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步芳:西北群馬一臺戲,晚年當上瞭駐沙特大使

馬步芳:西北群馬一臺戲,晚年當上瞭駐沙特大使

晚清至民國時期,西北地區有幾支十分強大的回族武裝,先後依附清政府、北洋軍閥、馮玉祥和蔣介石等勢力,統治青海、寧夏、甘肅及新疆部分地區數十年。其首領都出身於甘肅河州的馬氏傢族,代表人物有馬步芳、馬步青、馬鴻逵、馬鴻賓等,一般稱之為“西北群馬”,或是“馬傢軍”。

1872年,甘肅河州大阿訇馬占鰲和表弟馬海晏,與前來鎮壓的左宗棠大戰於太子寺,相持之際,忽然派子侄肉袒而去清軍大營乞降。由是,二人以六品頂戴戴罪立功,為平定西北立下汗馬功勞。群馬發跡後,後代們各自形成瞭勢力。

馬占鰲追隨的是董福祥,多次去過北京。庚子之變時,其子馬安良趕往西安護駕有功,後差點官至甘肅提督。但幾個孫子與馮玉祥對抗,被消滅出局。

馬占鰲有位謀士叫馬千齡,其大兒子馬福祿與八國聯軍死拼,戰死在正陽門;二兒子馬福祥長袖善舞,與小德張、張勛等結拜為兄弟,做過總兵及甘肅鎮守使,後來成瞭馮玉祥的助手。馬千齡的兩個孫子馬鴻逵、馬鴻賓也順理成章地做瞭寧夏土皇帝。

馬海晏帶著兒子馬麒和馬麟在青海為官,他的一個孫子馬步青為甘馬首領,另一個孫子則是“青海王”,大名鼎鼎的馬步芳。

馬步芳生於1903年,11歲隨全傢來到青海。他從小習武,每天腿綁沙袋長跑,會打一套漂亮的六路徒手拳。15歲加入軍官訓練團,接受嚴格的軍事訓練。他每天黎明即起,到十多裡外的樂傢灣軍營操練,風雨無阻。馬步芳膽識過人,西寧剛有摩托車時,他踩上油門就騎,結果根本不會停,一直往前跑,連後面的馬隊都追不上。18歲時,他已經當上瞭營長,與父親馬麒、哥哥馬步青一起,投奔西北軍去東征西討,一直幹到師長。

1930年9月,馬麒父子見馮玉祥在中原大戰中失敗,從此投入瞭蔣介石的懷抱。蔣一直想瓦解地方割據勢力,就任命孫殿英為青海屯墾督辦,結果遭到馬傢軍的反抗,孫殿英被擊退,這就是在寧夏發生的“四馬拒孫”戰爭。

有天,馬步芳蹲在門前,雙手捧腮做思考狀,被拍成照片,美其名曰“憂國憂民”,分贈給團以上軍官,作為戰時留念。有瞭解他的下屬私下說:老大這是想女人瞭。

馬步芳喜歡女人,在歷史上幾乎被妖魔化瞭。有人統計說他搞過的女人有5000多,包括部屬的妻女,傢族的胞妹、侄女、兄嫂、弟媳等,甚至連他的外孫女也遭強奸,還生下一個嬰兒,被他親手殺死。至於學生、歌女、侍女之類,更不在話下。他專門在公館裡養瞭一批乳姐,供他每天吃新鮮的人乳。據說,他曾公開說過:“除生我、我生者外,無不奸。”

為瞭權力,群馬之間的明爭暗鬥,從來就沒停止過,但是有外來威脅時,他們總是一致對外。他們用人的標準都是“甘、河、回、馬”,即甘肅人、河州人、回族、馬姓,核心權力采取父死子繼、兄終弟及的傢族繼承方式。1936年,馬步芳和馬步青“圍剿”紅軍西路軍,殺害一萬多人,還有大批女戰士遭到凌辱,甚至淪為性工具,從而與共產黨結下瞭死仇。西北有民歌唱道:“上山的老虎下山的狼,兇不過青海的馬步芳。”

馬步芳:西北群馬一臺戲,晚年當上瞭駐沙特大使

馬傢軍騎兵

對於蔣介石,馬步芳可謂是愚忠一生。他在1938年3月任青海省政府主席,抗戰期間兼任第四十集團軍總司令,派部與日本人作戰。馬傢軍以騎兵見長,十分忠勇,曾有過數百名騎兵不願做俘虜而投河自殺的壯舉。

1942年蔣介石到瞭西寧,馬步青、馬步芳哥兒倆誠惶誠恐地小心接待。有一回,蔣在院裡的藤椅上,閱覽《曾胡治兵語錄》,馬步芳愣是侍立其側,一動不動地立正瞭一個小時。而馬步青則有些打怵,隻敢待在外院副官處,漸漸被弟弟搶瞭風頭。

次年,馬步芳受邀赴重慶“共商國是”,深知善者不來,便隨身攜帶瞭大量財貨,多方結交權貴們的眷屬,結下瞭許多交情。他對他的隨員說:“明碰不如暗鬥,哪個人能經得起從老窩裡挖!”到瞭解放戰爭後期,可以說是仇人相見分外眼紅,群馬終於遭到瞭滅頂之災,個人的最後命運各不相同。

馬鴻賓算是識時務,率八十一軍和平起義,還擔任瞭甘肅省人民政府的領導職務,1960年在蘭州逝世,終年77歲。

馬步青一傢由西寧逃往重慶,後經香港到臺灣定居,歷任中將參議等閑職,1977年在臺北病逝,享年79歲。

馬鴻逵逃到臺灣,卻受到聯名指控,要他對西北敗局負責。他一看不妙,讓四姨太從香港拍來急電,謊稱病危,然後親自找陳誠,老淚縱橫地請假探望。到港後,他於1950年去瞭美國,辦起一傢牧場養馬。馬鴻逵拒絕加入美國籍,晚年萬分思念故鄉。1970年,他自感“歸真”時限將到,就掙紮起床,端坐室中,等候真主的最後召喚。臨終前,馬鴻逵反復嘟囔著:“我死也要回去……”時年78歲。

馬步芳到達臺灣後,很快有瞭不好的預感,遂以去麥加朝覲為由請假,先飛回香港,與逗留在那兒的傢屬及部下共200多人,包瞭三架專機,飛往利雅得。第二年,馬步芳遷居開羅,買瞭一座奢華的公寓作為私宅,還為其餘人員提供瞭一棟13層的樓房。為瞭不坐吃山空,他們開瞭一個舞廳和三傢酒店。

馬步芳:西北群馬一臺戲,晚年當上瞭駐沙特大使

馬步芳與其兄馬步青

1957年,馬步芳出任臺灣駐沙特“大使”,全體移居到瞭利雅得。他每天無所事事,聘請傢庭教師,學習阿拉伯語,請人讀《古蘭經》。他常對身邊人說:“到哪個山裡砍哪個柴,這有什麼不行的。”1975年4月,聽聞蔣介石逝世,馬步芳過於哀痛,引發舊疾而一病不起,他拒絕到大醫院治療,7月31日病逝在傢中,時年72歲。

據傳死前幾天,馬步芳見到瞭一位來麥加朝覲的青海老頭兒,那時他已經說不出話來瞭,就用西部獨有的手談方式來表達。說到傢鄉,馬步芳顫抖著,用手指指天,指指地,又指指自己的心,老淚縱橫。兒子望著他,仿佛聽到瞭馬步芳常說的那句話:“打天下,坐江山,誰勝誰坐,還不是那麼一臺戲。”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