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原Steem風波始末:孫宇晨“奪權”,原社區竟成“黑客”

還原Steem風波始末:孫宇晨“奪權”,原社區竟成“黑客”

文 | 鄭毅 編輯 | 畢彤彤 出品 | PANews

剛在情人節宣佈收購“聯姻”,蜜月期裡便“同室操戈”。今天,孫哥再一次承包瞭圈內頭條。

2月14日情人節之際,正當EOS社區為區塊鏈社交軟件Voice正式內測歡呼雀躍,另一顆重磅炸彈被忽然拋出,波場創始人孫宇晨在這天宣佈,去中心化社交平臺steemit與波場達成戰略合作,將正式加入波場生態,這意味著孫宇晨正式完成瞭對steemit的收購。

“年少多金”的孫宇晨一直致力於打造自己的區塊鏈帝國,短短3年不到,便已完成瞭6起直接或間接商業並購,其版圖涵蓋下載軟件BitTorrent、區塊鏈應用商店 CoinPlay、 數字貨幣交易所Poloniex、去中心化直播平臺DLive等(另有一起未公開),而對Steemit的收購,則進一步加強瞭波場在區塊鏈內容板塊的佈局。

卻沒想到這起收購卻成瞭風波的開始,社區軟分叉、凍結資產、賄選控制節點甚至DPoS模式也遭到Vitalik等圈內人士的質疑……

隨著孫宇晨與STEEMit社區產生沖突的加劇,社區治理的中心化與去中心化之爭,則再次被推向瞭風口浪尖。

還原Steem風波始末:孫宇晨“奪權”,原社區竟成“黑客”

原社區軟分叉凍結孫宇晨票權

steemit是基於Steem公鏈的一個區塊鏈應用。Steem公鏈采用委托權益證明機制(DPOS)模式,在該模式下,節點通過獲得選票成為“見證人”後,即可參與區塊鏈網絡的出塊,從而獲得相關收益。

在Steem公鏈發展初期,由Ned Scott創建的Steemit Inc公司負責對Steem公鏈的持續開發及對steemit應用進行維護。但在應用維護期間,steemit Inc公司預挖瞭大量代幣,這也是steemit社區與Steem公鏈關系緊張的根源,據消息人士表示,該預挖代幣池的數量可能達到瞭總量的20%,這足以對當前Steem公鏈見證人格局產生絕對影響。

在Ned Scott掌舵steemit期間,其表示預挖資金池不會參與鏈上治理,資金僅用於開發者費用及市場擴張,這一觀點得到瞭社區的認同,兩者因此相安無事。但隨著孫宇晨的收購完成,這意味著該“預挖代幣池”的所有權也同時轉移至瞭他的手中,社區對此十分擔憂。

孫宇晨完成收購後的第九天,steemit社區聯合發佈瞭一份由見證人、開發者及一些其他利益相關者共同簽署的公告。公告中強調瞭steemit Inc公司預挖代幣不應具有投票權,而僅可被用於生態系統開發,並宣佈將對steemit進行0.22.2版本軟分叉升級,雖然該軟分叉版本是可逆的,且不會影響節點的運行,但是該版本將凍結所有預挖代幣,此舉能完全限制孫宇晨對網絡的控制力。

面對社區的激烈反彈,孫宇晨立刻做出瞭回應,他向Steem社區撰寫瞭一封公開信,在信中表示“要使steemit.com發揮真正的作用,我們還有很多工作要做。”,隨後對社區內排名前50的見證人發出於3月6日舉辦會議的參會邀請,共同討論steemit的未來發展。

還原Steem風波始末:孫宇晨“奪權”,原社區竟成“黑客”

社區凍結變“黑客攻擊”?

沖突是利益相關方矛盾的集合體,而矛盾的劇烈程度也決定瞭沖突的邊界。

雖然發出公開信安撫Steem網絡的見證人們,但沉浮行業數年的孫宇晨顯然不會坐以待斃。根據steemit社區的一份統計表,幣安、火幣及Poloniex三傢交易所於3月2日介入瞭見證人投票,總計匯集瞭超過4200萬個steem Power,其中幣安3170萬個,火幣800萬個,Poloniex220萬個。

還原Steem風波始末:孫宇晨“奪權”,原社區竟成“黑客”

交易所大量票權的介入,使Steem見證人名次出現瞭翻天覆地的變化,區塊鏈瀏覽器信息顯示,孫宇晨瞬間接管見證人前20名。隨後立刻進行瞭steemit 0.22.5軟分叉版本升級,該版本釋放瞭0.22.2版本中凍結的所有代幣,使其能正常進行投票。

還原Steem風波始末:孫宇晨“奪權”,原社區竟成“黑客”

孫宇晨方掌控大量票權,替換瞭前20名見證人

完全掌握Steem網絡控制權後,孫宇晨隨即發佈瞭一系列聲明。表示已經恢復Steem區塊鏈秩序,此次行為隻是為瞭取回基金會合法持有的STEEM,並更正0.22.2軟分叉版本中的“錯誤決定”,並捍衛Steem區塊鏈去中心化,私有產權不可侵犯的神聖原則。

但孫宇晨同時認為,0.22.2軟分叉是惡意的,他向律師兩次確認,被告知這是一種“黑客犯罪行為”,這些黑客凍結瞭價值超過1000萬美元的STEEM,並威脅要通過硬分叉破壞資產。而這種行為將使每個STEEM持有人的利益都處於危險之中。

孫宇晨表示,短時間內控制網絡是一種“不得已為之”的選擇,其無意控制或影響整個Steem區塊鏈,在未經社區討論與統一的情況下,也不會將Steem區塊鏈與波場區塊鏈合並。當確定惡意黑客不再破壞Steem網絡並將投票權歸還社區,將盡快撤回所有見證人投票。

Steem網絡一系列變化導致見證人、開發者、持幣者們的不安。除瞭部分用戶開始解鎖準備賣出外,見證人、開發者們也陸續關閉DApp以示抗議,目前已知Steemwallet、Steemapps、smartSteem、Steemauto、Steemsql、Steemengine等已停止服務。

不僅如此,Steemit團隊成員也紛紛辭職:

原steemit傳播主管Andrarchy宣佈辭去相關職務……

原steemit區塊鏈工程師Gerbino宣佈辭去相關職務……

原steemit區塊鏈工程師Vandeberg宣佈辭去相關職務……

巨變後的Steem似乎正走向分崩離析,而孫宇晨及支持他的交易所們,也陷入瞭一場公關危機

還原Steem風波始末:孫宇晨“奪權”,原社區竟成“黑客”

社區質疑和DPoS困境

“顯然,Steem網絡的委托投票模式(DPoS)被大型交易所以用戶托管的資金接管瞭。這似乎是代幣投票“賄選攻擊”的一個典型案例。”以太坊創始人Vitalik在推特上說道。

面對Vitalik的質疑,幣安創始人趙長鵬和在孫宇晨“投票奪權”過程中占據最大票權的幣安交易所被推上瞭輿論的風口浪尖。在用戶們的質問下,趙長鵬給出瞭關於這次事件的解釋,他承認瞭對事件的知情,但解釋稱以為這是一次常規的軟分叉升級所以進行瞭支持;同時表示幣安對鏈上治理不感興趣,將處於中立態度。

當被問到是否在此次投票中獲利時,趙長鵬進行瞭否認,再次強調以為隻是常規升級。鑒於社區的反饋,幣安也開始撤回自己的票權。

雖然票權撤回,但大交易所控制整個區塊鏈系統的弊端已經顯現。和Steem同樣使用DPoS機制的EOS網絡也再次引起社區熱議。相對於孫宇晨擁有20% steemit代幣及對應票權,Block.one也擁有近10億枚EOS代幣,同樣會對超級節點的選拔造成重要影響。

對此,Block.one CEO Brendan Blumer在推特上解釋道:Block.one不對EOS令牌存在潛在控制權,Block.one目前擁有不到全網9.7%的EOS代幣,而排名前21位的超級節點總計擁有超過30%票權,Block.one無法對單個BP造成影響。

還原Steem風波始末:孫宇晨“奪權”,原社區竟成“黑客”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PANews曾進行過統計,在EOS網絡中,得票率最高的前21名超級節點中,交易所占據其中7席,總得票率達到瞭20.57%。

一場風波暴露瞭公鏈治理的風險,而歸根到底,仍是利益之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