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國柱”,歷史上有名的改革傢,一代名相張居正

大傢好我是青墨,今天給大傢講講一代名臣張居正。

梁啟超先生曾經說過,張居正是明代唯一的政治傢。大明王朝近三百年,出瞭那麼多帝王將相,為什麼說隻有他是政治傢呢?因為他進行瞭一系列雷厲風行又影響深遠的改革,雖然他個人的結局很慘。

一、張居正其人

張居正, 字叔大,號太嶽,5歲啟蒙,7歲能通六經大義,12歲考中秀才,13歲時就參加瞭鄉試,16歲中舉人,嘉靖二十六年,23歲的張居正金榜題名,以二甲第九名的優異成績,高中進士,授庶吉士。

這放在現代,妥妥的”別人傢裡的孩子”。網絡小說裡妥妥的男主。

張居正不但會考試,還會當官。1567年,也就是隆慶元年,在被廣大網友齊聲稱贊的嘉靖皇帝朱厚熜煉丹、崇信道人,過完自己折騰的一生之後,他的兒子裕王朱載垕終於撥天烏雲見明月,成為隆慶皇帝。而掛神張居正以裕王舊臣的身份,長為吏部左侍郎兼東閣大學士,進入內閣,參與朝政。同年四月,又改任禮部尚書、武英殿大學士,從此開始自己的政治生涯。

二、其政治貢獻。

隆慶六年,把朝政放手給群臣 ,垂拱而治的典范隆慶皇帝,夜夜笙歌,嗨藥,也把自己的人生給折騰到瞭極點。於是在隆慶六年七月五日,也駕鶴西去,10歲的太子朱翊鈞登基,也就是後來的萬歷皇帝。

萬歷皇帝登基後,張居正代高拱為首輔。因當時萬歷皇帝朱翊鈞年幼,一切軍政大事均由張居正主持裁決。他內結李太後, 大太監馮保;外朝打擊異已。獨權大權。他在任內閣首輔10年中,實行瞭一系列改革措施:

1、財政上清仗田地,推行”一條鞭法”,總括賦、役,皆以銀繳。國庫隨之豐盈,太倉粟可支十年,周寺積金, 至四百餘萬”。

2、軍事上任用戚繼光、李成梁等名將鎮北邊,用凌雲翼、殷正茂等平定西南叛亂。可謂海清河晏。

3、吏治上實行綜核名實,采取”考成法”考核各級官吏,”雖萬裡外,朝下而夕奉行”,政體為之肅然。

可以說,嘉靖皇帝通過自己的一番折騰,讓大明江山烽火四起,國庫空虛。而張居正又通過自己一系列的風騷走位,神操作,給大明又續瞭一波血。

三、關於其生活奢侈的趣聞。

1、32人抬的大轎子。

據《嘉靖以來首輔傳》記載:”居正所坐步輿,則真定守錢普所創以供奉者。前為重軒,後為寢室,以便偃息。傍翼兩廡,廡各一童子立,而左右侍為揮箑炷香,凡用卒三十二舁之”。

用白話文來說,就是張居正所乘坐的轎子,是他回鄉省親路過真定時,由真定縣錢普創造並送給他的。大轎的前面為辦公室,辦公之所,後面是休息室,以方便休憩使用。大轎子兩邊有走廊,兩邊各有一個童子侍立,為他揮蒼蠅,捧熏香。轎子制造的十分富麗堂皇,轎子之大,需要三十二個壯漢,才能抬起來行走。

梁清遠在筆記中稱,所謂的三十二人所抬的大轎,不過是政敵攻擊他的虛假故事而已,他的先祖筆記中曾說,江陵公(張居正傢鄉江陵,入仕之後,人多以傢鄉為號,稱之為張江陵)路過真定時,所乘的轎子,與普通轎子並沒有多大的差異,旁邊也隻有兩個童子手執拂隨行,並沒有所謂的步輿(32人的大轎子)。此事若不是他的先祖記載,恐怕他自己都會信以為真,這是野史,不可信也。

2、海狗鞭的故事。

張居正去世時年僅58歲,張居正曾在自己的日記中記載,因為長期伏案,久坐成痔,無奈之下,隻好尋名醫醫治,不料,卻病情加重。衰老之人,痔根雖去,元氣大損,脾胃虛弱,不能飲食,幾於不起。

於萬歷十年,張居正因病與世長辭。

而他曾經的政敵,文壇大師王士貞,沈德符等人卻不認為張居正死於痔瘡,據他們著書描述,張居正好色成癮,而抗倭名將戚繼光為瞭巴結他,把本地的特產海狗鞭給張居正送瞭不少。

而張居正當時因為治病用藥之後,不畏寒,常常在大冬天也不戴帽子,於是好多人都說,張居正正是因為吃瞭海狗鞭,冬天也不畏寒冷。

3、關於張居正抄傢的故事

張居正去世之後,他的政敵推翻瞭他的一系列國策,萬歷十二年四月,萬歷皇帝下詔令張誠查抄張居正,對張傢反攻清算。而執行抄傢指令的司禮太監張誠、刑部侍郎邱橓抵達張府的時候,張府已經餓死十幾口人瞭,因為荊州府、江陵縣的官員在多方打探,探聽瞭萬歷要對張居正實行清算,提前封鎖張府,不準一人一錢逃脫。

而張誠,邱橓翻地皮似的抄傢也隻抄出來白銀十萬兩,與他們出發前跟萬歷信誓旦旦保證的兩百萬兩白銀相去甚遠。而他們不相信張居正隻有這麼多傢產,兩人又對張居正的兒子嚴刑拷打,讓他們招認還有銀兩寄存在親戚傢,結果對張傢親戚抄傢,也隻多抄出來十幾萬兩白銀。

當然,這些銀子也並不少,比起海瑞那種清官,算是傢產豐盈瞭,但是其他前幾任首輔,傢產要少得多瞭。嚴嵩也就不多瞭,就是以正派人士示人的徐階,把嚴嵩鬥倒的徐階,張居正的恩師徐階,其子弟橫行鄉裡,大量購置田產,徐傢占地多達二十四萬畝。

三、為什麼張居正被稱為名相?

魯迅先生《戰士與蒼蠅》中曾經說過:有缺點的戰士終竟是戰士,完美的蒼蠅也終竟不過是蒼蠅。一名佈衣讀書人,能夠一步步登頂首輔之位,並能推陳出新,令國力孱弱的大明王朝重新煥發生機,除瞭時勢,他的天份與努力可見一斑,非常人所能及也。他用於考核官員的”考成法”至今沿用,他提出的”一桿鞭法”至今還有價值。

私德問題是不是問題,得看他有沒有違背當時的倫理官俗,有沒有害女人。如果沒有證據,那麼就不是問題。至於他因此傷身,那是他自己的權利,每個人都有選擇喜好的權利,包括與妻妾歡,這是他的合符當時倫禮官俗的個人隱私,偶爾議論可以,上綱上線就有妒忌賢能之嫌、故意誹謗之嫌。請問,若他不是處於政治鬥爭的前沿,是當時的一名富商,誰又會指責他這事呢?

兒子們因他科舉排名靠前,到底是他授意,還是主考官借此示好討好?一人得道,雞犬升天。這在皇權時代是常態。隻不過他兒子多,且兒子們都不差。若他兒子們成績很差,主考官有心提拔,也很難。

為何為他正名,明朝如此,清朝如此,現代亦如此。因為為官主看政績,再看他有沒有違背他所處時代的倫理官俗,有沒有黑血記錄。

有瑕疵的玉,是真玉。一代名相,荊州張居正,毫不為過。

府邸幽深風景秀,純忠捧日幻春秋。

江陵杏樹趁蝶飛,遲暮大明頹勢回。

考成監察生績效,一桿鞭法罪權媚。

爾曹身與名俱毀,不廢江河萬古流。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