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方庭院深幽處,半卷閑書一壺茶

一方庭院深幽處,半卷閑書一壺茶

庭.院

古代中國,不同的庭院映照著詩人不同的心性,詩人借庭院之景,在一方庭院營造出的空靈、清遠、靜穆、深邃、幽僻之境裡,林林總總的思緒此起彼伏,如同花開花落一般風淡雲輕。

今天就帶大傢一起品讀詩詞裡的庭院,不經意的一瞥可能便流連心間。

一方庭院深幽處,半卷閑書一壺茶

浣溪沙

宋 李清照

髻子傷春慵更梳。

晚風庭院落梅初,

淡雲來往月疏疏。

玉鴨薰爐閑瑞腦。

朱櫻鬥帳掩流蘇,

通犀還解辟寒無。

這是一首反映女子傷春情態的小調。運用正面描寫、反面襯托的手法,著意刻劃出一顆孤寂的心。

習習晚風吹入庭院,正是春寒料峭經冬的寒梅已由盛開到飄零之時。春愁本就撩人,何況又見花落?以“疏疏”狀月,除瞭給月兒加上月色朦朧、月光疏冷之外,仿佛那還是一彎殘月,它與“淡雲”、“晚風”、“落梅”前後相襯,構成瞭一幅庭院幽靜中散發著淒清、孤寂的景象。

一方庭院深幽處,半卷閑書一壺茶

八歸

宋 薑夔

芳蓮墜紛,疏桐吹綠,庭院暗雨乍歇。無端抱影銷魂處,還見篠墻螢暗,蘚階蛩切。送客重尋西去路,問水面琵琶誰撥。 最可惜一片江山,總付與啼鴂。

長恨相從未款,而今何事,又對西風離別。渚寒煙淡,棹移人遠,縹緲行舟如葉。想文君望久,倚竹愁生步羅襪。歸來後,翠尊雙飲,下瞭珠簾,玲瓏閑看月。

以雨後寂寞蕭條的庭院為背景,寫別前的憂傷。蓮花凋零瞭粉色的花瓣,桐樹吹動著帶綠的葉子,是初秋院中之景。竹籬邊發光暗淡的螢蟲,苔階下鳴聲淒切的蟋蟀,是秋夜庭前之物。

此情此景,造成一種冷清淒迷的意境,無限煩惱盡在其中。這首詞以清筆寫濃愁,以健筆寫深哀,故感情真切而不流於頹表。

一方庭院深幽處,半卷閑書一壺茶

臨江仙

宋 李清照

庭院深深深幾許?

雲窗霧閣春遲,

為誰憔悴損芳姿。

夜來清夢好,

應是發南枝。

玉瘦檀輕無限恨,

南樓羌管休吹。

濃香吹盡有誰知?

暖風遲日也,

別到杏花肥。

這首詞以詠梅為題,用梅花暗喻詞人自己,把閨人幽獨的離思與韶華易逝的帳憫,極其高華而深至地表現瞭出來。

“庭院深深深幾許”融化不澀,別具意境。以設問的口氣一連迭用三個“深”字,能在讀者心中喚起瞭一種院宇深邃,氣象雍容的聲情效果。迭字用得好,卻能形容盡妙,動人於不自覺之中。

一方庭院深幽處,半卷閑書一壺茶

鵲橋仙

宋 戴復古

新荷池沼,綠槐庭院, 簷外雨聲初斷。喧喧兩部亂蛙鳴, 怎得似、啼鶯睍睆。

風光流轉,客遊汗漫, 莫問鬢絲長短。即時杯酒醉時歌, 算省得、閑愁一半。

一方庭院深幽處,半卷閑書一壺茶

蝶戀花

宋 歐陽修

庭院深深深幾許?

楊柳堆煙,

簾幕無重數。

玉勒雕鞍遊冶處,

樓高不見章臺路。

雨橫風狂三月暮,

門掩黃昏,

無計留春住。

淚眼問花花不語,

亂紅飛過秋千去。

“楊柳堆煙”,說的是早晨楊柳籠上層層霧氣的景象。著一“堆”字,則楊柳之密,霧氣之濃,宛如一幅水墨畫。隨著這一叢叢楊柳過去,詞人又把鏡頭搖向庭院,搖向簾幕。

這簾幕不是一重,而是過瞭一重又是一重。究竟多少重,他不作瑣屑的交代,一言以蔽之日“無重數”。一句“無重數”,令人感到這座庭院簡直是無比幽深,詞的意境也因此變得無比幽深。

一方庭院深幽處,半卷閑書一壺茶

念奴嬌

宋 李清照

蕭條庭院,又斜風細雨,重門須閉。寵柳嬌花寒食近,種種惱人天氣。險韻詩成,扶頭酒醒,別是閑滋味。征鴻過盡,萬千心事難寄。

樓上幾日春寒,簾垂四面,玉欄幹慵倚。被冷香消新夢覺,不許愁人不起。清露晨流,新桐初引,多少遊春意。日高煙斂,更看今日晴未?

一句“征鴻過盡,萬千心事難寄”,道出詞人閑愁的原因:自己思念遠行的丈夫,“萬千心事”卻無法捎寄。下闋開頭三句,寫出詞人懶倚欄桿的愁悶情志,又寫出她獨宿春閨的種種感覺。

結尾兩句最為佳妙:天已放晴,卻擔心是否真晴,那種心有餘悸的感覺,表現得極為淒迷。

一方庭院深幽處,半卷閑書一壺茶

昭君怨

宋 陸遊

晝永蟬聲庭院,

人倦懶搖團扇。

小景寫瀟湘,

自生涼。

簾外蹴花雙燕,

簾下有人同見。

寶篆拆官黃,

炷熏香。

一方庭院深幽處,半卷閑書一壺茶

浪淘沙

唐 李煜

往事隻堪哀,

對景難排。

秋風庭院蘚侵階。
一任珠簾閑不卷,

終日誰來。

金鎖已沉埋,

壯氣蒿萊。

晚涼天凈月華開。

想得玉樓瑤殿影,

空照秦淮。

庭院長滿瞭苔蘚,可見環境的極度荒涼冷清。室內也是死氣沉沉。珠簾不卷,既是無人卷,也是無心卷簾。戶外荒涼,觸目腸斷,不如呆在室內消磨時光。

在極度孤獨中度日的李煜,打發時光、排遣苦悶的最好方式是回憶往事。金劍沉埋於廢墟,壯氣消沉於荒草,可憐一代君王。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