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夏帝王傳1北涼恭愍帝—段業/死板的儒生兼職開國皇帝

皇帝檔案

姓名:段業

別稱:北涼涼王、北涼恭愍帝、北涼文王

性別:男

民族:漢族

籍貫:京兆(即今陜西西安)

學歷:儒學造詣極高,純粹的儒傢學者,放到今天怎麼說也是一個教授級別的!

傢庭出身:史書沒有記載,但憑借早年經歷大致可以推算段業出身必然不會差。

任職生涯:後梁將軍杜進記室(記室是東漢設立的一種官職,也就是記室令史,掌管章表、記錄文檄什麼的,總之就是搞文案工作,大概相當於現在的秘書或秘書長)——建康太守——持節大都督——涼州牧——建康公——皇帝

主要經歷:

公元?——386年:主要工作是陪著呂光一起建功立業。

公元386——397年:在呂光建立的後涼當大佬。

公元397——399年:當地方土財主。

公元399——401年:主要工作就是當沮渠兄弟的吉祥物。

生卒:(公元?—401年)

華夏帝王傳1北涼恭愍帝—段業/死板的儒生兼職開國皇帝

段業

評價:

司馬光《資治通鑒》:“業,儒素長者,無他權略,威禁不行,群下擅命,尤信卜筮、巫覡,故至於敗。”


最窩囊的開國皇帝

開國皇帝是什麼?是一個新興王朝的締造者、建立者!他們大多數人用自己的智慧和武功,激蕩歷史風雲,演繹傳奇人生。伴隨著無數的榮耀和光環,翻開歷史新的篇章,留下瞭無數可歌可泣的故事,留給後人去歌頌!然而我們本文的段業可真不是凡人,獨自破瞭中國歷史的一個新的記錄並保持至今!

他成為中國歷史上第一個以傀儡身份開國的開國皇帝!段業的此項紀錄不僅空前而且也成功的絕後瞭!(風情估摸著估計永遠也不會有人破他這個記錄瞭)

這個時候有人可能會說,西魏文帝和東魏孝靜帝不也是傀儡開國皇帝嗎?是的,話是這樣說的沒錯,不過嚴格上來說,東魏和西魏都是北魏的延續,再加上他們本身就出自皇族,因而嚴格來講段業就成瞭中國歷史上唯一的傀儡開國皇帝!

推舉為帝

前文提到,呂光建立後涼之後,段業就位居高位,但位居高位的人可不止他一人啊!俗話說得好,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更何況這是在變幻無常的朝堂之上!因為利益沖突,段業素與呂光的尚書王祥、侍中房咎等權臣速來不睦,沒多久,段業就被王祥、房咎等人所陷害,被貶至建康太守,熟悉歷史的人都知道,在權力鬥爭中,如果你被外放朝廷,基本上就已經提前宣判瞭你的死刑!

這個時候因為父親沮渠羅仇被呂光所殺與呂光結為世仇的沮渠兄弟帶領軍隊前來進攻建康,兩兄弟派遣使者去說服段業:“呂氏的政治勢力已經衰微,掌權的官僚操縱一切,刑罰殺戮沒有法度,使人們無容身之處。僅在一個州的地域上,反叛的人接連不斷,這種土崩瓦解的形勢一看便知,百姓們饑餓痛苦,找不到可以依托的人。您為什麼以蓋絕當世的奇才,卻打算向這個面臨滅亡的國傢盡效忠心呢?我們既然倡導大義,便打算委屈閣下出面領導安撫本州,使人們在災難和不幸的縫隙之間,能夠得到恢復生機的好處,你看怎麼樣?”段業不聽從他的勸告。兩方相持瞭二十天左右,外面的救援沒有趕來。此時的段業又害怕王祥等人致自己於死地,又害怕城陷被殺,最終,段業同意瞭沮渠男成的請求。

公元397年段業脫離後涼獨立,自稱建康公,建年號神璽,建國號涼,史稱北涼,定都張掖(今甘肅高臺縣南22公裡處);兩年後(公元399年)段業正式稱帝,即北涼恭愍帝,改元天璽。

沮渠兄弟和段業的小算盤

為什麼要擁立段業呢?這肯定是很多讀者的想法,皇帝位置已經擺在面前瞭都不去坐,反而去擁戴一個儒生為帝,為什麼?很簡單,因為政治上的需要,從當時的情況來看,沮渠兄弟其實已經走投無路,他們的軍隊本身就是倉促拉來的,隻是一幫烏合之眾,也並不是那麼團結,再加上戰事上接連失利,最後才不得不退而進攻段業據守的建康城,然而就這樣一個小小的城池,依舊久攻不下,沮渠兄弟這才開始勸說段業,

“欲屈府君撫臨鄙州,使塗炭之餘蒙來蘇之惠”《晉書》

直接把段業說成瞭救世主,好大的一頂高帽子,一通連吹帶拍。要是攻城順利的話,又怎會繞著彎費這麼多的事情?對沮渠兄弟來說,段業就是他的一枚棋子。

而且沮渠兄弟的起兵缺少群眾基礎,很孤立。就軍事力量來講,也根本無法和後涼政府軍對抗,沮渠蒙遜之前也曾遭受重創,

“將六七人,逃山中,傢戶悉亡散”(《宋書》)

整得很狼狽,基本算是走投無路瞭,再不給段業皇帝當,命都沒瞭?還何談沮渠兄弟的夢想

“復上世之業”《資質通鑒》

以重現當年祖上當年風光(其實就是當地的酋長,土財主!)

再來看看段業,和朝廷不和,被敵軍圍城,權利的誘惑,人總是容易被權力誘惑,繼而迷失自我,全然忘記自己的斤兩。段業雖“博涉史傳”,卻“無他權略”,缺乏政治手腕。如此一個愣頭青,在當皇帝的誘惑之下,又如何才能保持頭腦的清醒?(這連高官厚祿都不是瞭,直接就是你投降我們,我們讓你當皇帝,可真所謂世界罕見)

如此一來,三個各懷鬼胎的“兄弟”一拍即合,也就成就瞭“中國歷史的一段佳話”

傀儡皇帝生涯

雖然坐上瞭皇帝的禦榻,但就論實質來說,段業就是那些陰謀傢們的遮羞佈!但段業自己可能沒有意識到這點,反而一直自我感覺良好(真可謂犬儒),而早在段業擔任建康太守的時候,

“威禁不行,群下擅命”《晉書》

這就是段業為官的真實寫照,,連手底下的人都管不好,還怎麼能管好一個國傢呢!而此時段業被一群野心傢擁立為帝,就更覺得自己是那麼回事瞭,各種形式、禮儀都按照天子的規格來(雖然他本身就是皇帝),但實際上段業真的隻是國傢名義上的君主,軍政大權都掌握在沮渠兄弟之手!

而共創大業的人基本上都逃不脫“四同”的結局:同舟共濟—同床異夢—同室操戈—同歸於盡!

而沮渠兄弟原本隻是讓段業做做樣子,但段業自己越來越把自己當回事,想要找尋當皇帝的感覺,真的拿沮渠兄弟當做臣子來看待,如此以來,段業和沮渠兄弟之間的矛盾也就越發嚴重!多次杵逆沮渠兄弟的“聖旨”!

後涼常山公呂弘前來攻打張掖,被打退,段業想追擊,沮渠蒙遜說“歸師勿遏,窮寇弗追”,結果段業不聽,鎩羽而歸。段業築造西安城,讓臧莫孩當太守,沮渠蒙遜以

“莫孩勇而無謀”《晉書》

為由,不同意,段業也不聽,結果又被呂纂打敗。

而歷史也無數次的說明瞭一個道理,當一個傀儡皇帝不想按操縱者的意願辦事時,那他離被廢殺也就不遠瞭。

華夏帝王傳1北涼恭愍帝—段業/死板的儒生兼職開國皇帝

沮渠蒙遜

淒慘結局

北涼天璽三年(公元401年),沮渠·蒙遜主動要求去安西當太守(今甘肅敦煌東北),以等待時機,段業同意瞭這哥們的請求,卻殊不知已經有一個狠毒的陰謀已然慢慢的醞釀;同年五月,沮渠·蒙遜向兄長沮渠·男成告別,並約好時間一同前往蘭門山祭奠祖先,同時派自己的親信許咸密奏段業,說沮渠·男成準備借祭山之機發動叛亂。段業輕信瞭沮渠·蒙遜的詭話,派人時刻去監視沮渠·男成。沒過幾天,沮渠·男成果然向段業稟報說,要與兄弟沮渠·蒙遜到蘭門山祭奠祖先,隨後,沮渠·男成祭奠的途中就被段業預先埋伏好的士兵逮捕,逼令其自殺,沮渠男成說:

“蒙遜欲謀叛,先已告臣,臣以兄弟之故,隱忍不言。以臣今在,恐部人不從,與臣克期祭山,返相誣告。臣若朝死,蒙遜必夕發。乞詐言臣死,說臣罪惡,蒙遜必作逆,臣投袂討之,事無不捷”(《晉書·沮渠蒙遜載記》)

段業卻沒有聽從男成的話,依舊賜死男成,可憐的男成成為瞭弟弟沮渠·蒙遜起事篡權的理由,一個政治犧牲品。沮渠·男成一死,沮渠·蒙遜立刻泣不成聲的對部下說:“男成對北涼無限忠誠,如果沒有男成,段業能有今天的基業嗎?可段業卻無辜把他殺害,難道諸位就不能為他報仇嗎?況且涼州現在兵荒馬亂,段業能收拾這個爛攤子嗎?” 隨即起兵伐段業!

沒幾天反叛軍隊就到瞭張掖,沒多久就攻入城內,親手抓住瞭段業,段業對沮渠蒙遜說:“我孤身一人,被豪門貴族推舉,才坐上瞭王位。我請求你留下我的活命,讓我能夠回到東土去,和我的妻子兒女相見。”沮渠蒙遜也很果斷,沒有絲毫的猶豫就下令砍殺瞭段業,結束瞭這場鬧劇!

總結

段業原本就是一個固執死板的儒生,沒有任何的政治頭腦,恰逢機遇,被投機的野心傢擁戴為皇帝,在位期間,相信占卜之術, 沒有絲毫自我主張!說他是個傀儡天子吧,一天到晚裝著君主的架子,毫不收斂;說他不是吧,軍政大權均被左右,沒有絲毫實權,就連自己的侍衛都不能調遣,最終取得身首異處的淒慘結局,令人唏噓不己,最後以北涼史書對於段業的評價收尾!

贊曰:恭愍儒素長者,博涉史傳,有尺牘之才,可為記室。卻無他權略,威禁不行,群下擅命,尤信卜筮、讖記、巫覡、征祥,故為奸佞所誤。嗚呼!惜光猜人傑,奈帝忌時賢。遊飲若自晦,何苦身不全。蒙遜兇心露,優柔寡斷前。張掖魂歸處,黃沙白雲間。

參考文獻:

  • 《資治通鑒》
  • 《晉書》
  • 《涼書本紀》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