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戰德軍最後1次垂死掙紮的進攻:1945年3月6日巴拉頓湖戰役爆發

二戰德軍最後1次垂死掙紮的進攻:1945年3月6日巴拉頓湖戰役爆發

作者:薩沙

本文章為薩沙原創,謝絕任何媒體轉載

薩沙歷史上的今天。

二戰德軍最後1次垂死掙紮的進攻:1945年3月6日德國軍隊向匈牙利巴拉頓湖地區的蘇軍展開大規模的進攻,巴拉頓湖戰役爆發。

二戰德軍最後1次垂死掙紮的進攻:1945年3月6日巴拉頓湖戰役爆發

巴拉頓湖戰役,是二戰德軍最後一次進攻。

德軍在阿登戰役的慘敗,除瞭實力不足以外,還在於嚴重缺乏油料。

在戰役後期,德軍被迫丟棄瞭失去燃料的大量坦克裝甲車,徒步撤退。

而此時羅馬尼亞早已經完瞭,普羅耶什蒂油田被蘇軍占領。其實,該油田已經被盟軍轟炸機反復轟炸,產量能力隻剩下20%。

到瞭1945年3月,希特勒非常希望保住匈牙利 巴拉頓湖南面的瑙吉考尼饒油田。

這是德國唯一的石油產地瞭,一旦丟掉也就得不到一滴石油。

實際上,該油田被盟軍反復轟炸,也幾乎停產。

二戰德軍最後1次垂死掙紮的進攻:1945年3月6日巴拉頓湖戰役爆發

自然,在1945年3月,德軍想要保住匈牙利的油田根本就不可能:盟軍攻勢實在太猛烈瞭。

1945年1月上旬,在蘇德戰爭戰場上,蘇軍(包括約34萬人的波蘭、羅馬尼亞、保加利亞、捷克的軍隊和法國空軍團)總兵力670萬人,擁有107,300門大炮和迫擊炮、12,100輛坦克和強擊火炮、14,700架飛機。與此相比,德軍擁有370萬人(其中包括21萬名匈牙利部隊)、56,200門大炮和迫擊炮、8,100輛坦克和強擊火炮、4,100架飛機。

蘇軍兵力、火炮有接近2倍的優勢,飛機有3倍優勢,坦克也要多不少。

更重要的是,此時德軍還被西線盟軍約500萬軍隊夾擊,幾乎無力招架,也不可能在東線增兵。

現有的德軍,被蘇軍打掉一個就少一個。

二戰德軍最後1次垂死掙紮的進攻:1945年3月6日巴拉頓湖戰役爆發

實際上,在諾曼底盟軍登陸以後,德國就必敗無疑。當時希特勒如果理智一些,就應該果斷向英美談判要求投降。

這樣,最低程度德國本土不會讓蘇聯占領。

隻是,希特勒說過一句名言:投降這種事情,經歷過一次就足夠瞭(第一次世界大戰德軍投降時,希特勒在戰壕裡抱頭痛哭)。如果有人認為我會投降,就是大錯特錯瞭。相比忍受再次投降的屈辱,我寧可選擇吞槍自盡。

所以,德軍是不會投降的,隻有被打到崩潰無法作戰為止。

二戰德軍最後1次垂死掙紮的進攻:1945年3月6日巴拉頓湖戰役爆發

然而,保衛油田的命令下達以後,德軍將軍們卻認為:一味防守是必死無疑,還不如出奇兵反攻,說不定能夠勝利。

這一線的德軍,是阿登反擊戰退下來的殘兵敗將,都歸屬南方集團軍群。

這支15萬人的軍隊中,編制還算完整的就是澤普·迪特裡希上將指揮的 德國武裝黨衛軍第6裝甲集團軍。

該集團軍下轄2個軍4個師,即黨衛軍第1裝甲軍所屬的黨衛軍第1“阿道夫·希特勒警衛旗隊”師和黨衛軍第12“希特勒青年”師、黨衛軍第2裝甲師所屬黨衛軍第2“帝國”師和黨衛軍第9“豁亨斯陶芬”師。

德軍有6個武裝黨衛軍師(全國一共隻有7個),還有4個裝甲師,占所有德國可以作戰的裝甲師數量25%(坦克和強擊火炮共877輛)。

二戰德軍最後1次垂死掙紮的進攻:1945年3月6日巴拉頓湖戰役爆發

如果說德軍還有哪支部隊可以在1945年3月進攻,就是這支部隊瞭。

不過,由於常年的作戰,此刻所謂的武裝黨衛軍師,早已不是什麼精銳瞭。

一個德軍坦克軍官回憶:老坦克兵不是死瞭,就是殘疾或者受傷。現在給我補充的坦克兵,都是一群乳臭未幹的孩子。他們看起來像是一群中學生,甚至不會抽煙,很多人從沒喝過烈酒。我甚至敢說,他們99%都是處男。面對這群孩子,我的神情總是非常沮喪。他們私下說我“總是帶著參加葬禮的表情”。但我實在沒辦法高興,我不願意看到這群孩子們去同蘇軍戰鬥,這等同於送死。

另外,就是裝備的各種問題。

由於補給極度匱乏,坦克連基本的維修零件也無法搞到。

“阿道夫·希特勒警衛旗隊”師的第501重型裝甲營擁有36輛虎王重型坦克,有6輛被拆卸,將零件用於其他坦克的維修。

二戰德軍最後1次垂死掙紮的進攻:1945年3月6日巴拉頓湖戰役爆發

可惜,他們面對的是強大的烏克蘭第3方面軍部隊,共有高達47萬兵力,是德軍的3倍以上。

從一般軍事角度來看,15萬德軍去進攻47萬蘇軍,簡直就是花樣作死。

雙方調換一個位置,15萬德軍就地防禦,也未必能夠守得住,怎麼可能在進攻中獲勝?

更誇張的是,負責指揮的澤普·迪特裡希上將的目的,還不僅僅是保衛油田。

他試圖擊潰蘇軍第27集團軍和第6近衛坦克集團軍,一舉收復佈達佩斯。

這個匈牙利的首都,苦戰50天後,在1個月前被蘇軍占領。

更誇張的是,迪特裡希上將甚至計劃將第6裝甲集團軍一部抽調出來,向南進攻,同德國E集團軍群回合。然後,兩支軍隊合圍蘇軍第26集團軍和第57集團軍,將它們殲滅。

這樣一來,損失慘重的蘇軍必然停止進攻,甚至向後撤退以穩住陣腳。

二戰德軍最後1次垂死掙紮的進攻:1945年3月6日巴拉頓湖戰役爆發

這種計劃在今天看來,形同癡人說夢,根本沒有成功的可能。

德國軍人以理智而著稱,此刻竟然異想天開的制定這種計劃,本身就是怪事。

其實,澤普·迪特裡希上將何嘗不知道計劃是妄想,隻是不願意束手就擒而已。

沒想到,此時的蘇軍仍然沒有輕敵,而是謹慎應對。

通過間諜得到瞭德軍可能進攻的情報後,蘇軍並沒有因為自己有3倍兵力,而直接對攻。

他們決定以防禦為主,首先消耗德軍的有生力量。所以,他們迅速建立起多道梯次反坦克防禦線,調用65%的火炮沿著巴拉頓湖地區正面長達83公裡的戰線,佈設瞭66個反坦克埋伏點,防禦縱深達到25-30公裡。

二戰德軍最後1次垂死掙紮的進攻:1945年3月6日巴拉頓湖戰役爆發

2月18日到3月3日,蘇軍步兵第233師在正面5公裡的地域上挖掘瞭戰壕27公裡,火炮和迫擊炮陣地130個,埋設瞭反坦克地雷4249個,反步兵地雷5058個。

雖然防線上並沒有直接部署坦克,但平均每公裡上就有至少17門反坦克炮形成23個伏擊圈。

更可怕的是,匈牙利這裡的交通非常差,德軍進攻隻能依靠幾條公路,都是沼澤和泥濘地帶。

二戰德軍最後1次垂死掙紮的進攻:1945年3月6日巴拉頓湖戰役爆發

所以,在3月6日進攻開始,先鋒武裝黨衛軍第1阿道夫·希特勒警衛旗隊裝甲師,就在沼澤裡面打滾。

這種攻擊戰,註定不可能勝利。

即便德軍冒著必死的決心,連續猛攻瞭1周,直到3月14日,進攻的進展都不大。

雙方參戰兵力超過80萬人,火炮和迫擊炮12500餘門、坦克和強擊火炮約1300輛、飛機1800餘架。

德軍在進攻第一天以慘重傷亡的代價,在主要突擊方向前進不到4公裡。

此時德軍雖然兵員素質今非昔比,還是很拼命的。

一些德軍士兵沖入蘇軍陣地,用沖鋒槍、手榴彈進行慘烈的近戰,甚至拼起瞭槍托和刺刀。

曾有德軍坦克被火炮擊中起火後,仍然碾壓掉1門蘇軍反坦克炮的。

二戰德軍最後1次垂死掙紮的進攻:1945年3月6日巴拉頓湖戰役爆發

此時的德軍毫無預備隊,戰損無法補充,越打越少,彈藥也消耗大半。

到3月15日,德軍損失瞭4萬餘人、約500輛坦克,300門火炮和迫擊炮,元氣大傷。

此次德軍引以為自豪的裝甲突擊部隊,遭到蘇軍的猛烈阻擊:在巴拉頓湖戰役中,蘇軍對於德軍裝甲部隊的防禦,已經得心應手。他們使用包括高射炮兵在內的全部炮兵和航空兵同坦克作鬥爭,形成可怕的反坦克防禦圈。個別方向的火炮密度每公裡正面已超過160—170門。戰鬥航空兵在10天內出動5277架次,其中50%形是強擊機。蘇軍的坦克和自行火炮通常用於在敵坦克可能沖擊的方向設伏。在這種全方位防禦下,德軍損失瞭500多輛坦克,進攻的裝甲部隊損失大半。

二戰德軍最後1次垂死掙紮的進攻:1945年3月6日巴拉頓湖戰役爆發

到瞭3月16日,蘇軍發現德軍攻勢已經很虛弱,幹脆主動發起攻勢。

筋疲力盡的德軍招架不住,紛紛向後退卻,24小時內就退回進攻出發點。

蘇軍繼續猛攻1周,到3月22日,德軍損失很大,被迫從匈牙利全線撤退,進入奧地利。實際上,早在佈達佩斯戰役結束的時候,德國最後一個盟友匈牙利,就已經宣佈投降瞭。

由此,巴拉頓湖戰役完全失敗。

二戰德軍最後1次垂死掙紮的進攻:1945年3月6日巴拉頓湖戰役爆發

到瞭4月4日,蘇軍蘇軍第4近衛坦克軍、第6近衛坦克軍、第9近衛軍及第46軍,已經合圍瞭退到維也納地區的澤普·迪特裡希的武裝黨衛軍第6裝甲集團軍。

德軍沒有保住匈牙利的油田,連奧地利也要丟掉瞭。

站在今天的角度,巴拉頓湖戰役是一場瘋狂的胡來,類似於一個人明知道要死時的掙紮。

不過,就要覆滅的德軍,仍然表現瞭一定的戰術素養。

此戰德軍損失4萬4000多人,而蘇軍損失3萬2000多人,雙方損失很接近。

二戰德軍最後1次垂死掙紮的進攻:1945年3月6日巴拉頓湖戰役爆發

巴拉頓湖戰役,也是德軍在二戰最後一次進攻。

說的通俗一點就是:以卵擊石。

聲明:

本文參考:

圖片來自網絡的百度圖片,如有侵權請通知刪除。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