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介石到臺灣後唯一的一次承認在大陸時期之“罪愆”,並沉重檢討

位於中、俄之間的蒙古國,過去我們稱之為外蒙古,長期以來是中國的領土或屬國。清代,漠北蒙古(也就是外蒙古)由烏裡雅蘇臺將軍管轄,為大清的一個行政區。

1945年,外蒙古在外力的支持下成為一個獨立的主權國傢——蒙古國,目前是世界第二大內陸國(第一大為哈薩克斯坦)。

外蒙古當年是如何從中國的懷抱中分離出去的呢?這得從清末講起。

1911年中國爆發武昌起義成功後,引發瞭多米諾骨牌效應。中國各省紛紛響應,宣佈獨立,擺脫清政府的統治。外蒙古同中國其它各省一樣,在王公貴族的帶領下宣佈獨立,成立瞭“大蒙古國”。但是,當時的北洋政府拒絕承認。

當時的北洋政府總統徐世昌和政府首腦段祺瑞遂決定出兵外蒙,派徐樹錚率兵進入外蒙古,恢復瞭領土主權。

北洋政府的這件事,幹得很漂亮!

蔣介石到臺灣後唯一的一次承認在大陸時期之“罪愆”,並沉重檢討

1920年,段祺瑞在軍閥角逐中黯然下臺,他的鐵桿徐樹錚被指控為“十大禍首”之最而遭通緝拿辦。徐樹錚借日本使館之助逃到天津,後潛入上海英租界內匿居。

外蒙古又進入瞭混亂狀態。

1921年7月10日,蒙古上層王公與蒙古人民黨共同組建瞭“蒙古人民革命政府”,再次宣佈“獨立”和建立“蒙古國”。消息傳到中國內地,一時間輿論大嘩,社會各界人生紛紛發表宣言,反對蒙古王公貴族分裂祖國的倒行逆施。

其時北洋政府的實權人物曹錕和吳佩孚,以中國政府名義發佈措詞嚴厲的聲明,譴責外蒙古企圖分裂中華民國的行徑,不承認外蒙古的“獨立”。

但曹錕、吳佩孚在北邊要對付張作霖,南邊要對付其它各省軍閥,生怕出兵外蒙古會喪失自己在北京政府中的實權,因此隻是打嘴仗,不敢以武力去制裁。

1924年,“蒙古人民共和國”粉墨登場瞭。而當時直至上世紀四十年代,長期陷於外患內亂的中國,一次次地喪失瞭收回蒙古主權的機會。

1945年2月,美國總統羅斯福、英國首相丘吉爾和斯大林在雅爾塔舉行三國首腦會議。在商討對日作戰問題時,斯大林提出蘇聯對日作戰的條件之一是“外蒙古的現狀須予維持”。斯大林的要求得到瞭羅斯福和丘吉爾的同意。他們並就此簽訂瞭一個秘密的協定,世稱“雅爾塔協定”。

斯大林所說的“現狀”就是指的“蒙古人民共和國”。斯大林知道這是件很燙手的事,所以提出由美國出面通知中國政府。

6月15日,美國駐華大使赫爾利奉命把雅爾塔協定的內容正式通知瞭蔣介石。蔣介石感到憤怒,卻又無可奈何,隻得同意派行政院院長兼外交部長宋子文、外交次長胡士澤和特派隨員蔣經國赴莫斯科談判。

1945年6月底至8月中旬,中蘇雙方在莫斯科舉行多次會談,爭論激烈。斯大林幾乎是以威脅的口吻對宋子文說:外蒙古必須獨立。如果中國不同意,蘇聯就不會出兵打日本。中國事實上已無力來管理外蒙,何況目前外蒙和內蒙正準備聯合起來要搞大蒙古共和國,這將危及華北。

宋子文據理力爭,毫無結果。他也曾經提出過給外蒙“高度的自治權”的主張,作為妥協,但蘇方一概拒絕討論。

於是,無奈的蔣介石隻得指令宋子文接受蘇方條件,同意“蘇聯出兵擊敗日本後,在蘇聯尊重東北的主權、領土完整;不幹涉新疆的內部事務;不援助中共”等條件下,允許外蒙古獨立。

蔣介石到臺灣後唯一的一次承認在大陸時期之“罪愆”,並沉重檢討

1945年8月14日,宋子文、王世傑奉命簽署《中蘇友好同盟條約》及其附件。雙方關於外蒙問題的換文是這樣說的:“鑒於外蒙古人民一再表示其獨立願望,中國政府同意,將在日本戰敗後舉行公民投票以確定外蒙的獨立。”

面對這一喪權辱國的條約,宋子文拒絕簽字,並且他辭掉瞭外交部長的職務,最後這個條約是由繼任的外交部長王世傑簽的字。

《中蘇友好同盟條約》的簽訂,標志著蔣介石政府正式出賣瞭外蒙古。

1945年10月20日,外蒙古當局一手操辦瞭“公民投票”(記名投票)。據外蒙古方面的報道稱:共有49萬選民,“98%的選民參加瞭投票,一致贊成獨立”。

奉命前往觀察外蒙古“公民投票”的中國的國民政府內政部常務次長雷法章,事後對這次投票的評介是:“其辦理投票事務人員,對於人民投票名為引導,實系監視,且甚為嚴密”,“此項公民投票據稱為外蒙人民重向世界表示獨立願望之行動,實則在政府人員監督下,以公開之簽名方式表示贊成獨立與否,人民實難表示自由之意志。”

1946年的1月5號,當時由蔣介石把持的中華民國就承認瞭蒙古人民共和國的獨立,國民政府發表公告說,外蒙古人民在1945年10月20號舉行公民投票,公民投票結果已經證實,外蒙古人民贊成獨立。所以按照國防最高委員會的審議決定,承認外蒙之獨立,出由行政院轉持內政部,將此項決議正式通知外蒙古政府外,特此公告,告知於中國的國民。

蔣介石在大陸垮臺、退到臺灣後,對斯大林沒有遵守《中蘇友好同盟條約》的條款感到憤慨,並以蘇聯違約為由,在聯合國狀告蘇聯,這就是所謂的“控蘇案”。當時雖然大陸已經易手,但在聯合國,中華民國仍然擁有中國的合法代表權,並且是安理會的常任理事國。中華民國宣佈《中蘇友好同盟條約》失效,從而不承認外蒙古的獨立。

但1961年蒙古申請加入聯合國時,當時在聯合國仍擁有中國的合法代表權的臺灣國民黨政權卻放棄使用否決權,等於承認瞭外蒙古的獨立。

蔣介石到臺灣後唯一的一次承認在大陸時期之“罪愆”,並沉重檢討

在國民黨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第四次會議上,蔣介石還沉重地“檢討”瞭一番,說:“承認外蒙獨立的決策,雖然是中央正式通過一致贊成的,但我本人仍願負其全責。當時我決心的根據有三點:第一,我對於民族平等,自由的思想,向來認為是天經地義的事,隻要其民族有獨立自主的能力,我們應該予以獨立自主的。第二,外蒙古所謂蒙古人民共和國,自民國十年設立以來,事實上為俄帝所控制,我們政府對於外蒙古領土,實已名存實亡瞭。第三,隻要我們國傢能夠自立自強起來,外蒙這些民族,終究會歸到起祖國懷抱裡來的,與其此時為虛名而蹈實禍,不如忍痛割棄一時,而換得國傢二十年休養生息的機會。那是值得的;因為割棄外蒙寒凍不毛之地,不是我們建國的致命傷,如果我們因為保存這一個外蒙的虛名,而使內外不相安,則國傢更無和平建設之望瞭。我主張放棄外蒙的決心,實基於此。這在現在看來,實在是一個幼稚的幻想,決非謀國之道;但我在當時,對外蒙問題唯有如此決策,或有確保戰果,爭取建國的機會。這是我的責任,亦是我的罪愆。”

這是蔣介石到臺灣後唯一的一次承認自己在統治大陸時期之“罪愆。”(劉繼興)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