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夏帝王傳6北魏孝明帝—元詡/北魏由盛轉衰,被母弒殺

姓名:元詡(拓跋詡)

別稱:北魏孝明帝、北魏肅宗

性別:男

民族:鮮卑族

籍貫:河南洛陽

性格:懦弱無能,受控於婦人。

傢庭出身:北魏皇室、北魏宣武帝元恪次子、母宣武靈皇後

任職生涯:皇太子——皇帝

主要經歷:

公元510年——512年:帝國儲君

公元512年——528年:登基為帝,其母胡氏亂權,北方六鎮起義,國勢漸衰,不滿母後專政,密詔勤王,被其母弒殺。

生卒:(公元510—528年)

華夏帝王傳6北魏孝明帝—元詡/北魏由盛轉衰,被母弒殺

元詡

評價:

李延壽《北史》:“宣武之後,繼以元成,孝明沖齡統業,靈後婦人專制,任用非人,賞罰乖舛。於是,釁起宇內,禍延邦畿。卒於享國不長,抑亦淪胥之始也。”


宣武帝獨子

元詡是北魏孝文帝元宏之孫、北魏宣武帝次子,元詡也是宣武帝三位兒子中唯一一位沒有早夭的皇子,元恪為瞭給元氏皇族留下血脈,就對這元詡這支獨苗額外的照顧,格外小心,元詡才順利長大!

幼帝登基

北魏宣武帝元恪信奉佛教,因而取消瞭子貴母死的制度(即立太子殺生母),原本善心之舉,卻不曾想間接導致瞭北魏的滅亡!

北魏延昌四年(公元515年),宣武帝元恪病重,不久之後便駕崩於式乾殿,遺詔太子元詡繼位,時年元詡年僅6歲,詔令北魏獻文帝拓跋宏六子高陽文穆王元雍入居西柏堂,決斷處理政務;詔令北魏景穆帝拓跋晃之孫、任城康王拓跋雲長子任城王元澄為尚書令統領百官,政務、百官調度皆取於二王,可以說這是宣武帝元恪能為他六歲兒子做的最大的努力瞭。

擅權亂政,權臣太後輪流執政

因皇帝年幼,權臣元乂,太後胡氏,相繼擅權亂政,朝廷政治腐敗,大失人心。

北魏延昌四年(公元515年),胡太後制造冤案,陷害時任尚書斐植,廢除高陽王元雍的官職,取締其實權,並預謀害他,被崔光阻止。

矯詔殺祚及尚書裴植,廢雍以王歸第。朝有大事,使黃門郎就諮訪之。忠尋復矯詔,將欲殺雍,以問侍中崔光,光拒之,乃止。《北史》

北魏正光二年(公元521年)北魏宗室道武帝拓跋珪五世孫、陽平王拓跋熙玄孫、太師江陽王元繼長子元乂發動宣光之變,聯合宦官劉騰殺清河王元懌、軟禁靈太後和孝明帝元詡,徹底把持朝政,胡作非為。

二人得勢之後,在經濟上愈加貪得無厭。凡公私之事請托者,隻重財物不計其他。一時間,“舟車之利,水陸無遺;山澤之饒,所在固護;剝削六鎮,交通互市”,每年僅利息就數以萬計!

北魏正光四年(公元523年),劉騰因病去世,朝廷大權獨攬到瞭元乂一人手中,愈發不可一世,耽於酒色、才疏學淺,致使政事懈怠,綱紀不舉。靈太後一派在元雍的幫助下趁此東山再起,相機解除瞭元叉的兵權。次年北魏正光六年(公元525年),靈太後再次臨朝攝政,以孝明帝名義下詔降罪元叉、劉騰,罷元叉為庶人,掘劉騰墓開棺戮屍,又一次徹底掌控瞭北魏朝政。一時間在宮內大規模培植黨羽,排除異己,凡是孝明帝所親近寵愛之人,胡太後多借故謀害,北魏朝政一時混亂不堪。

六鎮起義

北魏正光五年(公元524年),北魏朝廷下詔諸州鎮軍貫,元非卯配者,悉免為民,鎮改為州,依舊立稱。”結果六鎮鎮民軍籍、軍戶的自由民身份被免除,轉化為依附性很強的“府戶”(類似農奴)。北魏長期積累的社會矛盾轟然爆發,時年五月,沃野鎮人破六韓拔陵率先發動起義,不到三月,六鎮紛紛起兵響應,時年元乂把控朝政,政府懦弱無能,政府討伐軍不斷敗退,次年北魏正光六年(公元525年)靈太後重掌朝政,派出使節帶禮物出使柔然,希望六鎮一直以來抵禦的柔然可以出兵幫助北魏平定叛亂,柔然首領阿那瑰率兵十萬平定叛亂,北魏軍所俘六鎮兵民20萬被北魏政府分配在瀛、冀、定三州就食。屋漏偏逢連夜雨,被俘軍民被安定在瀛、冀、定三洲之後,正逢河北遭遇水旱之災,無處就食,軍民四處逃亡。

華夏帝王傳6北魏孝明帝—元詡/北魏由盛轉衰,被母弒殺

六鎮起義

一時間北魏王朝起義不斷,雖主要起義被鎮壓,但餘部起義連綿不斷,最終由同樣發源於代北的爾朱榮鎮壓瞭六鎮起義的餘部,日後建立北齊的高歡、建立北周的宇文泰均被收入麾下(當然這都是後話瞭);為日後北魏的分裂埋下伏筆。

不滿專權,密詔勤王,事泄被弒

北魏武泰元年(公元528年)北魏孝明帝此時已經成年三年瞭,而母後胡氏還沒有歸政的意思,元詡心生不滿,密詔平定六鎮起義的晉陽軍閥爾朱榮進京勤王,帶兵除掉胡太後心腹鄭儼,徐紇,鏟平胡太後的勢力,不料密詔外泄,為宣武靈皇後所閱,胡太後令男寵鄭儼、徐紇投毒,不日孝明帝便駕崩於顯陽殿,時年十九歲,群臣上謚號孝明皇帝,廟號肅宗,葬於定陵。

評價

總的來說,北魏的衰弱並不能完全把責任歸結於孝明帝一人之上,畢竟孝明帝繼位時年僅六歲,登基以來權臣爭鬥不斷,無一人把孝明帝放在眼裡,最終斷送瞭北魏的大好江山,也造就瞭孝明帝悲慘的人生結局。

魏收《魏書》:“魏自宣武已後,政綱不張。肅宗沖齡統業,靈太後婦人專制。委用非人,賞罰乖舛。於是,釁起四方,禍延畿甸,卒於享國不長。抑亦淪胥之始也,嗚呼!”

參考:

  • 《魏書·卷九·帝紀第九》
  • 《北史 卷四 魏本紀第四》
  • 《魏書·卷七十四·列傳第六十二》
  • 《北史·卷四十八·列傳第三十六》
  • 《資治通鑒·卷第一百五十二》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