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苦功高的年羹堯,雍正皇為何要對他痛下殺手?

在電視劇《雍正王朝》中,年羹堯失勢後,估計到雍正不會放過自己,可能最終難逃一死,所以給其貼身傢人巨額銀票,讓他帶著兩個懷孕的蒙古小妾遠走高飛、隱藏民間,以延續年傢的香火。這個情節是不符合歷史事實的,因為這時的年羹堯不僅不是沒有子嗣,而且還不止一個兒子。《雍正王朝》還有一段劇情說,年羹堯是在雍正的另一寵臣李衛的監視之下於杭州的城門洞裡自盡的,也不準確,實際上他是死於北京。

勞苦功高的年羹堯,雍正皇為何要對他痛下殺手?

年羹堯

關於雍正為何殺年羹堯,史學界向來有爭論。有人說是因為年想造反,又有人說年羹堯當年參與瞭雍正與諸兄弟的皇位之爭,雍正這樣做是殺人滅口。我們不妨分析一下這些說法:

有一種觀點認為年羹堯的死是因為他自立為皇帝。乾隆時學者蕭奭在《永憲錄》中提到:年羹堯與靜一道人、占象人鄒魯都曾商談過圖謀不軌的事。有的學者也持此說,認為“羹堯妄想做皇帝,最難令人君忍受,所以難逃一死。”而《清代軼聞》一書則記載瞭年羹堯失寵被奪兵權後,“當時其幕客有勸其叛者,年默然久之,夜觀天象,浩然長嘆曰:不諧矣。始改就臣節。”說明年確有稱帝之心,隻因“事不諧”,方作罷“就臣節”。其實這種說法是沒有充分依據的。

勞苦功高的年羹堯,雍正皇為何要對他痛下殺手?

在封建時代最註重名分,君臣大義是不可違背的,做臣子的就要恪守為臣之道,不要做超越本分的事情。

年羹堯的所做所為的確引起瞭雍正的極度不滿和某種猜疑。年羹堯本來就職高權重,又妄自尊大、違法亂紀、不守臣道,招來群臣的側目和皇帝的不滿與猜疑也是不可避免的。雍正是個自尊心很強的人,又喜歡表現自己,年羹堯的居功擅權將使皇帝落個受人支配的惡名,這是雍正所不能容忍的,也是雍正最痛恨的。雍正並沒有懼怕年羹堯之意,他一步一步地整治年羹堯,而年也隻能俯首就范,一點也沒有反抗甚至防衛的能力,隻有幻想雍正能看著舊日的情分而法外施恩。所以,他是反叛不瞭的。雍正曾說:“朕之不防年羹堯,非不為也,實有所不必也。”至於年羹堯圖謀不軌之事,明顯是給年羅織的罪名,既不能表示年要造反,也不能說明雍正真相信他要謀反。

從年羹堯來看,他一直也是忠於雍正的,甚至到瞭最後關頭也一直對雍正抱有很大幻想。 在被革川陜總督赴杭州將軍任的途中,年羹堯幻想雍正會改變決定,因而逗留在江蘇儀征,觀望不前。結果這反使雍正非常惱怒,他在年羹堯調任杭州將軍所上的謝恩折上這樣批道:“看此光景,你並不知感悔。上蒼在上,朕若負你,天誅地滅;你若負朕,不知上蒼如何發落你也!……你這光景,是顧你臣節、不管朕之君道行事,總是譏諷文章、口是心非口氣,加朕以聽讒言、怪功臣之名。朕亦隻得顧朕君道,而管不得你臣節也。隻得天下後世,朕先占一個是字瞭。”雍正的這段朱批實際上已經十分清楚地發出瞭一個信號:他決心已定,必將最終除掉年羹堯。

勞苦功高的年羹堯,雍正皇為何要對他痛下殺手?

直至年羹堯接到自裁的諭令,他也一直遲遲不肯動手,還在幻想雍正會下旨赦免他。但雍正已經下定決心,認為使其免遭凌遲酷刑、自裁以全名節已屬格外開恩,所以他應該“雖死亦當感涕”,因此年羹堯生路已絕。一個想要謀反的大臣怎麼會對皇帝有這種不切實際的幻想呢?雍正在給年羹堯的最後諭令上說:“爾自盡後,稍有含冤之意,則佛書所謂永墮地獄者,雖萬劫不能消汝罪孽也。”在永訣之時,雍正還用佛傢說教,讓年心悅誠服,死而不敢怨皇帝。

還有一種觀點認為,年羹堯參與瞭雍正奪位的活動,雍正帝即位後反遭猜忌以至被殺。不隻是稗官野史,一些學者也持這種看法。據說,康熙帝原已指定皇十四子胤繼位,雍正帝矯詔奪位,年羹堯也曾參與其中。他受雍正帝指使,擁兵威懾在四川的皇十四子允,使其無法興兵爭位。雍正帝登基之初,對年羹堯大加恩賞,實際上是欲擒故縱,待時機成熟,即羅織罪名,卸磨殺驢,處死年羹堯這個知情之人。有人不同意此說,主要理由是雍正帝繼位時,年羹堯遠在西北,並未參與矯詔奪位,亦未必知曉其中內情。但客觀上講,當時年羹堯在其任內確有阻斷胤禵起兵東進的作用。

勞苦功高的年羹堯,雍正皇為何要對他痛下殺手?

關於雍正帝篡改遺詔奪取皇位的情況,許多著述都進行瞭闡釋,閻崇年先生的《正說清朝十二帝》也有系統歸納,此不贅言。各傢說法,見仁見智,莫衷一是。雍正即位一事,確實疑點很多。而他即位後,又先後處置瞭原來最為得力的助手年羹堯和隆科多,讓人更不禁要懷疑這是作賊心虛、殺人滅口。當然,這隻能算是合理推定,尚無鐵的資料作為支撐,所以,這種懷疑套句俗語說就是:“事出有因,查無實據。”

我們暫且拋開雍正決心除掉年羹堯的真正動因不說,從年羹堯自身而言,他的死確實有點咎由自取。他自恃功高,妄自尊大,擅作威福,絲毫不知謙遜自保,不守為臣之道,做出超越臣子本分的事情,已為輿論所不容;而且他植黨營私,貪贓受賄,“公行不法,全無忌憚”,為國法所不容,也為雍正所忌恨。這就犯瞭功臣之大忌,勢必難得善終。所以《清史稿》上說,隆、年二人憑借權勢,無復顧忌,罔作威福,即於覆滅,古聖所誡。

參考文獻:《正說清朝十二帝》 《清史稿》

以上圖片均來自網絡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