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軒 風中絮語 INTO THE WIND

黃軒 風中絮語 INTO THE WIND

“演員的心是需要時刻打開的,平常生活中的一切微小的細節都是養分。隻有慢下來,閑下來,心好像才能醒過來,一切美好的東西才開始浮現,這種感覺特別美妙。”

黃軒 風中絮語 INTO THE WIND

灰色羊毛雙排扣西裝外套

白色絲緞襯衫

白色羊毛西裝長褲

均為 迪奧2020夏季男裝系列

2019年年初的一天,黃軒突然接到瞭馮小剛導演打來的一通電話,開場簡單直接:“你有二十分鐘的時間嗎?我給你講一個故事。”聽過導演的講述,就在接完電話的當下,黃軒決定接下這部名叫《隻有蕓知道》的電影,扮演男主角隋東風。

就在一年多前,黃軒第一次與馮小剛導演合作瞭電影《芳華》,也是在那時認識瞭這個角色的原型人物、馮小剛導演的多年摯友張述。“聽到這個故事最大的感覺就是感動,雖然平淡,看似沒有什麼具體的事件,但那種感覺是特別深切的感動。”

電影的拍攝在遙遠的新西蘭。到達劇組的第二天,黃軒就換上瞭隋東風的衣服,一穿就是三個月,直到殺青那天才脫下。這期間他也幾乎沒有接其他的工作,隻想把自己完完全全交給角色。“我對自己說,不要去想怎樣拍一部電影,或者怎樣塑造一個角色。既然這段故事有觸動到我,那我就去過一段這樣的人生吧。”

黃軒 風中絮語 INTO THE WIND

藍色羊毛條紋外套、灰色絲緞襯衫、藍色羊毛長褲

均為 迪奧2020夏季男裝系列

這樣的狀態讓黃軒想起瞭幾年前在南京拍攝婁燁導演的電影《推拿》時的日子。當時的他還沒有特別多的工作,整個拍攝過程中,即便中間有連續七八天的休息時間,他也沒有離開過劇組。為瞭找到小馬身上的孤獨感和與人群的疏離感,黃軒故意沒有和劇組的其他人混得很熟,甚至幾乎沒有和別人一起吃過飯。“每天都自己待著,沉浸在那樣的狀態裡,投入到人物的感情中,自然而然地就把人物詮釋出來。”

幾年之後的新西蘭,黃軒又回到瞭這樣安靜而專註的創作狀態中。體驗生活的日子裡,他會像上班一樣每天一大早就跑到中餐館,練習切菜顛勺,有時晚上導演來餐館點兩個菜,他就炒好端上去。不拍戲的時候,他會看看書,四處走走看風景。“沒有其他人打擾,我就是在過電影中人物所經歷的真實生活。”黃軒說。劇組的拍攝從北島的奧克蘭出發,一路南下直到南島最南端的克萊德,電影中隋東風走過的路途被鏡頭一一記錄,戲外的黃軒也同時在被美輪美奐的自然風景震撼著。“快到克萊德的時候,我們在周圍看到的全是雪山。一空閑下來我就盤腿坐在窗邊,對著雪山發呆。就這麼安靜地坐著,感受自然帶來的最原始的、最純凈的能量。”

黃軒 風中絮語 INTO THE WIND

灰色羊毛雙排扣西裝外套

白色絲緞襯衫

白色羊毛西裝長褲

均為 迪奧2020夏季男裝系列

電影中的隋東風,是一個感情細膩又充滿魅力的人。黃軒要從人物二十出頭的年紀演到中年,這是他第一次出演比自己實際年齡大很多的角色,同時也是年齡跨度最大的角色,每一種年齡的拿捏,每一次狀態的轉變,對他都是挑戰。“特別感謝張述老師,他非常勇敢,拍攝時他一直在現場,隨時解答我們遇到的各種問題。”

這也是黃軒和馮小剛導演的第二次合作,“我們更熟悉也更有默契瞭,在人物狀態中的時候,我們並沒有過多地在現場討論應該怎麼演,有時候對好詞,他一個眼神我就明白瞭。”黃軒印象最深刻的是拍攝隋東風和羅蕓在病床上告別的戲時的場景。前一天晚上導演重新修改瞭臺詞,拍攝當天到達現場,叫瞭他和楊采鈺到車裡給他們讀修改後的臺詞。讀到一半,導演就已經泣不成聲,隻能停下打開車窗,抽瞭根煙,最後咬著牙堅持著讀完。“導演讀完之後,我們三個人就這樣安靜地在車裡坐著,誰都沒有說話。過瞭一會兒,導演說‘咱們拍吧’,我們就去拍瞭。當我往床上一坐,采鈺往我懷裡一靠,我摟著瘦瘦的她,她第一句臺詞出來,我馬上忍不住瞭。那種感覺不是用演的,情緒到瞭,大傢在這樣的氛圍中,都會互相被感染。”

黃軒 風中絮語 INTO THE WIND

灰色羊毛雙排扣西裝外套

白色絲緞襯衫

白色羊毛西裝長褲

均為 迪奧2020夏季男裝系列

《隻有蕓知道》電影中黃軒的最後一場戲是在出租車上。當時整個劇組隻有一個小分隊回到瞭北京,拍攝剩下不多的鏡頭。當天為瞭拍出晨光熹微的感覺,劇組早早開工。黃軒夜裡兩點鐘開始化妝,花瞭三個小時最後一次做出瞭中年隋東風的造型。拍攝開始,出租車行駛在二環路上,迎著朝陽,黃軒坐在車裡看著窗外發呆,心裡默默地跟人物做著告別。殺青後走回化妝間卸妝的路上,他掏出瞭手機,打開前置攝像頭,最後一次看瞭一眼自己作為隋東風的樣子,然後轉瞭個圈,照瞭照現場的工作人員,最後說瞭句“隋東風,再見瞭”。

黃軒很不擅長用特別具有儀式感的方式和角色說再見。劇組殺青時的慶祝場面,獻花鼓掌,常常會讓他感到不知所措。他更希望能一個人待在角落,默默地和人物告別,同時悄悄地看著在場所有人,把他們放在自己心裡。

黃軒 風中絮語 INTO THE WIND

條紋西裝 MOSCHINO

電影中的隋東風一直在努力地給妻子帶來安全感,而生活中的黃軒說他是一個從來都沒有安全感的人。童年生活的變動,生命中經歷的無常,讓他認為沒有什麼是不變的,也讓他對一切都保持著懷疑。世人在他身上看到的事業順利、人氣攀升這些仿佛能夠帶來安全感的標簽,反而會讓他更加不安。“站在光環下,得到越多,就越怕失去”。

黃軒選擇的應對方式是放緩腳步。充電,休整,慢下來,回到生活中。幾年前接受采訪,黃軒描述瞭他理想中的生活狀態,半年時間準備劇本和拍戲,半年時間休息和旅行。雖然他知道這樣的狀態在現階段很難實現,但也在努力去靠近。不工作的日子裡,黃軒的生活很簡單,做做傢務,擺弄擺弄傢裡的花花草草,看看電影看看書。有時候約瞭朋友來傢裡,做兩個小菜喝喝酒聊聊天。

他也喜歡在空閑下來的時候騎著自行車出門,無目的地亂逛,看著街上的陌生人,好奇時便仔細觀察他們的不同狀態。“演員的心是需要時刻打開的,平常生活中的一切微小的細節都是養分。隻有慢下來,閑下來,心好像才能醒過來,一切美好的東西才開始浮現,這種感覺特別美妙。”

旅行是黃軒熱愛的另一種放松和充電方式。他喜歡的旅行目的地有兩種:一種是像尼泊爾、不丹那樣無限接近原始自然的地方,沒有被現代的文明所同化,會讓人接觸到完全不同的風俗習慣和價值觀,受到很大的觸動;另一種就是歐洲擁有豐富文明與歷史的老牌資本主義國傢的首都,不管是在巴黎、倫敦還是柏林,大口吸收著現代文明的藝術養分。到這些地方旅行,黃軒基本上會在畫廊或博物館中泡上一整個白天,之後簡單吃點晚飯,隨即便鉆進劇場。夜裡看完劇,心情激動地出來,再找一個沒打烊的小酒館喝上兩杯,便是完美一天最開心的收尾。

黃軒 風中絮語 INTO THE WIND

白色羊毛條紋雙排扣西裝外套飾灰色絲緞面料

DANIEL ARSHAM藝術傢合作系列籃球式樣項鏈

DANIEL ARSHAM藝術傢合作系列電話式樣項鏈

均為 迪奧2020夏季男裝系列

前段時間黃軒旅行去瞭倫敦。“倫敦西區有幾十傢劇場,每天同時上演著各種戲劇和音樂劇。租一個民宿住下來,每天的行程上排滿瞭各種事情,完全不會覺得無聊,每天看到的、聽到的,都能夠開啟某些新的精神領域。”旅行期間恰逢倫敦西區《悲慘世界》劇場上演特別版本,請回瞭上世紀80年代出演此劇的老牌演員再次演出。黃軒大學學習音樂劇專業,入學時學習的第一部音樂劇便是《悲慘世界》。他知道消息後第一時間買瞭位置最好的票。平時生活中的黃軒幾乎不著正裝,但為瞭走進劇院看這部對他意義重大的音樂劇,他在這次旅行的行李中專門裝進瞭西裝和皮鞋。“當第一首歌的旋律響起,舞臺上燈光亮起的瞬間,我的眼淚就流下來瞭。那種感覺很奇妙。其實其中的很多唱段我都會唱,但是現場的感覺太震撼瞭。”

黃軒喜歡出國旅行時自己的狀態。平時時刻受到眾人的追捧和關註,旅行時可以摘掉光環,做回一個普普通通的觀眾,排隊買票,走進博物館或劇場,遠離工作,單純地欣賞,就已足夠享受。無論是在旅行還是生活中,黃軒都是一個獨處能力特別強的人,少有目的性,享受孤獨,沒工作的時候喜歡自己在傢喝點酒,聽聽音樂,發發呆,樂在其中。

黃軒 風中絮語 INTO THE WIND

藍色羊毛條紋外套、灰色絲緞襯衫

均為 迪奧2020夏季男裝系列

黃軒喜歡喝酒,這是很早便養成的習慣。當然不是酗酒或喝得酩酊大醉,他隻是喜歡喝完酒之後放松的狀態。“我小的時候性格很內向,不善於表達自己,在很多場合會不知所措。後來發現喝瞭點酒之後,我會願意表達自己,同時讓心情變得放松,獨處時喝點酒也讓我更加願意去思考。”黃軒說他喝酒很少去記產區或酒莊的名字,隻是相信自己喝進嘴裡的感覺,舒服好喝就夠瞭,而不想被所謂理性的知識層面上的框架束縛住自己的判斷。

“但是人的口味是會變的,”他接著說道,“前段時間我的一個朋友給我寄回瞭幾年前我寄存在他傢裡的幾瓶酒,當時我愛這款酒愛到不行,所以才存瞭一些。但當我今年再次打開,突然發現喝瞭幾口就喝不下去瞭,喝完一瓶再也不想開第二瓶。我知道酒肯定是沒錯,是我的口味變瞭。這很難說是變得好還是不好,但這也讓我想到,我們對自己的感知、控制力都沒有辦法完全瞭解,感覺會變,感受也會變,一切都在變化,我們能抓住什麼呢?可能就是此刻吧。”

黃軒 風中絮語 INTO THE WIND

條紋西服套裝 MOSCHINO

新商務系列毛呢大衣 K-BOXING

2019年是黃軒當演員的第十二年,他說十二年像是一個輪回,需要停下來梳理一下自己。他也時常會回想起過去的日子,每每這時都心存感激。有時候他開著車走在路上,車裡放著的是幾年前的CD,幾年前的音樂,瞬間他就會恍惚,好像時光回到瞭從前,什麼都沒有變。路過熟悉的地方,然後再仔細回想,這些年遇到瞭哪些人,經歷瞭什麼事情,才發現自己已經向前走瞭這麼遠。

黃軒的底色沒變。他依舊是那個性格內斂、不善於表達自己,但內心極其敏感豐富、同時充滿浪漫情懷的人。最初選擇做演員,隻是單純地喜歡表演,希望能夠躲在一個角色的背後,借著他去表達自己的內心。事業越來越好,也收獲瞭一些誇贊和認可之後,黃軒常常在思考,生命的意義到底是什麼。“演員是一個做輸出和放大工作的職業,這個職業是能夠影響到別人的,我演的每一個角色,都會被一些人所看到,看到後多多少少都會因為他受到觸動。這便是我做的事情的意義之一,通過角色傳遞表達,讓看到的人思考,或感同身受。”

黃軒 風中絮語 INTO THE WIND

白色針織毛衣、卡其色長褲

均為 UNIQLO

“你會一直做演員嗎?”這是最後一個問題。

“我想一直做下去,如果我可以的話。除非真的有一天,覺得自己沒有什麼好表達的瞭,也沒有哪個角色可以吸引我瞭,我會改變人生的方向。演員最重要的是好奇心和想象力,其實所有的藝術表達都是。我們不能永遠依靠大腦和邏輯在生活。哪怕一天中隻有一小段時間,相信情感,相信感受,相信內心。如果我們還能看到小蟲子在爬,小螞蟻在走,花花草草在動,風和雲還在變幻,那我們的生活該是多麼豐富和有趣啊。”

攝影 | 黎曉亮 (ASTUDIO)

編輯&造型 | Laurine Song

藝人統籌 | 伍小美

妝發 | 王耀葳

采訪&撰文 | 劉怡帆

編輯助理 | 喬荷

花藝 | 西岱島花藝

場地 | ASTUDIO

給這篇文章留言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