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佩孚:高學歷軍閥,第一個登上時代周刊的中國人

吳佩孚:高學歷軍閥,第一個登上時代周刊的中國人

第一次直奉大戰中,48歲的吳佩孚完勝張作霖父子,成為一時無兩的政壇明星。1924年9月8日,他登上美國《時代》周刊封面,為中國人開瞭個好頭。照片上的吳佩孚目若朗星、頭角崢嶸,文中形容為長著一嘴短短的紅胡子,長臉高額,鼻相很好,是當時的中國最強者,認為他比其他任何人更有可能統一中國。外國人卻不懂得,在中國能成大事的多是隱忍之輩,如劉邦、劉秀、劉備,而不是關羽、嶽飛這樣的忠勇大將。

1874年4月22日,吳佩孚生於山東省蓬萊縣城的一個小商人傢庭。父親吳可成經營著父輩傳下來的雜貨店,據說妻子張氏有娠時,他夢見瞭戚繼光到傢,為瞭對應戚繼光的號“佩玉”,給兒子取名“佩孚”,取字“子玉”。吳佩孚7歲入私塾,成績突出。但14歲時父親病故,傢境越發艱難,吳佩孚遂去登州水師營當瞭學兵。他一邊領餉銀,一邊拜名儒李丕森為師,相當於半工半讀地考中瞭秀才,時年22歲。

不久,吳佩孚開罪瞭登州的豪族,遭到官府緝拿,隻好連夜逃往北京。窮困潦倒之下,吳佩孚隻有依靠非凡的頭腦瞭,苦讀瞭一陣相書後,開始在街頭擺攤算命,這也成瞭他一生中最大的嗜好之一。思前想後,吳佩孚再度入伍,加入瞭淮軍聶士成部,開始隻是一個傳令兵,隨後漸顯才華,受到重用。

1904年,日俄戰爭爆發。清政府為瞭防止俄國在東北一傢獨大,搞起“聯日拒俄”的策略。在中日聯合組成的諜報隊裡,吳佩孚膽大心細,很有辦法。有時他人問計於他,他總是緩緩回答“慢慢地想想看”,一副能掐會算的樣子,由此得瞭個“吳小鬼”的綽號。有一次,他被俄軍逮捕,在押送去哈爾濱的途中冒死跳車,才得以逃脫。由於刺探到瞭俄海軍等重要情報,他得瞭一枚“單光旭日勛章”,很受日軍敬重。

回歸清軍後,吳佩孚成瞭北洋第三鎮曹錕部下的一名管帶,帶領人馬清剿各地的土匪。1907年除夕,所有人都忙於過年,吳佩孚卻率隊出擊,打得土匪措手不及。有回在吉林開軍事會議,吳佩孚拿出瞭搞諜報時偷偷繪制的一份東北地圖,那可是僅有的一份,由此令曹錕刮目相看。

吳佩孚:高學歷軍閥,第一個登上時代周刊的中國人

1924年9月8日,登上美國《時代》周刊封面的吳佩孚

吳佩孚練兵,非常註重道德操守,指出:“應守者四:曰忠曰孝曰節曰義;應戒者六:曰酒曰色曰財曰氣曰煙曰賭。”1919年五四運動時,吳佩孚多次通電反對在巴黎和約上簽字,支持學生運動,頗受好評。等到年底馮國璋病死,曹錕做瞭直系的老大,便放權給吳佩孚,讓他坐鎮洛陽去東征西討。

在這幾年,吳佩孚可謂志得意滿。他模仿三國龐統,一邊批閱文件,一邊聽取匯報做指示,樣子是很瀟灑,就是容易泄密。下午4點開始吃“會食”,把吃飯當作開會,開會時又可以吃飯,公事與聊天兒混在一起,興起時,不免起來引吭高歌,吃個幾小時很正常。有回德國公使來訪,說起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德國男少女多的問題,吳佩孚馬上指出,多餘的德國女子可以移民來中國嘛,我們不少地方正好是女少男多。

一天早上,吳大帥占瞭一卦:“有不速之客三人至。”可是到瞭中午,隻有倆客人,副官為瞭湊趣,拉來一人充數。作戰時,他也信這一套,早上6點整,必須看雲彩從哪兒飄來,因為敵人也會從那裡打來。後來,吳佩孚為偽滿洲國占卜國運,卦辭曰:“枯楊生華,何可久也。老婦士夫,亦可醜也。”於是大發議論,說偽滿洲國找日本人為靠山,就好像老婦嫁瞭個小夥子,好景不長啊。

吳佩孚在洛陽,每年種四五十萬棵樹,連續三四年,頗具規模,而且歸當地民眾所有,這件事一直讓當地人感恩戴德。

1924年10月23日,馮玉祥發動北京政變,令直系一蹶不振,馮也因此成為吳佩孚一生中最痛恨的無恥小人。為此,他不惜與打瞭多年的奉系結成聯盟,回師報馮玉祥反目之仇。誓師大會上,吳佩孚帶著眾將向關羽和嶽飛兩位武聖三跪九叩,還發表講話:“今天的黃紙燒得這麼旺,我們一定能旗開得勝。”對手胡景翼卻向報界說:“吳佩孚隻看易經和四書,不懂政治,還看不起人,諸位放心,吳之勢力絕不會復。”

吳佩孚有個傲上寬下的特點,與關羽頗為相似。比如有次交代事情,部下白堅武瞪眼反對:“那怎麼行?”他就馬上改口:“不過隨便說說而已。”“賄選”醜聞傳出,吳佩孚去保定勸止曹錕,說現在的總統不同以往,當不成婆婆,隻是個兒媳婦角色。曹錕沉默良久,隻說瞭句:“唉,我這就到六十啦!”

張作霖與曹錕是兒女親傢,交情深厚,但與吳佩孚一直對不上眼。到瞭後期,吳漸漸有些功高蓋主,被尊稱為“大帥”,曹錕隻能叫“老帥”。張作霖哪裡肯跟吳佩孚一樣被叫作“大帥”?於是公開封自己為“老帥”,張學良畢竟還嫩點兒,湊合著叫瞭“少帥”。

吳佩孚:高學歷軍閥,第一個登上時代周刊的中國人

吳佩孚、張學良於北平合影

北伐戰爭開始後,革命軍葉挺等部在鄂南汀泗橋、賀勝橋連續擊敗吳佩孚的部隊,很快攻占瞭武漢三鎮。吳佩孚與川系、奉系軍閥聯合對抗,終究還是回天無力,甚至跑去楊森那裡混瞭幾年。1932年,張學良把吳佩孚接到北平定居,每月給他4000元生活費。他整天種花、養鳥、研究佛學,算是安度晚年。

吳佩孚一生清廉,堅守三條信念:不斂財、不納妾、失意後不進租界。這在北洋軍閥中算是難能可貴。他15歲娶瞭正室王氏,始終沒有子嗣,這也算是他的一種遺憾吧。五十大壽時,續弦張佩蘭做主,將胞弟文孚的兒子吳道時承繼為嗣。吳自己看得很開,晚年常對人說:“拿破侖字典裡沒有難字,我一生沒有悔字。”

1938年黃河花園口炸堤,吳佩孚聽說淹死瞭好多日本兵,顯得特別高興;後來看報上講,有140萬老百姓無傢可歸,又放聲大哭。有些與他熟的日本人,多次請他出來搞華北自治和臨時政府,吳佩孚斷然拒絕,毫不妥協,成瞭日偽的眼中釘、肉中刺。1939年12月4日,吳佩孚因牙疾復發,高燒不退,請日本牙醫看病後猝死。雖無佐證,但人們普遍認為是日本人害的,國民政府也追贈他為陸軍一級上將。

吳佩孚:高學歷軍閥,第一個登上時代周刊的中國人

吳佩孚手書:孝弟忠信

在川時,有人曾請教“軍閥”二字如何解釋,吳佩孚說:“軍不成閥,何以稱尊,不尊何以治人、治傢、治國、平天下?”言罷,口占一首絕句:

豪氣清澄照九天,春夏秋冬情怡然。

敢雲色相曾參透,卻信軍閥有無邊。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