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行書,究竟有什麼魅力?竟讓一代文豪建議挖掘乾陵

大傢好,我是青墨,今天講講蘭亭集序去哪兒瞭?

永和九年,農歷三月初三這天,王羲之召集瞭一眾文人雅士相約在會稽山陰的蘭亭,飲酒賦詩,各抒懷抱。會後,大傢把此次集會所作的所有詩賦抄錄成集,並推舉此次聚會的召集人、德高望重的王羲之寫一篇序文,記錄這次雅集,著名的《蘭亭序》由此誕生。

天下第一行書,究竟有什麼魅力?竟讓一代文豪建議挖掘乾陵

蘭亭序》全文28行、324字,通篇遒媚飄逸,字字精妙,有如神助。其中的20個”之”字,竟無一雷同,堪稱書法史上的一絕。王羲之日後每每重寫,皆不如蘭亭那次的酒酣之作,宋代書法大傢米芾更是稱其為”中國行書第一帖”,許多喜愛書法作品的人不禁為之心動,紛紛臨摹。

開創瞭”貞觀之治”的唐太宗李世民,也對書法情有獨鐘,是王羲之的”死忠粉”,力圖搜集其全部作品真跡,尤其對《蘭亭序》更是念念不忘。於是他利用權力之便,派人各處搜尋《蘭亭序》真跡的下落。

天下第一行書,究竟有什麼魅力?竟讓一代文豪建議挖掘乾陵

據說,王羲之對自己所做的《蘭亭序》甚是得意,將其作為瞭傳傢之寶,一直傳到七世孫王法極手中。王法極也繼承瞭王羲之的衣缽,精勤書法,後來在永欣寺出傢做瞭和尚,法號智永。其弟子辯才博學多才,精於琴棋書畫,智永百年後,便把這一墨寶傳給瞭他。辯才深知《蘭亭序》的價值,一直小心翼翼的保管著。每有人問起《蘭亭序》便裝憨作癡,推說自己年輕時在侍候先師智永的時候確實見過《蘭亭序》,但經過幾十年的戰亂,早已不知去向。原以為事情可以瞞天過海,直到一名叫”蕭翼”的書生出現……

天下第一行書,究竟有什麼魅力?竟讓一代文豪建議挖掘乾陵

某天傍晚,辯才在寺中遇見蕭翼,見他一派落魄書生的模樣,頓生憐憫之心,便主動上前詢問攀談。一來二去,兩人聊得很是投機,下棋、彈琴、談詩論文,一副相見恨晚的樣子。辯才還命人打開新釀的酒待客,酒酣耳熱之際,二人詩酒唱和,通霄達旦,一直玩到天亮。蕭翼離開時,辯才請他日後常來。

沒過兩天,蕭翼再次來到永欣寺,專門找辯才喝酒談詩。慢慢慢慢,二人愈發熟絡。有一天,蕭翼拿出瞭自己模仿梁元帝畫的一幅《職貢圖》,辯才十分欣賞,並就此和蕭翼談論起瞭書畫。蕭翼說自己從小就跟傢父練習二王的書法,現在雖然流落他鄉,身邊還帶瞭兩幅二王真跡,便拿出來與辯才欣賞。辯才看後大加贊賞,越說越興奮,激動之下拿出瞭智永傳給他的《蘭亭序》真跡,想讓蕭翼開開眼。

沒料到,在蕭翼仔細觀察一番後,臉色大變,迅速將此帖收入袖中,同時拿出瞭唐太宗頒佈的有關詔書。

天下第一行書,究竟有什麼魅力?竟讓一代文豪建議挖掘乾陵

原來,蕭翼是李世民派遣的監察禦史,假扮書生接近辯才,就是為瞭騙取他手中的《蘭亭集序》真跡,這就是歷史上有名的”蕭翼賺蘭亭”的故事。

每當人們說起《蘭亭序》,都會對這個故事津津樂道。1973年,中國香港導演李翰祥執導三部系列片《風流韻事》,第一部便是《蕭翼賺蘭亭》。在電影的結尾,得知《蘭亭序》被蕭翼騙走後的辯才氣得病倒在床。後來,聽說昭陵被盜,《蘭亭序》也被毀瞭,不禁哈哈大笑,從閣子裡頭拿出《蘭亭序》書帖真跡。同時,對徒弟說,其實早就知道蕭翼是朝廷命官,因為他帶來的幾件王羲之真跡,隻有朝廷才有。自己假裝上當受騙,是為瞭避免朝廷再來找麻煩。所以電影中所演的不是蕭翼賺蘭亭,而是辯才賺蕭翼。王羲之的《蘭亭集序》真跡,可謂是名副其實國寶,隻不過可惜的是,並沒有流傳下來。現如今在故宮博物院藏有一摹本,乃是唐太宗命宮廷書法傢馮承素臨摹,分毫不差,被後世稱作”神龍本《蘭亭集序》”,由於真跡不可得,神龍本是現今世上僅存的天下第一行書。

自王羲之創作出《蘭亭集序》已經有一千七百多年瞭,無數文人墨客、高官顯貴無不對《蘭亭集序》朝思暮想,不過可惜的是,自唐朝以後,世間再無《蘭亭集序》消息。

關於《蘭亭集序》真跡下落,有人說在唐太宗李世民的昭陵中。

唐太宗李世民是王羲之的鐵桿粉絲,對《蘭亭集序》愛不釋手,他在得到《蘭亭集序》後,曾經下令把如此瑰寶收入玉匣之中,百年之後給自己陪葬,永眠地下。

後來朱溫代唐,天下大亂,後梁節度使溫韜把唐太宗李世民的昭陵掘開,盜寶無數。

溫韜盜墓成癮,本以為能找到天下至寶《蘭亭集序》,但出乎意料的是,昭陵中確實奇珍異寶無數,獨獨不見《蘭亭集序》。

《蘭亭集序》作為陪葬品長眠昭陵之中的說法,自此不攻自破。

《蘭亭集序》不在昭陵裡,又在何處呢?

天下第一行書,究竟有什麼魅力?竟讓一代文豪建議挖掘乾陵

李世民愛《蘭亭集序》成癡,確實也有心把它帶入地下,與自己永世長眠,但偏偏不巧的是,兒子李治也如老爹一般,癡迷《蘭亭集序》,在李世民百年之後,從中暗使瞭手段,把《蘭亭集序》留在自己身邊。

唐高宗李治對待《蘭亭集序》也如老爹一樣,在自己死後,把生前喜愛的字畫全都作為陪葬品,置於乾陵之中,其中就有《蘭亭集序》。

逃過老子沒逃過兒子,《蘭亭集序》可謂是命途多舛,如此瑰寶,竟永眠在幽深地下,不見世人,實在讓人唏噓。

從古至今,想得到《蘭亭集序》真跡的人數不勝數,但真正敢對乾陵下手的隻有兩個人,一個是盜墓狂人溫韜,另外一個是文化狂人郭沫若。

天下第一行書,究竟有什麼魅力?竟讓一代文豪建議挖掘乾陵

唐朝帝陵十八座,溫韜以一己之力盜瞭十七座,獨獨留下乾陵。乾陵不僅是唐高宗李治的墳墓,裡面還埋著千古第一女帝武則天,因為武則天的魅力”加成”,史書稱”乾陵不可近,近之輒有風雨”。

溫韜數次盜掘乾陵,一碰就有怪事發生,不得已才放下乾陵這麼個大香餑餑。

到瞭近代,郭沫若判斷《蘭亭集序》在乾陵中,所以打起瞭主意。

1960年,郭沫若實地考察乾陵,向上級報告,建議挖掘乾陵,其中文化瑰寶無數,考古價值難以估量,但該計劃遭到周恩來總理的反對。

“我們不能把好事做完,此事可以留作後人來完成。”郭沫若因此才作罷挖掘乾陵的打算。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