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間制定經濟政策應“救急不救窮”

來源:中國新聞周刊

本刊評論員/閆肖鋒

發於2020.316總第939期《中國新聞周刊》

近日召開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會議明確要求,要切實維護正常經濟社會秩序。在加強疫情防控的同時,努力保持生產生活平穩有序。由此,一場經濟界的“抗疫”之戰已經打響。

經濟學傢、國民經濟研究所副所長王小魯提出:要考慮企業倒閉、失業發生的可能,研究緩沖措施。現在需要的是解困政策,不是刺激政策。搞大規模放水、大范圍投資、刺激經濟增長,就會偏離解困的目標,並且後患無窮。

民間素有“救急不救窮”的說法。在當前語境下,什麼是“救急”?比如放假的職工目前無法上班,生產不能恢復正常,但工資還要發,租金、銀行利息還要付,那麼企業資金周轉不靈的情況下,增加短期流動資金就是“救急”。

需要警惕的是,切忌不加區別的貨幣寬松,要謹慎對待增加中長期貸款的選項,不要放水鼓勵無效投資。“救急”就是要有針對性地緩解老百姓、企業面臨的緊急問題,而如果搞“大水漫灌”,無論財政政策還是貨幣政策,最終導致重新走上“房地產救市”的老路,那就須警惕瞭。

應當承認,共度時艱的主要責任還是在政府、尤其是各級地方政府。宏觀層面,我們樂見政府已經對中小微企業伸出援手,北上廣深等一線城市反應迅速,出臺瞭一系列扶持政策,比如廣東免征中小微企業5個月社保費,減半征收大型企業3個月社保費等等。

那麼問題來瞭:政府要花錢,醫院救治、社區防護等各方面開支很大,但經濟面臨困難,財政收入會下降,擴大的赤字怎麼辦?這涉及轉變政府職能的問題。

第一,政府現在要做的關鍵是減輕企業負擔,而不是擴大政府投資。要認識到,政府不再是投資主體,市場才是主體。政府能不投就不投,包括基建項目都宜采用PPP模式交由市場主體來投資運營。

第二,對於降低和減免企業社保繳費導致的缺口,應采用擴大用國有資本補充社保基金的做法,並且充分利用證券市場的杠桿作用,這比中央或地方財政直接撥款補缺口更有效率。

第三,需要減少政府不必要支出,把過多的行政性經費和其他不必要支出壓下來。當然,由奢入儉難。但疫情當前,政府要勒緊褲腰,做共克時艱的表率。

第四,對於一季度企業的生產損失,有學者提出,政府負擔三分之一,企業負擔三分之一,員工也要負擔三分之一。這種各方共同分擔損失的提議既現實也必須,隻是分擔比例待商榷。對此應出臺緊急措施,比如允許企業給待崗隔離人員發基本生活費,這需要對《勞動法》作變通解釋。

此外,針對復工難問題,地方政府要幫把手,擔起責,與企業一齊努力,策略性應對因復工可能導致的疫情復發,切不可將壓力推給企業一方。

政府治理是社會治理現代化的核心。政府的行政管理既具有經濟建設職能,也具有公共服務職能。隨著現代化的發展,行政管理中的公共服務職能將愈加突出,成為主體部分。那麼,建設服務型政府的戰略目標就是當前和未來的主要方向。

共克時艱需要的是大傢共同努力,政府勇於改革、主動擔責、轉變職能,那麼企業經營、居民收入、消費和經濟增長等問題,都會隨之改善。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