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線日記丨在方艙值完第一個班,晚上吃瞭兩顆阿普唑倫才睡著

作者:阮麒 四川援助湖北醫療隊隊員、成飛醫院普外科主任醫師

前線日記丨在方艙值完第一個班,晚上吃瞭兩顆阿普唑倫才睡著

↑阮麒和隊友們

2月9日 飛抵武漢

從凌晨接到舒浩主任的電話到下午6點過飛機落地武漢,在機場等待統一的安排後,我們到達酒店已是晚上11點多瞭,然後物質和行李於凌晨1點送到酒店,大傢把物質搬運下車,清點安頓好後,已經接近凌晨3點多瞭,帶著一身疲憊,回到瞭各自的房間休息。

短短十幾個小時,準備行李、簡短培訓、領導同事送行、壯行……沒有想象中那種豪言壯語,也沒有想象中離別時的淚流滿面,一切都是那麼突然,突然得好像有些不真實,我真來到瞭疫情的中心地帶武漢嗎?一切又是那麼自然,就像一次普通的旅行,到現在心中竟然沒有一絲波瀾,2003年非典、2008年汶川地震、援彝扶貧、企業醫院改制、醫院從無等級到三甲,可能經歷瞭多次變革改革,而有一種自然而然的擔當與使命感吧,我們成飛醫院的員工都有這樣的敢於擔當、敢於逆風飛翔、敢於亮劍的氣質。身邊鬥志昂揚的年輕人,是成飛醫院的希望。

2月10日上午 初識武漢

我們第六批援湖北醫療隊團隊300人分別入駐武漢三個酒店,成都與雅安84人在蔡甸區長江酒店,從武漢天河國際機場到酒店大約60公裡,導航顯示駕車1小時30分。街上太空瞭,沒有車,沒有行人,商店大門緊閉,空空蕩蕩,冷冷清清,與燈火闌珊的夜景形成瞭巨大的反差,其實元宵佳節剛過1天,據傳對遠古的祖先而言,看到火就等於看見溫暖,看到在殘酷的自然裡生存下去的希望。千百年後,農耕時代的先人們把這種對火光的渴望,轉化為對於美好生活的憧憬。於是在一年的始發,上元日這一天,人們點燃一盞燈火,驅散整個漫長冬季的沉悶和嚴寒,由此,也開啟瞭一年的希望和溫暖。在一片溫暖的燈火中告訴我們:你看,漫長的冬季結束瞭。

新冠肺炎在寒冷的冬季肆虐,而我們這群逆行者就是一盞盞燈,打敗病魔、驅散寒冬,為武漢帶來希望與溫暖的燈;武漢,我們來瞭,春天不遠矣!

前線日記丨在方艙值完第一個班,晚上吃瞭兩顆阿普唑倫才睡著

↑阮麒和成飛醫院醫護們抵達武漢

2月10日下午 參加戰前培訓

下午省院鄧老師給我們培訓,第一場聽瞭個開頭,就讓我們出去瞭,因為人太多,分兩場進行,聽第二場鄧老師依然熱情不減,辛苦瞭!他來武漢已20多天瞭。我參加過新冠疑似隔離病房值班,以前也多次接受類似培訓,但都沒這次這麼近距離接觸參加過實戰的人員,他不僅講實際防護操作,更從心理上為我們消除瞭一些恐懼。

把幾個要點總結如下:1.在病房隻要按規則不用擔心,重要是駐地,務必全程戴口罩,不管多親密的隊友,此時要開始互相嫌棄之旅。2.務必勤洗手、手消,每樣操作前後都要做,包括在駐地,切忌揉眼摳鼻撓耳。3.暴露部位的去污染,回傢後用鹽水或酒精清潔面部未被口罩遮蓋的部位以及鼻腔外耳道。4.與人交談距離要超過1米以上。5.環境消毒。

鄧老師講瞭病毒飛沫傳播是以直線,口罩即使漏風漏氣但形成彎曲路徑,所以就能阻斷傳播途徑。還舉瞭個真實例子,某院呼吸科,因有長期戴口罩的習慣,這次整個科室零感染,醫院作為定點醫院後,各個科室都在收,結果沒有這個習慣的多個科室醫務人員感染。以後我要養成這個習慣。習慣成自然,好的習慣關鍵時刻能救命,活生生的例子擺在面前,令人印象深刻。

2月10日晚 收到隊員火線入黨申請書

晚飯後召集隊員最後一次集結,因為下午聽培訓後就要求不要聚會,特別是進場開展工作後,因為不知道誰可能被感染瞭,這個病毒又狡猾,有那麼長的潛伏期,大傢此時互相嫌棄,是為瞭今後更好的相聚。我們來時成立瞭臨時黨支部,隻有3個黨員,臨行前集團公司幹總提出要在抗疫一線考察群眾,吸收優秀的同志火線入黨。沒想到7名同志都積極寫瞭入黨申請書,非常感動!

我們這批隊員年齡從25歲到50歲,其實年輕的幾個也是這次才認識的,他們中有的是兩個孩子的母親、父親,小孩僅滿周歲,有的還沒談對象,有的怕傢人擔心瞞著自己的父母。拋傢舍親上火線,大愛無言動人心。此時的他們遞交入黨申請,請戰一線,義無反顧地沖向防疫抗疫最前線,無愧優秀青年。伴隨著越來越多的他們“火線入黨”,喊出武漢必勝!中國必勝!我們會更有底氣。救死扶傷是醫者天職,是我們為醫者樸素的本性,而樸素的本性升華為堅定的黨性,需要黨組織的關懷黨組織的幫助,我深感責任重大。

隊員遞交入黨申請書後,我們又每個人實際做瞭遍穿脫隔離衣。大傢互相監督提醒細節,務必人人過關,務必人人平安歸傢。

根據鄧老師培訓建議,我們又討論瞭駐地房間三區劃分、上下班流程等。我又把隊內工作做瞭個分工。

前線日記丨在方艙值完第一個班,晚上吃瞭兩顆阿普唑倫才睡著

↑阮麒在一線工作

2月11日 參觀漢陽方艙

因為出發較急,又不知道這邊情況,來瞭才發現缺很多東西,拖鞋、電熱毯、84消毒液,四川隊上也在緊急聯系,遠水解不瞭近火,隻有我們自己緊急購買。隊上規定外出必須排隊,間隔一米,給工作人員請求後,熱情的派瞭一位值班經理直接帶我們購買,還贈送瞭一些東西。給酒店打電話卻說另有任務來不瞭,還好超市旁正好有三輛單車,可以趕在出發前回到酒店。李倩不愧為女漢子,和我們一樣,把大口袋掛在龍頭上騎回來瞭。

中午12:30,隊員們乘車前往武漢漢陽武漢國際博覽中心方艙醫院(以下簡稱漢陽方艙醫院),熟悉現場環境、佈局分佈、工作流程等。漢陽方艙醫院毗鄰長江,總計劃擁有6000個床位,由多個展廳改建而成,我們將在已完成的B1廳工作,B1現有床位960張,分為49個單元,每張床上都配備瞭電熱毯、暖手袋、防寒服、紙巾等生活用品。每一個單元還配備瞭一臺微波爐和飲水機,方便患者生活。另設有護士站、閱覽區、活動區,由山東隊和四川隊的共600多名醫護人員協助承擔醫療任務。

站在現場,感嘆於短時間改建起來的方艙醫院,且設施齊全,這強大的執行力可不是蓋的,我們有信心打贏戰“疫”。感嘆之餘又心懷忐忑,終於可以參加“戰鬥”瞭,但火線上崗的我能否做好自身防護措施?能否勝任艙內的醫療救治工作?能否適應這高強度的節奏?

傍晚時刻,我們收到排班表,李倩、曾良幫、楊波2月12號凌晨2:00-8:00入艙,我2月13日凌晨2:00-8:00進艙工作的安排。時間緊迫,抓緊再次進行自我防護的演練,熟悉方艙工作制度和流程。為讓他們安心入睡不遲到,我一直守在楊波房間內,12點叫醒他們起來準備,12點半送他們上車,戰友們加油!

前線日記丨在方艙值完第一個班,晚上吃瞭兩顆阿普唑倫才睡著

↑阮麒在醫療隊駐地留影

2月14日 第一次入艙

昨天上的凌晨2點至早上8點的夜班,本想上班前休息一下,但多個群裡很多通知要接收佈置就沒休息成,半夜12點就下來等車,戰友們非要來送我,不停地講進艙出艙要註意的細節,幫助我能更早進入角色。

凌晨1點,和市二醫院一行4人(其他人在另一傢酒店)出發。到達後與另一個酒店的同班醫生匯合後開始在清潔區更換裝備,武漢本地有三位年輕小姐姐分發物品,最外層面的防護服質量很好,我個人覺得穿上後顯得很霸氣。小姐姐耐心指導我們穿戴,穿好後又依次檢查每個人,還為我們在最外層防護服標上名字。多數人都寫的四川+名字,我特地讓她給我寫瞭成飛醫院。

一切就緒,準備進艙。我今天值二線,要統領全隊12個,由於是第一次進艙,大傢又來自全省各地互相不認識,喊名字太麻煩,我借鑒上個班的老師意見想瞭個辦法,在每個人編瞭個號,依次是1到11號,寫在每個人頭上,到時叫號就行瞭,省事(進艙後發現這個辦法相當有用)。

今晚大都是確診的輕癥患者,雖然已經是後半夜瞭,還是有一些病人沒睡著。通過交談得知大多數患者是以傢庭為單位收治的,還有一部分是從其他普通醫院轉診過來的患者。他們裡面有忍著親人剛剛去世的痛苦,有對這個疾病產生恐懼心理的,所以我們更多時間是在做患者的心理疏導與安撫,幫他們盡快平復心情。6個小時有5名重癥患者聯系瞭轉院,一晚上都在不停地走動說話,雖然一直熱情滿滿,但還是非常疲憊。早上8點半看到接班的老師,就像上甘嶺的張發才連長看到增援部隊一樣。

在這一隊醫生中,我最後一個出艙。出艙脫防護服非常麻煩,有三個房間,每個房間均有專人指導幫忙,在第一個房間脫腳套,在第二個房間脫防護服隔離衣防護服外層手套,此時最緊張,雖然之前練瞭無數次,旁邊專門協助指導的小姐姐細心加耐心指導幫忙,一直說慢慢來慢慢來。出艙大概花瞭有二三十分鐘。10點過才回到駐地把所有衣服全部換瞭,尿不濕沒起作用,一個晚上竟無一點尿意。用過氧乙酸泡起衣服,認真洗瞭半個小時澡,把衣服洗瞭,白天瞭無睡意,晚上吃瞭兩顆阿普唑倫,一覺睡到第二天早上7點。咽喉有點不適,穩妥起見吃瞭顆莫西沙星,現在好多瞭,午覺也睡不著瞭,就把這一天來事情記個流水賬,權當戰地日記瞭。

2月14-15日 第二次進艙

今天中班8:00-次日2:00,輪值一線,事情少瞭很多,44個病人看一圈下來已經10點瞭。因為是第二次進艙,已經完全沒有第一次的焦慮恐慌,更多的是解決病人的焦慮。有個年輕人,上班交代氣緊夜間需要吸氧,詢問中發現她是擔心自己的父親,父親才出現發熱,正等待結果。我對她說新冠肺炎早期死亡率高,是因為對它認識不夠處理不當,現在舉全國之力對付它,治療方法不斷改進,治療效果也是越來越好,就此打消瞭她的顧慮,安然入睡。

另一個病人雷老師,老傢在重慶,確診進艙前連遺囑都寫好瞭,進艙後在醫務人員的關心下情緒也變得積極起來。方艙裡面主要接收病情較輕的確診患者,除瞭收治新病人和處理患者的一些癥狀外,我們主要還是對患者進行情緒疏導。因為方艙裡的患者本身罹患疾病,又初來陌生的環境,多少不太適應,會感到緊張或焦慮。我們充分理解,我們希望通過和他們的交流談心,來放松他們緊張的情緒,平復他們的心情,以助早日康復。這也應證那句名言“醫生於患者而言,往往偶爾治愈,常常幫助,總是安慰”。雷老師本人也很健談,從非典、地震談到這次新冠,談到世事輪回,滄海桑田,我們互留電話,還合影留念。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幾乎每時每刻都在過關邁坎,你們在過關我們何嘗不是,重要的是我們都要堅持住挺住,最困難的時候要相信,風雨過後是彩虹!

紅星新聞記者 王勤 王拓 整理報道

編輯 潘莉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