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璧君:世間已無汪精衛,但願在牢房中送走最後的歲月

陳璧君:世間已無汪精衛,但願在牢房中送走最後的歲月

民國美男子有幾個版本,最靠譜兒的是“三大”:汪精衛、顧維鈞、梅蘭芳。各版都把汪排在首位。他的夫人陳璧君卻長得醜,偏生他們感情極佳,婦唱夫隨一輩子。孫中山曾講:“夫妻愛情,我輩不及精衛。”在孫鳳鳴刺殺案中,汪精衛連中三槍,不由得呻吟起來,陳璧君非但沒有溫柔體貼,反而大喝:“挨幾槍算什麼!別在這兒丟人。”一旁站立的張學良,後來在回憶錄裡連聲感嘆:這老娘兒們,太強悍瞭!

陳璧君,原籍廣東省新會,1891年11月5日出生於馬來西亞檳榔嶼喬治市,為橡膠商陳耕基之女。她描述自己:“絕對清潔,但不齊整。愛好天然,不事裝飾,除去爽身粉外,一生未塗過脂粉。不會唱歌,不會跳舞,好聽優美的音樂,但是不懂。好看新、舊、中、外的畫,但自己一條直線都畫不出來。”父親怕孩子們不會使用中文,特意請瞭一位老師。

15歲時,陳璧君小學畢業,進入璧如女校讀書。這一年,孫中山由日本來到馬來西亞檳城,建立瞭同盟會分會。從小接受民主思想的陳璧君,是其中的積極分子。父親對此反對說:“一個女孩子,不好好讀書,成天和一些男人在外邊東奔西跑,像什麼話?”陳耕基夫婦一起去找孫中山詢問,誰知道被孫中山講瞭一通大道理後,夫人衛月朗也加入進去瞭,還捐瞭好多錢。人們開玩笑說,陳耕基是賠瞭夫人又折兵。

陳璧君:世間已無汪精衛,但願在牢房中送走最後的歲月

陳璧君在同盟會機關報上,很欣賞“精衛”寫的文章。一天,分會會長吳世榮告訴她那位作者到瞭,陳璧君匆匆跑去一見,結果一見鐘情:太帥瞭!整個馬來西亞也沒這麼帥的。剩下的就是女追男的老套故事:女的一直追到日本,男的幹啥她幹啥,男的想暗殺,女的也加入暗殺團,成天學槍法、柔道。

汪精衛父母早亡,長兄汪兆鏞為他擇一劉氏女訂瞭婚,後來斥責他拿朝廷公費出國,卻幹背叛之事,要他懸崖勒馬,以免連累全傢。汪精衛無奈,寫信聲明斷絕傢庭關系,並解除婚約,從此決心獨身。他說:“革命傢生活無著落,生命無保證,革命傢結婚必然陷妻子於不幸之中,讓自己所愛之人一生不幸是最大的罪過。”

對於汪的想法,陳璧君十分欽佩。據說暗殺前,她對汪精衛說:“這次大傢能不能活著,誰也不知道,我沒有什麼能獻給革命的瞭,就把自己獻給你吧!”

陳璧君:世間已無汪精衛,但願在牢房中送走最後的歲月

汪精衛、陳璧君夫婦

暗殺未遂被捕後,汪精衛反而因禍得福,成瞭紅極一時的大明星,貴族女子爭相一見,以為時尚。武昌起義爆發後,清政府就坡下驢,宣佈大赦天下,頭號案犯汪精衛很快出獄,經由武漢到瞭上海。陳璧君得知,急忙趕去相會。1912年,陳璧君與汪精衛結婚,後同赴法國留學。

汪陳一生留下五名子女,老大汪文嬰在法國出生後,陳璧君要兼顧學業,有點兒忙不過來瞭,同盟會老朋友方君瑛便不時過來幫忙。陳璧君抵觸漂亮女人接近丈夫,開始不好說,漸漸就發作起來,大罵婊子什麼的。方君瑛也是烈女,一氣之下吞服大量嗎啡自殺瞭。汪精衛痛惜萬分,親筆寫瞭挽聯,掛在靈堂上,對靚女從此避之唯恐不及。

1917年護法運動爆發,孫中山召他們回國幫忙。汪精衛再度投身事業之中,漸漸成瞭革命黨中不可或缺的人物。陳璧君也沒閑著,與宋慶齡等一起忙活。何香凝是她的閨密,在他們結婚時做過伴娘。陳有大小姐脾氣,凡吐痰,一定要有人給她捧痰盂,有天秘書不在,她呼喊何香凝來幹,何也不是好欺負的,怒斥道:“現在我也要吐痰,你為我捧痰盂來!”

陳璧君:世間已無汪精衛,但願在牢房中送走最後的歲月

一天,汪公館來客甚多,眾人皆取笑陳公博怕老婆,汪精衛說:“大丈夫隻須行正、立正,一切無益嗜好,俱在摒除之列,便無所謂怕不怕老婆。”陳恭維道:“以汪先生之不嫖、不賭、不吸煙、不納妾,當不怕老婆啊!”汪精衛急忙示意停止,原來他才怕得要命呢。

蔣介石手握槍桿子,特別想拉攏汪精衛這樣的文官領袖,提出與他拜把子。汪精衛做不瞭主,回傢問計於夫人。陳璧君是永遠不肯屈居於人之下的,數落道:“你願意做他的把兄,我還不願意做他的把嫂呢!”一句話,定下瞭蔣汪不能二馬同槽的格局。

抗戰爆發後,軍統在河內暗殺汪精衛未果,隻殺瞭秘書曾仲鳴,於是汪精衛與蔣介石徹底決裂。陳璧君力主投靠日本人,陳公博曾提議請蔣介石一起和談,她冷笑道:“難道做漢奸,汪先生也要排在蔣某人後面嗎?”

汪偽政府成立,陳璧君自然是第一夫人,由於到瞭更年期,她變得癡肥而暴躁,汪精衛心中苦楚,卻始終如一地相讓。有時候來客,剛過約定的時間,陳璧君就會推門而入,大聲道:“你們該讓汪先生休息瞭,有話改天再談。”或者,汪精衛設宴,酒酣興濃之際,隻要陳璧君輕咳一下,叫聲“四哥”,汪就馬上放下酒杯。見老大都如此,手下人更是避之如虎。

陳璧君:世間已無汪精衛,但願在牢房中送走最後的歲月

陳璧君在葉蓬陪同下參觀汪偽政權軍官訓練團後,步出大門

他們之間的情感,陳璧君如火,熱烈而不顧一切;汪精衛若水,溫柔而含蓄包容,但愛是真誠的。一天,陳璧君正在煎藥,忽有人來找,便匆匆而去,汪一怒將藥罐踢碎。陳璧君回來並未生氣,而是說:“我隻希望汝不要服藥,汝今將藥罐踢碎,乃吉兆也。”1943年,汪精衛槍傷復發,去日本做手術,最後客死他鄉。

辦完喪事,陳璧君回到廣東,將省長換成瞭妹夫褚民誼。等到日本無條件投降,他們很快被抓,還在南京觀音庵中查獲陳藏匿的金銀珍玩、古物字畫計12大箱,貴重物品共20餘箱。

1946年4月16日,江蘇高等法院開庭審訊漢奸逆案,眾皆萎靡,獨陳璧君沉穩不慌,一手托著辯詞,一手執鉛筆指指點點,件件事交代得一清二楚,宛如演說一般,最後辯解道:“日寇侵略,國土淪喪,人民遭殃,這是汪先生的責任嗎?你們說汪先生賣國,可賣的是南京,還是重慶呢?所有日本占領區並無寸土是汪先生斷送的。相反,他不過是從敵人手中奪回瞭一些權力。汪先生赤手收回瞭淪陷區,如今又完璧歸還國傢,不但無罪而且有功。”

陳璧君:世間已無汪精衛,但願在牢房中送走最後的歲月

最後,法庭以“通謀敵國,圖謀反抗本國”判處陳璧君無期徒刑,她大聲抗辯道:“本人有受死的勇氣,而無坐牢的耐性,所以希望法庭改判死刑!”三年後,共產黨解放蘇州,將陳璧君從獅子口監獄移解到公安局看守所。宋慶齡與何香凝考慮到陳璧君身體不好,特意來說情,毛澤東說:“陳璧君是個很能幹,也很厲害的女人……可惜她走錯瞭路……我看就讓她寫個認罪聲明,根據她的態度,人民政府可以考慮下個特赦令,將她釋放。”

陳璧君還是毫不猶豫地謝絕瞭朋友們的好意,她回復道:“我固守受審時公開宣佈的立場,對日本的和與戰都為救國,屬殊途同歸,無罪可言,無罪可悔,但願在牢房中送走最後的歲月。”

1959年6月17日,陳璧君在監獄中走完瞭一生,時年68歲。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