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閑談:《遙遠的救世主》關於股票買賣的精典闡述

芮小丹說:“元英,你想過沒有,如果那支股票沒有掙到一倍以上的錢,你給歐陽定的出資額就顯高瞭,這對她是個壓力。”

丁元英說:“有可能,但這種可能性很小,而且可以補救。”

芮小丹問:“你怎麼知道那支股票能掙一倍以上的錢呢?為什麼一定要在明年5月賣掉?一般都認為明年香港回歸、十五大召開都是股市利好的消息。”

丁元英說:“這個問題很復雜,有技術面、制度面、產業結構……很多因素,我跟你說不明白。這東西有點像禪,知之為不知,不知更非知。”

芮小丹說:“書店裡教人炒股的書滿櫃臺都是,怎麼到瞭你這兒連說都不能說瞭。”

丁元英說:“真有賺錢的秘笈人傢能告訴你?能那樣賺錢也就不用寫書瞭。”

芮小丹點點頭:“也是。”

丁元英說:“香港回歸是政治問題,是國傢主權問題,至少近期不是經濟問題。十五大是要解決政治、經濟的基本策略問題,國有資產重組、債權變股權這些改革舉措已經勢在必行,這裡面既有政治經濟學,也有市場經濟學,既要為改革開出一條道,又要分解改革的陣痛,這時的股市真真假假、大起大落。在這種背景下,你既得盯住莊傢的黑手,也得盯住衙門的快刀,你得在狼嘴裡有肉的時候下筷子,還得在衙門拔刀之前抽身。”

芮小丹一笑說:“朦朦朧朧更不懂瞭,就覺得後背發冷。”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