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羽:醉在茶杯裡的羽毛

一個被父母狠心遺棄的嬰兒,究竟能在何處找到自己的愛並藉此找回自我?一個被命運反復折磨的人,究竟能在何處找到生命的喜悅並藉此實現自我?一個因上帝的作弄而面目醜陋、結結巴巴的人,究竟能在何處找到與世界親密接觸的方式,並讓自己的內心開出至美至善的花朵?

他將自己像一片茶葉那樣,投擲於滾沸的生命之水中。在氰氳的茶霧水氣間,他翩然成聖……

復州竟陵龍蓋寺住持智積禪師在西湖水濱拾得的棄嬰,臉上佈滿瘡疤疵斑且相貌奇醜,這大概是其被親生父母棄養的主要原因。由於寺中收養幼嬰不便,智積於是就近將嬰兒托付於龍蓋山下開私塾、授蒙童的李老師夫婦。李老師有女名季蘭,見嬰兒臉上有疵斑,便將其喚為季疵。棄嬰在這個世間,從此有瞭一個非正式且略帶情辱意味的小名。

季疵在李傢私塾長到8歲,竟然不識一字,由此可見其寄人籬下的童年生活並不如傳說中那般甜美。8歲時,李老師夫婦因思念故土而舉傢遷返湖州,再次失養的季疵於是回到智積禪師身邊侍奉茶水,做一名掃地提水、燒火烹茶的小和尚。

陸羽:醉在茶杯裡的羽毛

彼時,飲茶習慣已在南方各地流行開來,尤其是在鐘鼎玉食之傢以及道觀禪院之中,飲茶已為雅風。而像智積禪師這樣的高僧,禮佛之外,自然也深諳飲茶之妙。高僧坐禪,夜間是不食不睡的。過午不食的僧人要抵抗饑疲昏聵,於朦朧睡意間求得清醒禪意,就得依靠一盞清茶提神瞭。而為瞭提高茶水質量,寺廟多備茶葉茶具,高僧亦多習茶技,而智積禪師作為唐代名僧,茶技亦如其佛法一般高妙。作為禪師身邊的侍茶僧,季疵於汲水燒火間耳濡目染,慢慢學會瞭佛傢茶技。

侍茶間隙,智積禪師也教季疵讀經識字。禪師驚訝地發現,這個醜陋的小和尚竟然聰慧無比且悟性奇佳,一教便可成誦,一誦便可熟背如流,且對佛傢精義也頗有領悟。於是智積決定栽培季疵。引起禪師重視的季疵如果真像一般小和尚那樣,從此敲木魚、對青燈、誦黃卷,晨鐘暮鼓,終老一生,那大千世界,將多一名碌碌無為之僧,而少一位影響世界文明的大聖。但可喜的是,對禪師的佛法大義,季疵竟然不感興趣,並頗有反感之意。一日,當禪師教其佛經時,他竟然反唇相譏道:“我們穿起僧衣剃光頭發當和尚的人,一輩子再不與兄弟往來,不能結婚,也沒有子孫後嗣。在那些講究孝道的儒生眼中,我們能稱得上是孝嗎?我不願意學佛經,我想讀儒傢經典,請師父成全。”智積一聽,心中一動,說:“你的看法很好,但你隻知道儒傢以孝為大,卻不知佛傢有更大的西方極樂世界。為師還是希望你學佛!”從這次學儒與學佛的沖突開始,師徒二人的對立日漸升級,漸漸發展到師父以佛理相逼、弟子以儒經相抗的地步。這豈不是要在和尚廟裡造反嗎?

陸羽:醉在茶杯裡的羽毛

雖然高僧不嗔不怒,但佛傢也自有懲戒之法。於是藐視佛祖的季疵便從侍茶的崗位上被換下來,被安排到寺裡保潔員的位置上,重點工作是揮舞長把掃帚掃廁所。寺裡蓋房子壘墻的時候,小季疵就被調去和稀泥,他脫瞭僧鞋僧襪,赤腳跳進泥水中一通猛踩,和好泥後,又被安排去提泥灰抹墻,抹完墻後,又提瓦上房。禪師的本意是希望以這些臟活苦活懲戒一下季疵,讓他回心轉意乖乖學佛,但季疵好像渾不在意。於是禪師加大懲罰力度,將寺廟屬地的30頭耕牛一並交給他放牧去瞭。對一個10歲的孩子來說,兩隻眼看守120隻蹄子,這可不是件輕松事。但季疵放下掃帚舉起鞭子,就到龍蓋山下西湖邊上放牧牛群去瞭。

作為一個牧童,季疵卻對牛群的饑飽毫不關心,他在意的是隨時隨地向過路的人問字求學,問到一個字就用竹枝在牛背上反復寫畫。龍蓋山下原有很多私塾學館,有塾師見這個牧童求學心切,又不願長時間相教,就隨手將半卷殘書送給他,並告訴他裡面有一篇張衡的《南都賦》,學會瞭便可成才。季疵得書大喜,趕著牛群狂奔二裡找到一處草深林密的幽靜所在,準備好好讀一讀這篇名傢名作,但一翻開書他便傻眼瞭——靠念佛學會瞭一些字的季疵,竟然完全不認識書裡的字。一些似曾相識的字,連成句子之後他也不知何意。但這並不能妨礙季疵學習的決心,即使不能真的大聲朗誦,但至少可以模仿朗誦的樣子吧。於是季疵每天把牛群隨便一放,自己就找個地方正襟危坐,手持殘卷,口唇翻動,哇哩哇啦,遠遠看去竟也是一副童生朗聲讀書狀,但隻有走近瞭,方能看見大滴大滴的眼淚湧出季疵的眼眶。他為自己不能遇到一位良師而悲傷。但連這樣在野外做做讀書的樣子也不被允許,智積禪師馬上把他叫回寺裡,沒收瞭他的破書,牛也不讓他放瞭,又把他交給一個在寺裡做工的老頭兒,讓他跟著老頭兒割草劈柴,幹各種苦活。書沒有瞭,老頭兒又隨時隨地跟在屁股後面呵斥,一心向學的季疵隻能用大腦回憶以前學過的字,在心裡悄悄默誦,但很多字竟然悄悄溜出瞭他的記憶,怎麼都回想不起來瞭。他甚至能清晰地感覺到自己大腦中記憶的字越來越少。這讓他大為悲痛,有時割著草便突然號啕大哭起來,然後仰首向天,半天不說不動。老頭兒認為季疵這小子是在使性子,二話不說就用鞭子狠狠抽他。但奇怪的是,對打在背上的鞭子,季疵竟然不避不讓,也不哭喊,良久才嘆息一聲說:“歲月悠悠,而我竟然不能讀書,這是多麼讓人傷心啊!”於是當天夜裡,12歲的季疵卷起簡單的行囊,帶著一身鞭痕翻出寺院,順著山路亡命江湖去瞭。

他如一滴露水融入群山。

陸羽:醉在茶杯裡的羽毛

季疵再次出現在人們的眼中時,已經是一個江湖戲班裡的著名醜角兒瞭。雖然相貌奇醜,又口吃,但他聰明伶俐,善於表演和歌唱。另外,他學藝刻苦,唱曲練功之餘,竟然跟著戲班裡的師父學會瞭編劇和作曲,於是很快成為班子裡的頂梁柱。而這個時候,他已不再使用季疵這個名字,而是用瞭一個從《易經》卦辭中得來的有超然飛升之意的大名——陸羽。

就在醜角兒陸羽努力奮發、天天向上之際,一個天賜良機悄悄降臨到瞭他的頭上。這一年,在一次表演活動中,陸羽因演技高超受到瞭當地市領導、詩人李齊物的接見。在回答領導的問詢時,陸羽引經據典,出語不凡。這讓李齊物大吃一驚,繼而大有伯樂在驢群裡發現千裡馬的狂喜。於是他將陸羽拉到身邊,拍肩搭背,並親贈自己新刻的詩集以示親密。這一贈不要緊,陸羽在當地頓時就出名瞭。而陸羽很快也就離開瞭戲班子,背著自己積攢下來的一大箱子書,拿著李齊物的推薦信,到瞭火門山上鄒老夫子的門下讀書去瞭。

數年後,當19歲的陸羽走下火門山時,他已經是詩名遠播的青年才子瞭。但這時,在遙遠的漁陽,安祿山吹響瞭叛唐的號角,“安史之亂”爆發瞭。才子陸羽隻好隨著過江避亂的人群來到瞭南方,而南方,恰是他找到生命真義的福地。

陸羽:醉在茶杯裡的羽毛

陸羽揚名於後世,完全是由於一部七千餘字的《茶經》。這七個字,每一個字都是陸羽的心血。可以說,在這部世界第一的茶學專著問世之前,世間本無“茶”字,而在《茶經》問世之後,飲茶才從人們的口腹唇齒之欲上升為一種文化生活方式,一種影響世界文明的精神之道。而當陸羽在經歷瞭大量的考察實踐之後寫出《茶經》的時候,在遙遠的歐洲,在更遙遠的非洲,人們還沒有從日常物質生活之中解脫出來,還遠未找到一種在唇齒之間涵養心靈的純粹的精神生活方式。

為瞭寫出《茶經》這部奇書,陸羽遍訪江南的名山大川,觀察茶葉的生長,研究茶葉的采制與收藏,學習煮茶的各種技藝,觀摩比較茶具的品種與優劣,品評鑒定各種烹茶之水的不同,進而與各路專業茶人交流茶道,慢慢地才積累形成瞭自己關於茶的絕學。要想知道陸羽的茶道有多麼精妙,從陸羽“品水”的故事中便可見一斑。

俗話說“茶三水四”,茶是水的精魂,水是茶的宇宙,若無好水,必無好茶。話說這一日,湖州刺史李季卿在揚子江畔偶遇考察茶事的陸羽,於是相邀一起吃飯。李大人說:“陸羽啊,我早就聽說你的大名,知道你是天下聞名的茶道高人,揚子江附近的南泠水也是天下最好的煮茶之水。我們何不汲水烹茶風雅一番?”於是李大人命手下士卒立即駕船去南泠汲水。不多時,水打回來瞭,陸羽用勺子舀起一勺,舉到空中又倒回瞭水桶裡。陸羽放下勺子對李季卿說:“這水是揚子江的水,而不是南泠水啊!”李大人正驚愕不已時,取水的士卒爭辯說:“我奉大人之命駕舟深入,跑瞭這麼遠的路,取回的怎麼可能不是南泠水呢?你怎麼能憑空誣陷我啊?”陸羽默然不語,隻是提取水桶,將桶中的水倒入烹茶用的茶盆中,快倒完一半的時候,陸羽突然停住瞭,扭頭對取水的士卒說:“你看,水到瞭這兒,才是南泠水,前半截兒都是揚子江的水啊!”士卒大驚,連忙跪倒在地說:“先生真神人也!小人其實真的取回瞭整桶的南泠水,但在返回的路上,江上浪大,船隻顛簸,桶裡的水不覺灑瞭一半。我見水太少,怕大人訓斥,故以江中凈水添滿瞭水桶,但還是沒有逃過先生的法眼啊!”

陸羽:醉在茶杯裡的羽毛

一眼便能看穿水質異同,陸羽如何會有這樣神奇的眼光?據陸羽同代人張又新在《煎茶水記》中所載,陸羽在長江中下遊和淮河流域各地,通過細致的考察和品評,積累瞭豐富的品泉鑒水的經驗,將江、河、井、泉、雪水分成瞭詳細的二十個品級,並專門寫瞭一篇學術論文《水品》。喝茶喝到這個份兒上,真的是成仙入聖瞭。

《茶經》在陸羽身後開始流傳,陸羽也漸漸成為茶人口中的茶聖。各路種茶的、販茶的、煮茶的茶行從業者,紛紛將陸羽視為他們的行業神來崇拜。他們用陶土塑造瞭陸羽的塑像供奉在傢裡,每日對著陸羽像進奉香煙果品,祈禱生意興隆。而一旦生意不順,他們就用熱水在陸羽的陶像上澆一澆,據說這樣茶聖就可以幫他們洗脫災難,使生意再次興隆。

一千二百多年後,當我在清冷寂寥的初冬之夜聽著窗外的凍雨之聲擁爐煮茶,心中不由得想起遙遠的茶聖陸羽,因而詩曰:“烹茶思陸羽,吟詩和吳蟲。抬眼千年渺,天地雨濃濃。”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