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13:愛而不得,是終將帶進墳墓裡的遺憾

天氣,陰天,廣東的梅雨季節,今年倒是不多,隻是陰沉沉的天氣卻也沒有少見。這已經是很樂觀的天氣瞭,往年最嚴重的時候,墻壁都能流出水,一不小心衣服、鞋子都能發黴。

2020-03-13:愛而不得,是終將帶進墳墓裡的遺憾

今天是不忙的一天,上班到現在,老板不知去向,上司也不知所蹤。所有同事忙瞭一會,又開始有一句沒一句的聊天。

那無聊的女同事,又在問男同事打屁股針的屁股還痛不痛。

這個梗,估計要幾天才能過。無聊嘛,那些無聊的事與話題就不容易過去。

要是個個忙到焦頭爛額的,誰還會有空聊這些,別說打一針屁股針,就是天天打幾針打屁股針,也不會有人有時間說。

說到底,那些閑話與是非,都是閑的。

2020-03-13:愛而不得,是終將帶進墳墓裡的遺憾

旁邊辦公桌的女同事,一位三十多四十歲的女同事,已婚,有一孩子。表面看起來挺幸福的。

靜默瞭半天瞭,任憑所有人說什麼,她都是像在忙著,想著什麼。隻是突然的抬起頭問我:你有愛而不得的人嗎?

我額瞭一聲。不太相信她問我這樣一個問題,也因為這樣的問題,對多少人來說,終其一生,都是個刺痛。

“我見到他瞭。”女同事輕輕的說。這可不是她平時會有的狀態,換著平時,她是必然會一起加入笑男同事打屁股針的行列。“我錯過瞭。”

2020-03-13:愛而不得,是終將帶進墳墓裡的遺憾

我並不是一個沒有錯過的人,至少在心底深處,還是覺得遺憾,隻是,已經習慣瞭埋在心底。隻在午夜夢回的時候,才會痛到不能自制。

“我現在終於明白一句話:愛過的人,是不能做朋友的,哪怕再看一眼,都還是想擁有。”

女同事似乎須要我給的唯一反應就是,證明我在聽,而不須要我做其他所有的回應。

我知道,她是真的須要傾訴。不是須要建議或安慰,此刻能說出多年來從未說出的話,對於她來說已經寬慰。

2020-03-13:愛而不得,是終將帶進墳墓裡的遺憾

“他老瞭,有白頭發瞭,好遺憾,陪他一起變老的,不是我。”

頓瞭頓,她又說:“孩子已經十二三來歲瞭,好難過,為什麼孩子不是我跟他的?”

女同事接著說:“隻剩遺憾。”

女同事說完後,就不再說話瞭,而我,也沒有說話。聽著那些同事打趣過後沉靜下來的聲音。

也許,大多人都是在用這樣玩世不恭的態度,在隱藏著內心的愛而不得吧?也會有人如我,用沉默來面對所有的無邊無際的遺憾。

2020-03-13:愛而不得,是終將帶進墳墓裡的遺憾

但無論是哪一種,不過都是一種方式,不一定有效果,但一定能逃避。總不能每天都面對,這太痛。

我突然想起瞭一句話:如果你瞭解過去的我,你就能原諒和理解現在的我。

埋在心底的那些痛,不是不痛,而是知道,有些遺憾,我們終將把他帶進墳墓裡。而活著的時候,遺憾就是我們的墳墓。

遺憾就是我們把它帶著活在一個墳墓,又結束時帶進另一個墳墓,然後,埋在土裡,一切也就結束瞭。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