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以智:明末真公子

方以智:明末真公子

圖為方以智像

方以智:明末真公子

圖為方以智手書

在“明末四公子”中,方以智的名氣,不如當時作為文壇領袖的陳貞慧,更遠不如侯方域、冒襄二人,侯方域、冒襄因為與“秦淮八艷”中的美女李香君、陳園園、董小宛的香艷故事,流傳至今。但方以智絕對是最值得一寫的,因為他的才華,更因為他的忠誠——連敵人都佩服的忠誠。

“忠孝兩全”的極致

常說“自古忠孝難兩全”,然而在明末清初亂世之中,方以智達到瞭“忠孝雙全”的極致。

先說 “孝”:晚明內憂外患,天下大亂,方以智的父親方孔炤任湖廣巡撫時,正值農民起義軍張獻忠部侵入湖北,方孔炤激勵將士英勇作戰,連戰連勝。此後朝廷重臣楊嗣昌督師平寇,調度失宜,導致方孔炤在襄陽一役中戰敗,但楊嗣昌反借此彈劾方孔炤貽誤軍機,逮捕下獄。“貽誤軍機”可是重罪,當時崇禎皇帝著急上火,殺瞭不少大臣。方孔炤兇多吉少。

時為1641年,方以智在京城任小官,挺身救父,“懷血疏訟冤”,蘸著自己的鮮血寫下為父申冤書,長達一年多時間,每天替父親奔走,哭號喊冤。這份孝心打動瞭崇禎帝,方孔炤被從輕處理,免去死罪,遣戍紹興。方孔炤後來壽終正寢。

方以智:明末真公子

崇禎帝對方以智的印象本來就不錯,方孔炤蒙冤前一年,30歲的方以智中瞭進士,選為庶吉士,有人向崇禎皇帝推薦方以智,崇禎召見德政殿,方以智“語中機要,上撫幾稱善”。許多年後,飄零江湖、削發為僧的方以智,又聽到瞭崇禎生前對他的評價:當時,他的老鄉兼老友錢澄之去看方以智,途中借宿一座寺廟時,遇到一位僧人,原來是服侍崇禎帝的內廷太監,兩人聊得投機,前太監聽說錢澄之與方以智相熟,於是發瞭一番感慨,《清史稿·方以智傳》記載道:

“昔侍先皇,一日朝罷,上忽嘆曰:‘求忠臣必於孝子!’如是者再。某跪請故,上曰:‘早禦經筵,有講官父巡撫河南,坐失機問大辟。某薰衣,飾容止如常時。不孝若此,能為忠乎?聞新進士方以智,父亦系獄,日號泣,持疏求救,此亦人子也。’言訖復嘆……”

這段話的意思是:崇禎帝拿一個講官與方以智來對比,這個講官的父親在河南做巡撫,因罪問斬,那個講官居然無動於衷,照樣薰衣,服飾、神情、舉止如同平常。崇禎帝感嘆:“不孝若此,能為忠乎?”相比之下,方以智為救父親,日日持血書哭泣申訴,“這同樣也是做人的兒子啊!”崇禎帝因此得出一個結論:忠臣,一定要從孝子中來找。

方以智:明末真公子

方以智聽這段轉述時,距離崇禎帝在煤山自縊已有整整10年瞭,明朝早已覆亡,新朝已是順治十一年。《清史稿·方以智傳》中寫道,當時方以智匍匐在地,痛哭失聲。

再說“忠”。李自成攻破北京城,崇禎自盡,方以智在崇禎靈前痛哭,不願離去,被抓住,“加刑毒,兩髁骨見,不屈”。可見他當時遭受瞭嚴刑拷打,但確實是個硬漢子。不久李自成兵敗山海關,方以智趁亂逃往南方,卻被腐朽不堪的南明小朝廷排擠,四處流浪,饑寒交迫,卻始終不肯投降清朝。1650年,他在廣西平樂被清兵抓住,史載:“其帥欲降之,左置官服,右白刃,惟所擇,以智趨右,帥更加禮敬,始聽為僧。”清軍統帥給瞭方以智一道選擇題:左邊是官服,右邊是鋼刀,你選哪個?方以智毫不猶豫走向鋼刀,寧可死,也不當清朝的官。

這麼忠誠剛烈之人,連敵人都很佩服,方以智被釋放,當瞭和尚。

公元1671年,清康熙十年,冬天,方以智再次被捕,從江西押往廣東時,途經江西萬安惶恐灘頭,因疽發卒於舟中。但另有一說,更為後人所接受:方以智行至惶恐灘頭,想起前朝文天祥事跡,自沉於江西萬安惶恐灘江殉國。歷史學傢餘英時著有《方以智晚節考》,對方以智在惶恐灘剛烈自盡進行瞭詳盡考證。

身為僧人,為何又遭清軍逮捕?越來越多的考證認為:方以智,是反清復明組織“天地會”的創始人。無論多麼絕望,他一直沒有放棄基於忠誠的努力。

方以智:明末真公子

“公子”光環下的學霸

“明末四公子”均以才華著稱,但方以智不僅僅寫得一手好文章,還堪稱一位“曠世奇才”。

方以智文武雙全,好友陳子龍 (也是明末一位奇男子,名妓柳如是的前男友)評價說,方以智“六齡知文史,八歲遊京師,十二工書法,隸草騰龍螭,十五通劍術,十八觀玄儀,旁及易象數,無理不可欺。”

方以智是安徽桐城人,與其他三公子一樣,均出身名門望族。方氏是桐城地區這一時期主要的世族。曾祖父方學漸,精通醫學、理學,對諸子百傢融會貫通,自成體系。祖父方大鎮曾任大理寺左少卿,也是個大學問傢,著作等身。外祖父吳應賓,精通釋儒。父親方孔炤,官至三品,通醫學、地理、軍事,並且較早地接觸西學,主張研習經世致用的知識。這樣的傢族,對方以智影響至深。傢裡給他找的老師,也都是名流,除瞭醇儒,還有像傅海峰這樣的名醫。

方以智從小苦讀詩書,隨父宦遊時,見名山大川,歷京華勝地,閱西洋之書,頗長見識。值得一提的是,明末西學東漸,方以智一面秉承傢教,以《易》學傳世(方孔炤就是著名的易學傢),一面又廣泛接觸傳教士,學習西學。他跟西洋傳教士畢方濟與湯若望都有很深的交往,學習瞭解瞭西方近代自然科學,也因此擁有瞭遠超他那個時代同齡人的科學素養與世界觀。

例如,他的科學著作《物理小識》輯錄瞭各種學科的大量知識,涉及光學、電學、磁學、聲學、力學諸多方面,尤其是在光學方面的成就更為突出。他認為光不走直線,光在傳播過程中要向幾何光學的陰影范圍內侵入,使有光區擴大,陰影區縮小,由此提出“光肥影瘦”現象,為此還做瞭小孔成像實驗。“光肥影瘦”,與今天所說的衍射現象很類似,而且與西方科學傢發現衍射現象在時間上大體相當。在聲學方面,他對聲音的產生、傳播、隔音、共振等都進行瞭研究。他關於煉焦和焦炭作用的記載,是我國也是世界上煉炭和用炭的最早文字記載,比歐洲要早一個多世紀。

《四庫全書總目》稱《物理小識》“考證奧博,明代罕與倫比”。《物理小識》傳入日本後,日本學者評價為 “牛頓之前、中國可以自豪”的關於自然科學的百科全書著作。

後人評價,方以智是“明代著名思想傢、哲學傢、科學傢”,其實,他還是文學傢(後代研究者有一說,方以智才是《紅樓夢》的作者)、政治傢、書畫傢、社會活動傢、革命傢。甚至,他還能稱得上是醫學傢——他撰有多種醫學著作,通過傳教士的交往,還瞭解瞭西醫之解剖學,並撰文介紹給國人。

學者羅熾所著《方以智評傳》一書,稱方以智為明末清初中國的“百科全書派”思想傢。熟悉他的網友則風趣地說:他是陳近南與王重陽的重合體——《鹿鼎記》中天地會總舵主陳近南,《射雕英雄傳》中抗金失敗後憤而隱居開宗立派的王重陽,方以智合二為一。他確實有武俠小說的傳奇:晚年將自己的學問分別傳授給三個兒子和侄子,四人各學一樣,居然都成瞭大傢。

忠誠與背叛

方傢與東林黨有很深的淵源,視閹黨為仇寇,方孔炤就因為得罪瞭魏忠賢而被免職。滿清入關後,方以智輾轉南下,投奔南明弘光政權,卻遇到仇敵阮大鋮把持朝政。

阮大鋮是才子,人品卻低劣不堪,先依東林黨,後依魏忠賢,崇禎朝曾以附逆罪去職,在南京時四處活動,想東山再起,被“四公子”罵得不敢出門。但壞人總是能抓住機會,阮大鋮在南明權傾一時,對東林、復社人員大加報復,見到方以智,開口就是:李自成入京後,你怎麼還活著,沒有“殉節”?把方以智列入“從逆六等”中的第五等,方以智隻能繼續逃亡。

明朝覆亡、滿清奪得天下的過程,無時不在上演著“忠誠與背叛”的故事:

那個以為何沒在北京淪陷時“殉節”之借口來打擊方以智的阮大鋮,南京城陷後,立刻降清,還隨著清軍去進攻明軍,最終病死於攻打仙霞關的石道上;

那個名滿天下、與“四公子”相交甚深的錢謙益,東林黨領袖,當清軍兵臨城下時,如夫人柳如是勸他一起投水殉國,錢謙益沉思無語,最後走下水池試瞭一下水,說:“水太冷,不能下”,柳如是“奮身欲沉池水中”,卻給錢謙益硬托住瞭,他剃發降清瞭;

那個侯方域,錚錚鐵骨的“四公子”之一,《桃花扇》的男主角,在大勢已去後,他並沒有像《桃花扇》中那樣去當道士,而是動搖瞭,寫瞭詩文阿諛新朝,還參加瞭滿清的鄉試,諷刺的是,並沒考上。後人寫詩諷道:“兩朝應舉侯公子,忍對桃花說李香!”

……

方以智的不平凡,就在於此:他理解同時代人的所有選擇,包括背叛,但他不會這麼選擇,即使名利誘惑、生死考驗,他仍然選擇——忠誠。在一個背叛者遍地的亂世中,方以智,為何還要堅持忠誠?方以智是忠誠於什麼呢?

簡而言之,應該就是中國文化得以延續的士大夫精神吧,任滄海桑田,任天崩地裂,人在天地間,卓然而立,不失節操。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