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回1894,力挽甲午危局

最近收到一個很有趣的題目“如果回到1894年,你想成為誰,才可能挽救1895甲午戰爭的危局“這貌似是一個網文的開頭,筆者一開始不知道從哪裡開始思考,思量良久,才最終落筆。

夢回1894,力挽甲午危局

輸掉甲午戰爭和庚子戰爭的女人

首先要明白的是1894年清政府治下的中國已經爛到骨子裡瞭,隻要清政府在任,滿洲人掌權,那麼無論多麼天縱奇才的政治傢,軍事傢也會面臨失敗,無論你是雄才大略如袁世凱,還是一心忠君如李鴻章,隻要戰端一起,結局依然是失敗。因為統治者從未將這個國傢當作自己的國傢,在他們眼中,四萬萬人民皆為其奴才,一千餘萬平方公裡土地皆為其獵場,他們已經趴在這個國傢身上吸瞭一百多年的血瞭,在他們眼中,侵略者並非入侵者,隻是一群要來和自己瓜分這四萬萬人民血汗的外來者罷瞭,所以有瞭“量中華之物力,結與國之歡心”“寧與外臣,不與傢奴”。在他們眼中,與其奮起一戰,不如主動稱臣納貢,將有限的力量投入到對內的鎮壓之中,漢人敗類為瞭自己的功名利祿,更成瞭這其中的急先鋒。對外妥協,對內強硬,雖然這樣自己得到的蛋糕更小瞭,但是依舊能夠保住自己的榮華富貴。至於那四萬萬人的死活,與他們何幹。

夢回1894,力挽甲午危局

人民紀念碑上的太平天國運動浮雕

鎮壓太平天國運動,處理天津教案便是以上的典型例證。這期間,千古未有之大漢奸李鴻章,曾國藩之流便是滿洲人最忠實的爪牙與鷹犬。太平天國戰爭時期,根據當時在華西方人的記錄,湘軍所到之處,動輒燒殺搶掠,屠城等反人類罪行不可勝數。曾國藩於六朝古都南京屠城,為戊戌變法獻身的譚嗣同也在《北遊訪學記》裡這樣寫道:“頃來金陵,見滿地荒寒現象。本地人言:發匪據城時,並未焚殺,百姓安堵如故。終以為彼叛匪也,故日盼官軍之至,不料官軍一破城,見人即殺,見屋即燒,子女玉帛,掃數悉入於湘軍,而金陵永窮矣。至今父老言之,猶深憤恨。”保守估計此次屠城中,南京死亡人數超過50萬,日本侵略者都沒做到的事,被同文同種的曾國藩之流做到瞭。另有曾國荃屠安慶城,李鴻章屠蘇州城。小型屠城更是數不勝數。據權威部門統計,太平天國期間,被湘軍屠殺的人口在一億以上,超過瞭兩次世界大戰傷亡人數的總和。這樣的中國還有救嗎?

夢回1894,力挽甲午危局

千古未有之漢奸——曾國藩與李鴻章

所謂的漢人精英為瞭自己的功名利祿,吃著人血饅頭,將同胞的生命視為自己的墊腳石。靠著他們去與日本開戰,結果不言而喻。更不要提那些無能的滿洲人,如果他們真的能拿起槍的話,就不會在辛亥革命中被當做芻狗一樣,被隨意碾碎。所以在1894年那個時間點,無論你穿越成滿洲人當權派,還是他們忠實的漢人奴才,都不可能挽回甲午危局,區別隻是輸多和輸少的問題。而筆者認為能讓中國輸最少的人隻有項城袁世凱。

雖然袁世凱是一個頗具爭議性的人物,但是從袁世凱後來的作為來看,他無愧於一個傑出的軍事傢和政治傢。不僅懂得政治投機,戊戌變法期間,通過投靠保守派,打壓改革派,獲得晉升之階;還懂得訓練軍隊,袁世凱在小站練兵期間組建的北洋新軍成為瞭當時中國戰鬥力最強的軍隊;而且還懂得權謀之術,縱使被清政府罷免,他依然將北洋軍隊牢牢控制在自己的手上,最後給瞭清政府致命一擊,況且,1894年,東學黨運動(甲午戰爭導火索)爆發之時,他就任朝鮮監國,處在風暴的第一線,甲午戰爭期間,他也始終戰鬥在第一線。他是能讓中國輸最少的人。

夢回1894,力挽甲午危局

在朝鮮與各國使節合影的袁世凱

夢回1894年的袁世凱,彼時,他還是朝鮮監國,當之無愧的朝鮮太上皇,當時的朝鮮,與其說是在李氏王朝的統治之下,不如說是在他的股掌之中。毋庸置疑,在正面戰場上,清軍不是經過瞭明治維新的近代化日軍的對手。唯一的手段似乎是訓練新軍,但即使經費充足,一年之內的速成軍隊的戰鬥力也沒有保證,更遑論當時的袁世凱還不是帝國的核心成員,隻是朝堂大佬們眼中的一個小小的朝鮮監國。但辦法總是有的,筆者認為,以下兩條路,雖然不能使中國贏得甲午戰爭的勝利,但至少可以輸的最少。一是利用朝鮮東學黨起義,二是養死士,發動特種襲擊。

利用東學黨起義,袁世凱就應該站在東學黨這一派,將矛頭轉向日本人和朝鮮的地主階級,做出帝國是東學黨,朝鮮百姓的朋友的姿態,並應該且對東學黨提供必要的政治和軍事支持,並且應該在起義軍的要害部門安插忠於帝國自己的人,以確保這支起義軍會按照帝國的意願去行動。東學黨義軍的主要作用就是將日本拖入朝鮮這個泥潭中。眾所周知,後世縱使比日本強大數倍的蘇聯美國也陷入瞭阿富汗那個帝國墳場中,日本最大的劣勢便是資源稀缺,不能承受消耗戰,由此觀之,如果東學黨能夠在朝鮮拖住日本人的步伐,那便是勝利,如果日軍不能速戰速決,那便隻有罷兵言和,將損失降到最小。唯一不同的是阿富汗武裝是靠宗教思想武裝起來的,東學黨武裝則應該效仿後世的中國,通過最激進的土改將廣大農民武裝起來。如果能在1894年迅速實行激進土改,讓大部分朝鮮農民擁有土地,那日軍必將陷入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中。扶植東學黨的目的不是將將日本擊潰,而是將其變為一個翻版阿富汗,讓朝鮮成為日本的一個不斷流血的傷口,日軍剿滅東學黨,需要付出海量的金錢與時間,即便成功,那也是甲午之戰後的事情瞭。

夢回1894,力挽甲午危局

朝鮮東學黨起義

養死士,發動特種襲擊,則是為瞭動搖日本民間對戰爭的支持力度。這是一種低成本,高效益的方法。1894年起,袁世凱便可以利用職務之便,從朝鮮募集死士,主要對象應該是朝鮮民族主義者(畢竟其中有過刺殺伊藤博文的安重根之流),東鄉黨起義中失去親人的士兵,以及朝鮮和中國的貧苦農民。對他們的訓練應該以洗腦為主,軍事技能次之。要反復強調掉是日本人在入侵我們的國傢,是日本人挑起的戰爭,是日本人搶走瞭我們的土地和財富。到1895年,甲午戰爭爆發之前,應該將其分批送入日本境內,展開獨狼式襲擊,以達到最大的效果。襲擊的主要對象應該是學校,醫院,商場,交通設施等防衛不夠嚴密的地區。襲擊的手段包括但不限於人肉炸彈,槍擊,投毒,縱火等。襲擊的目的是在日本本土引發恐慌,以降低日本對戰爭的支持力度,以得到一個體面的結局。

以上兩條,筆者認為是最有操作性的手段。但也不可能真正打敗日本人,最多起到遲滯和恐嚇日本人的作用,夢回1894,不從根本上推翻那個腐朽的王朝,最多給中國帶來一個體面的結局,輸的少一點罷瞭。

喜歡的朋友請繼續關註筆者的創作哦,更多內容可見筆者公眾號——帝國文學創作室。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