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背著名牌包的窮姑娘,到底在想些什麼

在早晚高峰的地鐵上,我經常遇到背著名牌包,衣著打扮包括氣質都很一般的姑娘。

我曾留心觀察過,過安檢時,她們通常要拿個傳送帶旁的小框,小心翼翼的把包放進去,再放在傳送帶上。

坐地鐵時,也盡量避免自己的包被剮蹭。

而我仔細打量過,其中有些姑娘衣服的品質甚至略顯劣質,頭發也幹枯毛躁,身材略微發福,這讓我一度懷疑她的包是假的。

我想這大概就是為什麼有些人明明背著真包,別人也會懷疑是假的。

因為如果是真的,她是配不上的

那些背著名牌包的窮姑娘,到底在想些什麼

你的包再好再貴又怎樣,你還是那個生活艱難的窮姑娘

說起背名牌包的窮姑娘,我曾經也是其中的一員。

我之所以說是曾經,不是因為我現在不窮瞭,而是我不背瞭。

我還記得我第一次買名牌包的經歷。

當時初到北京的我看到身邊的女同事幾乎每個人都背著名牌包,有的甚至有好幾個換著背。

大概是從那時候開始,一直背著熱風、優衣庫包的我開始對名牌包就有瞭執念。

覺得那是一個女人是底氣,是一個人混的好的證明。

我的第一個名牌包是在某知名奢侈品APP平臺購買的。

那天晚上,我看著已經放在購物車裡好幾周的GUCCI包,我一次次進入到付款頁面又退出來,最後是咬牙閉眼把錢付瞭的。

付瞭錢的那個夜晚我失眠瞭,一方面心疼錢,一方面又期待盡快跟我的名牌包見面。

後來有瞭名牌包的我也成瞭那些在地鐵裡小心翼翼的姑娘中的一員。

最初的一段時間,我上班下班周末聚餐,都要背著,怎麼顯眼怎麼背。

發朋友圈也一定要露出一點點我的名牌包,還要盡量讓它的露出看起來自然不刻意。

那些背著名牌包的窮姑娘,到底在想些什麼

但後來發生的一件事,徹底改變瞭我的心態。

我還記得那天天氣陰沉沉的,我因為工作上的失誤被領導痛批瞭一頓,心情差到瞭極點。

下班後回到傢本想洗個熱水澡卻發現熱水器居然壞瞭,我踩著凳子敲敲打打半天也無濟於事。一個不留神,凳子一滑,我摔在瞭地上。

我坐在狹小的屋子裡,那一刻,真的失落極瞭。

我起身看著鏡子中的自己,腦袋裡突然有個聲音在對自己說:

“你看,你的名牌包改變不瞭你,你還是那個租住在北京四環外,工作失意的窮姑娘。”

那一瞬間,這句話讓我醍醐灌頂。

我看著掛在衣架上的名牌包,突然覺得日子過得可笑。

我一直小心翼翼愛惜著的,不過是個身外物,它再好再貴再精美,也不是我。

從那天開始,我便換回瞭更加實用的優衣庫的包,我開始更加努力的工作、讀書、學習。

也是在那一年的年底,我升職加薪瞭。

這讓我更加確信,一個人的強大是由內而外的

比起做個背著名牌包小心翼翼的窮姑娘,我更期待做個背名牌包像背優衣庫一樣隨意的自己

活在別人的眼中是一個人悲劇的開始

有天在群裡跟朋友們聊天,朋友吐槽瞭他們學校裡一些愛慕虛榮的現象。

那些越是傢境不好的學生,越喜歡去購買一些高檔的電子產品,甚至為瞭買名牌而去校園貸。

那些背著名牌包的窮姑娘,到底在想些什麼

究其根源無非是虛榮心在作祟。

在這些人的內心深處,他們或因為傢境不好而自卑,或因為喜歡攀比而變得虛榮。

他們希望通過不斷購買這些遠超出消費能力的奢侈品,讓別人高看他們一眼。

常言道:缺什麼,炫什麼。

那些拼命想展現給別人的,往往就是內心深處自認為的短板

他們習慣借助別人肯定的目光來進行自我肯定,享受那些來自他人的誇贊:

“哇,這是最新款的手機啊,快給我看看。”

“哎呀,這個包是限量的呢,果然是個有錢人,比不瞭比不瞭。”

……

而這一切背後的代價,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那些背著名牌包的窮姑娘,到底在想些什麼

身邊的社交圈不斷變化,唯一不變的,是他們一直想從別人的目光中獲得自我肯定。

一旦失去瞭這種肯定,他們對自我的認知也將隨之瓦解。

但那些身邊人的誇贊,也大多出於客氣和禮貌,也許人傢轉頭就忘記瞭。

最後隻有他們自己,在反復回味那些話,活在自我營造的虛擬假象中

這些假象和為此付出的代價,慢慢編織成一個牢籠,將其囚禁其中。

而那個脫掉光鮮外套和名牌包包的自己,你是否還認得

那些背著名牌包的窮姑娘,到底在想些什麼

真正的富有不僅僅是銀行卡上的數字

我有一個在北京某高端酒吧工作的朋友小周,工資6000+,和一個同事擠在一個幾平米的簡陋出租屋裡。

可能是酒吧定位高端的原因,來的客人大多是有錢人,慢慢的,小周也開始變得虛榮。

花錢大手大腳的他日子總是入不敷出,但即使這樣,他也拼命維持著外人眼中“不差錢”的形象。

有天他跟我說店裡來瞭個新夥計,相貌平平,穿衣打扮平平,以前沒幹過酒吧,啥也不懂。

於是他們就把洗杯子擦杯子等臟活累活都丟給瞭他,那夥計人也憨厚,給啥都幹,從沒怨言。

那些背著名牌包的窮姑娘,到底在想些什麼

小周因為虛榮心強,總愛在他面前炫耀:

“你看我這個表,你猜猜多少錢,我提示你下,阿瑪尼的。”

“你猜我這個包多少錢, 4000塊!”

……

那夥計倒也不嫌他煩,總是很配合,這讓他總能收獲到巨大的滿足感。

但突然有一天,我發現他情緒有些低落,便問他怎麼瞭,他說:

“你記得我之前跟你說過的那個新來的夥計嗎?”

“記得啊,怎麼瞭?”

“他辭職瞭。”

“啊,為什麼啊?”

“其實他傢裡巨有錢,在國貿那邊還有房子,他來我們酒吧其實就是想學習酒吧運營方法的,人傢學差不多瞭,就不幹瞭,回去自己開酒吧瞭,說是開四傢。”

說完,小周抽瞭口煙,接瞭句:

“我他媽真是太傻逼瞭。”

從這件事以後,小周低調多瞭,我覺得這段經歷對他而言,是一件好事。

那些背著名牌包的窮姑娘,到底在想些什麼

很多有錢人或許就和那個憨厚的同事一樣,他們往往看起來並不符合我們對有錢人的幻想,丟在人群中也難以察覺。

因為當一個人內心富足,並不認為自己比別人缺少或者多出什麼的時候,他們就會選擇用自己最舒服的方式活著,而不必在意別人的眼光。

這些人中的有錢人可能沒有開豪車,沒有背名牌包,甚至在菜市場裡討價還價。

這些人中的普通人也不會去糾結要不要買超出能力范圍的奢侈品,更不願因此負債。

“富有”不僅僅是銀行卡上的數字,也是一個人的生活狀態。

那種內心充盈,無需借助任何外力就可以幸福的狀態,才是真正的富有

不要再過度在意別人的目光,

請記住,

一個人最重要的,是對自己誠實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