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夏帝王傳8唐順宗—李誦/25年太子,186天皇帝,4月上皇

姓名:李誦

別稱:唐順宗、至德大聖大安孝皇帝

性別:男

民族:漢族

籍貫:長安(今陜西西安)

性格:寵辱不驚,隨遇而安。

傢庭出身:李唐皇室、唐德宗李適皇長子、母昭德皇後王氏

任職生涯:宣城郡王——宣王——皇太子——皇帝

主要經歷:

公元761年——779年:任宣城郡王。

公元779年6月——779年12月:任宣王。

公元779年12月——805年1月23日:帝國儲君,政治逐漸走向成熟。

公元805年1月23日——805年8月:登基為帝,中風日益嚴重,纏綿病榻。

公元805年8月——806年1月19日:禪位李純,退位太上皇,不久駕崩。

生卒(公元761年1月8日—806年2月11日)

華夏帝王傳8唐順宗—李誦/25年太子,186天皇帝,4月上皇

唐朝第十一位皇帝順宗李誦

歐陽修:昔韓愈言,順宗在東宮二十年,天下陰受其賜。然享國日淺,不幸疾病,莫克有為,亦可以悲夫!


早年經歷

肅宗上元二年正月(公元761年),德宗昭德皇後王氏生下瞭李誦,被封為宣王郡王,代宗大歷十四年(公元779年),再次晉封為宣王,代宗大歷十四年五月(公元779年),唐代宗李豫駕崩,李適繼位即唐德宗繼位當天,德宗嫡長子宣王李誦被立為皇太子,這一當就是25年。(並非是風情懶,而是在史書上對於順宗立為太子之前的記載幾乎沒有)

華夏帝王傳8唐順宗—李誦/25年太子,186天皇帝,4月上皇

唐大明宮數字復原

執劍殿後,親臨前線

建中四年(公元783年),涇師之變爆發,德宗出逃長安,由代宗二子昭靖太子之子舒王李誼為前驅,皇太子李誦執劍殿後出逃奉天。

同年十一月十三日,朱泚率大軍猛攻奉天,猛攻多日,在多路勤王之師抵達奉天之後,朱泚動用瞭所有武器來攻城叛軍陸續攻下瞭東北角的城樓,奉天已經危在旦夕,最終奉天總指揮渾瑊向皇帝跪別,皇太子李誦親自登上城樓指揮戰鬥,守城的唐軍將士饑寒交迫,缺少甲胄和兵器,但在皇太子李誦和渾瑊的號召下死戰不退,史載沖在最前面的渾瑊身中流矢,依舊奮力砍殺!

時瑊中流矢,遽自拔之,血流沾沫,格鬥不已,初不言瘡痛,以激士心。《舊唐書·卷一百三十四·列傳第八十四》

太子親督戰,賊徒大敗,死者數千人。將士傷者,太子親為裹瘡。《資治通鑒·卷第二百二十九·唐紀四十五》

廢立風波

德宗貞元三年(公元787年),皇太子李誦又攤上事瞭,李誦的丈母娘郜國大長公主犯錯瞭,本來丈母娘犯錯其實和太子李誦並沒有多大關系,隻是因為長公主犯的錯太過分,以至於天子遷怒到瞭太子李誦身上。

有唐一朝,胡風興盛,觀念開放,無論男女,在男女這方面都很前衛(甚至比現代都前衛),而郜國長公主是肅宗李亨之女,地位尊貴,擁有特權自由出入東宮,光明正大的偷人,要是偷得是社會無業青年,影響倒不至於太壞,可長公主的品位還比較高,偷得都是朝廷命官,光是職務和姓名數得著的就有太子詹事李升、蜀州別駕蕭鼎、彭州司馬李萬、豐陽縣令韋恪等等。一群風華正茂、前程似錦的青年命官,成天出入公主府邸,專門幹一些蠅營狗茍的勾當,你能想到什麼呢?

為瞭一舉扳倒這位尊貴的皇親國戚,其他皇親國戚們不僅針對她的私生活整理瞭一份黑材料,還派遣瞭耳目潛入瞭公主府邸,千方百計的搜集罪證,終於找到瞭一個比作風問題嚴重百倍的問題,壓勝(就是詛咒比自己年長或位尊的人),這回郜國大長公主完瞭。

德宗第一時間軟禁瞭郜國大長公主,順帶把太子叫到跟前,不分青紅皂白罵瞭他一頓,太子被罵的一愣一愣的,好一會才搞清狀況。太子李誦想來想去,隻好主動與這對倒黴母女劃開關系,與太子妃蕭氏離婚。

然而德宗依舊不滿意,他的心裡隻有一個主意,就是把這小子廢瞭!但相對於其他人來說,李誦是幸運的,當時的宰相為李泌(或許你不認識,但風情以後會單獨寫一篇文章介紹這位賢相,毫不誇張的說,李泌的貢獻決不低於魏征,隻是由於一些特殊的原因導致他的知名度非常之低,當然這都是後話瞭)

在李泌的拼死勸諫之下,李誦保住瞭自己的太子位置,在歷史上總有一些時候,也總有這一兩個人,的確是當得起“一身系天下安危”這句話的。李泌就是這樣的人,李誦很幸運,他碰到瞭。

中風

眾所周知,李唐皇室有中風的傢族遺傳病,有唐一朝,多位皇帝飽受中風的苦惱,當然李誦也未能幸免,一晃時間就來到瞭德宗貞元二十年(公元804年),九月的一天,一個令人不安的突發事件讓德宗猛然的從他那滋潤無比的小日子裡驚醒瞭過來——太子李誦中風瞭,不僅半身不遂,而且一下喪失瞭語音能力。

而這一年德宗已經六十三歲瞭,顯然已經時日無多,皇帝老瞭,儲君慘瞭,誰來駕馭這輛千瘡百孔的帝國馬車呢?

德宗貞元二十一年(公元805年)正月初一,李唐皇室的各位親王和皇親國戚紛紛入宮向德宗皇帝拜賀新年,整座大明宮都洋溢著節日的喜慶氣息。德宗本人也一直對著親人們點頭微笑,可他焦急的目光一直在巡視,他在找一個人,太子李誦,可他沒有來。臥床不起的太子怎麼可能來看他?德宗的臉上還是不由自主的流下瞭兩行清亮的老淚。

當天適就病重瞭,在隨後的二十天,病逝日益沉重,以俱文珍為首的一批宦官,隔絕瞭宮內外的消息,準備另立儲君。

德宗駕崩,太子登基

德宗貞元二十一年正月二十三日,德宗徹底處於彌留之際,傳喚翰林學士鄭和衛次公入宮草擬遺詔,然而等到鄭和衛次公進入宮中之事,德宗皇帝已經駕崩。近侍討論,要立誰為皇帝德宗還沒有敲定。眾人聞言,面面相覷,明知這是大逆不道之言,卻無一人敢吭聲,唯有衛次公一人忍不住站瞭出來說:“太子雖有疾病,但他為嫡長子,且是德宗生前欽定的皇太子。

沒錯,對於太子李誦來說,如何站起來,並且走向那張令人覬覦的天子禦座,確實是一個大的問題,而他自己本人也值得,此刻的大唐帝國沒有一件事情比他下地行走更加重要、更加緊迫,這樣的信念催醒瞭他的意志,而這樣的意志又撐起瞭他的身軀!

同年正月二十四日,也就是德宗駕崩次日,太子李誦身穿喪服,在宣政殿詔見文武百官,宣讀遺詔,二十六日,在太極殿登基,是為唐順宗。

華夏帝王傳8唐順宗—李誦/25年太子,186天皇帝,4月上皇

皇帝登基儀式

在登基大典之上,好多禁軍士兵半信半疑,踮起腳張望,不敢相信金鑾殿上那個新皇帝真的是中風數月的太子,後來士兵門看清瞭,真的是李誦,據說還有人激動得當場流下眼淚!

也怪不到他們激動,如果太子站不起來,肯定會爆發一場為爭奪皇位的政治動亂,伴隨著流血政變,首當其沖的就是這些禁軍士兵。

短暫的皇帝生涯

永貞元年(公元805年)三月,宦官俱文珍一手操辦擁立順宗長子廣陵王李淳立為太子,同年改名李純,七月以順宗名義下詔,由皇太子李純監國,八月憲宗下詔立李純即皇帝位,即唐憲宗,順宗退位上皇,史稱永貞內禪,這也標志著順宗186天皇帝生涯的終結。為何一切發生的如此倉促呢?

答案很簡單:在手握兵權的得宦官和藩鎮面前,在咄咄逼人的太子李純面前,中風癱瘓的順宗李誦實在無力承擔任何東西,也無法抗拒任何東西。他既無力承擔一個帝國壓在他肩上的重擔和使命,也無力抗拒宦官、藩鎮和太子的聯手逼宮,最終難逃自己的命運,落寞下位。

猝然離世

新年的正月初一,憲宗李純率領文武百官來到興慶宮,向太上皇李誦拜賀新年,上尊號—— 應乾聖壽!年輕的皇帝看起來一臉仁壽,拜年活動的氣氛也顯得喜慶祥和,上獻的尊號也是特別吉利,因為它包含這祝福上皇“壽與天齊”的意思,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年僅四五十歲的順宗李誦不僅沒有壽與天齊,反而在短短的幾十天後就猝然離世。

有多種史料表明順宗並非正常死亡,後世對此也頗有猜測,可疑點終究也隻是疑點,猜測永遠也隻會是猜測,不管憲宗有多麼著急的翻開歷史新篇章,這個動作的背後又隱藏著什麼?今天的我們也已經不得而知瞭。李誦駕崩後,李純上謚號,至德弘道大聖大安孝皇帝,廟號順宗,葬於豐陵。

評價

《舊唐書—順宗本紀》史臣韓愈曰:順宗之為太子也,留心藝術,善隸書。德宗工為詩,每賜大臣方鎮詩制,必命書之。性寬仁有斷,禮重師傅,必先致拜。從幸奉天,賊泚逼迫,常身先禁旅,乘城拒戰,督勵將士,無不奮激。德宗在位歲久,稍不假權宰相。左右幸臣如裴延齡、李齊運、韋渠牟等,因間用事,刻下取功,而排陷陸贄、張滂輩,人不敢言,太子從容論爭,故卒不任延齡、渠牟為相。嘗侍宴魚藻宮。張水嬉,彩艦雕靡,宮人引舟為棹歌,絲竹間發,德宗歡甚,太子引詩人”好樂無荒”為對。每於敷奏,未嘗以顏色假借宦官。居儲位二十年,天下陰受其賜。惜乎寢疾踐祚,近習弄權;而能傳政元良,克昌運祚,賢哉!

參考文獻:

  • 《舊唐書·卷十四·本紀第十四》
  • 《新唐書·卷七·本紀第七》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