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禧與光緒、珍妃之死

光緒之死

慈禧與光緒、珍妃之死

對於慈禧和光緒的死,一些歷史學傢研究瞭很多年,但是所有的說法都還沒有成為定論。所以歷史上也把光緒的死定為一個疑案。

在爺爺的記憶裡,那是光緒三十四年十月二十一日(1908年11月14日)的傍晚,年僅38歲的光緒皇帝,躺在冰涼寂靜的中南海瀛臺涵元殿,離開瞭人間。

世上的事情竟是如此湊巧,就在光緒病危之際,慈禧也已病入膏肓。但是由於她秉性剛頑,神志卻非常的清醒。她感到瞭光緒帝的病情已顯露出危機的跡象時,就已經考慮為光緒帝立嗣之事,她接納瞭軍機大臣世續和張之洞的意見,立醇親王載灃的兒子溥儀為嗣,任命載灃為攝政王。於十月二十日(11月13日)連發三道上諭。

根據史料的記載,光緒在這一天已經神志昏迷瞭,而慈禧還是能神志非常清醒,完全沒有死亡的跡象,所以說慈禧害死光緒的事情完全是一些人杜撰出來的。但是也就在這一天,慈禧開始發病。

第二天,光緒死去。“上疾大漸”,酉刻崩於瀛臺之涵元殿”。而這個時候,慈禧又連發三道懿旨:“攝政王載灃之子傅儀著入承大統為嗣皇帝”、“溥儀承繼毅皇帝為嗣,兼承大行皇帝祧”、“嗣皇帝尚在沖齡,正宜專心典學,著攝政王載灃為監國。所有軍國政事悉秉予之訓示,裁度施行。”慈禧在兩天內選擇瞭溥儀作為下一任皇帝的接班人。在我們傢,大傢都認為慈禧就是一個操勞的命,所以在臨死之前還是為後來的清王朝做瞭選擇。

就這樣,光緒與慈禧在不到二十四小時內相繼死去,而生前“母子”二人的關系又是那樣的對立和微妙,不僅是清代歷史上所未有的,也是中國歷史上所罕見的。所以當消息傳出的時候,中外震驚,隨後各種評論和猜測也隨之而來。

人們普遍認為,年紀輕輕的光緒反而死在瞭74歲的慈禧的前面,而且隻是差一天,這不是巧合,而是處心積慮的謀害。於是,光緒被人謀害致死的種種說法也就由此產生瞭。爺爺非常不能理解慈禧將光緒害死的說法,他非常清楚,光緒的病已經有瞭8年的時間,死隻是時間的問題。況且每次禦醫給光緒看病的醫案都會呈給慈禧。光緒病情的發展狀況慈禧是最清楚的瞭。光緒死在慈禧前面是肯定的瞭。而慈禧直到在死前的兩天才被確診。所以即便是慈禧想殺害光緒,也根本用不著自己動手。除非慈禧是個神仙,知道自己的死期。我爺爺非常肯定地說:“光緒根本不是慈禧害死的,這些都是後人的謠傳。很多人不但說光緒是慈禧害死的,說同治也是慈禧害死的,這樣的說法欠證據。中國人幾百年來的說法就是:虎毒不食子。慈禧作為一個封建社會的統治者,這點意識還是有的,不可能害死自己的兒子。”

慈禧與光緒、珍妃之死

那麼,光緒究竟是怎麼死的呢?

光緒37歲時寫的《病原》中說:遺精已經將近二十年,前幾年每月遺精十幾次,近幾年每月二三次,經常是無夢不舉就自行遺泄,冬天較為嚴重。腰腿肩背經常感覺酸沉,稍遇風寒必定頭疼,耳鳴現象也近十年。而光緒二十六年(1900年)以後,他的病不斷惡化,未見好轉。關於光緒的死,歷史上也是有記載的:光緒三十四年(1908年)三月初九日,禦醫曹元恒在《脈案》中寫到:皇上肝腎陰虛,脾陽不足,氣血虧損,病勢十分嚴重。這也就是說在治療上不論是寒涼藥還是溫燥藥都不能用,處於無藥可用的嚴重局面。而在五月初十,禦醫陳秉鈞寫的《脈案》上寫有“調理多時,全無寸效”的話。七月十六日,江蘇名醫杜鐘駿為皇帝看過病後說:“我此次進京,滿以為能夠治好皇上的病,博得微名。今天看來,徒勞無益。不求有功,隻求不出差錯。”

而拖到九月,光緒的病狀更加復雜多變,臟腑功能已經全部失調,死亡隻是早一天晚一天的事瞭。這一年的十月中旬,光緒的病情已經進入危急階段,他出現肺炎癥及心肺衰竭的癥狀。十月十七日,周景濤、呂用賓等幾名禦醫會診,一致認為光緒皇帝已是極度虛弱,元氣大傷,已處於病危狀態。並私下對朝臣說:“此病不出四日,必有危險。”十月十九日,光緒已出現胸悶氣短,咳嗽不斷,大便不通,清氣不生,濁氣下降,全身疲倦乏力的癥狀。到二十日,光緒已經是眼皮微睜,流著口水的嘴角隻能輕輕顫抖。當天夜裡,光緒開始進入彌留狀態,肢體發冷,白眼上翻,牙關緊閉,神志昏迷。到瞭二十一日的中午,光緒的脈搏似有似無,眼睛直視,張嘴倒氣。拖到傍晚,便與世長辭瞭。

慈禧與光緒、珍妃之死

從這些歷史資料的記載來看,光緒去世前八年的檔案都記錄在案,可以認為,光緒從開始病重一直到他的臨終,他的病狀演變是屬於一步步加劇地惡化,並沒有特別的癥狀出現,既沒有中毒或其他傷害性的跡象,也沒有突然暴死的跡象,應該是屬於正常病死。所以也應排除瞭被慈禧投毒害死的說法。

光緒的死一直被說得沸沸揚揚,可是慈禧的死卻一直沒有人評說。爺爺對我也沒有透露關於慈禧死的事情,隻是說因為得瞭痢疾,最後沒治好死瞭。所以我隻好在一些資料中查找瞭。後來在查閱瞭眾多清宮脈案後,我看到這麼一段:慈禧是死於老和病。她先患腹瀉,這和許多演義小說及傳記裡面的記載一樣,以後得並發癥,兼及肝肺等臟腑,以至胃納減弱,病情加重。再加上她帶病堅持理政,不能得到充分的休息,最後心力交瘁,衰竭而死。

有人說慈禧的病,基本上是屬於慢性疾病,得病的初期沒有什麼征兆,甚至在臨死前的日子裡,也沒有出現必死的現象。這在《內起居住》中就有記載。這一時期,她充其量除瞭慢性腹瀉外,隻是有些咳嗽、肋疼、口渴、舌幹及肢體軟倦等毛病而已,所以慈禧照常處理政務,每日發出的上諭及批出的奏折,數量仍然非常多。隻是到瞭十九日這天,她的飲食開始變得不正常。到瞭二十一日這天,已經不再想吃東西。到二十二日,終於病情惡化。

這和光緒的情況完全不同。早在光緒三十四年的三月,光緒的病就已經開始惡化,並且當時的太醫們已經束手無策。在光緒死前的五天時間內,太醫就已經判斷:死數已定。

因此,如果說慈禧有怕自己會死在光緒之前的擔心,這是不符合實際情況的。而如果說慈禧對這些情況不知道,所以對光緒下瞭毒手,也是根本不可能的。

慈禧與光緒、珍妃之死

珍妃之死

很多人都說光緒是被慈禧殺害的,而珍妃的死也被很多人傳言說是慈禧西行之前把她殺瞭。就連慈安太後的死也推到瞭慈禧的頭上,其實不是這樣的。我聽爺爺跟我說過,珍妃不是慈禧殺害的,那些傳言都是錯誤的。其實事情遠遠不像人們想像的那樣。而慈禧喜歡珍妃是眾所周知的事情,因為珍妃非常有才幹,又非常地聰明漂亮。在慈禧看來,珍妃就是一個年輕的慈禧,這些都讓慈禧對珍妃有著一種別樣的感情。

爺爺說:“其實隻是一件事情,讓兩個人鬧得比較僵,就是,慈禧說珍妃不守婦道。因為珍妃當時通過關系從外國人的手裡買瞭相機,在宮裡隨便照相,並且穿的衣服在當時來說是失瞭體面的。另外一個原因是當時慈禧還沒有認識到照相機的作用,認為是妖術、邪術。再一個讓慈禧比較反感的事情就是珍妃喜歡穿著男服在宮裡走動,這讓慈禧非常不能理解,認為給皇傢丟瞭臉面。其實珍妃是一個很開朗大方的女人,有點大大咧咧的。但是當時的宮廷是非常嚴謹的,從來沒出現過這種情況。也由於這樣,慈禧與珍妃還是產生瞭隔閡。但是隔閡歸隔閡,慈禧要殺珍妃的心卻沒有。” 後來在我翻看瞭大量的資料之後,我也相信爺爺所說的這些情況瞭。我看到在《白姓宮女所言》裡是這麼說的:珍妃貌美而賢,初入宮時,極為慈禧所鐘愛,知其性喜盡畫乃命內廷供奉繆嘉蕙女士教之,平時居景仁宮,與德宗則同居養心殿,德宗嬖之,當與共膳,妃喜作男子裝,並與德宗時互易裝束,以為遊戲……慈禧則以為宮姘所不應為,於是妃漸失慈禧歡,但尚未有若何變。

慈禧與光緒、珍妃之死

後來又有很多傳言說是因為隆裕小心眼,嫉妒成性,因此在慈禧面前告珍妃的黑狀,所以慈禧派人把珍妃給推進瞭井中。這也不是事實,隆裕非常鬱悶,覺得平白被人冤枉,很生氣。

當年我爺爺奉詔進宮,去見他姐姐隆裕太後時,隆裕對我爺爺講當時的事情。隆裕說:“很多人都說是我嫉妒告她黑狀,所以老太後派人把她推到井裡去瞭。其實事情是這樣的:當時與八國聯軍戰敗後,洋人軍隊打到瞭北京。於是在完全沒有取勝希望的情況下,老太後西行。當時的情況非常緊急,因為誰也不清楚這幫洋人最後會幹什麼?會不會像燒圓明園那樣,把紫禁城也燒瞭。當然西行帶不瞭那麼多人,因為人多瞭就會成為負擔。但是因為當時光緒是皇帝,而我是皇後,同時又是老太後的親侄女,要帶也隻能帶我和皇上走。而其他的一些親屬就地回娘傢躲避,妃子們也不例外。可是當時的珍妃非常氣盛,不服從老太後的指揮,並當場頂撞瞭老太後。在那個緊急時刻,珍妃一直對老太後說:‘我是光緒的妻子,我要跟著去。你有偏見,皇後是您的侄女,所以您帶她走。所以我也請求你帶我走。’這就讓老太後非常難堪,帶走一個珍妃,就必須帶走瑾妃,還有其他的一些人,所以要開這個口子很難,加上洋人已經打到北京瞭,再不走就來不及瞭。於是老太後當時非常不高興,認為珍妃根本不識大體。”

“從另外一層上講,本來老太後就對珍妃平日的作為有點不高興,再加上這些緊急時刻的頂撞,老太後氣得臉色發白,直打哆嗦。在皇宮裡,大清朝幾百年來從來沒有人這麼敢於頂撞太後,即便是皇上都從來沒有過,何況一個珍妃。老太後也是一個非常要臉面的人,所以氣得當時抬腳就走,珍妃一直跟著老太後說自己的理由,於是就來到瞭距離珍妃住所不遠處。珍妃這時候還不死心,對太後說:‘我是光緒的妻子,就要跟皇上在一起,不在一起,寧願死。活著是皇傢人,死瞭是皇傢鬼。’老太後一聽,就更加生氣,本來火燒眉毛的事情,哪還有時間吵架啊,於是就對珍妃說:‘你願意死就死去吧。’當時說話的地方不遠處就有一眼井,於是珍妃緊走兩步,說:‘那既然這樣,我就死給你看。’於是直接就奔井口去瞭。老太後一看情況不對,這孩子跟我頂撞兩句,怎麼還真的去死啊。於是對崔玉貴說:‘趕緊去拉住她。’但是這個時候已經晚瞭,當崔玉貴跑過去的時候,珍妃已經跳下去瞭。可老太後一看沒辦法瞭,內憂外患啊,於是沒來得及管她,就走瞭。”

“這就是出逃之前所發生的事情。一年以後,老太後和我們重新回到宮裡,想起珍妃來,還是覺得非常惋惜。這一點我們都能看得出來。而且人人都傳言珍妃就是老太後派人害死的,老太後也覺得自己很冤枉。雖然大夥沒當自己的面說,但是這事情落在自己頭上瞭,總得有個結果,有個說法,皇傢不是隨便能損失一個妃子的。於是老太後思來想去,就把罪責推到崔玉貴頭上瞭。當時老太後說:‘崔玉貴,讓你拉住珍妃你沒拉住,等於是你把珍妃害死的。沒拉住就等於是你害死的。’當時老太後就給自己找瞭這麼一個臺階。”

慈禧與光緒、珍妃之死

但後來崔玉貴也沒被殺,隻是攆出宮去。

從宮裡回到傢,我爺爺也非常氣憤:“為什麼什麼事情都要往自己傢人頭上扣呢?還有,那些傳言真的是太過分瞭,估計就是那幫太監胡說八道,這才有瞭這樣的話。”於是在和我父親聊天的時候,爺爺就把這件事情說瞭。爺爺說:“社會上傳說的珍妃被慈禧害死的事情,完全是胡編亂造。因為這件事情發生的時候,皇後在場,她就是現場的見證人。”今天說起這件事情來,仿佛爺爺說話的樣子還在面前:傢人平白無故地被人詆毀,特別是他平日裡最喜歡的和最有涵養的姐姐隆裕被人冤枉,讓他怎麼也接受不瞭。我們傢都知道,隆裕非常喜歡我爺爺,對這個弟弟也是關愛有加,有些心裡話是願意同他說的。在更晚些時候,當我爺爺再次去宮裡見隆裕時,還聽到隆裕說珍妃真的是一個太剛強的女人瞭。可見,這件事情給瞭隆裕很大的打擊,人們的不理解直接讓隆裕產生瞭很大的心理負擔。

我們傢對珍妃究竟怎麼死的,是非常清楚的。我個人認為現在社會上所說的一些關於珍妃的死以及珍妃與慈禧的關系,很多都是杜撰的,是從野史或者傳說中找出來的,不足信。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