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庸的嘉慶和狡猾的和珅

和珅在歷史上確有其人,官至領侍衛內大臣、議政大臣、文華殿大學士、首席軍機大臣。他權力很大,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儼然是“二皇帝”。今天人們從熒屏上看到的和,是油頭滑腦、阿諛逢迎、機關算盡、不學無術又常常被正直大臣捉弄的奸臣形象。有人說,和沒有什麼才能,隻會阿諛逢迎,所以他不斷遭到像劉墉、紀曉嵐這樣正直大臣的反對。其實並非如此。

平庸的嘉慶和狡猾的和珅

歷史上的和珅既沒有貴族傢庭背景,也沒有進士出身學歷,史書記載:和“少貧無藉,為文生員”。

和生於乾隆十一年(1746年),比乾隆小35歲,鈕祜祿氏,滿洲正紅旗人。傢原住在北京西直門內驢肉胡同,父親曾任福建副都統。和十來歲時,有幸進咸安宮官學(地點在皇宮咸安宮),學習儒傢經典和滿、蒙文字,受到良好的教育。乾隆三十五年(1770年),他25歲參加瞭順天府鄉試,沒有考中舉人。但和因為出身滿洲,做瞭宮廷三等侍衛,開始出入宮廷。這個差事給和接近乾隆提供瞭機會,是他人生的一個重要起點。

平庸的嘉慶和狡猾的和珅

乾隆的侍衛很多,為什麼會欣賞一個低等侍衛和呢?野史筆記中有三段記載:

(1)薛福成《庸(ān)筆記》記載:有一次乾隆要出巡,突然找不到儀仗用的黃傘蓋,就問這是誰的責任?很多侍衛嚇得不敢吭聲,和在一旁說:“管此事者,當負此責。”這件事給乾隆留下很深的印象。

(2)《清朝野史大觀》記載:有一次乾隆在轎子中邊行進邊背誦《論語》,突然忘瞭下文,轎旁跟班的和脫口而出接上,乾隆由此很喜歡他。

(3)《歸雲室見聞雜記》記載:乾隆四十年(1775年),乾隆臨幸山東,和扈從。乾隆喜歡乘一種騾子駕馭的小車,“行十裡,一更換,其快如飛”。有一天,碰巧和跟這種小騾車隨侍,於是乾隆、和君臣二人,有瞭下面這段交談:

上問:是何出身?

對曰:文員。

上問:汝下場乎?

對曰:庚寅(乾隆三十五年)曾赴舉。

上問:何題?

對曰:孟公綽一節。

上曰:能背汝文乎?(和 )隨行隨背,(qiáo)捷異常。

上曰:汝文亦可中得也。

這次乾隆同和的談話,成為和政治生涯的轉折點。和聰明伶俐,又幹練瀟灑,乾隆皇帝越來越器重他。野史和筆記中的這些記載,可能是他進入仕途的一個重要的機緣。從此,和得到乾隆賞識,官運亨通,青雲直上。

平庸的嘉慶和狡猾的和珅

和在朝20多年間,重要的升官和封爵就達50次之多。其原因之一,是和對乾隆能揣摩其旨意,迎合其所好,滿足其欲求,博得其歡心。

(1)和與乾隆和詩。乾隆一生喜愛作詩,和為瞭迎合乾隆皇帝,下功夫學詩、寫詩,並造詣很深。

(2)和仿乾隆書法。乾隆愛書法,和就刻意摹仿乾隆的書法,他寫的字酷似乾隆的禦筆。乾隆後期有些詩匾題字,幹脆交由和代筆。我們現在看到的北京故宮重華宮內屏風上的詩文是乾隆書寫,而掛在故宮崇敬殿的禦制詩匾,據考證就是由和代筆的。從中可以看出和書法之造詣。

(3)和體貼侍奉乾隆。乾隆是老人,喜歡別人奉承、照顧,和就陪伴在乾隆左右,對皇上服侍照顧,體貼周到。從朝鮮《李朝實錄》中可以看到:和雖貴為大學士、軍機大臣,但每當皇帝咳嗽吐痰的時候,他就馬上端個痰盂去接。

(4)和滿足乾隆侈欲。乾隆晚年生活奢華、大興土木,為自己建造瞭寧壽宮及花園(乾隆花園),以作退閑頤養天年之所。他六次南巡,沿途建造瞭30座行宮,花費巨大。乾隆80歲大壽,舉行萬壽大典和千叟宴。和總管這件事,需要大量銀子,當時國庫拮據,銀子從哪裡來呢?和用各種手段聚斂錢財,比如侵吞、賄賂、索要、放債、開店、收稅、盤剝鹽商等。他命令外省三品以上大員都要進獻,在京各衙門長官要捐出俸銀,兩淮鹽商要捐銀400萬兩。和很快滿足瞭乾隆80大壽花費的需要。和還用“議罪銀”,就是讓有過失的官員,以交納罰銀代替處分,少則數千兩,多的幾十萬兩。這些“議罪銀”不入國庫,交到內務府,入乾隆私囊。和多方搜刮勒索,使得原來入不敷出、需要戶部補貼的內務府,沒有幾年就扭虧為盈。乾隆能夠隨意享樂,當然對和就更加依賴。同時,和也中飽私囊。

平庸的嘉慶和狡猾的和珅

乾隆年齡愈來愈老,執政時間愈來愈長,宮女、妃嬪、太監都沒有文化,不能同他交談詩文、書畫、佛經,也不能幫他處理軍國大事、進行多種語言文字交流。所以,和對老年乾隆來說,是沒有一個人可以替代的。由於乾隆的寵信,和的官職扶搖直上,在清朝近300年歷史上是空前絕後的。

和升官的同時,也在為自己挖掘墳墓。和靠乾隆寵信發跡,也必然隨乾隆升天而自斃。

嘉慶早在做皇子嘉親王時,就對和不滿。嘉慶繼位後,乾隆還在,他投鼠忌器,而沒敢動手。

平庸的嘉慶和狡猾的和珅

嘉慶四年(1799年)正月初三日,乾隆崩於紫禁城養心殿。嘉慶帝琰在乾隆死日親政。嘉慶在辦理大行皇帝乾隆大喪期間,采取斷然措施,懲治權相和,舉朝上下,大為震驚。

乾隆做瞭四年太上皇,仍緊緊地把持著實權。這時的和依然受寵,但是畢竟形勢發生瞭變化。和在乾隆與嘉慶間采取“四手”:第一手是緊緊依靠太上皇乾隆,第二手是討好嘉慶皇帝,第三手是限制嘉慶皇帝的權勢,第四手是防止嘉慶日後對自己進行懲處。所以他在乾隆和嘉慶之間、在嘉慶面前和背後,都是“兩面派”表現。

琰當皇子時,被定為儲君。和密知此事,於乾隆公佈嘉慶為皇太子的前一天,送給琰一柄如意,暗示自己對嘉慶繼位有擁戴之功。嘉慶笑在臉上,恨在心裡。但因和是乾隆的寵臣,老奸巨滑,朝廷上下,各種關系盤根錯節,不便動手。嘉慶在乾隆死後短短的15天裡,就把一個被先帝恩寵30年的“二皇帝”加以懲治,舉措得體,幹凈利落,取得勝利。嘉慶采取的辦法是:

第一,欲擒故縱。嘉慶繼位後,太上皇還健在。他面對一個老謀深算、並深受太上皇寵愛的和,采取瞭欲擒故縱的策略。和的一舉一動,他看在眼裡,不動聲色。有些大臣在他面前批評和,嘉慶說:“我還準備讓和幫我治理國傢呢!”嘉慶向太上皇奏報的一些軍國大事,也經常讓和去代奏、轉奏,以此表示信任,穩住瞭和。

第二,調虎離山。乾隆駕崩,和失去靠山,死期已經逼近。當天,嘉慶一方面任命和與睿親王等一起總理國喪大事,一方面傳諭他的老師安徽巡撫朱來京供職。初四日,嘉慶發出上諭:譴責在四川前線鎮壓白蓮教起義的將帥玩嬉冒功,並借此解除和死黨福長安的軍機處大臣職務。嘉慶命和與福長安晝夜守靈,不得擅離,切斷他們與外界的聯系。這實際上削奪瞭和的首輔大學士、領班軍機大臣、步軍統領、九門提督的軍政大權。

第三,突然出擊。正月初五日,給事中王念孫等官員上疏,彈劾和弄權舞弊,犯下大罪。初八日,嘉慶宣佈將和革職,逮捕入獄,在朝野掀起政治大波。嘉慶進行瞭一系列的人事調整。如初八日,嘉慶命令從即日起,所有上奏的文件,都要直接向皇上奏報,軍機處不得再抄錄副本,各部院大臣也不得將上奏的內容事先告訴軍機大臣。並命宗室睿親王淳穎、定親王綿恩、儀親王永璇、慶郡王永等分別掌握軍政大權。

平庸的嘉慶和狡猾的和珅

第四,制造輿論。嘉慶命各直省和在京大員,就和事向朝廷表態。直隸總督胡季堂首先表態,他在奏折中指責和喪心病狂、目無君上、蠹國病民、貪黷放蕩,真是一個無恥小人,請求將其“凌遲處死”。“凌遲”就是千刀萬剮。嘉慶立即批示,在京三品以上官員討論這個意見,若有不同意見,也可以自行向皇帝上奏。實際上,就是以胡季堂的意見定下基調,並通報各省督、撫,要他們都表明態度。

第五,懲辦和。初九日,在公佈乾隆遺詔的同時,將和、福長安的職務革除,下刑部大獄。命儀親王永璇、成親王永等,負責查抄和傢產,並會同審訊。初十日,嘉慶禦批“實力查辦以副委任”,全面清查和大案。十一日,在初步查抄、審訊後,嘉慶宣佈和二十大罪狀:主要有欺騙皇帝、扣壓軍報、任用親信、違反祖制、貪污斂財等。十八日,在京文武大臣會議,奏請將和凌遲處死,將同案的福長安斬首。嘉慶四年正月《上諭檔》中記載:嘉慶諭示“和罪有應得”,就是說怎麼嚴懲和都不過分,但考慮到他曾任領班軍機大臣,為瞭朝廷體面,賜他自裁。

第六,講求策略。嘉慶說,和得罪的是先皇,所以要在皇父大喪期間,處治這個先皇的罪臣。和被誅後,其黨羽皆惶恐不安。有的朝臣上疏,力主窮追其餘黨。嘉慶並沒有這樣做,而是在除掉和後,馬上收兵。對和的親信,除伊江阿、吳省蘭、吳省欽等人給予處分外(和琳已死),其他由和保舉升官者或給和 送賄者,概不追究。嘉慶宣諭:“凡為和薦舉及奔走其門者,悉不深究。勉其悛(quān)改,咸與自新。”此諭一下,人心始安,政局穩定。

嘉慶對和的懲治,動作迅速,幹凈利索,寬嚴適當,十分成功。這是嘉慶皇帝一生處理重大政治事件中最為精彩的一筆,也是他作為政治傢的惟一傑作。

嘉慶為什麼殺和?

(1)有人說是因為和“富可敵國”,扳倒和,可以緩解嘉慶面臨的財政壓力。所謂“和跌倒,嘉慶吃飽”,就是這個意思。和被抄傢時,抄出藏金32000多兩,地窖藏銀200餘萬兩,取租地1266頃,其他還有取租房屋1001間半、各處當鋪銀號以及各種珠寶、衣物等,其總傢產折合白銀,有的說約1000萬兩,有的說2000萬兩,有的說達到瞭8億兩。當時清政府財政年總收入約7000萬兩。還有違制的珍珠、大珠、手串、大寶石等,實際數字已經無法考據。

(2)有人說是為緩解官民之間的矛盾。嘉慶元年(1796年),發生白蓮教民變,清軍連連失利。嘉慶三年,清軍抓住四川農民軍首領王三槐,王三槐的口供說“官逼民反”。嘉慶意識到,正是因為地方官吏皆如和似地貪暴,所以屢屢激起民變。嘉慶帝總結說:“層層(juān)削,皆為和一人。”又說:“朕所以重治和之罪者,實為其貽誤軍國重務。”所以,嘉慶殺和,以謝天下。

(3)有人說是為解決君權與相權的矛盾,是和“權高震主”。嘉慶說:“朕若不除和,天下人隻知有和而不知有朕。”他甚至懷疑和蓄意謀反,所以要殺掉和。當相權威脅到君權的時候,君主必然采取行動。從嘉慶的先祖來看,皇太極繼位之後,幽禁瞭二大貝勒阿敏、三大貝勒莽古爾泰,大貝勒代善屈從,皇太極得以從四大貝勒“並肩共坐”到“南面獨坐”;順治親政後,追罪死後的攝政睿親王多爾袞;康熙親政後,擒拿輔臣鰲拜;雍正登極後,殺瞭隆科多和年羹堯;乾隆繼位後,也采取瞭一些措施。所以,嘉慶執掌朝綱,必然懲辦權相和。

平庸的嘉慶和狡猾的和珅

嘉慶對和的處理,不願深究,不想把事情搞大,而是作為個案處理。但是,和的問題已不僅僅是個案,而是成瞭社會現象,可以叫做“和 現象”。和這樣一個出身“少貧無藉”、鄉試不中的生員,由普通的宮廷侍衛,32歲成為軍機大臣。以後更是青雲直上,富貴常葆,登峰造極。這個問題值得研究。“和現象”的出現是老年帝王專制的必然。乾隆自詡“十全老人”、“十全武功”,意驕志滿,倦怠朝政。他喜歡阿諛逢迎,那就必然滋生和這樣的人。高陽先生認為,和的問題“高宗至少要負一半的責任”。這話說得還不夠。嚴格說來,“和現象”的責任在乾隆皇帝,和是乾隆朝君主專制腐敗機體上的一個毒瘤。正是因為乾隆的緣故,和在朝20餘年,未嘗未被彈劾,隻是他稍見端倪,必設計除之。

嘉慶懲治和案沒有株連,也沒有擴大化,這是嘉慶的聰明之處;但他隻把和當作個案處理,而沒有把“和現象”當作制度性的弊端去解決,進行制度性的改革,這是嘉慶的平庸之處。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