騰訊尋找互聯網下半場的隱形競爭力

騰訊尋找互聯網下半場的隱形競爭力

2010年11月19日,域名FaceMash.com以3萬美元的價格被成功拍賣,這是馬克·紮克伯格在創辦Facebook之前,利用黑客手段盜取哈佛女學生資料推出的「選美」實驗產品,一夜之間吸引瞭數百名用戶,並於之後的幾天時間裡總計產生瞭2.2萬的訪問量。

這一事件被詳盡記錄到瞭紮克伯格的傳記電影「社交網絡」中,但影片最讓人印象深刻的橋段並非紮克伯格與好友埃德華多·薩瓦林的怨恨糾葛,也不是Facebook波瀾壯闊的增長傳奇,而是溫克萊沃斯兄弟在告發紮克伯格竊取他們的創業點子時,時任哈佛校長對前者說的話。

「哈佛大學的學生總是認為創造一門工作比尋找一門工作來得更容易。」

西方學府能夠有多重視培養學生的創新精神,在這句話中體現得淋漓盡致,從比爾·蓋茨、拉裡·佩奇到紮克伯格,技術出身的CEO用創新改變瞭世界,這些案例讓公眾樂於擁抱技術,互聯網公司在這個年代的成長幾乎從未受到過限制。

但事情從近些年開始出現變化,歐盟以涉嫌壟斷的名義數次向Google開出瞭數十億歐元的天價罰單,Facebook屢爆數據泄露醜聞將紮克伯格送上瞭聽證會,自動駕駛車輛每出一起事故都會成為行業乃至整個社會的輿論焦點。至此,公權力和普羅大眾開始發覺技術進步同樣會帶來無法預料的負面效應。

於是寬路逐漸走到瞭窄門,隨著外界對互聯網公司產生信任危機,套在後者身上的枷鎖也越來越多,即便是身處在對技術一向包容的矽谷,即便對象是歷來以「不作惡」相號召的Google。

換句話說,「善用科技」已經成為瞭互聯網公司在社會化的過程中想要存活下去的必要條件。

類似的變化並不隻是在西方出現,國內互聯網早期在很多領域都借鑒瞭矽谷的既有模式,但隨之便發展出瞭一套獨立且涉獵范圍極廣的應用互聯網,相較於矽谷,國內互聯網諸多技術就是為商業落地而生,從而更深層次地改變人們的衣食住行。

在此背景下,國內並沒有像西方那樣,在諸如「技術侵犯隱私」一類道德感濃厚的話題上作過多糾結。

厚此薄彼,雖然沒有相對抽象的煩惱,但公眾對國內互聯網公司的質疑程度並不亞於西方,其源頭多數出自實際的應用場景,莆田系醫院登上搜索引擎首頁、出行平臺接二連三發生安全隱患的話題。

歷史曾不止一次證明,如果一傢企業總是等問題出現再著手解決,那早晚會有運氣用光的一天。

所以處於眼下的互聯網蠻荒時代尾聲,基本規則也開始逐漸有瞭雛形後,「如何善用科技」變成瞭互聯網公司在進一步社會化的過程中需要更積極探討的話題。

剛剛過去的2019年在很多人眼裡是中國互聯網「糟糕的一年」,這體現在資本捉襟見肘、人口增長紅利觸頂以及輻射全國互聯網企業的裁員大潮上,狂奔瞭二十餘年的產業終於開始進入到罕見的休整期,但「失望之年」的說法並不夠周全,祛魅往往是產業趨於成熟的第一步,平靜的湖面下,互聯網公司正在經歷一輪新的暗流。

蘋果首度推出「屏幕使用時間」功能,意圖打消「智能手機是否讓你更孤獨」的顧慮,給用戶一把尺子;美團隨著垃圾分類政策的落地實施「青山計劃」,正式步入環保戰場;支付寶的螞蟻森林進一步擴張自身的影響力,讓公益真正成為每個人動動手指皆能參與的大眾化行為。

從矽谷到國內,再到每一個有互聯網身影的細分領域,人們從未見到過這些巨頭能夠在同一件事上達成如此一致的認知。

這也就不難理解,為什麼一直想要「做一傢受人尊敬的互聯網公司」的騰訊,在自己21歲生日之際提出瞭「用戶為本,科技向善」這項全新的企業願景使命,它背後實際上代表著騰訊乃至整個互聯網產業都開始在技術、商業和社會化問題上有瞭更深層次的理解。

換言之,騰訊的「科技向善」不僅僅是其自身的願景使命,更完成瞭一項新的議程設置,眾多科技巨頭們都在朝著這個方向提速前行。

蘋果的屏幕使用時間功能無疑是給瞭用戶一把客觀度量的尺子,以提醒自己是否過度使用手機瞭,既能幫助用戶在宏觀上平衡自身工作、生活、娛樂,也幫助用戶能在微觀上有的放矢地針對部分「重點超時對象」。

美團的青山公益行動自 2018年3月啟動以來,已有近6萬商傢加入,捐出善款超300萬元。計劃到2020年與100傢以上外賣包裝企業合作,尋求新的包裝解決方案,同時與100傢以上循環經濟企業合作,建設100個以上垃圾回收與循環利用試點,吸引超過 10 萬傢青山公益商傢加入。

而截至 2019 年 8 月,支付寶的螞蟻森林用戶已達5億,螞蟻森林累計在內蒙古、甘肅、青海等省份和地區種植和養護真樹超過1.22億棵,種植總面積近168萬畝,累計創造超過 40 萬人次的綠色就業崗位。

正如騰訊集團高級副總裁郭凱天所說,「我們今天提科技向善,是把它作為一個路標,不是目標,科技向善是通往一個普遍、普惠和普世的數字社會的一個路標,在這個過程中,科技向善是千裡之行的實踐。」

騰訊在過去的許多年都在經歷一個「應急」的過程,在這件事上,或許沒人比它更有發言權,雖然手握微信這款國民級產品,但騰訊深知與公眾建立起信任基石的重要性。

有瞭前車之鑒,想要重拾信任,或者說彌除社會對新技術面世前的恐懼並不容易,這需要企業用落實到產品中的實際行動來日復一日體現出自身的長期價值,而好消息是,「向善」已經成為瞭下一階段互聯網行業的新生競爭力,換言之,如今它已經成為瞭行業整體的共同目標。

就像斯坦福和平創新實驗室的瑪格麗特·奎惠斯在與騰訊研究院的訪談中說過的話。

「技術不是目的,更好的世界才是目的。」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