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遲向孔子請教怎樣種地,為什麼會被評價為“小人哉”

樊遲被老師批評瞭,但是他請教孔子的這個問題確實與眾不同。別人都人請教仁、政、義等等,而他可好,請教怎樣種地。其實樊遲的問題並沒有表面看的那樣淺薄,他應該是從怎樣做好一名管理者的角度去請教種地相關問題的,如果這樣看,我們又一定會說這樣沒錯啊,作為一名管理者怎能不懂與民生息息相關的這些細節問題呢?但是孔子還是對樊遲的問題提出瞭不同的看法。這段對話被記載於《論語.子路篇》第四章,其原文是:樊遲請學稼,子曰:“吾不如老農。”請學為圃,曰:“吾不如老圃。”樊遲出。子曰:“小人哉,樊須也!上好禮,則民莫敢不敬;上好義,則民莫敢不服;上好信,則民莫敢不用情。夫如是,則四方之民襁負其子而至矣,焉用稼?”

樊遲向孔子請教怎樣種地,為什麼會被評價為“小人哉”

“稼”,種五谷曰稼;“圃”,種蔬菜曰圃。

“小人哉,樊須也”,此處對樊遲給予的“小人”評價,一般認為並不是與“君子”對立的小人。有兩種看法,一種認為孔子是評價樊遲見識小、格局太小;另一種則認為孔子是評價樊遲依然還是從事體力勞動的平民,如孟子所說的“然則治天下獨可耕且為與?有大人之事,有小人之事。”所謂小人之事,即所謂治於人的勞力者。

“情”,朱熹註釋“情,誠實也”,所謂“民莫敢不用情”就是民眾皆能以誠實守信的態度對待上位者。

“襁”,讀音為qiǎng,背嬰兒用的寬帶子。

樊遲向孔子請教怎樣種地,為什麼會被評價為“小人哉”

本章的譯文是,樊遲向孔子請教如何種莊稼。孔子說:“(種莊稼)我不如老農。”樊遲又請教如何種菜。孔子說:“(種菜)我不如老菜農。”樊遲退出以後,孔子說:“樊遲啊!(思想上)還是一個在野的平民。上位者隻要重視禮,老百姓沒有敢不恭敬的;上位者隻要重視義,老百姓就不敢不服從;在上位者隻要重視信,老百姓就不敢不用真心實情來對待你。要是做到這樣,四面八方的老百姓就會背著自己的小孩來投奔,哪裡用得著自己去學種莊稼呢?”

樊遲向孔子請教怎樣種地,為什麼會被評價為“小人哉”

樊遲求學種田之事,其實所求教的依然還是為政的問題,並不是真的想去種地。而孔子也並不是不會種地,孔子自已也說過“吾少也賤,故多能鄙事”(子罕篇),但是孔子卻不能回答他怎樣種地種菜。孔子是想告訴樊遲,為政者應該關心或應該致力去學習的是禮、義、信,上位者能好禮、好義、好信,則四方百姓歸服,不論農業、軍事都會在人口穩步增長的情況得以保證。

樊遲向孔子請教怎樣種地,為什麼會被評價為“小人哉”

致於怎樣種地的問題,並不是說上位者就可以不清楚。孔子之所以不與樊遲討論稼圃之事,主要原因還是由於樊遲個人缺少上位者應有的大局觀。孔子還說過“籩豆之事,則有司存。”(泰伯篇),也就是說細節上的工作自然有具體的負責人承擔,領導者並不是全才,正因為是領導,需要的是組織能力、協調能力,所以孔子才會評價樊遲“小人哉”。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