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平分肉 | 分配自古都是門高級學問

陳平分肉 | 分配自古都是門高級學問

在古代,官員之首,叫做“宰相”。

宰就是分肉。可見,一個人如果能把肉分公平瞭,那麼,就足以做宰相。這絕不是吹牛,而是有實錘佐證的。

司馬遷在《史記·陳丞相世傢》中記載著一個關於西漢王朝的開國功臣之一,丞相陳平分肉的故事。

原文是這樣說的:裡中社,平為宰,分肉食甚均。父老曰:“善,陳孺子之為宰。”平曰:“嗟乎,使平得宰天上,亦如是肉矣。”

註解:正逢社祭,人們推舉陳平為社廟裡的社宰,主持祭社神,為大傢分肉。陳平把肉一塊塊分得十分均勻。為此,地方上的父老鄉親們紛紛贊揚他說:“陳平這孩子分祭肉,分得真好,太稱職瞭!”陳平卻感慨地說:“假使我陳平能有機會治理天下,也能像分肉一樣恰當、稱職。

今晚我們來古文新編一下這個故事。

陳平在沒當宰相之前,也就是年輕時,在地方上就很出名。一是他長的帥。用玉樹臨風、風流倜儻來形容是很恰當的。

帥到瞭何種程度呢?就是每天做夢都被自己帥到醒的那種。

陳平很小的時候父母就都不在瞭,一直是哥哥嫂嫂撫養長大,傢境十分貧寒。偏偏陳平非常喜歡讀書,尤其愛研究黃帝、老子的學說,哥哥為瞭滿足他這一愛好,也不讓他下地勞作,自己一個人承擔瞭田間地頭的所有農活。

史記裡記載陳平有盜嫂之名,可惜沒有實錘。

簡單說就是他有一個漂亮的嫂子,整日在傢維持傢務,由於陳平除瞭讀書啥都不幹,時間一長,他嫂子不幹瞭,心想,她們拼死拼活,忙裡忙外,卻養瞭個白眼狼,養個吭食的。

一開始陳嫂還能忍,但後來終於忍不住瞭,於是對外人公開發表言論:像有陳平這樣的叔叔,還不如沒有。

這是一句很嚴重的話,就是這句話打擊到瞭陳平幼小的心靈。

為此,他立志要出人頭地。可是,出身於貧寒之傢,沒有一點政治背景,想要沖出重圍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對此,他想出一個絕招:招婚。

他的條件很苛刻:非白富美不娶。他自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屌絲,卻要求別人當成自己的粉絲,顯然,在尋常人眼裡他是白天做夢,異想天開,一點兒也不靠譜。

然而,凡事都有例外,當地的富翁張負卻不這麼認為。他在認識陳平之前是不快樂的,因為他總是擔憂他的寶貝孫女。

他的孫女已經嫁瞭五次瞭,但每次嫁過去沒過多久,丈夫就會莫名其妙地死去。這就是傳說的“克夫”。傢裡生有如此“後來人”,張負自然煩惱不已。

張負之所以對窮小子陳平感興趣,認為這個窮小子敢公然招白富美,不走尋常路,讓他是很好奇。

也正是因為這樣,他決定對陳平進行一翻轉考察,結果有三個發現。

一是陳平確實長的帥,這個跟傳說中的一模一樣,玉樹臨風,風流倜儻。

二是陳平確實有才,在鄉裡的紅白喜事上,陳平總是主角,而且每次都能把事情處理的得井井有條。

三是陳平確實窮,傢裡窮的丁當響,傢徒四壁。

這下張負犯難瞭。帥不能當飯吃,才不能當床睡,把自己的寶貝孫女下嫁給這樣的窮光蛋,他心有不甘啊。

就在他轉身離開時,他還一步三回頭,戀戀不舍,突然,他有一個驚人的發現,他發現通往陳平“寒舍”的那條崎嶇泥淋的道路上,佈滿瞭車轍,麻麻密密,而且每條車轍印的深淺都不一樣,顯然不是一輛車的。

要知道,在那個時代能坐上瞭馬車的非官即貴。也就是說,別看陳平平時窮,但和他交流的都是達官顯貴,都是一些有來路不平凡的人。

陳平也的確是一塊金子,是一塊被眾星捧月的金子。

這就說明陳平的人格魅力,交際能力、以及處世哲學。也正是因為這樣,張負沒有再猶豫,毅然決定將孫女嫁給陳平。

就這樣,陳平如願一以償的娶到瞭一個“白富美”的妻子。而他的發跡也就從此開始瞭。

因為有張傢做後臺,陳平很快告別瞭“遊擊生涯”,被任命為鄉裡的“宰長”,主要任務就是給鄉親們分肉。很快,陳平就贏得瞭老百姓的交口稱贊,因為他分的肉很公平公正。

但他得到瞭百姓贊揚時,並沒有沾沾自喜,反而一貫的低調:沒什麼,我隻是做瞭份內應該做的事。

但他內心卻是很高調,感嘆說:如果讓我治理天下,也和這分肉一樣簡單。

從陳平的一生事跡來看,他並沒有說大話。後來他真的就做到瞭宰相之位。這個人一生工於心計,歷經險境而平安身退,得以無疾而善終。

陳平分肉 | 分配自古都是門高級學問

清康熙『五彩陳平分肉圖蓋罐』

可見,分配從古至今都是一門非常高級的學問。

說到分配,正如前幾天我寫的文章《都別動,讓院領導先拿!》

陜西安康中心醫院,發疫情工作補貼。消息一出來,輿論就炸鍋瞭:一線的醫生護士與病毒短兵交接,院長書記們坐在辦公室裡領的補貼竟然多這麼多!怎麼可以和一線搶功勞,爭獎勵呢?

其實,如果你換一個角度,從院長的角度來看,他恐怕從來就沒有“搶功勞”這個想法,而是認為,他本來就應該得到這一切。這就好比,在食物鏈中,獅子拿走羚羊的肉不是搶,身份地位對等的獅子和獅子之間才叫搶。

在體系裡,院長和一線醫生之間,關系並不對等,從院長的角度看,這不是搶功勞,這是“預期收獲”,更像是獵人取走獵狗捕回來的獵物一樣。

體制裡規矩是什麼?規矩是,院長就是天;規矩是,有肉院長先吃,你的肉院長也要吃。不僅醫院裡如此,一些其他機構裡,往往也是如此。

事件被曝光後,我們來看看安康市中心醫院做出的回應:

醫院存在對一線防控人員工作補助核定標準把握不準、審核不嚴等問題,錯將擬上報審核一線疫情防控人員臨時性工作補助名單公示為補助標準。在未經上級審核批準前,內部職工反響較大,引起網絡媒體的關註。對此,黨委書記、院長陳文乾代表領導班子虛心接受院內職工和社會各界建設性的監督,並對工作中存在的問題誠懇致歉。

請註意,這段說明中,兩次強調瞭“未經上級審核批準”,照這個邏輯,經過上級批準就可以瞭嗎?所以,這個解釋的思維內核,所道歉的真正對象,並不是一線醫護人員,而是“上級”。

因為獅子從來不在乎綿羊的想法,他隻在乎獅王的想法和看法。所以,在很多人眼裡,一群人與另一群人之間,並不在同一個世界,也不在同一個食物鏈層級,也就是說,不是同一類人。

這就是魯迅先生為什麼說:“人世間的悲歡並不相通”。至於為什麼不相通?魯迅先生沒說。

一如陳平手中有一把稱,而百姓心中也一把一稱,陳平手中的稱和百姓心中的稱是一致的,這才得到瞭老百姓的支持。

所以,肉難分,自古都難分。所有人各自關註的重心,並不相同。

最後聽首歌,洗洗睡吧,晚安。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