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惑王興 天命雷軍

不惑王興 天命雷軍

鉛筆道薦語:

2020年,小米與美團攜手步入新十年,雷軍與王興兩個男人卻處在不同的年齡階段。

雷軍去年知天命,他不再像過去事無巨細、沖鋒陷陣,兩年組織架構調整後他慢慢脫身瑣事之外,有更多時間思考宏觀戰略。小米從小到大,有太多良臣猛將,最缺的還是一個戰略傢。

而王興剛剛步入不惑之年,他既不在朝,亦遊離於江湖之外。在他內心有個特別的尺度:消費就是選票,用戶把錢給誰,那麼優勝劣汰是自然而然的事情。花裡胡哨的推銷、耗資巨大的廣告、頗費人力的地推都必須節制而為。

最近幾年,兩傢企業不約而同出現“騰訊式”換馬,鐵打的大當傢,流水的二三把。誰會是兩傢的張小龍?雷軍與王興在等待。

來源 | 銀杏財經

作者 | 吳不知

編輯 | 楊一枝

2018年7月9日小米上市當天,雷軍攜175位高管出鏡,那天他出奇地平靜,連敲鑼都溫文爾雅。

這可急壞瞭香港交易所集團總裁李小加,忍不住提醒雷軍敲得太輕。為瞭精心準備第一隻同股不同權的互聯網公司,港交所煞費苦心專門購置瞭一面加大版的新鑼,據說價值30萬。

“你這是新鑼,我怕給你敲壞瞭”,很少有人知道一周以前的雷軍根本不平靜,這傢投資55億美金的企業,若上市就跌跌不休,那可就糟透瞭。

將近兩個月後美團也登錄港交所,由於小米上市耽擱不少,港交所不再允許如此龐大的團隊登臺。相比雷軍的鎮定,上臺鳴鑼的王興一改往日謙和,擺好瞭架勢,掄圓瞭胳膊重重地敲響瞭鑼。

即便小米不上市,背後龐大的生態鏈與順為資本足以孵化更多企業上市,鳴鑼之於雷軍是遲早的事兒。比他小十歲的王興卻不一樣,美團上市讓他得以撕掉單純“思考者”與loser的標簽,看客覺得他隻是鳴鑼,有很多細節不足為外人道。

兩傢企業鮮有交集,但隱隱約約存在某種聯系。小米成立於2010年3月3日,一天之後美團成立;雷軍與王興都是反復創業,最後落足於小米美團。

兩傢企業最初皆非原行業翹楚,但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它們在這十年憑借顛覆性的商業模式重塑瞭行業。

時過境遷,雷軍的大哥光環仍在,王興也擺脫瞭偶像派包袱。

01重回十年前

十年之前,那時王興很鬱悶,他的飯否眼看著即將成為氣候掀起一波社交浪潮,卻因為不可抗力停擺。煩悶之中他接到徐茂棟的電話,與他約定在一傢很有來頭的中餐店吃飯——直隸會館。

一面厚重的牌匾掛在餐廳正中,上面是“調鼎凝釐”四個大字,是光緒十八年慈禧親筆寫就贈與時任直隸總督李鴻章的壽禮。

徐茂棟做東,點瞭幾道官府菜,推杯換盞間王興才知道,宴請的真正目的是收購飯否。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王興趣索然,直言自己不再做飯否瞭。偌大的包間裡,氣氛瞬間變冷,他給徐茂棟說自己有瞭另一個計劃:做團購。

幾天之後徐茂棟和他的搭檔傅淼在同樣地點約吳波吃飯,他當場表達收購拉手網的興趣。可後者剛剛跨入藍海,才起興致,怎能剛上船就賣身,當即拒絕瞭徐。吃瞭兩次閉門羹,徐茂棟輾轉托人找到窩窩團創始人王贇明,最終得以進軍團購網站。

三月的北京雛鳥學展、草長鶯飛,資本也是一片春光滋生萬物,團購網站如雨後春筍一般在大江南北冒出。

3月4日美團正式成立,王興發瞭兩條微博。第一條是下午,他向粉絲推薦瞭美團網第一個產品,梵雅葡萄酒,將近5折的價格很快成交。

當天晚上,他發的第二條微博很有深意:“Every time you spend money,you are casting a vote for what kind of world you want(你每次花錢的時候,都是為你想要的世界投票)”。第二天京城氣氛不再寬松,兩會開幕,王興隻是一介佈衣,剛好可以一頭紮進自己的新事業。

不惑王興 天命雷軍

僅僅比美團早瞭一天,小米在擁擠、悶熱、沒有空調的中關村銀谷大廈807室開始辦公。

4月6日早上五點,天蒙蒙亮一位老人卻忙碌瞭起來,這是黎萬強的父親,老人為瞭給兒子討個好彩頭,一大早煮瞭一鍋小米粥,連鍋帶粥送到辦公室作為小米的開張儀式。

小米起步可能比美團難得多。

第一個就得解決人的問題,雷軍通過李開復認識林斌,軟磨硬泡拉他入夥,當時你儂我儂,手機成為二人的紅線。林斌又陸續引薦曾經同事洪鋒以及軟件發燒友黃江吉,據說黃江吉獨立編寫瞭一個改進Kindle的軟件正中雷軍下懷,為瞭拉黃入夥雷說自己拆過一部Kindle。

好巧不巧,黎萬強從金山離職賦閑在傢,他想去做商業攝影找昔日老同事點撥。“那個方向不太適合你”,看著阿黎“自投羅網”,雷軍直接問他跟不跟自己幹。同志之間是有默契的,阿黎知道雷軍一門心思惦念著手機,沒等後者說明來意就答應瞭。

雷軍為何要做手機?其實他的動機相當簡單,就想在手機裡面裝軟件,那時手機市場規模初現,隻要產品具有使用價值,憑借龐大人口基數,迅速打開市場獲取規模優勢不在話下。

“喂,你誰啊?”

“我是雷軍。”

“我不認識你”,錢晨聽到雷軍的名字很陌生,電話那頭雷軍很尷尬,他意外於這個大名鼎鼎的人物並不知道自己。

小說裡常有一個橋段,在朝之人不問江湖,在野之人不問廟堂,錢晨不知其來歷實屬正常。

一個小時的電話雷軍與錢晨相互之間有瞭初步瞭解,不久之後錢幫雷做瞭面試官。小米正值用人之際,ID設計職務上有兩個人出現瞭,劉德情商高卻連總監都不是,還有一個雷姓的年輕人,年輕木訥。

由於ID職位需要上下貫通,情商是非常重要的屬性,最終雷軍接受瞭錢晨建議招攬瞭劉德。

人馬漸齊,可雷軍是做軟件出身,如何把理念轉變為工業產品他還有很長的路要走。“HTC硬件那麼爛,不照樣賣嗎?”雷軍覺得,自己落子之處不是硬件,用戶有耐心等待產品改良。

02老雷不服周

“我沒法理解一個山寨喬佈斯的人拿老喬的健康生死去調侃”。

2011年,雷軍寫瞭一篇長文緬懷喬佈斯,結果被周鴻禕愣是嗆得難受,無奈之下隻能退後一步,說自己還是老老實實去做產品。

二人恩怨橫跨整個移動互聯網十年,起因是360推出“免費軟件起飛計劃”,嚴重沖擊金山、瑞星等同行。後來傅盛負氣出走360創辦可牛,3Q大戰與老東傢對立,要不是嚇得跑到香港,周鴻禕一定想取下辦公室那把珍藏多年的AK47,把傅打成篩子。

不惑王興 天命雷軍

周鴻禕雖然知道,雷軍和馬化騰早就備足瞭資金讓傅盛單飛,但輸瞭裡子卻不能輸瞭面子,所以他還是托人向雷軍捎去瞭自己對傅盛的江湖追殺令。

可江湖終究不是打打殺殺,教主有教主的霸氣,雷軍有雷軍的面子。傅盛隻是矛盾激化點,很長時間雷周二人因同樣看到未來風口而爭鋒相對。

雷軍不說話,他一頭紮進小米想用產品說話,整個2010年他所有重心都圍繞小米軟件與硬件展開。軟件側雷軍團隊擁有極強優勢,MIUI內測順利,真正困擾他的是硬件。第二年,國內手機市場的氛圍突然變得詭譎非常,小米的前景突然增加變數。

聯想樂Phone増勢略有收縮,華為想甩開運營商投向電商平臺,OPPO與vivo各自推出瞭第一款智能手機OPPO X903與vivo V1,還有魅族的黃章正在氣頭上,他總覺得被雷軍非對稱打擊瞭。

五傢手機廠商發力智能手機,一場曠日持久的博弈已在醞釀之中。2011年8月16日,小米手機發售,緊接著掉漆、後蓋以及芯片供應商更換,好在售後及時,小米十分坎坷的結束瞭這一年。

原本想著積累足夠經驗,第二年會好起來,可手機界突然殺出瞭一個熟悉的面孔。

“創業就像是搏擊……你被打瞭,感到痛苦不堪,然後你坐在場邊,等腎上腺素消失以後,你才真切感受到那疼痛,然後,你要去打下一回合”。周鴻禕在自傳中回憶3Q大戰時引用本·霍洛維茨的原話收尾,2011年他忙完上市事宜後終於有瞭閑暇,回想一年前被懟,他的腎上腺直線飆升。

這不是睚眥必報,周鴻禕是有備而來,他發現小米崛起會得罪傳統廠商,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他找到餘承東,很快就推出瞭第一款360特供機AK47。有趣的是,特供機上市一周年之際,周鴻禕還饒有興致地轉發瞭一條微博,其中有一小段話十分紮眼“360確實踹瞭一腳”。

到底踹的是誰?從價格看,對標的是小米1,從性能看各有優劣,總體上AK47在硬件上稍遜於小米1。小米之前聚焦供應鏈的優勢開始顯現,次年小米1S上市,小米手機順利走上正軌。

周鴻禕初次攪局效果不錯,可惜後來任正非一票否決瞭合作,老周不得不更換硬件廠商,從夏新到海爾,360特供機日漸式微。客觀上講,周鴻禕鞏固瞭雷軍專註供應鏈的決心,使高性價比的手機深入人心。

有個執拗的哲學傢說過要“愛你的敵人”,拋開過去矛盾,雷周二人都具有極為敏銳的洞察力。當雷軍開始做手機時,周鴻禕就明白小米意在掌握流量入口;後來小米手機性價比高,老周正式入局。

不惑王興 天命雷軍

周鴻禕2013年7月2日14:08分微博

2010到2012年,王興的美團日子也不太好過,團購行業被資本迅速催熟,又因為資本迅速離場變得營養不良。

03千團快,美團慢

恐怕如今很難有十年前團購行業那般規模龐大的酣戰瞭。

第一個入局團購的資本反倒是那個起傢於短信群發,江南春開過光的營銷狂人徐茂棟。可能他並不同意“短信群發”的概念,那時他為這種推送方式起瞭個奇怪的名字:直告。順利收購窩窩團,進入團購市場,徐茂棟通過一系列騷操作給王興做瞭嫁妝。

十年前一個仲夏夜的晚上,京城郊區溫泉水都宴會廳人滿為患,音箱與人聲十分嘈雜。中間舞臺被佈置成鮮艷的大紅色,乍一看還以為是一次群體鬥牛,眼神好的人能在中間背景板看到八個字:威武之團,揮師天下。

另一邊兒,吳波拉手網上線不到3個月就拿到總計1.66億美元的融資,錢還沒捂熱乎,突然發現自己團隊少瞭200多名員工。

很快,窩窩團不斷出現熟悉面孔,吳波才知道那個之前在直隸會館宴請自己的中年男人是罪魁禍首。當時輿論也幾乎一邊倒的支持吳,不斷質問徐茂棟為何用這種不道義的手法。

徐叱吒商界十五年,這點小事兒難不倒他,“窩窩團的大門不是關著的,是開的”,隨後的答復堪稱極品:兩三個員工到窩窩團叫挖角;但有兩三百人來時,就不叫挖角瞭,應該叫“拆遷”。

吳波遭遇拆遷,王興的美團顯得幸運許多,由於短時間並沒有拿到融資,當時10個銷售有4個去瞭糯米網。當時,美團10號員工沈鵬正在做銷售,他壓力巨大,公司要求每天拜訪8個商傢,連續三次做不到就下崗。

好在當年8月,及時雨沈南鵬出手搭救,王興拿到紅杉資本的投資,兩個月後到賬接瞭燃眉之急。手握資金他並沒有急於投入到廣告大戰之中,反倒出奇平靜。沈鵬廢瞭不少口舌,才說服王興去做一下中心城市,後者的反應成為此後十年的常態“那就試一試”,第一個試點城市是天津。

時間很快來到2011年,資本開始滿貫團購行業,大部分團購玩傢打起瞭廣告戰。58團購邀請楊冪代言,滿座網猶豫在吳彥祖與章子怡之間,團寶網找到何潤東、秦嵐、於娜,看著《讓子彈飛》賣座,後來又找葛大爺代言。

不惑王興 天命雷軍

另一邊美團還是安安靜靜,王興在那段時間編瞭不少段子,比如下面這段:

一哥們兒說他創業時候沒日沒夜,快幹不下去要放棄瞭,某一天有一MM來面試,他困的不行,於是打斷對方說:等等,你先讓我睡一下好不好?MM想瞭一下,答:可以,你傢還是我傢?於是此兄看到瞭希望,又有瞭創業的鬥志,最終成為一成功的典范。

那哥們兒是誰不得而知,但肯定不是王興,一個月前他重看87版《倩女幽魂》時就說他這歲數之人純純的愛情不是《山楂樹之戀》那般,而是寧采臣與小倩那種心靈交融。

蟄伏是因為自信,王興始終認為團購比拼的不是線上線下的海量廣告,最終歸宿是類似於淘寶形式,換言之,團購的未來走向是本地服務。

阿裡“春暉事件”走出許多高層,沈南鵬走馬薦嘉偉,王興赴杭州六訪使之入“團”。次年三月,幹嘉偉看到一月份的報表突然興奮起來,直沖到12樓“北京廳”找到王興說自己突然找到瞭靈感,隻要瘋狂上單,業績就會飆升。

王興緩緩抬起頭,隻說瞭兩個字:當然。這番變革完全改變曾經“閃購”模式,逐漸變成線上線下的展示平臺,流量與成交額迅速攀升。

歲末,王興作瞭個內部演講,圍繞一百年前遠赴南極的阿蒙森團隊引出自己三個觀點,分別是合理配置資源、適應形勢變化、規劃未來。

“王總你別忽悠瞭,你就告訴我們什麼時候打廣告”,王慧文到沈陽與城市團隊開會時,員工明顯表達瞭不滿。沒等管理層開會系統解釋原由,行業就開始出現此起彼伏的暴雷聲。

團購網站大打廣告戰,讓廣告商坐地起價,任春雷的團寶網開始力不能支,吳波上市未遂最後把拉手網賣給三胞集團,糯米網投靠百度續命,滿座賤賣給蘇寧。之前打雞血的窩窩團,相對幸運得多,2015年上市之後卻將團購業務悉數剝離。

回顧千團大戰任春雷留下一句“資本是毒藥”的嗟嘆,但他當年可是在當成續命神水喝。

04美團三駕馬車

團購成為O2O的最佳切入點,王興意氣風發,叫媒體以後別再提什麼前十,依照“721”理論隻需關註前三即可。

春風馬蹄疾,2013年春,他“既往不戀,縱情向前”拓展領地。是年,王興在年會上給美團定瞭個十年計劃,放瞭兩顆衛星,一顆是2015年營業額達1000億,另一顆是2020年營業額破萬億。

兩年之後,王興第一顆衛星落地;第二顆衛星能否收回來,再等一年便能知曉。大佬下定論一般建立在豪情之上,可王興“吹牛”大多經歷過縝密計算。

不惑王興 天命雷軍

在此期間,美團無一不是用一套新玩兒法重塑行業。團購的預付模式為其進軍酒店業務助力尤多,當時去哪兒、攜程、藝龍等OTA友商還處於到付階段,眼看大勢所趨,隻得“被動”擁抱預付。

反應最為強烈的當屬攜程,CEO孫茂華甚至說團購將是當年頭等大事,還將收購大城市酒店批發商。

另一頭,入局外賣,與餓瞭麼、阿裡淘點點、大眾點評等玩傢廝殺。

千團大戰時,阿裡、紅杉資本曾參與美團第二輪融資,美團與阿裡漸入佳境。看著標的越變越大,馬雲找到王興,希望後者僅使用支付寶支付,以此打壓鵝廠。王興當時心中有佛,那年感恩節還寫下“財施,法施,無畏施”的偈語,希望普渡消費者,馬雲的要求他難以接受。

後面的事情眾所周知,阿裡看著美團養不熟,轉而解凍口碑,團購玩傢的背後無不站著一個巨人。當時美團一位高層曾用詼諧的方式描述整個過程:“去年百度包養糯米,美團就表示瞭淡定。現在,騰訊包養點評,我們依然很淡定啊。”

其實美團並不淡定,與大眾點評、餓瞭麼大打燒錢戰,背後資本方成瞭冤大頭。局面挺像70年代的共和國,老大哥成瞭修正主義,一個人還得打倒美帝。

紅杉資本力促美團與點評合並,這可苦瞭張濤。先是發內部信抄送給王興出錯,後來一張與點評高管抱頭痛哭的照片流出,如此劇情後來又在滴滴與Uber合並時重現,那時哭的是柳甄,扮演王興角色的是柳青。

美團與點評合並刺激瞭阿裡,促使後者在當年不斷揮舞支票,創下歷史新高的67傢企業,其中不少O2O企業。

幾乎同一時間,小米同樣在顛覆手機行業,早在2014年雷軍就打起瞭物聯網的心思。真正的敵人往往知根知底,第一個認同的人不是別人而是周鴻禕。他展望下一個五年,提煉出三個字母:Iot,後來雷軍在前面加瞭一個“A”,小米AIot的概念聞名遐邇。

相比Iot,老周陶醉在自己獨門秘籍“免費”大法,他給劉永好一個建議,讓他免費養豬,比打一億廣告還厲害。劉永好沒膽兒這麼幹,倒是雷軍如他所言揮手進軍Iot。

老周不是不想,無奈沒有供應鏈基礎,當年360特供機攪瞭一趟渾水,弄得雷軍如芒在背。可智能手機不似智能設備,前者是單一產品,攪一攪還能勉為其難;後者可是一片藍海,能攪動海洋的,恐怕需要一根定海神針。

除瞭Iot,小米手機與聯想、華為不斷上演手機三國殺,從國內打到海外,從印度到歐洲,沒有消停過。打著打著,聯想最先掉隊,後來三星、蘋果的份額反倒被華米擠壓。

去年最後一天常程離職,根據聯想官方的說法他常年與傢人聚少離多,加上個人身體健康,希望告老還鄉。

兩天之後,人們才知道常程所說的傢人是雷軍,他身體也沒有欠安,反倒面色紅潤、容光煥發。“萬磁王”應證瞭一句話,幹不過它就加入它。

小米喜提“山海關”,誰會是那個闖王呢?

人們從未見過任老爺子調侃雷軍,也終歸沒從雷軍嘴裡套出口實。當傢的內心明白,交鋒就是練兵而非把對方打趴下,與其親自出馬,不如讓手下比劃。餘承東打成瞭常務董事兼消費者業務CEO,不是小米嫡系的盧偉冰打成小米集團副總裁。

華米兩傢打出瞭默契越打越肥,而當年大眾點評拋餓瞭麼,出現過非常戲劇性的一幕:能打的不想打,想打的不能打。所以我們有理由相信,當初張旭豪也許比王興更希望美團做大。

這樣張旭豪就能拿著阿裡的錢,在懟美團這條路上將自己的身價越懟越高,最終成交價95億美金。

王興唱過一出空城計,遺憾的是張旭豪還是沒有能變成司馬懿。

05結語

2020年,小米與美團攜手步入新十年,雷軍與王興兩個男人卻處在不同的年齡階段。

雷軍去年知天命,他不再像過去事無巨細、沖鋒陷陣,兩年組織架構調整他慢慢脫身瑣事之外,有更多時間思考宏觀戰略。小米從小到大,有太多良臣猛將,最缺的還是一個戰略傢。

提前佈局智能設備,小米在下個時代獲得先發優勢,常年聚焦供應鏈獲益匪淺。去年張峰調任參謀部,供應鏈問題重回集團首要位置,意味著小米很可能在今年有更大動作,5G與Wi-Fi 6吹起瞭物聯網,雷軍很可能再次身臨風口。

70周年大慶時,雷佈斯坐上慶典花車,又收獲瞭新榮譽,朝野一片贊譽,名望升隆至極。相比十年之前他更低調、務實,打嘴仗的姿勢也變瞭,統統拿產品說話。

而王興剛剛步入不惑之年,他既不在朝,亦遊離於江湖之外。在他內心有個特別的尺度:消費就是選票,用戶把錢給誰,那麼優勝劣汰是自然而然的事情。花裡胡哨的推銷、耗資巨大的廣告、頗費人力的地推都必須節制而為。

《左傳》中有句描述越國的話:十年生聚,十年教訓,說的是花費十年時間聚集物質資源,又花瞭十年凝聚人心、提升作戰能力,越國才有瞭擊潰吳國的資本。

對王興來說,不單單是發際線後移,前十年是美團生聚之年,後十年其商業模式走向成熟。。

兩傢企業最近幾年不約而同出現“騰訊式”換馬,鐵打的大當傢,流水的二三把。小米那邊兒黎萬強、KK、周光平、大姐大祁燕紛紛告老榮歸,把林斌抬得高高的,整得閑閑的。

美團這邊兒送走幹嘉偉,表弟殷志華離職,讓大眾點評高管邊緣化,王慧文那三眼頂戴花翎摘得七七八八(先後卸任打車、摩拜業務負責人)。

誰會是兩傢的張小龍?雷軍與王興在等待,不是“等待戈多”那種。

參考資料:

1.新京報:小米上市首日破發 7月23日將正式納入恒指,2018.

2.陳潤:雷軍傳:站在風口上,2018.

3.騰訊科技:中國手機往事,2018.

4.騰訊科技:周鴻禕雷軍再起沖突:如何評價蘋果喬佈斯,2011.

5.快科技:窩窩團大躍進,2011.

6.電子商務研究中心:徐茂棟回應挖人:200人跳槽叫“拆遷”,2011.

7.極客公園:那些年,美團裡的年輕人,2019.

8.李志剛:一勝九敗,2014.

9.中國企業傢:王興創業十年:美團的成功在於每分錢都花在刀刃上,2014.

10.第一財經日報:任春雷反思團寶網:資本是毒藥淪落因VC貪婪,2012.

11.周鴻禕:顛覆者,2017.

12.中國企業傢:雷軍與周鴻禕:兩個九頭鳥的戰爭,2012.

13.界面新聞:美團簡史,2018.

14.勁旅網:攜程VS美團:現付酒店和預付酒店的較量已經開始,2014.

15.網易科技:美團網創始人王興:創業十年,2014.

16.王冠雄:和BAT及美團高管聊“騰訊點評案”,2014.

17.澎湃新聞:美團為餓瞭麼賣身阿裡抬價?餓瞭麼:美團怕阿裡收購,2018.

18.鈦媒體:聯想老兵常程離職,手機業務處境更加艱難,2019.

19.驅動中國:幹不過它就加入它!常程入職小米,網友嗨瞭,2020.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