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史詩:先秦到漢初的雲南滇國興衰

西南史詩:先秦到漢初的雲南滇國興衰

公元前122年,博望侯張騫從西域滿載而歸,同時也給長安帶去一條十分重要的情報:在中原王朝的西南,有條鮮為人知的古老通道。通過那裡的蜀地商旅,可以將蜀錦和邛杖賣到天竺,然後再賣到中亞的大夏。

正是因為這條情報,雲貴高原的神秘世界才再次進入中原視野。那裡也的確有著一個古老而神秘滇國。當地人將自己的歷史文化和生活場景都鑄造於青銅器上,創造出一曲古樸而雄渾的史詩。

奇異的風俗

西南史詩:先秦到漢初的雲南滇國興衰

楚人的征服雲貴記錄 缺乏考古學證據支持

根據司馬遷的《史記》描述,西南高原早在戰國時就被楚國將領莊蹻占據。然而,由於秦軍在稍後截斷其返程路線,迫使其帶兵在滇地自立為王。但從目前的滇池地區考古發掘來看,並沒有發現像武器和禮器那樣的證據,支持這段楚人的殖民歷史。

滇池當地的文物風格融匯東西、多姿多彩,但就是沒有楚文化的影響痕跡。對於一支人數過萬的移動大軍來說,是非常不可思議的事情。何況在莊蹻入滇的153年後,司馬遷才再次記載滇國情況。期間的空白也很難用焚書坑儒來作遮羞。

西南史詩:先秦到漢初的雲南滇國興衰

滇國的青銅人像服飾 非常不符合其生活環境

此外,滇人的服飾和發飾,都與熱帶環境格格不入。比如戴高冠、戴帽的奇特服飾,貴族們的皮靴,還有巫師們全身裹著的皮氈和皮制披風,以及騎手們的遊牧式馬褲和長發鞭。因為典型的熱帶居民,往往是赤裸上身或者穿相對寬松上衣,下身打赤腳或者綁腿。還會蓄椎發,以防止頭發被水完全打濕。但這些風俗都沒有在滇國的文物形象中出現。

除瞭服飾,部分富裕的滇人戰士甚至有貴重金質與銅制護臂。這在當時的東亞武庫中非常罕見,卻在中亞和西亞是比較常見。滇人那種栩栩如生、惟妙惟肖的青銅藝術和黃金雕刻,在當地也缺乏等量齊觀的同類。但這種高度寫實的藝術風格,卻很容易在北方的斯基泰文化中尋覓。包括典型的猛獸相搏紋飾,有著精美紋理雕刻的金劍鞘,還有頂部有著人馬、動物立體浮雕的貯貝器,以及金質當盧和綠松石項鏈。乃至武器、動物紋飾和馬具都符合典型的斯基泰三元素。這都在暗示滇國人有著濃厚的亞歐草原傳統。

西南史詩:先秦到漢初的雲南滇國興衰

西南史詩:先秦到漢初的雲南滇國興衰

滇國武士的盔甲 顯然與古希臘的邁錫尼文明同源

北方來的騎士

西南史詩:先秦到漢初的雲南滇國興衰

滇國王族的南下路線 佈滿瞭遊牧與半遊牧勢力

其實從文物風格來看,滇國統治者應是遊牧在甘青高原西北的羌氐系牧民。他們又和吐火羅系的月氏人、屬於斯基泰系的烏孫人有千絲萬縷聯系。後來的滇王名叫嘗羌,也是對王族屬性的一種暗示。

公元前8-7世紀,斯基泰文化的擴散讓中亞草原有瞭飛速發展,物質產品和精神文化皆快速增長。最突出的成果,就是馬具完善和兵器的日益多樣化。也是在這一時期,他們同時被發源地兩頭的世界所記載。

西南史詩:先秦到漢初的雲南滇國興衰

斯基泰擴張 對東西方兩頭都有巨大影響

在西方,斯基泰人驅逐瞭更為落後的辛梅裡安人,並將他們追擊到小亞細亞半島。此後,他們更是與如日中天的亞述帝國開戰。而在東方,則出現瞭西申聯系犬戎擊敗西周的超級變局,開啟瞭諸夏世界的春秋戰國。部分小部族也從兩個方向前進,長期參與後來的許多戰爭。

至於生活在河西和甘青的羌氐系牧民,便和一些南下的斯基泰人合流。由於秦國的西擴壓力,他們在公元前5-3世紀左右,順著四川和青藏高原邊緣的藏彝民族走廊南下。在經過瞭一個個遊牧民聚落和沿途的羌氐山地城寨後,跌跌撞撞的遷入雲貴高原。在這裡,他們的少許武力優勢,會被閉塞的地理環境給進一步放大。

西南史詩:先秦到漢初的雲南滇國興衰

滇國青銅器上的桿欄式建築物

這些草原流亡者發現,當地土著是越人和濮人。他們善於鑄造帶有古越和南島文化的青銅鼎,還建造瞭很多神秘的祭祀銅柱。在生活方式上,這些人不住氈房,而是建造桿欄式建築物。上層給主自己居住,底部則用於蓄養牲畜。為瞭適應多雨氣候,他們特地為建築物修建瞭高聳的尖角屋簷,用更加通透的建築結構加強室內通風。

但是土著顯然對於馬術比較陌生,而且過慣瞭閉塞而平靜的生活。所以在羌氐系遊牧民的武力進攻下,這些濮人和滇越就遭征服。

西南史詩:先秦到漢初的雲南滇國興衰

滇國的騎馬武士青銅像

新的聯合政體登場

西南史詩:先秦到漢初的雲南滇國興衰

經過斯基泰風格改造的滇國銅鼓

隨後,征服者對原住民的銅器進行瞭大量修改。比如浮雕上的長發赤裸形象被抹掉,換上刻瞭穿對襟長衣、戴復雜頭飾的牧民。對於越文化的銅鼓,他們也結合斯基泰文化中的獸雕高臺。將兩個銅鼓合二為一,鑄成高臺的樣式。然後用失蠟法鑄造銅錫合金的騎士俑、百獸俑和人物俑,記錄自征戰或祭祀場景。

此外,滇國王族不來自農耕體系,越人本身也是農獵漁並重。所以在每年春季,都會組織盛大的鬥牛儀式。對比將牛視為重要農業勞力的中原,這種原始而激烈的活動簡直不可想象。反倒是和早期的米諾斯、邁錫尼等西方文明有相通之處。

西南史詩:先秦到漢初的雲南滇國興衰

滇國人的年度鬥牛出場形象

穩定政權後,滇國就以昆明為中心,武力輻射范圍包括東川、楚雄,連元江、蒙自和曲靖地區。除瞭保留母系遺風的女巫,滇國的核心國傢機器是由國王、勇士和富人組成的軍隊。作為暴力機關,他們是保境安民的核心力量。此外,還有臣服於滇王的斯基泰酋長被叟夷,以及源頭類似的白狼羌、犛牛羌等重要聯盟。國傢的重要事務,主要是由巫師和工匠記載。他們會在銅片上繪制圖畫文字,或者進行高度寫實的立體青銅雕塑。

此時,滇人部族聯盟的主要敵人包括兩個部分。首先是境內馬下不時叛亂的土著居民。其次,才是同樣屬於羌氐系遊牧的昆明人部族。他們晚於滇人南下雲貴,沒有發展出類似於的國傢組織,保留著各部族的互不統屬狀態。而且長期騎馬襲擊周邊的定居民族,因此經常和組織化程度更高的滇人發生武裝沖突。

西南史詩:先秦到漢初的雲南滇國興衰

西南史詩:先秦到漢初的雲南滇國興衰

滇國的武士姿勢與古希臘人眼裡的斯基泰騎兵一致

從滇國留下的青銅器形象,足以窺探他們與昆明對手的戰爭場面。身披整片護甲的勇士,頭戴船型頭盔上場。還有腰間佩戴短劍的騎士正在縱馬馳騁。步行戰士的盔甲似於邁錫尼風格,手持具有早期斯基泰風格的方形盾牌。與其作戰的昆明人,則往往披頭散發或包頭,隻有較為輕裝的武備。騎馬的滇國王族也保留瞭草原遺風,將斬下的敵軍首級掛在馬具上。有些滇人還使用弩機射殺對手,顯然與這種武器的西南起源有關。

總的來說,滇人的軍事風格和技術,都停留在公元前10-8世紀之間。這讓他們看上去像是保留在異域的活化石,也為其後來的消亡埋下伏筆。

西南史詩:先秦到漢初的雲南滇國興衰

滇國貴族的方形盾牌 也是早期斯基泰的標配

生機勃勃的小邦

西南史詩:先秦到漢初的雲南滇國興衰

滇國武士手裡的戰斧 也是典型的斯基泰風格

戰爭得勝後,滇國武士會提著敵軍人頭和虜獲來的牛羊,押解俘獲來的老弱婦孺返回。濮人由於較早歸順,一般會被滇人保留為勞動力。但是兇殘的昆明人則會被直接殺死,或者用作活人祭品去獻給諸神。

在經濟上,滇人會用青銅和木質農具耕作水稻,但遊牧經濟依舊占據重要地位。在這片熱帶高原上,起伏巨大的地形和多邊的氣候,足以兼容多種經濟模式。這裡也正好是一個遊牧與農耕經濟的交界區。所以在司馬相如和韓說初步開發益州郡時,就得到瞭馬牛羊30萬匹,說明此地已經具備很大規模的畜牧生產。後來,漢朝軍隊在漢中獲得牛羊3萬頭、馬3千匹,也是遊牧經濟才具備的貢獻能力。

西南史詩:先秦到漢初的雲南滇國興衰

滇國武士的騎馬狩獵形象

為瞭訓練騎士,滇國還會組織集團狩獵。首領騎馬打獵,多名部下一起配合圍獵,頗有波斯和馬其頓先民的風采。捕獵成果更是武人補充蛋白質的重要來源,被當地人以各種方式加以記錄。

文獻和考古成果也顯示,滇國有這旺盛的對外貿易。當時的主要路線,就是連接巴蜀-滇國-大理-騰沖-緬甸-密支那和印度的西南道。還有通過牂牁江到夜郎與南越,甚至與北方的巴蜀居民貿易。通過藏彝民族走廊,還能與青藏高原地區的牧民交涉。因此在滇國的市集裡,經常可以見到西域、南越和巴蜀等地的客商。在張騫代表漢朝打通河西走廊之前,滇國的西南道與羌藏道已經默默運作瞭幾個世紀。

西南史詩:先秦到漢初的雲南滇國興衰

騎馬的滇國貴族與他的步行武士

正是通過這些路線,滇人可以引進具有中亞遊牧風格的瑪瑙、金玉,並將四川地區的邛杖和手工織物販運到中亞的費爾幹納。

在文化上,滇國基本上不推崇中原的文化禮教崇拜。他們在藝術表現上高度寫實,通過等比例縮小的手法,將生活瞬間定格在青銅器頂部。鷹神則是滇國的崇拜核心。滇字本身在漢文中的發音滇,就來源於古代彝語的鷹。農神、生殖與祖先等關乎起源和未來的神祗,也是他們的重要祭祀對象。和很多早期文明類似,滇國人會定期殺死俘虜或者自願獻身者,取悅這些決不能怠慢的天神。

西南史詩:先秦到漢初的雲南滇國興衰

青銅器上的滇國殺俘虜祭祀場面

中原影響南下

西南史詩:先秦到漢初的雲南滇國興衰

秦始皇曾嘗試兼並整個滇國

在統治數百年後,兼並六國的秦人也派出軍隊南下。但除瞭有限的駐軍據點,新來的郡縣官吏其實很難管轄周遭地區。因此,滇人就繼續在占比更大的空間上繁衍勞作。等到亂世興起,這裡又被視為化外之地而不予管理。到西漢建立後,也隻有哪些險中求富貴的巴蜀居民,會不顧官方的要求來貿易。由於收益頗豐,部分冒險者甚至富比王侯。

漢武帝繼位後,著手出兵攻打由秦軍殘部建立的南越國。位於嶺南上遊的西南夷開始進入他的視野,而隨之而來的就是對諸國的逐步攻略和恩威並施。特別是在漢武帝意識到滇國的商業重要性後,對整個南方的興趣迅速擴增。

西南史詩:先秦到漢初的雲南滇國興衰

漢武帝時期的擴張性政策 決定瞭滇國結局

隨後,在消滅南越的戰爭中,西南夷諸國的部分勢力因不願出兵增員而叛亂,但很快就宗愛到鎮壓。漢軍順勢擊敗瞭滇國附近的小邦,為孤立前者而不斷努力。最終,滇王接受瞭劉徹招安,並被重新賜予瞭國王頭銜。但這也預示著作為獨立實體的滇國,已經失去瞭自由的政治地位。等到這位君主去世,滇人就從歷史記載中突然消失。

此後,在漢朝的強力幹預下,大部分滇國人都被轉化為編戶齊民。還有一部分構成瞭今天的彝族人先祖。倒是曾與滇國勢不兩立的昆明,則對漢朝有過比較激烈的抵抗和起義。然而,長期的封閉讓其人力有限而軍事水平固化。面對已坐擁大量資源的長安宮廷,很難有任何決定性的作為。因此,在滇人消失後不久,他們也被郡縣制所大體轉化。

西南史詩:先秦到漢初的雲南滇國興衰

漢朝賜予的滇國國王金印

至於晚於他們南下的斯基泰牧民後裔,還繼續以叟夷的名稱存在。在漢朝的幾百年時間裡,他們都是巴蜀地區的善戰兵源。但相比於祖先的功業來說,也已經難在歷史上留下值得一筆的作為。

至於文章開頭所提到的司馬遷著作失誤,可能源自他與司馬相如都參與過的對巴蜀、邛、昆明攻略。在陰差陽錯中,將某個高原盆地和滇國的舊名弄混,從而給現代考古學興起前的讀者指引出錯誤方向。

西南史詩:先秦到漢初的雲南滇國興衰

斯基泰系的叟夷 到東漢時都是優質兵源

司馬遷一貫樂於將四夷祖先全都追溯到中原,其實還有非歷史考據方面的因素。由於所有周遭邦國都是前朝後裔,那麼漢朝軍隊的征繳就自然是消滅餘孽。因此除西南的滇國,箕子朝鮮、北方匈奴、長江以南的東歐、閩越,以及嶺南的南越都莫不如此。這種認知方式的確立,也將對後人的地緣認知,產生極其深遠的影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