。次年,在光緒帝的再三求情下,才復升為珍妃。

珍妃雖然屢遭打擊,但是在朝政上,她仍然堅決站在光緒帝邊,支持光緒帝變法,她的胞兄志銳和老師文廷式,也是帝黨的一員。 慈禧於是將珍妃歸人慫恿光緒帝叛逆的人中, 對其惡感更甚,也為後來的投井事件埋下伏筆。

3.魂斷枯井—孤井空留恨

光緒二十六年(1900年)七月,八國聯軍侵入北京,慈禧太後攜光緒帝、皇後、瑾妃等逃往西安,慈禧認為帶走珍妃不便,留下又恐其年輕惹出是非,有辱皇傢顏面,命崔玉貴將其投井殺害,年僅24歲。

光緒這樣對待一輩子最愛的女人,萬千寵愛,又推入枯井

珍妃井 珍妃在此口井中被泡瞭一年多才被打撈上來

光緒二十七年(1901年)春,清政府與列強議和成功,並簽訂喪權辱國的《辛醜條約》,聯軍撤出京師,遠在西安的慈禧命崔玉貴將珍妃的屍骨打撈出來,裝殮入棺,葬於阜成門外恩濟莊的宮女墓地。

回到北京後的慈禧,將珍妃的死說成”倉促之中,扈從不急“,並以“貞烈殉節”的名義掩世人耳目,追封為貴妃。民國二年(1913年),隆裕太後(即光緒帝皇後葉赫那拉氏)駕崩後,珍妃姐姐瑾妃尚在,此時已被尊為端康皇貴太妃,在瑾妃的要求下,宣統帝溥儀下令將珍妃遷葬回光緒帝景陵妃嬪園寢,並在珍妃井附近設置瞭一個小靈堂,以供奉珍妃的牌位,靈堂上懸掛一額紙匾,上書“精衛通誠”,頌揚珍妃對光緒帝的一片真情。

1921年,溥儀以珍妃“溫恭夙著”,追謚為“恪順皇貴妃”。

光緒這樣對待一輩子最愛的女人,萬千寵愛,又推入枯井

珍妃牌位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