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孝胥:你們都不當漢奸我來,我不下地獄,誰下地獄

鄭孝胥:你們都不當漢奸我來,我不下地獄,誰下地獄

民國的漢奸數不勝數,最著名的有兩個:汪精衛、鄭孝胥。他們都是日本人在華統治時期的傀儡。從留下來的資料來看,他們都自詡“我不下地獄,誰下地獄”,反正總要有人承擔罵名,好人做強似壞人做。誠然,他們都有著良好的個人修養,但歸根到底還是權力欲作祟,貪婪的人一定會是無恥的。

1860年5月2日,鄭孝胥生於福建閩侯的一個書香門第,父親鄭守廉是1852年的恩科進士,交遊極廣。他四歲入私塾,聰穎異常。母親林氏為繼室,在他七歲時亡故,他隨即被接去北京。九年後父親也過世瞭,他旋即回鄉讀書。鄭孝胥與陳衍、陳三立等推出瞭一種“同光體”詩風,即主要學宋,也學中唐,而“不墨守盛唐”,這種詩風在同治、光緒年間引領一時潮流。

鄭孝胥:你們都不當漢奸我來,我不下地獄,誰下地獄

1882年,鄭孝胥高中福建省鄉試解元,從那時起,他養成瞭寫日記的習慣,一直堅持瞭56年之久,留下瞭大量珍貴的歷史資料及談資。後世出版的《鄭孝胥日記》,記載瞭他與叔祖鄭世恭的情狀:“叔祖素喜餘談,往往至深夜不已,忽爾玄渺,忽爾切近,甚可樂也。餘無足語者。”他特別懷念這段美好的日子,憶道:“門中從祖虞臣老,最嘆《東坡生日》詩。欲得舊聞無白發,諸孫牢落涕空垂。”

鄭孝胥的母舅林葵曾任兩江總督沈葆楨的書記官,對他的影響很大,可能是這個緣故吧,他在1885年給李鴻章做瞭幕僚。1891年他東渡日本,任大清駐日使館書記官,後升任大阪總領事。1894年甲午戰爭爆發後回國,任張之洞自強軍監司。

有一次,有人對張之洞提起鄭孝胥對當朝人物的評點:“岑春煊不學無術,公有學無術,袁世凱不學有術,端方有學有術。”張之洞拈須笑道:“餘自問迂拙,鄭謂我無術,誠然。然‘有學’二字,則愧不敢當,不過比較岑、袁多識幾個字。袁豈僅有術,直多術耳。至謂端有學有術,則未免阿其所好。學問之道無窮,談何容易,彼不過搜羅假碑版、假字畫、假銅器,謬附風雅,此烏足以言學耶。”把端方說得跟假文物販子似的。

鄭孝胥:你們都不當漢奸我來,我不下地獄,誰下地獄

有瞭這些背景,鄭孝胥的經歷可謂豐富至極,歷任總理各國事務衙門章京、京漢鐵路南段總辦兼漢口鐵路學堂校長、廣西邊防大臣、安徽及廣東按察使、湖南佈政使等。他曾參與戊戌變法,與唐才常交往甚密。

辛亥革命後,他避居在上海海藏樓,平時長辮在頭,房中插著黃龍小旗。他每天黎明即起,以“夜起翁”自號。起後散步用膳,不久遺老遺少們紛至沓來。鄭孝胥所有的詩文題識,仍沿用宣統年號,從不用民國年號。民國那會兒,書法界向有“北於南鄭”的說法,與鄭孝胥相提並論的隻有一個於右任,但鄭惜字如金。

鄭孝胥:你們都不當漢奸我來,我不下地獄,誰下地獄

鄭孝胥對外每個字1000大洋,中國“交通銀行”四個字,代價就是4000大洋。1915年鄭題寫初版《辭源》的書名,給瞭優惠,兩個字要瞭潤筆費500元。他在書房桌面玻璃下壓著八個字:“親友求書,概照潤例。”不給錢是不行的。但有一次,為商務印書館寫好瞭館名,對方要求題款時應註明“民國某某年”,這可不成,他當場將墨寶燒瞭,得,5000銀圓也隨之變成瞭灰。

袁世凱、黎元洪曾先後請他出山,但鄭孝胥均以“不事二主”為由拒絕。段祺瑞組內閣,電請鄭孝胥任交通部部長,他回電:“傢有小事,不能前去。”無論哪位朋友做瞭民國的官,都會被他謾罵:“群盜如毛國若狂,佳人作賊亦尋常。”

鄭孝胥:你們都不當漢奸我來,我不下地獄,誰下地獄

鄭孝胥書法

他的這些舉動贏得瞭陳寶琛、莊士敦等保皇派人士的一致叫好,稱之為“有骨氣,道德文章、才幹魄力在中國找不出第二個人”,並將他舉薦給瞭溥儀,使其成為末代皇帝最親近的大臣。鄭孝胥在給溥儀講《資治通鑒》時,為其描述說:“帝國的版圖,將超越聖祖仁皇帝一朝的規模,那時京都將有三座,一在北京,一在南京,一在帕米爾高原之上……”

1924年馮玉祥等發動北京政變,鄭孝胥陪同溥儀,一起出逃天津。此後,他負責起溥儀身邊的內外事務。

九一八事變後,鄭孝胥以“在東北建立帝國”為前提,與土肥原賢二達成協議,秘密將溥儀誘來東北。但溥儀放不下皇帝的架子,不願屈任共和體制的總統。鄭孝胥一邊跟日本人拍胸脯,一邊威脅溥儀說:“日本人說得出做得出,眼前這個虧不能吃。

鄭孝胥:你們都不當漢奸我來,我不下地獄,誰下地獄

何況日本原是好意,讓皇上當上元首,就和做皇帝一樣。臣伺候皇上這些年,還不是為瞭今天?若是一定不肯,臣隻有收拾鋪蓋回傢!”鄭孝胥對於屈從日本人,內心有沒有掙紮呢?應該是有的。1932年,鄭孝胥出任偽滿洲國國務總理,在這之前寫過兩句詩:“何事與人說時命,殘年猶遣待蒼蒼。”

漢奸肯定是不好做的,鄭孝胥感到壓力山大。愛新覺羅傢族總有怨尤不說,而且舉世罵名滾滾,有的老朋友都與他公開絕交,追求自我人格完美的他內心是苦悶彷徨的。就因為對日本來訪使團發瞭幾句牢騷話,“日本之扶持滿洲國,有如父母之對子女,過於嬌愛保護扶持,不肯讓他自己練習走走。滿洲國已經成立三年瞭,也可以放手,讓他走兩步瞭”,第二年就被日本人免瞭職,奴才命永遠定格瞭。1938年,鄭孝胥在長春過世,終年78歲,很多人認為他是被日本人毒死的。

鄭孝胥:你們都不當漢奸我來,我不下地獄,誰下地獄

1929年,鄭孝胥(左)與溥儀、莊士敦(右)在天津留影

鄭孝胥雖是一副老夫子做派,卻屢有妙論。有一回,楊度在頤和園講憲政,談到中國將何以自強,鄭孝胥忽發冷笑,說道:“隻兩字便足。”問之,答曰:“借款。”見眾皆不解,繼續道:“外國以款借我,則彼窮而我富;人窮我富,安得不強?”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