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夏帝王傳4北周孝閔帝—宇文覺/年僅十六歲的開國皇帝

姓名:宇文覺

別稱:北周天王、北周孝閔帝

性別:男

民族:鮮卑族

籍貫:代郡武川(今屬內蒙古)

性格:品行剛毅果敢,政治覺悟較低。

傢庭出身:西魏權臣、北周政權奠基人、北周文帝宇文泰嫡長子

任職生涯:略陽郡公——大將軍——太師、大塚宰、安定公——周公——皇帝(天王)

主要經歷:

公元542年——556年:襁褓之中,娶北魏孝武帝元修之妹馮翊公主。

公元556年——557年:被宇文泰立為世子,不就被宇文護擁立為帝,建立北周,登上帝位後被宇文護廢掉,不就被殺害。

生卒:(公元542年—557年)

華夏帝王傳4北周孝閔帝—宇文覺/年僅十六歲的開國皇帝

北魏開國皇帝宇文覺

評價:

令狐德棻《周書》:“孝閔承既安之業,應樂推之運,柴天竺物,正位君臨,邇無異言,遠無異望。雖黃初代德,太始受終,不之尚也。然政由寧氏,主懷芒刺之疑;祭則寡人,臣無復子之請。以之速禍,宜哉。


大富大貴之相

西魏文帝大統八年(公元542年)宇文覺出生於同州,宇文覺出生之時,宇文泰已然成為西魏政權的實際操縱者,掌控瞭西魏軍政大權整整8年,身兼柱國大將軍、都督中外諸軍事,宇文覺生母為北魏孝武帝元修之妹元皇後,為宇文泰嫡長子。

宇文覺長到七歲之時,被冊封為略陽郡公。時年有一個善面相者叫史元華為其相面,私下告訴宇文覺的父母:“這位公子有至貴之相,但可悲的是他不長命。沒想到的是,史元華的這句話竟一語成讖,言中瞭宇文覺的悲慘命運。

《周書·卷三·帝紀第三》:時有善相者史元華見帝,退謂所親曰此公子有至貴之相,但恨其壽不足以稱之耳。

公元554年,宇文泰廢殺元欽,立其弟元廓為帝,是為西魏恭帝,同時宇文泰為彰顯權威,又強迫西魏皇室恢復舊姓為拓跋,並按照自己的心意改變官制、軍制,根本不把皇帝放在眼裡。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來,西魏國祚要到頭瞭。

西魏恭帝三年(公元556年),宇文覺以嫡子身份被宇文泰立為世子,同年四月拜為大將軍,娶西魏文帝第五女晉安公主為妻,如此發展下去,宇文泰入駐大統,君臨天下已經是不遠的事實。而宇文覺也會隨著父親的飛黃騰達成為新王朝的第一位太子!

宇文泰暴斃,宇文護擁立覺為帝,建立北周

宇文泰經營一生,終究還是沒有當皇帝的命數。

西魏恭帝三年,宇文泰出發北巡,原定於北巡結束後,就正式實行魏帝“禪位”的計劃,然而還未等其實施,宇文泰就暴斃於北巡途中,臨終之前,宇文泰覺得世子(宇文覺)還太小,不適合管理傢族,令其侄子(宇文泰長兄宇文顥第三子)宇文護替其管理傢族,輔佐宇文覺,可他萬萬沒想到,這位看上去謹慎恭順、忠厚老實的侄兒,竟然是一隻忘恩負義的“白眼狼”,最終連弒兩位帝王!

宇文泰暴斃後,身為世子的宇文護繼承瞭父親的其太師、大塚宰的官職和安定公的爵位,不久又進爵周公,不過在宇文護看來,這還遠遠不夠,他需要的是盡快看到堂弟登基,建立屬於宇文氏的朝代,以完成叔父未竟的事業。

華夏帝王傳4北周孝閔帝—宇文覺/年僅十六歲的開國皇帝

宇文護

西魏恭帝四年(公元557年),宇文護逼迫西魏恭帝拓跋廓禪位,西魏恭帝親自臨朝,派遣民部中大夫、濟北公元迪將皇帝的印璽奉予宇文覺,宇文覺拒而不受(畢竟面子工程要做足夠),公卿百官多次勸進,宇文覺才勉為其難的接受,自稱天王,即皇帝位,國號“周”,是為北周孝閔帝。

傀儡天子

宇文覺年僅16歲,就已經實現君臨天下的夢想,還是開國之君,無論從何種角度來看宇文覺都是極其成功的,可能他想要一展宏圖,實現自己的雄偉抱負的時候,他悲哀地發現,他這個皇帝,不過是一個傀儡罷瞭,不要說軍國大事有決策權,就連知情權都不一定有,自己的一舉一動都收到宇文護嚴密的監控,哪有一點天子的樣子?

密謀奪權

雖然對宇文護本人極其不滿,但宇文覺自己心裡很清楚自己的半斤八兩,宇文護盡掌軍政大權,還統領禁軍,要是用武力討伐宇文護無疑就是送死,弄不好會成為“曹髦第二”。(曹魏最後一位皇帝,傀儡皇帝,奪權失敗被成濟所弒)因此,宇文覺便召集瞭一群武士,讓他們在皇傢花園教授宮女太監們武藝,演練擒拿捆縛之術,希望利用宇文護朝見的機會,可以將其擒殺。不幸的是,宇文覺拉攏的張光洛向宇文護告瞭密,宇文護知道這些人成不瞭氣候,就沒有殺他們,隻把為主的李植貶為梁州刺史,孫恒貶為潼州刺史,下放地方,就此瞭之。

同時宇文護親自進宮,向宇文覺“哭諫”,他說:“天下至親莫如兄弟,若是兄弟互相猜疑,那世間還有可信之人嗎?叔父囑托我幫陛下治理國傢,如果陛下能獨立料理朝政,名揚天下,為兄死而無憾。可是陛下現在年紀尚小,我擔心我被害後大權落到奸臣手中,那時候非旦對陛下不利,連國傢也將滅亡,叫我有何面目去見地下的叔父!我既是陛下的長兄,又是朝中宰相,還能有什麼想法!望陛下三思,切勿聽信讒言,疏遠骨肉。”

宇文護這番感人肺腑的話,宇文覺聽進去瞭嗎?顯然沒有,權力之下何來親情可言,宇文覺時年已經有瞭獨立處理朝政的能力,而宇文護卻把他架空,居心何在,不言而喻。隻要宇文護不交權,那麼無論他如何辯解都會顯得蒼白無力,都不能也不可能消宇文覺對他的戒備之心,這是人之本性,也註定瞭宇文覺的悲慘命運。

政變失敗被弒

宇文護在和堂弟經過一番“感人肺腑”的交談之後,宇文護已經清楚地發現,這個表弟絕對不是一個省油的燈,隻要自己一天不交權,宇文覺就一天不會消除除掉自己的心裡;如果交瞭權,恐怕就徹底成瞭待宰的羔羊,如此一來,宇文護橫下一條心,決定實行廢立之事!

不久,宇文覺設禦宴犒賞群臣,決定趁此機會除掉宇文護,不料此時此事再一次被張光洛告密;宇文護當即召集柱國賀蘭祥、領軍尉遲綱,派遣尉遲綱進宮,控制瞭情況,撤銷宮廷守衛,直到這時,宇文覺才發覺瞭情況不秒,急忙詔令那些受過“培訓”的宮女和太監操起武器準備反擊,後來的事情也就很簡單瞭。倉促拼湊起來的“宮廷隊伍”隻是一幫烏合之眾,怎麼可能是裝備精良的宮廷禁軍的對手?所以等到宇文護率兵逼宮時,幾乎沒費一槍一箭,便迅速結束“戰鬥”。宇文覺被逼迫退位,廢為略陽公,親信大臣被屠戮殆盡,囚禁在深宅之中,一個月後,宇文覺被殺,年僅16歲。這時,從宇文覺登基為帝,到被弒,僅9月而已。

綱仍罷散禁兵,帝方悟,無左右,獨在內殿,令宮人持兵自守。護又遣大司馬賀蘭祥逼帝遜位。遂幽於舊邸,月餘日,以弒崩。時年十六。

武帝追謚

北周武帝建德元年(公元572年),這時孝閔帝宇文覺已經被弒瞭十五年,宇文覺四弟北周武帝宇文邕終於成功除掉瞭宇文護,除掉宇文護之後,宇文邕立刻給其兄宇文覺平反,,派遣蜀國公尉遲迥在南郊上謚宇文覺為孝閔皇帝,稱其陵墓為靜陵。

宇文邕:“至德純粹,天姿秀傑。《周書》

參考:

  • 令狐德棻《周書·卷三·帝紀第三》
  • 李延壽《北史·卷九·周本紀上第九》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