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起幸福,不幸實在容易多瞭

01

疫情之下,身在武漢,生活被迫進入瞭另一種軌道。每天都切實地感受到跟以往的不一樣:不一樣的現實生活,不一樣的情緒感受。平靜被打破,秩序被打破,保障被打破,安全也被打破。被打破的碎屑,落到每一個人身上,是艱難,是威脅,是傷痛,更是壓迫。

回望這一個多月:封城引發的恐慌,封閉交通的不便,吃喝采買的局限,看病買藥的艱難,床位不足造成的恐懼,成群結隊的不利信息,無不挑戰你的生活,壓迫你的神經,讓你的緊張無助無處安放。

比起幸福,不幸實在容易多瞭

好在政府、醫護、社區、居民,大傢一直在努力,在抗擊。一天一天捱過來,形勢逐漸向好發展。

在這場戰疫中的每一天,每個人都不容易。大傢各有各的難處。災難面前,人人都不幸。

隻是,災難波及的程度不同:有人失去生命,有人失去至親,有人老邁獨居無人照顧,有人患重疾無法及時就醫,有人傢中物資坐吃山空,有人流落街頭無傢可歸,有人上班數公裡隻能騎單車,有人上課沒網絡爬山找信號,有人嫌吃的喝的品類太少,有人怪政府發的愛心菜沒領到……

02

在朋友圈和各種群裡的蕓蕓眾生,確實展示瞭人間之不幸各有各的不幸;但同時也展示瞭不同的人面對災難,有各不相同的態度:

同樣是感染新冠病毒的病患,大部分人積極配合檢測和治療,有少數人卻回避檢測,甚至還有極端的疑似病人等不及收治就自縊身亡;

比起幸福,不幸實在容易多瞭

同樣是宅在傢裡,有人天天忙著刷某音、逛某寶,有人卻把時間用來聽課、寫作、閱讀,獲得新技能;

比起幸福,不幸實在容易多瞭

(先生宅傢自學的成果。還成功運用此軟件凝聚他的公司)

同樣是業主群裡參加團購,別人都在談論團購的話題,有些人則非要在群裡大放厥詞,聲討這個指責那個;

同樣是一傢人被關在傢裡,有的傢庭歡聲笑語、其樂融融,有的傢庭卻雞飛狗跳、一地雞毛;

同是一個公司的業務經理,公司召喚之下,有人克服萬難按時到崗,有人卻千難萬難不能抵達……

比起幸福,不幸實在容易多瞭

(當老板的高中同學吐槽公司掉鏈子的業務經理)

網上有一個流行的說法是:你怎麼度過疫情,就怎麼度過一生。疫情是一面鏡子,你對待疫情的態度,就是你對待人生的態度。

換句話,災難是一面鏡子,你對待災難與不幸的態度,決定瞭你是否能找到人生的幸福。

03

古羅馬哲學傢愛比克泰德說,“傷害我們的並非事情本身,而是我們對事情的看法。”

他的哲學觀點認為,“要想獲得幸福與自由,必須明白這樣一個道理:一些事情我們自己能控制,另一些則不能。隻有正視這個基本原則,並學會區分什麼你能控制,什麼你不能控制,才可能擁有內在的寧靜與外在的效率。

事情本身不會傷害或阻礙我們,他人也不會。真正使我們恐懼和驚慌的,並非外在事件本身,而是我們思考它的方式。”

也就是說,一個人的情緒感受,是這個人的內在信念導致。每個人要為自己的感受負責

發生同樣一件事,兩個不同的人內心不同的邏輯和信念,決定瞭他們得到截然不同的感受。

講個小故事(來源於網絡課程後的學員留言):

一天傍晚,鄰居傢一隻鴨子被公路上汽車軋死,母親很生氣,一直抱怨小孩沒有看好鴨子,又抱怨司機不道德,坐在傢裡唉聲嘆氣,也沒心情做飯。孩子們都不知所措,傢裡氣氛很沉悶。這時候父親回到傢,孩子們向父親訴說瞭發生的事情,父親似乎一點沒受到影響,說:燒水吧!今天晚上有鴨子吃瞭!傢裡人很快忙活起來,氣氛立即改變。

鴨子已經死瞭,這是個意外,不是誰的錯。之所以母親抱怨孩子、抱怨司機,是因為她的內心有一條難以撼動的暗邏輯:都是你們惹我不開心,害我過不好,你們要為我的不如意負責!

比起幸福,不幸實在容易多瞭

如果一個人習慣於把自己的不幸、不順、不得志、不如意、不開心、不幸福,統統甩鍋給客觀因素或是他人,而從不能對它們負起責任,那隻會導致情況更糟糕,並且陷入受害者情緒而無法自拔。

04

美國心理學傢維克多·弗蘭克爾在《活出生命的意義》中寫道,“一些不可控的力量可能會拿走你很多東西,但它唯一無法剝奪的是你自主選擇如何應對不同環境的自由。你無法控制生命中會發生什麼,但你可以控制面對這些事情時自己的情緒與行為。”

災難發生瞭,已經無法改變;以何種態度面對災難,卻是可以掌控的。就像那位父親,鴨子已經被軋死瞭,與其抱怨傷心,不如把這隻鴨子制作成一頓美食,讓一傢人圍著餐桌開開心心度過這個夜晚。

把註意力放在自己可控的范圍內,並力所能及地盡力做好它。——這是獲得幸福與自由的有效路徑。

然而,並非找到瞭這條路徑,就能從此過上幸福的生活。因為,和很多經典的道理一樣,這是一條知易行難的道路。

絕大多數人,內心都有一套奉行瞭一生的信念與邏輯。這個邏輯規定瞭什麼是好,什麼是壞,什麼是對,什麼是錯,甚至規定瞭這個人該怎樣活著。這個人生邏輯都是根據自己的人生總結出來的。

在心理學上有個術語,叫過分概括化。這是美國心理學傢阿爾伯特·艾利斯總結出來具有普遍意義的非理性信念之一。

過分概括化,就是以偏概全,根據一次得失就做出大的總結。比如,遇到一件不合理的事,就推理出“這個世界沒救瞭”;一次考試失敗、一次求愛未果,就覺得自己一無是處,等等。

除瞭“過分概括化”,還有“絕對化要求”、“糟糕至極”,這三種類型的非理性信念。

比起幸福,不幸實在容易多瞭

當一個人從不認識自己和別人的內心邏輯,他(她)就容易被困在其中無法破解。

比如那位等不及收治而自縊身亡的疑似病人,或許就有“糟糕至極”的非理性信念:一件不好的事發生,對他意味著滅頂之災。而事實不一定是如此;

比如在群裡大放厥詞、聲討這個指責那個的業主,或許就有“絕對化要求“的非理性信念,認為“我是正確的”、“誰都不能對不起我”、“社會上不應該有不合理的現象存在”;

比如雞飛狗跳、一地雞毛的傢庭,一定有一個“絕對化要求”兼具“過分概括化”的成員,既不懂得欣賞他人的能力,又不能克制自己改造他人的欲望,並且還對他人充滿預期;

比如千難萬難不能執行公司復工召喚的業務經理,除非他們已經打算另謀高就,否則隻能劃入“甩鍋俠”之列,這類人把自己的懦弱、膽小、懶惰,全部甩給瞭客觀因素和他人因素。

甩鍋給客觀因素和他人因素,是最容易的事情。這樣做,不必離開舒適區,也不必對自己做出任何改變。

05

一個人要做到認識並改變自己錯誤的信念,既需要有“看到”的覺知力,又需要有“懂得”的智慧。這需要長時間刻意的學習和練習。

有人會說,這麼活著,多累啊。

是的,比起幸福,不幸實在容易多瞭。什麼都不改變,就很容易不幸

最後,用張德芬在她的著作《我們終將遇見愛與孤獨》中的文字作為結束語:

“我希望大傢都能有一種意願去觀察自己,能來檢視一下自己的日常生活,看看自己的生命中,到底有沒有一個一貫的模式可以遵循,有哪些模式是一再重復發生的,而且對自己是相當不利的,可能它就是你需要去療愈的模式瞭。

如果我們能夠看到對自己有害的思維模式、信念體系和行為模式,並進而能夠改變的話,那我們的生命就會有很大的不同。”

比起幸福,不幸實在容易多瞭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