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歲賦詩,妙筆生花,十四歲應舉及第,初唐四傑之一:王勃

大傢好,我是青墨,今天講講少年天才王勃。

王勃與楊炯、盧照鄰、駱冰王合稱”初唐四傑”,但他卻是他們四個中年齡最小,成就最高的人。

六歲賦詩,妙筆生花,十四歲應舉及第,初唐四傑之一:王勃

他6歲就能把詩詞歌賦作的行雲流水,妙筆生花。

14歲的時候應舉及第,上書當朝宰相直述政見,宰相大贊,向朝廷寫瞭推薦信。

15歲時呈《乾元殿頌》,16歲時就已經是朝廷最年少的官員。

他才十幾歲就已經達到瞭別人一輩子都達不到的高度,光芒耀目。

19歲的時候就能有”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的氣概,《送杜少府之任蜀州》也成為千古絕唱。然後卻還遠遠沒有達到他的人生巔峰……

六歲賦詩,妙筆生花,十四歲應舉及第,初唐四傑之一:王勃

高宗上元二年,王勃出發去探父。這一次迎來瞭他的人生巔峰。宴會之上,酒過三巡。閻都督號召大傢為此處重陽賽詩大會作序。在此次大會上,王勃寫下瞭 “千古第一駢文——《滕王閣序》”。”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馮唐易老,李廣難封 ……”每一句都是精妙之句。

音律、對仗、詞藻、典故,將漢字的美發揮到瞭極致!

後入常常把《滕王閣序》與《嶽陽樓記》相比較,《嶽陽樓記》隻是融入瞭”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的傢國情懷,才這麼出名。單論文學藝術成就,我認為《嶽陽樓記》遠遠不如《滕王閣序》。

杜甫曾這樣評價王勃”爾曹身與名俱滅,不廢江河萬古流。”

六歲賦詩,妙筆生花,十四歲應舉及第,初唐四傑之一:王勃

675年的秋天,王勃前往交趾看望父親,路過南昌。此時的他,已遊歷瞭東南西北,胸中萬卷書,腳下萬裡路,得意過,失意過,眼界胸境都已成熟,最有才華的青春,崢嶸勃發卻無處發泄,內心剛好需要一場勢不可擋的傾吐。

  外環境上,滕王閣巍峨新聳,閻都督高朋滿座,再加秋高氣爽,勝餞醉人……恰如王羲之在惠風和暢的大自然寫蘭亭序,占盡一切飄逸的風情,王勃在滕王閣上潑墨揮毫,也得瞭高情萬古的天時地利人和。所以,他的才華噴薄而出,洋洋灑灑的《滕王閣序》,如西山的風雨,鋪天蓋地;如南浦的朝雲,絢爛多姿。

  一切都是那麼地巧合!

六歲賦詩,妙筆生花,十四歲應舉及第,初唐四傑之一:王勃

  所以,好事的後人,還特意為王勃捏造瞭一個”時來風送滕王閣”的神話:王勃在贛皖交界處的馬當山,船行遇阻,夜間有白眉神仙對他說,明日重九,滕王閣有高會,若赴宴會,作文章,可不朽。雖然兩地相距六七百裡,然神風相助,王勃隻覺祥雲縹緲,一夜時間,竟然真趕上瞭滕王閣的大宴。

  王勃前往拜見,閻都督早知其名氣,欣然相邀。閻都督此次宴客,是為慶祝新閣落成,同時想借機誇耀女婿孟學士的才學。為此,他讓女婿事先寫好詩文,熟記於心,席間假為即興之作,以博才名。

  當閻都督讓人備好紙硯,假意請諸人作序時,與宴人士,都非常識趣,隻答應寫瞭詩歌應付,而寫序的重任,就推托自己才識不足,當需孟學士執筆。誰知筆墨推到王勃面前時,他竟毫不推辭,當眾揮寫起來。

六歲賦詩,妙筆生花,十四歲應舉及第,初唐四傑之一:王勃

  閻都督不高興瞭,懶得為王勃捧場,起身離席,轉入帳後,暗中派人盯著王勃,寫瞭些什麼,及時匯報。

  王勃開筆:豫璋故郡,洪都新府。星分翼軫,地接衡廬。都督說:老生常談而已。再往後聽,越來越精彩,都督開始沉吟不語。當聽到”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時,都督把女婿都忘瞭,驚嘆道:”天才也!”。於是,閻都督重新入席,為王勃鼓掌。《唐才子傳》記載:”勃欣然對客操觚,頃刻而就,文不加點,滿座大驚。”

六歲賦詩,妙筆生花,十四歲應舉及第,初唐四傑之一:王勃

  讓我們多摘兩句,復習一下這千古絕唱:

  ”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漁舟唱晚,響窮彭蠡之濱;雁陣驚寒,聲斷衡陽之浦。”

  ”老當益壯,寧移白首之心?窮且益堅,不墜青雲之志。酌貪泉而覺爽,處涸轍以猶歡。北海雖賒,扶搖可接;東隅已逝,桑榆非晚。孟嘗高潔,空餘報國之情;阮籍猖狂,豈效窮途之哭!”

  這些話語,多麼大氣磅礴,多麼雄渾蒼勁!雖然身陷困境,依然自信樂觀,盛唐精神,在王勃身上光芒萬丈。

  在這宴上,王勃除瞭亮瞎眼的序,同時也寫瞭一首流傳千古的詩。因為序太有名瞭,詩就被淹沒瞭。他《滕王閣詩》,其實也同樣鏗鏘有力,時空絕美,讀起來如大珠小珠落玉盤:

滕王高閣臨江渚,佩玉鳴鸞罷歌舞。畫棟朝飛南浦雲,珠簾暮卷西山雨。

閑雲潭影日悠悠,物換星移幾度秋。閣中帝子今何在?檻外長江空自流。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