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傳芳:我不是政客,我就是軍閥,被民國第一女俠刺死

孫傳芳:我不是政客,我就是軍閥,被民國第一女俠刺死

在中國,歷來有父母官的說法。民國時期,孫中山先生提出瞭“做官要做人民的公仆”的說法,卻遭到瞭軍閥孫傳芳的嘲諷,他稱自己是“民之父母”,說道:“凡是做仆人的沒一個好東西,不是偷主人的錢,就是勾搭主人的姨太太。而天下的父母對子女都是真心的。父母官,父母官,愛民如子才能真正為老百姓辦事。”

1885年4月17日,孫傳芳出生於山東歷城,幼年喪父,傢境貧寒。四歲時,母親不堪妯娌的刁難擠對,帶三女一子到濟南等地逃荒謀生。後來,袁世凱任山東巡撫,手下的執法處長王英楷的妻子患有癲癇病,機緣巧合娶瞭孫傳芳的三姐做填房。15歲的孫傳芳從此搭上瞭北洋的船,好運連連。

孫傳芳天資聰穎,悟性極高,先是進瞭練官營步兵科,又被馮國璋保送進瞭陸軍速成武備學堂,成績都很優異。1904年8月,孫傳芳等各省留日生百餘人,由天津轉上海赴日。孫傳芳先進東京振武學校,後入日軍第十師步兵聯隊做候補生,1907年11月考入東京陸軍士官學校第六期。有一次,他和幾個同學歸隊晚瞭,與區隊長岡村寧次中尉發生瞭沖突,兩人不打不成交,成瞭好朋友。1926年孫傳芳與北伐軍在南昌作戰,岡村寧次還是他的軍事顧問。

孫傳芳:我不是政客,我就是軍閥,被民國第一女俠刺死

1909年3月,孫傳芳學成回國,先返濟南探母,遵命迎娶瞭張氏。同年8月,他到北京接受陸軍部考試,同批士官生還有閻錫山、李烈鈞、唐繼堯、趙恒惕、尹昌衡等人。孫傳芳能言善辯,眼光很毒,受到瞭王占元的大力提攜,教官、營長、旅長一路升遷,1917年已經當上瞭湖北暫編第一師師長。他時而對外接洽公務,時而代表王督軍檢閱師旅,大有一手遮天之勢。

讓他真正嶄露頭角的是湘鄂之戰,他率軍血戰瞭八天八夜,連湖南對手魯滌平都這樣評價他:“這傢夥簡直是孫猴子轉世,日後必成大事。”孫傳芳曾說過一句在北洋時期廣為流傳的話:“秋高馬肥,正宜作戰消遣。”

有次入浙作戰,孫搞瞭本手冊發放給全軍將士,讓全體官兵白天念,晚上背。其實這本手冊歸根到底就一個意思:打進杭州,大傢夥兒才有出路。

除瞭“仆人論”,孫還有好幾段妙論。比如,張繼奉蔣介石之命,找孫談合作,結果兩人話不投機,張繼說不過他,就有點兒氣急敗壞,說道:“我看你不像一個軍人,而像一個政客。”孫傳芳馬上予以回擊:“我不是政客,我就是軍閥。政客算什麼東西,全是朝三暮四的妓女,我的兒子以後都不許當政客。”

頓時把對方臊得滿臉通紅。孫傳芳手下有個負責采購的軍官,對回扣向來是拒絕的,有回孫卻跟他說:“這種回扣,你應該要。當官的一般分三種人:要錢又能辦事,是好官;要錢而不辦事,是壞官;所謂辦事不要錢的,連官都做不成。”

孫傳芳:我不是政客,我就是軍閥,被民國第一女俠刺死

孫傳芳共有四子三女,原配在老傢奉母。他的大姨太何潔仙是個絕色美人,原為王占元夫人的貼身丫鬟,孫為瞭得到她,不惜裝病而不肯出兵。進瞭洞房,美妾準備為他洗腳,孫說:“堂堂孫夫人豈能做下人之事。”惜乎紅顏薄命,一年後,何因癆病而死。

駐紮在宜昌時,孫傳芳有回參加女子師范學校畢業典禮,有位叫周佩馨的女子荷花般嬌美,令他一見鐘情,孫將軍頒發畢業證書已畢,忽然立正敬禮,正色大聲喊道:“周小姐,請你嫁給我。”立刻把人傢嚇得哭著跑瞭。經詢問,周佩馨年方二八,是個大傢閨秀,尤擅丹青。孫傳芳聽後更加歡喜,想方設法,結果自然是金屋藏嬌。和其他軍閥一樣,他後來又收瞭好幾房姨太太。

孫傳芳達到人生頂峰的時期是做五省聯軍總司令之時,但終究還是擋不住南方軍隊的革命洪流,隻好選擇與張傢父子合作。孫的部隊在去東北的途中,常遇到飛機空襲,但孫每次都處之泰然,照常下車散步。張學良殺瞭密友楊宇霆,他當場說:“英雄!英雄!要幹大事不殺幾個人能行嗎?殺得好!”第二天,他卻不辭而別地溜到大連,再坐船去瞭天津。

在天津,孫傳芳皈依瞭佛門,法號“智圓”,大有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勁頭。1933年的中秋節,孫傢抓住瞭一個竊賊,孫不僅沒將那人送官或私自處罰,還送瞭他一袋米。

早年,有算命先生預言他活不過50歲,所以孫傳芳早早在北京臥佛寺買瞭地準備著。過51歲生日那天,傢裡賓客盈門,他以為渡過此劫,很開心地寫道:“自料壽數不過五,不料五十又加一。”然而造化弄人,過完生日沒多久,在1935年11月13日下午,孫傳芳就被一女子給刺死瞭,此案成瞭民國轟動一時的大案。

孫傳芳:我不是政客,我就是軍閥,被民國第一女俠刺死

刺殺孫傳芳的民國俠女施劍翹

孫傳芳:我不是政客,我就是軍閥,被民國第一女俠刺死

施劍翹獲特赦時新聞媒體的報道

想當年,孫傳芳與張宗昌拜過把子,卻在第二年開仗,生擒瞭老張的濟南鎮守使施從濱。有人說打內戰殺俘不祥,孫毫不在乎,直接在火車站旁把施的腦袋砍瞭下來。施的女兒施劍翹潛伏十年為父報仇,做足瞭功夫,知道孫傳芳天天去居士林禮佛,就在其時,從背後連開三槍。隨後,她淡定地撒開寫著刺殺緣由的傳單,成瞭轟動一時的民國第一俠女,被判刑十年後,遇特赦。

孫傳芳死後入土卻沒有得安,據臥佛寺附近的鄉親們講,在下葬那天,其妻妾及後人因財產問題大打出手,鬧聲震天,上演瞭一出鬧劇。

有一次,孟星魁對孫傳芳說:“中國軍閥割據,民不聊生,何人能領導統一中國才是當務之急。”孫答:“這個任務可承擔不瞭,能做一個割據吳越的錢王,我就心滿意足啦!”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