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彪對海軍的“三條指示”-前海軍政委回憶上世紀六十年代初歲月

【前海軍第一政委,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特別法庭確認他為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主犯,55年中將李作鵬第一人稱回憶(節選)】

林彪對海軍的“三條指示”-前海軍政委回憶上世紀六十年代初歲月

李作鵬

1962年初,在參加中央七千人大會聽取劉少奇、林彪、毛澤東三人講話之後不久,我就帶工作組到東北遼東半島,巡察部隊新年度訓練準備與開始情況。

3月下旬,我正在旅順海軍基地檢查工作時,忽然接到北京的電話,要求我立即返京,準備參加軍委檢查團,檢查海軍東海艦隊工作。

回到北京後,稍事組織準備,3月底即隨楊成武(軍委檢查團團長)、劉志堅(軍委檢查團副團長)等出發。

林彪對海軍的“三條指示”-前海軍政委回憶上世紀六十年代初歲月

東海艦隊老照片

當時,林彪為什麼同意派軍委檢查團,檢查海軍東海艦隊的工作呢? 這是因為海軍東海艦隊在兩年多的時間內連續發生嚴重的政治事件和訓練事故,其中最嚴重的是兩件:一是發生飛機叛逃臺灣的政治事件。1962年 3月,海航6師16團飛行員劉承司從寧波路橋機場駕機叛逃臺灣成功,在國內外、軍內外造成極壞的影響。而這次駕機叛逃臺灣事件,又是近兩年多的時間中的第二次。上一次發生在1960年1月,海航2師5團飛行員楊德才也是從寧波路橋機場駕機逃往臺灣,後在臺灣宜蘭墜機。二是1959年12月一艘蘇式418號潛艇在舟山群島附近訓練中,與參加訓練的護衛艦相撞沉沒。艇長以下近四十名艇員,除一人生還外,其他全部犧牲。這是我海軍有史以來最嚴重的訓練事故(當時全軍還沒有在訓練中一次死亡幾十人的現象發生)。林彪看到海軍的此種現象,心裡當然著急。

我在軍訓部工作期間,也多次隨總參領導到部隊檢查訓練工作,但參加檢查嚴重的政治事件和重大的訓練事故的調查還是第一次。在我的記憶中,以軍委名義派出的專門檢查政治事件和訓練事故的檢查團,在全軍也是第一次。

軍委檢查團先到上海,再到舟山,後到寧波。先後檢查瞭東海艦隊艦艇、航空兵、駐島部隊等20多個單位,聽取瞭艦隊、基地、東航等軍、師以上單位領導的情況匯報,實際調查發生事故的原因及處理結果。檢查團還召開瞭幾十次座談會,有師團幹部參加的座談會,有專門飛行員參加的座談會,還有基層幹部、戰士參加的座談會。當時發現的大大小小問題真是不少,除駕機投敵和潛艇沉沒外,還有劉承司事件發生後沒幾天,路橋機場又發生防化參謀唐彥優槍殺地方幹部,串聯多名復員戰士攜械投敵和護衛艦6支隊在舟山盲目射擊等四項重大事件。

林彪對海軍的“三條指示”-前海軍政委回憶上世紀六十年代初歲月

八十年代,荷蘭海軍訪問東海艦隊

我軍飛行員的選拔,從入伍到航校學習再分配到作戰部隊,是經過瞭層層政治審查、技術考核、身體檢查,選拔條件是非常嚴格的。為什麼會出現駕機投敵事件呢?在檢查中,我們發現重要原因之一是部隊對飛行員的政治教育不強,生活管理松懈,少數飛行員長期偷聽敵臺的情況未被發現。當時臺灣無線電臺對我大陸沿海部隊有專門的策反節目,一天要重復播出數次,對我大陸沿海各機場、碼頭到臺灣島各機場、碼頭的距離、航向、時間、航線氣象、識別方式、獎金等都介紹的非常詳細。劉承司、楊德才之所以能從我軍的優秀飛行員蛻變成駕機投敵的蛻化變質分子與長期偷聽敵臺,思想發生變化,革命意志動搖有直接關系。檢查團也發現,偷聽敵臺現象也同樣發生在遠離陸地的島嶼部隊中。

在同樣的條件下,當時空軍部隊在東南沿海各省有十幾個軍用機場,幾百架作戰值班飛機,卻沒有發生一起駕機投敵的政治事件。而東海艦隊在同一地域,在不長的時間內連續兩次發生駕機投敵事件,檢查團認為,問題雖然出在下面,但各級領導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駕機投敵”這樣嚴重的政治事件不斷發生,恰恰說明在基層部隊,突出無產階級政治不夠,政治思想工作和政治思想教育薄弱,從而使資產階級腐朽思想有機可乘,侵襲瞭少數指戰員們的思想。是沒有把“人的因素第一,政治工作第一,思想工作第一,活的思想第一”真正擺在第一的後果。

林彪對海軍的“三條指示”-前海軍政委回憶上世紀六十年代初歲月

周總理檢查東海艦隊

檢查中還發現,各級黨委內部不團結的現象普遍存在。不少基層黨支部起不到應有的作用,有些海島哨所,班無黨員,排無黨小組,政治思想工作實際上是癱瘓瞭。有的艦艇在戰備值班期間,艦(艇)長帶頭違反紀律清客喝酒,有的單位個別幹部管理教育不當,連續發生戰士自殺,或報復幹部的他殺現象。還有的基層單位政治思想工作放松,軍事訓練稀稀拉拉,紀律松懈,甚至少數幹部生活作風糜爛,成為當時被稱之為“爛掉瞭的單位”。

經過20多天的工作,檢查團認為所發生的各種嚴重問題並非偶然現象。回到北京,檢查團向中央軍委呈報瞭《關於海軍工作情況的匯報材料》。《匯報材料》共分三大部分,大意為:

第一部分談到瞭海軍建設的工作成績。指出,海軍從無到有,從小到大,從弱到強,在海軍黨委的領導下,堅決貫徹執行毛主席“一定要建立一支強大的海軍”的指示和中央軍委的一系列戰略方針,我人民海軍已經建設成為一支現代化的、能抵禦帝國主義的外來侵略、有戰鬥力的海上武裝力量,結束瞭我有海無防的歷史。成績是主要的,是第一位的。

第二部分談到瞭存在的問題。主要是政治思想和政治教育工作不突出、不落實、不紮實,領導官僚主義作風嚴重,基層管理工作薄弱。突出表現在:“問題成堆,基層薄弱,關系緊張,風氣不好”。部隊的訓練工作在反教條後也有很大削弱等等。根本的原因是政治思想工作薄弱,是“四個第一”沒有擺在第一,犯瞭方向性的工作錯誤。

林彪對海軍的“三條指示”-前海軍政委回憶上世紀六十年代初歲月

東海艦隊老照片

第三部分是檢查團提出的加強和改進海軍工作的六條建議。

4月下旬,軍委檢查團對海軍的檢查情況和《匯報材料》由楊成武向林彪及軍委領導匯報,林彪聽完匯報後又指示楊成武親自向海軍司令員蕭勁光匯報。

4月28日,在廣州軍委召開的編制裝備會議上,林彪十分生氣地批評海軍“把四個第一變成瞭四個第二,沒有把政治工作擺在首要地位”;“放著大路不走走小路,已找到瞭好藥方子不用,又去亂找藥方子”;“不是緊張地做工作,而是松松侉侉,是懶婆娘管傢,管得稀稀拉拉,亂七八糟”。

這就是後來被稱為林彪對海軍的“三條指示”。

軍委檢查團完成工作回京後,大約是5月中旬,林彪找我談話:“軍委已決定調你到海軍擔任常務副司令員。原決定調李天佑去,蕭勁光不同意,他指名要求調你去。”當時林彪指示:“根據海軍當前情況,第一位是加強政治思想工作,第二位才是加強軍事工作。並爭取以政治思想工作為重點,扭轉海軍的被動局面,爭取海軍工作同全軍工作並肩前進。”

當時我請示林彪:“常務副司令員的主要工作是什麼?”

他說:“在司令員的意圖下處理全盤日常工作。如果司令員因病或不在傢時,則代替司令員先處理問題,然後再報告。”

林彪對海軍的“三條指示”-前海軍政委回憶上世紀六十年代初歲月

林彪與李作鵬

​幾天後,羅榮桓元帥找我談話,他的談話主要是批評海軍領導幹部不團結,勾心鬥角,先是整羅舜初,把他搞走瞭,以後又整王宏坤,又想把他趕走。他們沒有把主要精力放在工作上,蹲在北京很少下部隊,下基層,連續發生那麼多嚴重問題也不著急。指示我到海軍工作後應多到下面去, 幫助基層幹部解決問題,把基層工作搞好等等。

之後,總政治部副主任蕭華又找我談話,他說的大意是:蕭勁光已經60多歲瞭,身體很不好,腦血管末稍破裂,經常頭昏,你去海軍是幹實際工作的。海軍近年來發生的一系列嚴重問題,主要是領導班子問題,另外是放松瞭部隊的政治思想工作,軍委調你和張秀川兩人去海軍,主要是加強海軍的領導班子和加強部隊的政治思想工作。

經過幾位軍委、總政領導人的談話,又結合在軍委檢查團中的所見所聞,我深深覺得海軍當前是個問題成堆的單位,是個老大難單位。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