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光之城》沖破“禁錮與束縛”的愛情,成就恒久與偉大

導語:

《暮光之城》主要講述瞭女高中生貝拉和青春帥氣的吸血鬼愛德華之間浪漫的愛情故事,描述瞭貝拉和愛德華從相識、相知到相守以及為瞭守住真愛而克服重重困難的過程。

在愛情和命運的召喚下,貝拉如願成為吸血鬼,與自己的愛人一起走向永生不死的命運。看似簡單的愛情故事,卻因為吸血鬼愛德華特殊的身份—— — 人和吸血鬼而變得復雜。

《暮光之城》沖破“禁錮與束縛”的愛情,成就恒久與偉大

故事主要內容:

首先,貝拉是一個平凡普通的女孩,有著蒼白的臉,不懂時尚甚至有點孤僻,因為父母離異便將自己流放到瞭名為福克斯的小鎮。

到新學校的第一天便在擁擠的食堂遇上瞭英俊神秘的同學愛德華,並被其吸引。 愛德華初見貝拉時顯得很冷淡,但貝拉還是對其傾心不已。 她不斷地想去揭開他神秘的面紗。在課堂上與愛德華做同桌時她發現這個神秘的帥哥眼睛會變顏色。

在偶然的一次車禍事故中,愛德華以一種不可思議的方式救瞭她。此後,愛德華依舊冷淡的對待她,卻在貝拉有危險時隨時守護她。 貝拉無法抑制住地想要弄清愛德華的真實身份。 終於,愛德華的速度、力量和冰冷成為吸血鬼的鐵證。

在貝拉的努力下,愛德華終於向她坦白瞭自己來自一個“素食”的吸血鬼傢族。 吸血鬼的身份並沒有讓勇敢的貝拉退卻,她不斷地請求愛德華把自己變為吸血鬼,為瞭愛,她寧願放棄做“人”。

《暮光之城》沖破“禁錮與束縛”的愛情,成就恒久與偉大

愛德華在校園裡遇到貝拉, 首先引起他註意的並不是貝拉的容貌和舉止,而是因為愛德華無法讀出貝拉的內心,因為他有讀懂人心的特異功能。這種特意功能的喪失給他帶來一種不安和渴望,他不由自主地想要接近貝拉,渴望瞭解這個不熟悉的女孩的心靈。

在這個過程中,他情不自禁的對心靈的主人產生瞭愛慕,但人“鬼”殊途,愛德華最初隻想默默的守護自己的愛人。 雖然他不能和自己的愛人生活和也不能在陽光下自由奔跑, 但愛情的魔力使他無法抑制住地愛上瞭貝拉。

在《暮色》中,愛德華和貝拉之間相互吸引且將心靈彼此交付,但他們卻恪守住瞭愛情的防線,羞澀的貝拉和紳士的愛德華寫出瞭青春少年時初戀的懵懂與甜蜜。但,隱藏在浪漫愛情面紗背後的禁欲色彩和外在的禁錮與束縛一直揮之不去。

《暮光之城》沖破“禁錮與束縛”的愛情,成就恒久與偉大

一、 禁錮帶來痛苦

愛德華是現代版的“白馬王子”,貝拉是一位 17 歲的中學生,她善良、淳樸、心智聰穎、早熟獨立,對未來生活充滿瞭的憧憬。愛是一種情不知所起的奇妙感覺,兩人第一次相見就墜入愛河。

然而,隨著二人感情的逐漸加深,伴隨在兩人身旁的痛苦也接連不斷。愛德華是吸血鬼傢族卡倫傢族的一員,他不僅有高貴的血統,超凡的本領,精致華麗的著裝,而且名車豪宅一樣不缺。

他還精通歷史、文學,熱愛古典音樂,擅長鋼琴,處處散發著攝人魂魄的魅力。相比之下,貝拉隻是個脆弱的人類少女,這些無疑讓她面臨諸多危險以及經受許多痛苦。

那麼,禁錮和束縛兩人愛情發展的東西究竟是什麼呢? 這段禁忌之戀面臨的不僅有兩人各自內在的心理束縛與掙紮,還有來自外界的限制與約束。

就愛德華來說,盡管他和傢族人員一般隻吸食動物的血,不攻擊人類,被稱為“素食者”。但是,他畢竟是吸血鬼,不斷吸取鮮血是他的本性,通常難以抑制對人血的渴望。更為重要的是,貝拉身上有種特殊的香氣,常常讓愛德華難以抵擋、欲罷不能。

《暮光之城》沖破“禁錮與束縛”的愛情,成就恒久與偉大

當兇狠的詹姆斯傷到瞭貝拉,為瞭拯救貝拉,愛德華不得不吸出她身體裡的毒液,可是當他接觸到貝拉芳香的身體時,竟然無力自控,險些將貝拉的鮮血盡數吸出。

正如瓦西列夫在《情愛論》中所說:“真正的愛情就仿佛是在理性和非理性的迷離交錯的小徑上做富於浪漫色彩、神話般的漫遊”“兩性的相互誘惑、感情、幻想、美感等等,以不同的比例混合於愛情之中。”

這件事讓愛德華悔恨不已,他恨自己的無力自控,恨自己不能無拘無束地與心愛的人共享愛情的甜蜜。為瞭保護自己心愛的女人,愛德華又不得不壓抑自己的本能欲望,這樣的禁欲之痛何嘗不深深地折磨著他。

通常理智在愛情面前會變得軟弱無力,“情愛是不可抗拒、不可捉摸、不可控制的神秘的自然力量,它火焰般的特性使不能順其發展的人的內心掙紮萬分。”每次愛德華夜間出現在貝拉的房間,兩人稍有親熱舉動時,他身體內的嗜血本能就會不可遏制地奔湧而出。

《暮光之城》沖破“禁錮與束縛”的愛情,成就恒久與偉大

一次,兩人相擁而坐,“他身上一陣輕微的顫抖,嘴巴又貼在我的嘴上瞭,我讓自己的舌尖緊緊地貼住他那玻璃一樣光滑的嘴唇,而他嘆瞭口氣,開始抽身,離我遠一點。”這種本能與自我壓抑的沖撞、理智與情感的搏鬥,以及靈魂與肉體的掙紮給愛德華留下揪心的痛苦。飽受克制其嗜血本性、壓制內心欲望的折磨帶給愛德華的是一個無法消解的矛盾,而這一切都是為瞭真摯強烈的偉大愛情。

就貝拉來說,束縛她的東西莫過於其內心的矛盾掙紮。毫無疑問,愛德華對她的愛是熾烈的、真誠的,貝拉對他的迷戀也是無人能比的。她是多麼渴望得到愛德華的撫摸與親吻,但是為瞭安全不得不強忍內心的欲火。

在愛德華離開福克斯小鎮後,貝拉的世界徹底坍塌瞭,為瞭吸引愛德華的註意,她嘗試各種冒險的行徑,瘋狂地騎摩托車直到受傷,懸崖跳水等等,她心中的刺痛讓人憐憫不已。

但是狼人雅各佈對貝拉的愛也毫無遜色,兩人從小一起長大,有著對童年共同的回憶。雅各佈對貝拉百依百順,為她修好汽車,改裝摩托車,並在貝拉傷心時不離不棄地陪伴她。

在貝拉眼中,雅各佈雖然比不上有著高貴血統的愛德華,但是他是真實的、率真的、親切的、勇敢的。除此之外,雅各佈青春洋溢,熱情似火,像太陽一樣溫暖。她自己也曾想:和雅各佈共度餘生也未必是件壞事,至少不用放棄靈魂變成冰冷的吸血鬼。

《暮光之城》沖破“禁錮與束縛”的愛情,成就恒久與偉大

圍繞在貝拉心中的這種情感徘徊讓她心力交瘁,痛苦不已,選擇愛德華害怕傷害真實溫暖、熱情似火的雅各佈;而愛德華的魅力和對她的濃情蜜意、堅如磐石讓貝拉欲罷不能。

愛情本是生活中最美好的情感之一,但是貝拉在面對兩份各具特色卻同樣真摯的愛情時,顯得尤為掙紮與痛苦。“雖然我沒有同雅各佈發展下去的打算,但我卻越來越離不開他,我不知道如何處理我們之間的關系”。

與此同時,她也無法忘卻愛德華:“我有好些日子沒聽到愛德華的聲音瞭。這也許正是所有愁情煩緒的源頭。我太癡迷於這個幻想中的聲音,如果太久沒有聽到,心情就會越來越糟,從懸崖上跳下來肯定能解決這個問題”。

在之後保護貝拉不受其他吸血鬼傷害的道路上,雖然愛德華和雅各佈攜手合作,但是兩位情敵的對立關系也愈演愈烈。貝拉發現,比起外在的生命威脅,內心世界的痛苦和煎熬更讓她無法承受。

束縛愛德華和貝拉情感的外在因素,即是來自其他吸血鬼傢族的威脅。維多利亞和詹姆斯是一對情侶,詹姆斯好鬥成性,一心想要吸食貝拉,結果在戰鬥中被愛德華殺死,詹姆

斯的死讓維多利亞極其憤怒,決定為他報仇。於是她煞費苦心地創造出新生吸血鬼軍團,並對這些異常狂躁、攻擊力極強的新生吸血鬼進行訓練。

《暮光之城》沖破“禁錮與束縛”的愛情,成就恒久與偉大

維多利亞的狠毒讓貝拉很恐懼,她狡猾、野蠻的形象一直深深印刻在貝拉的腦海裡:“我滿腦子都是維多利亞可怖的形象,野蠻的臉,似火的頭發,殺人不眨眼,無人能匹敵。”為瞭躲避維多利亞的攻擊,貝拉和愛德華不得不想盡各種辦法來保護自己,這些威脅讓兩個人的愛情之路佈滿荊棘。

當愛德華得知貝拉跳崖而死的時候,他選擇在沃特拉城讓自己曝曬在陽光下來結束自己的性命。在愛麗絲的幫助下,貝拉歷經周折趕到沃特拉城挽救他。在那一瞬間,兩個人的處境都十分危險,可是愛情的力量戰勝瞭一切。

然而,美好的事情往往伴隨著某種潛在的危險和威脅,愛情總是在甜蜜與荊棘之間擺蕩。這次沃特拉之行雖然挽救瞭愛德華的生命,使兩個人的愛情更加牢固,但是差點兒給自己招致殺身之禍。

意大利的沃爾圖裡傢族自詡是吸血鬼世界的執法者,但是他們傲慢、專橫、殘忍。這個傢族的主人阿羅第一次看見貝拉,他不能相信會有人血的味道這麼強烈,他也無法想象愛德華是如何抵制住這樣的誘惑的。

面對貝拉,他饑渴難耐,也想嘗試一下,看看他嗜血的本性在貝拉身上是否也會失效,這無疑使兩人陷入危險的境地,等待痛苦的降臨。阿羅想讓貝拉加入他們,成為他們傢族中的一員,這讓小心呵護貝拉的愛德華暗暗發怒。

另外一個吸血鬼凱厄斯執意說,按規矩他們得死,特別是貝拉,她知道的太多瞭,暴露瞭他們的機密。幸運的是,在愛麗絲特異功能的幫助下,二人才得以幸免,但是來自沃爾圖裡傢族的束縛和威脅依然存在。

隨著貝拉越來越遠離人類生命,她和愛德華的愛情面臨的阻力也越來越大,麻煩越來越大。

《暮光之城》沖破“禁錮與束縛”的愛情,成就恒久與偉大

二、 痛苦換取真愛

顯而易見,外界的禁錮與束縛給愛情帶來瞭極大的痛苦。人們要想徹底避免或擺脫痛苦是不可能的,在痛苦來臨時如何變得堅韌、堅強才是重中之重。

貝拉和愛德華兩個人所共同面對的不僅有狼人族群的四處尋釁滋事,而且蠻橫殘忍的沃爾圖裡傢族也傾巢出動想要把貝拉變成吸血鬼,成為他們傢族的一員。

但是,在任何一次沖突中,貝拉和愛德華從來沒有妥協過,也沒有被其他吸血鬼的兇狠嚇倒過,他們要做的就是想盡各種辦法來保護自己。痛苦越多,兩個人的心就會貼得越近,愛情越發真摯、偉大。

疼痛可以人感到巨大的壓力和折磨,當一個人在忍受著來自內心或身體上的痛苦時,他的全身心都在痛苦上,也就沒有時間去顧忌太多其他的念頭。

對於貝拉和愛德華來說,在面對外界的一切束縛和阻礙時,兩個人所要關心的是如何全力以赴對付敵人以保護自己的生命。愛德華就可以忘卻更多的欲念,抑制內心嗜血的欲望,從而減少他內心靈魂與肉體的搏鬥。

更為重要的是,貝拉的生命得以安全,兩個人之間的愛情就會變得更加純潔、真摯。愛情所能承受的痛苦越多、越大,就會變得越持久、越頑強。

《暮光之城》沖破“禁錮與束縛”的愛情,成就恒久與偉大

總而言之,無論是狼人族群的尋釁滋事,還是沃爾圖裡傢族的威脅,這些都屬於外在的限制性因素。更讓貝拉和愛德華的愛情經受考驗的莫過於兩個人內心的痛苦與掙紮。

愛德華深深地愛著貝拉,對貝拉身上散發的香氣迷戀不已,可是他必須要控制自己嗜血的欲望,否則貝拉就有可能脫離人類變成吸血鬼,甚至是失去生命。在這一系列苦苦掙紮的過程中,愛德華具有強大的理性,最終理智戰勝瞭情感。

每當與貝拉親熱時,他都會自然而然地控制自己嗜血的本能,在欲望的旋渦中苦苦掙紮後,最終戰勝瞭自我,實現瞭對自我的超越,成為一個具有社會責任感和犧牲精神的男子漢。雖然理性與欲望的搏鬥是一個極其痛苦的過程,但是痛苦基礎之上的愛情才因此更浪漫、更偉大、更永恒。

經歷過內心的掙紮與一系列的痛苦之後,徘徊於愛德華和雅各佈之間的貝拉也變得更加成熟與堅強。她最終選擇瞭自己的最愛———愛德華,兩個人終於走進婚姻的殿堂並擁有瞭他們的愛情結晶———漂亮可愛的女兒蕾妮斯梅。

在沃爾圖裡傢族得知蕾妮斯梅的存在後,認為這個由人類與吸血鬼所生的孩子會給他們帶來危險,決定殺死這個“怪胎”。此時的貝拉不再恐懼,她憑借自身的強大力量和天賦,擊退瞭沃爾圖裡傢族。

至此,兩個人的偉大愛情不但是堅不可摧、驚心動魄的,而且創造瞭奇跡———使得狼人族群和吸血鬼傢族結成永世同盟。因此,那些痛苦與坎坷是他們必須要經歷的。

《暮光之城》沖破“禁錮與束縛”的愛情,成就恒久與偉大

若沒有這些經歷,他們的愛情就隻會是純粹的欲望、激情的誘惑、危機的深淵。從某種意義上說,震撼人心的深摯愛情,通常來自外界的禁錮與束縛。就貝拉和愛德華來說,正是由於內在和外在的禁錮與束縛所造成的巨大痛苦才成就瞭這段人鬼之戀的恒久與偉大。

三、 由此及彼

愛德華與貝拉的這段禁忌之戀經歷瞭煉獄般的抉擇,最終開花結果。兩個人所經歷的種種痛苦與掙紮是必須的、命中註定的,否則他們的愛情就會淪為純粹的欲望、危機的深淵。

正是由於各種禁錮和束縛所帶來痛苦和疼痛才使得他們的愛情具有頑強的生命力和持久力。在西方追求性自由的社會裡,這種純愛顯得尤為可貴。

由此可見,震撼人心的深摯愛情,往往來自外界的禁錮與束縛,愛情與禁錮的關系,如同唇亡與齒寒的關系。

《暮光之城》沖破“禁錮與束縛”的愛情,成就恒久與偉大

結語:

《暮光之城》 系列主要講述瞭愛德華與貝拉之間的愛情。 他們在相識、相愛和決定相守的過程中面臨諸多的考驗和困難。 對於貝拉來說這是她生命中最瘋狂的體驗,她不得不為她的愛情做鬥爭甚至冒著死亡的威脅。

對於愛德華來說 , 他是一個吸血鬼 , 他不知道他會給貝拉帶來怎樣的傷害,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盡可能地保護自己的愛人不受傷害。

在這個過程中,他們經歷瞭愛情的重重考驗,體驗到瞭愛情的甜蜜與痛楚。綜上所述,愛德華與貝拉之間的愛情是完美的愛情。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