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居易《琵琶行》:底層人物琵琶女,雖小道必有可觀者,淒慘乎

驚艷瞭歷史,溫柔瞭歲月,歡迎來到”一個00後大學生的歷史世界”,喜歡請關註我。


大傢都知道,《琵琶行》這篇課文是高中的一篇極長的古文,可惜我當初已經不那麼認真和聽話,事事和老師對著幹,因此,在當時,錯過瞭那個領略白居易魅力的課文瞭。

前幾日,又在一個偶然機會下,看到瞭這篇課文,通讀下,又是另一番領悟,而其中的女主角,琵琶女也因此成名,她的命運又是顛沛流離,淒淒慘慘戚戚。

白居易《琵琶行》:底層人物琵琶女,雖小道必有可觀者,淒慘乎

艷壓京城的琵琶女

對於琵琶女,古人也有不同的意見,第一種就是琵琶女是被虛構的,並不存在,第二種就是在當時,白居易調戲瞭這個琵琶女。

最後一種就是白居易和琵琶女或許在京城就認識,或許有許多故事不為人知罷瞭。

這期,我們就來說說琵琶女到底有我們大傢想象中的淒慘麼?隻怕也不見得,回歸平淡,衣食無憂,對於在古代出身卑微的她已經是很好的歸宿瞭。

白居易《琵琶行》:底層人物琵琶女,雖小道必有可觀者,淒慘乎

白居易與琵琶女

一:艷壓群芳,風靡京城

據《琵琶行》載:

自言本是京城女,傢在蝦蟆陵下住。

十三學得琵琶成,名屬教坊第一部。

曲罷曾教善才服,妝成每被秋娘妒。

鈿頭銀篦擊節碎,血色羅裙翻酒污。

……

這個琵琶女也是有背景的,可是北京人,傢住在京城的蛤蟆陵,也是個繁華的商業中心,十三歲的時候,便學成瞭琵琶,是京城裡有名的手藝人。

白居易《琵琶行》:底層人物琵琶女,雖小道必有可觀者,淒慘乎

琵琶女

本身就條件好,長得好,身材也是一絕,一曲琵琶樂征服瞭無數人,多少公子哥上趕的討好她,要是在現在直播,那大火箭刷的人臉都看不見瞭,被多少同行嫉妒。

有人喜歡,就是任性,釵子啥的隻要看著不順眼就給砸,衣服一粘上酒就嫌棄,不要瞭,老娘大不瞭再買,就是這麼任性,就是這麼揮金如土,就是這麼紙醉金迷,別愛我,沒結果。

白居易《琵琶行》:底層人物琵琶女,雖小道必有可觀者,淒慘乎

淒淒慘慘 冷冷清清

二:年老色衰,無人問津

據《琵琶行》道:

弟走從軍阿姨死,暮去朝來顏色故。

門前冷落鞍馬稀,老大嫁作商人婦。

商人重利輕別離,前月浮梁買茶去。

去來江口守空船,繞船月明江水寒。

夜深忽夢少年事,夢啼妝淚紅闌幹。

……

但是花無百日紅,在看盡世間繁華,享受過世間的紙醉金迷之後,琵琶女自然不願意回歸粗茶淡飯,從萬人空巷到冷冷清清,從艷壓群芳再到年老色衰,這種反差,讓誰也受不瞭啊。

白居易《琵琶行》:底層人物琵琶女,雖小道必有可觀者,淒慘乎

美艷動人

琵琶女先是經歷瞭親人的生死離別,又因年老色衰被那個隻能吃青春飯的演藝圈掃地出門,她在也不是那個”別愛我,沒結果”的受人追捧的嬌嬌女瞭,沒人捧她瞭,沒人願意為她花錢瞭。

出身卑微的她為瞭吃飯問題,以及下半生,隻能嫁給在當時來說低微卑賤的商人。可商人也得賺錢啊,也得走南闖北,也是日常不在傢,所以聚少離多,琵琶女也就隻能想著她的青春獨守空門。

白居易《琵琶行》:底層人物琵琶女,雖小道必有可觀者,淒慘乎

琵琶女

三:白大詩人,感同身受

白居易在當時可是”江州司馬”啊,雖然自認為不怎麼樣,可在普通人眼裡看來,那也是京城下來的大官啊,雖然屢遭貶謫,報國無門,抑鬱不得志。

白居易能和琵琶女惺惺相惜,那是因為當年白居易也是個名動京城的大詩人啊,一首”離離原上草,一歲一枯榮。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讓他成為瞭京城有名的文化人。

可如今卻遠離京城,仕途受挫,鬱鬱不得志,遇上有同樣遭遇的琵琶女,一曲婉轉淒美的琵琶曲讓二人成為瞭知音,既感動,又感傷,自然是淚濕青衫。

白居易《琵琶行》:底層人物琵琶女,雖小道必有可觀者,淒慘乎

美人的傲骨

以上幾點就是那個來自京城的琵琶女的遭遇,以及在異地他鄉卻還遇到瞭與她遭遇相類似的白居易,二人自然容易惺惺相惜。

京城女她什麼都做不瞭,她見過最頂端的輝煌,也經歷過人世的輪回,更嘗過瞭辛酸苦辣,最後也隻能在自己不喜歡的生活中,任命運玩弄,逐步枯萎。

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彈好讓她榮耀孤苦的琵琶,把脊梁挺直,留存最後一絲昔日美人的風骨。


關註我,一起發現不一樣的世界!堅持每日更文,是我對讀者最大的尊重。

參考文獻: 《琵琶行》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