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元洪:被迫上任的首義都督,他是北洋軍閥還是革命黨?

黎元洪:被迫上任的首義都督,他是北洋軍閥還是革命黨?

在民國史上,當過三任民國副總統和兩任民國大總統的人,唯有黎元洪。黎元洪雖不像袁世凱那樣揮斥方遒、叱吒風雲,但離開瞭這位黃陂人,太多的事情是很難理順講清的。民國軍閥應時而生,都是有大氣運的人,想要幾句話蓋棺定論是不客觀的。從不同的角度看,有功大於過的,也有功過相抵的,還有難辭其咎的。黎元洪同樣如是。

1864年10月19日,黎元洪生於武漢黃陂黎傢河,不久父親黎朝相從遊擊職務上退役,搬到漢陽居住。幾年後,黎父因窩藏反叛罪入獄,連帶全傢陷入瞭困境。1878年,出獄的黎朝相投奔故舊,做瞭練軍把總,帶全傢來到天津北塘。剛安頓下來,黎父就為黎元洪訂瞭個七歲女孩吳敬君為童養媳,同時讓他去讀私塾。黎元洪雖天資平平,卻自幼養成瞭堅韌不拔的性格,他格外珍惜這遲來的機會,經常挑燈夜讀,發奮努力。

1886年,黎元洪考入天津北洋水師學堂,畢業後到廣東服役,擔任大管輪。其間,艦上有士兵病瞭,他曾請孫中山來看病,兩人算是有瞭一面之交。1894年,黎元洪所在的“廣甲”號前去黃海送給養,正好趕上中日甲午海戰,本來“廣甲”號就不屬於戰鬥序列,加上管帶無心戀戰,眼見大勢已去,艦艇便向旅順港逃去,不料途中擱淺。

黎元洪向來不習水性,幸虧戰前自費買瞭一件救生衣,才在海上漂瞭十多個小時後,來到岸邊。而同行的13人中,有八人不是被淹死就是被日軍俘虜。黎元洪趕回基地,被作為逃兵監禁半年,後因證據不足而無罪釋放。

有一回黎元洪正喝悶酒,有同學勸他回老傢投奔張之洞,那裡正籌建自強軍。他這一去,開始紅運當頭瞭。張香帥非常重視務實的專業人才,任命他為南京炮臺總教習不說,還為他題瞭“智勇深沉”的條幅。就這樣,黎元洪由千總而守備,由守備而都司,由都司而副將,一路升遷,還奉命三次赴日本考察軍事。

黎元洪為官清廉,作風也開明,一副仁厚長者的形象。他明知不少下屬是革命黨人,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比如他的文書劉靜庵經常與黃興聯系,有次書信都落到瞭他手上,他還是能保則保,讓劉借口生病離職。相反,另一個將軍張彪就貪鄙得很,過年時勒令各營每個人送字,以字代錢,其中福字八兩、祿字四兩、壽字二兩,然後直接從軍餉裡扣除,惹得怨聲載道。

1911年5月,清政府將已由民辦的川漢、粵漢鐵路築路權收歸“國有”,並抵押給英法德美四國銀行團,激起瞭保路運動,使本已動蕩不安的南方,幾乎成瞭火藥庫。黃興等人本準備按部就班發動起義,孫武在漢口租界配制炸藥時不慎爆炸,提前瞭這一進程。10月10日晚,新軍工程第八營的革命黨人打響瞭武昌起義的第一槍。這一槍比冬宮的那一炮,早瞭整整六年。

此時的清政府不是腐朽,而是徹底腐朽瞭,一擊便垮。革命黨順利拿下武漢三鎮,這才發現沒有能服眾的老大。不知怎的,竟想起瞭老好人黎元洪。有人說黎元洪是從床底下被揪出來的,還有人說他是躲在蚊帳後面被揪出來的,反正這位中國革命政權的第一位領導人,是被槍頂在腦門上才就任的。被軟禁瞭幾天,黎元洪慢慢認命瞭,割辮子不肯,索性理個大光頭。蔡濟民在旁打趣道:“都督好像個羅漢。”他自己無奈一笑說:“像個彌勒佛。”

黎元洪:被迫上任的首義都督,他是北洋軍閥還是革命黨?

身著北洋軍服的黎元洪與軍官們在一起

1912年1月,中華民國臨時政府在南京成立,孫中山當選為臨時大總統,黎元洪為中華民國副總統兼領鄂督。此間,同盟會、北洋軍與清王朝三方博弈,章太炎前往武昌,勸說黎元洪參與總統大選。黎元洪為瞭免禍,顧左右而言他,勸說章太炎應該娶妻。等到袁世凱登位,果然將副總統黎元洪哄在瀛臺不動,幾近三年。

黎元洪在瀛臺慶雲殿經常設宴,不過菜式多為中西合璧,他說:“若請客專用西菜,大傢多不喜歡吃,必參以中國菜方好。譬如制定憲法,亦不能專采西洋之形式,必須參照中西之習慣。”為瞭拉攏他,袁世凱想給九子袁克久招娶黎傢二女兒黎紹芳,黎元洪不置可否,黎夫人卻堅決反對,認為袁九是庶子,要嫁必須嫁給嫡子。在袁氏稱帝前,兩人剛柔相濟,是一對互補組合,時人曰:“雄才大略袁世凱,良才碩望黎元洪。”

當時,有外國記者問,袁世凱想做皇帝,你怎麼辦?黎元洪說,首先我不相信,如果他真的那麼幹,我也要起來打倒他。結果,袁世凱不僅稱帝,還冊封他為唯一的親王,但黎元洪決不從命,聲稱:“如果再相逼,我就一頭撞死。”後來張勛復辟,他也抵制如故。

袁世凱死後,黎元洪繼任總統,總理段祺瑞極其強勢,但黎在原則問題上並不讓步,提名革命黨人在9個部長席位中占瞭4席。1917年,府院之爭導致黎元洪下野,之後他寓居天津。段祺瑞生怕他被別人利用,屢次派人去天津迎黎回京,黎以“四不主義”作答:“一不活動,二不見客,三不回京,四不離津。”

1924年,黎元洪在日本療養後回到天津,從此不問政治而專註於投資。據資料記載,他先後投資銀行、廠礦70餘傢,金額不少於300萬元,與此同時還廣泛捐資助學。1926年10月,他突發腦出血,治療期間,所養的兩隻孔雀突然死瞭一隻。1928年初夏,他在看賽馬時突然昏倒。6月1日,他讓秘書起草遺囑,告誡子女要從事實業,勿問政治。同時,將遺囑通電全國,其中寫道:

黎元洪:被迫上任的首義都督,他是北洋軍閥還是革命黨?

在天津做寓公的黎元洪與傢人合影

……二、從速召集國民大會,解決時局糾紛;

三、實行墾殖政策,化兵為農工,毋使袍澤失所;

……五、振興實業,以法律保障人民權利;

……七、革命為迫不得已之事,但願一勞永逸,俾國民得以早日休養生息,恢復元氣;

……九、早定政治方針與教育宗旨,以法治范圍全國,應折衷至當,可大可久,無以偏激,致滋流弊;

十、民元以來,凡無抵觸國體之創制,應仍舊保存,請毋輕議紛更。……

1928年6月3日,65虛歲的黎元洪在寓所病逝,他養的另一隻孔雀也在這時死瞭。次日凌晨,張作霖在皇姑屯被炸,隨後死在奉天大帥府。這一切表明:北洋軍閥的時代漸成明日黃花。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