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月笙:別人存錢,我存交情

杜月笙:別人存錢,我存交情

以黑道而論,杜月笙最有古人之風,很多民國人物早已雨打風吹去,他卻留下瞭許多極具智慧的語錄。他認為“錢財用得完,交情吃不光。所以,別人存錢,我存交情”。他說:“錦上添花的事情讓別人去做,我隻做雪中送炭的事情。”他還說:“人可以不識字,但不能不識人”;“什麼事都不要做絕,要留有三分”;“君子我不怕,毛賊我不惹”。上海灘都知道,黃金榮貪財,張嘯林善打,而杜月笙最會做人。由於善待下臺總統黎元洪,杜月笙曾獲對聯一副:“春申門下三千客,小杜城南尺五天。”

1888年8月22日是陰歷七月十五鬼節,杜月笙在這一天出生於松江府川沙廳的一個貧寒之傢。父親當過跑堂,做過丁役,母親朱氏做洗衣工。他四歲時父母已雙亡,由繼母和舅父先後撫養,14歲到水果行當學徒,隨後加入青幫。他練就瞭一手削梨的好功夫,又快又穩,頭尾不斷,後來他上海灘的徒子徒孫們,都以得到杜高興之際的削梨為無上殊榮。

上海灘是民國時的黃金地,想在這兒混出名堂,光憑不要命不要臉是不夠的,關鍵是得有個好腦子。混社會有“三碗面”最難吃:人面、場面、情面。這些都是杜月笙總結的,他還說:“不要怕被別人利用,人傢利用你,說明你還有用。”杜月笙說到做到,很快傍上瞭大佬黃金榮,由賣鴉片的傭差升格,一直幹到提運。

杜月笙:別人存錢,我存交情

後來,杜月笙與黃金榮、張嘯林成立瞭三鑫公司,這就是上海灘三大亨的由來。三鑫公司已經不僅僅是與國內的軍閥們勾肩搭背瞭,而是一個涵蓋上海、西貢、馬賽的龐大交易網,據研究者統計,當時全世界的八包海洛因中,有七包源於此。錢多當然好辦事,於是杜月笙出任法租界商會總聯合會主席,經營大賭場公興俱樂部。大律師秦聯奎曾連輸4000大洋,杜立即托人如數奉還,傳話說:“當律師的靠搖筆桿、用心血、費口舌為生,沒有多少錢好賺,以後少玩。”秦從此成瞭他的軍師。

因生在七月十五,他本名月生,成名後,由半師半友的章太炎改為杜鏞,號月笙,典出《周禮·大司樂疏》:“東方之樂謂之笙……西方之樂謂之庸。”改名後果然晦氣遠離而好運連連。

杜月笙用重金聘請說書藝人,長期為他講說三國、水滸。他曾對章太炎說:“你原來是一條鯉魚,修行500年變成龍瞭。而我呢,原來是條泥鰍,先修煉1000年變成鯉魚,然後再跳龍門。倘若我們倆一起失敗,你還是鯉魚,而我可就變成泥鰍啦。你說我做事情怎麼能不謹慎呢?”他傢中門廳高懸一副對聯:“友天下士,讀古人書。”

1927年4月,三大亨合謀,將門徒重組為中華共進會。11日晚,杜月笙設計活埋瞭上海工運領袖汪壽華,隨後大肆襲擊共產黨人及工人糾察隊。關於“清共”一役,杜月笙得意者有三條:一是萬名共進會弟兄,事後把臂章扯下,乘車的乘車,步行的步行,各自默然回傢,沒有擾民;二是自有及繳獲的槍支,統統贈給瞭軍隊,那門從租界借來的小鋼炮也還回去瞭;三是與蔣介石結成盟友,事後,獲得個少將頭銜。

杜月笙:別人存錢,我存交情

1931年6月,杜氏祠堂落成舉行慶典期間,杜月笙與商界、戲劇界名流合影。後排左起第八人為杜月笙,第九人為黃金榮,第十二人為張嘯林

杜月笙濃眉直鼻,身材瘦長,講話聲音洪亮,極具感染力。平素穿著簡單,一身中式短打衣裳,正式場合以長衫為主,外面加一馬褂,不論天氣多熱,最上面的一粒紐扣從不解開,並嚴禁衣冠不整的徒眾出入杜門。他喜愛喝濃鬱的紅茶,不用茶杯,常常以茶壺代之。除瞭好一口鴉片,他還算節制,一句口頭禪為:“吃是實功,賭是對沖,嫖是落空。”杜月笙經過觀察,總結道:頭等人,有本事,沒脾氣;二等人,有本事,有脾氣;末等人,沒本事,大脾氣。

1931年6月9日至11日,杜月笙在老傢為占地10.5畝的杜傢祠堂舉辦落成典禮。如夫人姚玉蘭曾是京劇名伶,與杜一個心思:“要麼不辦,要辦就辦成天下第一。”祠堂內石坊林立,藏書幾萬冊,收到的屏條書畫不知其數,禮品堆積如山。送匾額的計有張學良、何應欽、徐世昌、曹錕、段祺瑞等,蔣委員長送的是“孝思不匱”,班禪活佛則為“慎終追遠”,不少外國人也跟著錦上添花。

在媒體炒作下,整個中國都轟動瞭,四大名旦及楊小樓、馬連良、周信芳、金少山、李萬春等57位三代名伶,連場獻藝,外面的人都來瘋瞭。三天來,每次開飯1000桌左右,每天要開四五次,算起來,一天就近5000桌酒席,新朋舊友,三教九流,吃不盡的山珍海味,喝不完的世間美酒,盛況一時無兩。最後一天的壓軸戲,是四大名旦合演的《五花洞》。時稱“古今天下第一酒宴場面”。

1933年2月,杜月笙建立恒社,取“如月之恒”的寓意,參加的都是各界精英,初有130餘人,後來達500餘人,這是他個人掌控的圈子。他知道黑金的副作用,於是做瞭大量公益慈善的事情,送藥、賑災,還調解勞資糾紛。他創辦瞭寧波市時疫醫院、仁濟醫院等,與虞洽卿合辦虹口平民時疫醫院,對留院醫治的重癥病人一概免費。

在抗日之事上,他的愛國行為絕不應隨便抹殺,蔡廷鍇曾說:“35天血戰,十九路軍永遠不會忘記一個人,這就是杜月笙先生。”上海淪陷後,杜月笙率先指令將自己的幾艘輪船鑿沉,以阻塞長江航道,遲滯日軍的進攻。杜月笙斷然拒絕日本人的百般拉攏,更不讓門生投敵,在國民黨的支持下,他在1940年組織瞭人民行動委員會,統領全國黑道抗戰。

抗戰勝利後,上海取消瞭租界,蔣介石不願意黑道坐大,有意打壓。杜月笙發牢騷道:“淪陷時上海無正義,勝利後上海無公道。”1949年,他眼見蔣傢王朝氣數已盡,預先去瞭香港。杜月笙有八子三女,由姨太太陳幗英、孫佩豪、姚玉蘭等所生,平素要求極嚴。行前計算船票,他派人給孟小冬送瞭一張,孟拒絕說:“我算他的什麼人啊!”杜當即定下要娶孟小冬,然後5月1日一起離開上海,後來在香港補辦瞭婚禮。

杜月笙:別人存錢,我存交情

杜月笙與孟小冬

杜月笙晚年留居香港,雖不插手江湖上的事情,但道上對他極為尊重。當時很多人不光欠他的人情,還欠錢,杜氣度過人,對朋友說:“每個人都有床頭金盡的時候。”然後將所有欠條焚之一盡,據說僅王新衡一人就欠瞭杜月笙500根金條,這還不算最多的。1951年8月16日,杜月笙於香港病逝,終年63歲。

杜月笙一生最不痛快的事,就是蔣介石的翻臉無情,因此拒絕去臺灣。他說:蔣介石拿我當夜壺,用過瞭就塞到床底下。他總結白道對待黑道的策略為:有尿憋著時,想;撒完瞭以後,踢;用破的時候,扔。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