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居落成,大夫慶賀,為何張老會不賀反吊,而趙武不怒反喜?

錦上添花的話人人會說,而逆耳良言往往不易被人接受。據《禮記》記載:趙武新居落成,晉國大夫紛紛前往慶賀,所言所講不乏溢美之詞。然而大夫張老卻不賀反吊,發出瞭驚世駭俗之語,但是趙武卻沒有生氣,反而很感謝張老的提醒!這又是怎麼回事呢?

新居落成,大夫慶賀,為何張老會不賀反吊,而趙武不怒反喜?

張老

01、趙氏慘遭滅族之禍,賴趙武得以中興

趙氏立足於晉國的歷史已經很久遠瞭,世代為晉國大夫,為晉君依為臂膀。想當初晉文公重耳被迫流亡列國之時,大夫趙衰就是眾多從亡之臣中的一個。在長達19年的流亡生漄中趙衰不離不棄,始終竭盡全力地輔佐重耳。

後來重耳終於得以返回晉國為君,依仗著趙衰等賢臣良將的輔佐,終於實現瞭使晉國稱霸中原的夢想。晉文公重耳能夠名列“春秋五霸”之一,趙衰的貢獻功不可沒!其後趙衰之子趙盾又竭誠輔佐晉襄公,以及後來的幾位晉國國君。

然而晉國朝堂上風雲驟變,功臣後裔之間為爭奪權力而名爭暗鬥,其中還夾雜著晉國公室與大夫之間的權力鬥爭!這種權力鬥爭在晉景公時代被激化瞭,偏偏又被佞臣屠岸賈所利用!於是便演變出瞭趙氏慘遭滅族之禍的“下宮之難”,如果不是大夫韓厥庇護瞭孤兒趙武,那麼趙氏將會因為苗裔斷絕而永無出頭之日!

新居落成,大夫慶賀,為何張老會不賀反吊,而趙武不怒反喜?

趙武

在隱姓埋名瞭15年之後,趙武終於等來瞭出頭之日。在屢經內亂之後,晉國大夫們擁立瞭賢君晉悼公。晉悼公頗有治國之才、馭下之術,為治理晉國而兢兢業業。這個時候韓厥向晉悼公揭發瞭屠岸賈的罪惡,晉悼公在查證屬實之後,便下令處死瞭奸臣屠岸賈一族,恢復瞭趙氏的名譽地位,發還瞭趙氏的封地財產。並讓趙武繼承趙氏在晉國的大夫之位,趙氏因此而得以復興,而後趙武日益被晉悼公所倚重,逐漸地又重現瞭趙氏秉持晉國朝政的局面。

然而自古道:否極泰來盛極而衰!於是便出現瞭當趙武的新居落成,諸位大夫紛紛發其錦上添花的溢美之詞時,唯有大夫張老,出於為趙氏的安危而心存憂慮的原因,向一團高興的趙武潑瞭一瓢冷水!張老說:“美哉,輪焉!美哉,奐焉!歌於斯,哭於斯,聚國族於斯!”這話的意思是:(你的)新居真是美侖美奐呀,(希望你能)在永遠這裡慶賀,在這裡哀悼,在這裡與你的族人長相廝守!

可想而知,在趙武的權勢如日中天之際,在其新居落成賓客們大發溢美之詞的時候,張老這句話顯得多麼的突兀與不合時宜!可以想像出那些賓客們的錯愕表情,以及因為擔心趙武發怒而忐忑不安的心理活動!雖然大傢也都明白,張老在為趙氏再度成為晉國朝堂的核心,擔心因其權力過大而引起國君的猜忌,以及同僚們的妒忌!更是擔心是否會重演“下宮之難”的悲劇!但還是覺得張老的話過於冒昧,將會引起趙武的不滿!

新居落成,大夫慶賀,為何張老會不賀反吊,而趙武不怒反喜?

晉悼公

02、趙武知謙謹、識大體,對張老的冒昧進言,不怒反喜

可是令滿堂嘉賓們感到意外的是:趙武不僅沒有被張老冒昧之言激怒,反而以一種近似於誠惶誠恐的態度,感謝瞭張老能夠對自己說出逆耳良言。趙武說:“武也,得歌於斯,哭於斯,聚國族於斯,是全要領以從先大夫於九京也!”趙武的意思是:我趙武啊,能夠在這座新居裡慶賀,也能夠在這座新居裡哀悼,還能夠聚集族人在這裡廝守,這說明我趙武能夠保全性命瞭享天年,以善終離開人世,追隨我的先人於地下!(這是多大的福氣呀!)

應該說:趙武的感激之情絕不虛偽!因為這是他從趙氏在“下宮之難”時,慘遭滅族之禍中得到出的血的教訓!古往今來鬥爭最厲害、最殘酷、最無情的,就是朝廷內部的權力之爭,及君主對傑出大臣的猜疑忌諱!當年趙氏遭受滅族之禍難道是偶然的嗎?當然不是!這是晉國群臣之間復雜權力鬥爭的必然產物,同時也是因為趙氏犯瞭“木秀於林風必摧之,堆出於岸流必湍之”的大忌!

回想當年趙氏權高位重之時,傢族中有多少不肖子弟恃寵而驕。先祖趙盾為何會被史傢董狐標註為“趙盾弒其君夷皋於桃園”?還不是因為在趙盾被晉靈公夷皋逼走之後,趙穿率領軍士闖入桃園,弒殺瞭昏庸的晉靈公嗎?也因為趙穿種下這個惡因,才會在晉景公時代,釀出瞭“下宮之難”的惡果!這種血淋淋的教訓,又豈能不令趙武感到毛骨悚然?趙武當然會因此而不能不戰戰兢兢如履薄冰!

新居落成,大夫慶賀,為何張老會不賀反吊,而趙武不怒反喜?

趙穿

而今趙氏在自己的手中得到瞭復興,命運之神在同趙氏開瞭一個慘烈的玩笑之後,又再度垂青於趙武之身!而今國君視自己為臂膀,群臣也對趙氏恭敬有加。一切都是那麼順暢通達,仿佛“下宮之難”從來沒有發生過,趙氏也沒有遭遇過滅族慘禍!權力在繞瞭一個圈子之後,又重新回到瞭趙氏的手裡。

然而趙武卻清醒地認識到:高處不勝寒!當自己被國君倚重,趙氏又重新回到瞭權力中樞之後,便又成瞭那些嫉妒者的標靶!因此自己唯有知謙謹、識大體,牢守住臣子的本分,處處以君主和國傢的利益為重,才有可能將新的危機,消彌於無形之中!而且安貧樂道似難而易,富貴戒驕似易實難!古往今來又有多少傢族,是因為富貴至極而忘卻瞭初心,進而因為飛揚跋扈不識進退而導致瞭身死族滅!

正是這樣的深刻認識,才讓趙武不僅沒有因為張老在喜慶的日子裡,講出瞭驚世駭俗的刺耳之言而惱怒,反而很感激張老出於為趙氏未來之擔憂,而提醒自己要居安思危,不可重演趙氏昔日之慘禍!《禮記》記載:(趙武)“北面再拜稽首。”這說明張老這句語驚四座,令諸位嘉賓忐忑不安的話,真是說到瞭趙武的心檻裡!那些吹噓逢迎的溢美之詞,與張老的逆耳良言相比,真有天壤之別!

新居落成,大夫慶賀,為何張老會不賀反吊,而趙武不怒反喜?

趙盾

結尾:成語“美侖美奐”概典出於此。晉國大夫張老為瞭提醒趙武居安思危,在嘉賓爭相祝賀之時,沒有去逢迎奉承趙武,卻說出瞭驚世駭俗之言。而趙武不僅沒有生氣,反而很感激張老能夠趙氏的安危擔憂。由此在歷史上,留下瞭一段“君子謂之善頌善禱”的佳話!

資料參考《禮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