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啟超:善變的引路人,死於醫療事故

梁啟超:善變的引路人,死於醫療事故

在民國諸公中,論起子女之不凡,當屬梁啟超,九個孩子皆有不凡成就,其中有三位院士,至於梁思成、林徽因夫婦為保留北京城墻而死磕的故事,更令國人感念不已。梁啟超本人也是引領風騷幾十年,雖說應勢而變,而赤子之心可鑒。胡適有評論如下:“梁任公為吾國革命第一大功臣,其功在革新吾國之思想界。……使無梁氏之筆,雖有百十孫中山、黃克強,豈能成功如此之速耶!近人詩‘文字收功日,全球革命時’,此二語惟梁氏可以當之無愧。”

梁啟超,字卓如,號任公,1873年2月23日生於廣東省新會縣茶坑村。先祖為中原南逃的難民,世代耕讀,祖父梁維清是秀才出身,父親梁寶瑛教書為業。梁啟超幼時聰慧,自述“八歲學為文,九歲能綴千言”。有回隨父親去做客,偷偷折下一枝燦爛的杏花,父親以對聯名義,問曰:“袖裡籠花,小子暗藏春色。”梁啟超十分機靈,回道:“堂前懸鏡,大人明察秋毫。”

梁啟超16歲中舉,17歲赴京會試,未中回傢,途經上海,看到一些西方譯著,眼界為之大開。回到廣州後的一天,在同學陳千秋的引見下,18歲的梁啟超拜訪瞭33歲的康有為。初次見面,兩人竟從早上八點聊到晚上七點。梁啟超覺得,康“以大海潮音,作獅子吼”,當頭棒喝之下,深感以前所學不過是應付科舉的敲門磚而已,於是決定拜還是秀才的康有為為師。幾人商議之下,康有為在廣州長興裡成立瞭萬木草堂,宣講他的維新學說。同年,梁啟超娶瞭李蕙仙為妻。

梁啟超:善變的引路人,死於醫療事故

等到康有為中舉,1895年春師徒聯袂赴京考進士,正趕上喪權辱國的《馬關條約》簽訂,於是發動18省應試舉人聯名請願,這就是著名的“公車上書”。此後,梁啟超筆力千鈞,主筆《中外紀聞》《時務報》及《知新報》等,成為公知領袖,以至於張之洞在武昌打開中門迎接他,甚至想鳴炮歡迎,那可是欽差大臣的待遇。

1897年,梁啟超任長沙時務學堂總教習,與楊度、蔡鍔等多人交厚。次年,回京籌劃維新。7月3日,他受到光緒皇帝召見,進呈所著《變法通議》,賞六品銜。策動袁世凱發動政變失敗後,譚嗣同送他到日本使館,由於不會日文,譚寫道:“梁君甚有用,請保護之。”日人回寫:“君亦應留此。”譚嗣同一笑瞭之,而梁啟超面如土色。

梁啟超第二天化裝到瞭天津,然後東渡日本。其間,他常自稱為“多淚善辯之人”,汪精衛攻擊說:“梁啟超之淚,奴才之淚;梁啟超之辯,民賊之辯也。”

梁啟超:善變的引路人,死於醫療事故

在日期間,梁啟超與孫中山過從甚密,擬定瞭一個合作組黨計劃,由孫、梁牽頭。梁草擬瞭一份《上南海先生書》,由康門弟子13人署名,認為君主立憲不可取,共和才能救危局,勸康有為退休。康勃然大怒,勒令梁速離日本,往檀香山反省。行前,孫中山給哥哥孫眉寫瞭封信,結果梁啟超大受歡迎,向檀香山華僑籌得經費八九萬元。有一次在新加坡,康痛罵他傾向革命,背叛光緒帝,逼他下跪認罪。

武昌起義後,梁啟超企圖使革命派與清政府妥協,見事不成,轉而支持袁世凱,將民主黨與共和黨、統一黨合並改組為進步黨,與孫中山爭奪政治權力。1913年,進步黨“第一流人才內閣”成立,梁啟超出任司法總長。後來見到袁世凱稱帝之心日熾,他開始與蔡鍔策劃武力反袁,發動護國戰爭。

梁啟超:善變的引路人,死於醫療事故

1912年,梁啟超歸國後,以其為領袖的民主黨本部立即召開臨時大會

梁啟超認為:“我敢說,已經掛上的民國招牌,從今以後千千萬萬年再不會卸下,任憑你像堯、舜那麼賢聖,像秦始皇、明太祖那麼強暴,像曹操、司馬懿那麼狡猾,再要想做中國皇帝,乃永遠沒有人答應。”

1917年張勛復辟,梁啟超為段祺瑞起草馬廠誓師電文,一舉討逆成功,也造成瞭與老師康有為的徹底決裂。有人問:“不為令師留絲毫地步,其於師弟之誼何?”梁啟超答道:“師弟自師弟,政治主張則不妨各異。吾不能與吾師共為國傢罪人也!”事畢,他出任瞭段內閣的財政總長。等到孫中山漸漸勢大,梁啟超也就退出瞭政壇。

梁啟超喜歡出國考察,瞭解到西方社會的弊端,主張用東方的固有文明來拯救世界,每次均有禮物帶回,如石雕、鴕鳥蛋、明信片等。

梁啟超:善變的引路人,死於醫療事故

好友蔣百裡著有《歐洲文藝復興史》一書,請梁啟超作序。梁被撓到瞭癢處,洋洋灑灑寫瞭近六萬字,比原作還多,不得已自成一書,這便是著名的《清代學術概論》。最逗的是,他又反過來請蔣百裡作序。

1922年,梁啟超應邀演講,提出瞭一個問題:“為什麼進學校?”然後又問:“你想學些什麼?”答案各有所見。他自己給出的答案是學做人,文理各科都不過是做人所需的某種手段,而做人的標準是“智者不惑、仁者不憂、勇者不懼”。在給女兒的信中,梁啟超談到對成功的看法:“我常說天下事業無所謂大小……隻要在自己責任內,盡自己力量做去,便是第一等人物。”

梁啟超:善變的引路人,死於醫療事故

徐志摩挖朋友墻腳,娶瞭陸小曼,請梁啟超做證婚人。梁啟超在婚禮上發言說:“徐志摩,你這個人性情浮躁,所以在學問方面沒有成就;你這個人用情不專,以致離婚再娶……以後務要痛改前非,重新做人!”徐低聲請求道:“請老師不要再講下去瞭,顧全弟子一點兒面子吧!”

離開清華研究院前,梁啟超推薦陳寅恪為教授,校長曹雲祥問及學歷和著作,梁說啥也沒有,見曹搖頭,他答道:“我梁某人也沒有博士學位,著作嘛,算是等身瞭,但總共還不如陳寅恪先生寥寥數百字有價值。”這事是民國文人圈裡的著名佳話。

梁啟超原配李蕙仙是其鄉試主考官的堂妹,繼室何蕙珍則是南洋富商的女兒。梁思成說:“我爹把傢庭的財政大權給瞭第一夫人,把愛情給瞭第二夫人。”最瞭不起的是侍妾王桂荃,她本為李蕙仙的陪嫁丫鬟,在梁啟超等去世後,一個人擔起瞭撫養教育子女的責任,可惜在“文革”中黯然孤獨地死去。

梁啟超:善變的引路人,死於醫療事故

梁啟超54歲時留影。梁啟超巨筆如椽,識見犀利,胡適評曰:“梁任公為吾國革命第一大功臣,其功在革新吾國之思想界……使無梁氏之筆,雖有百十孫中山、黃克強,豈能成功如此之速耶?”

軍閥混戰期間,梁啟超一度變身賬房先生,精心料理手中的股票和保險,甚至不厭其煩地為梁思成和林徽因的訂婚儀式做準備。他的書房叫飲冰室,在天津意租界一花園洋房的二樓,另有藏十萬卷善本的藏書樓。平生最大愛好隻有兩樁,他說:隻有打麻將能讓我忘卻讀書,隻有讀書能令我忘卻打麻將。

梁啟超患有腎病,1926年3月去協和醫院診斷後手術,卻把那個好的腎給切掉瞭,一時輿論嘩然,他在《晨報》著文申明:“我盼望社會上,別要借我這回病為口實,生出一種反動的怪論,為中國醫學前途進步之障礙。”手術後果是致命的,1929年1月19日,梁啟超病逝於北京協和醫院,年僅56歲。他曾說:

“法者,天下之公器也;變者,天下之公理也。”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