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的反思:被恐慌性就醫浪費的醫療資源

新型肺炎的疫情在我國爆發肆虐已經有一個多月瞭,最近一些天的情況相較剛開始的猛增勢頭已經相對的緩和瞭很多。除湖北以外的很多其他省份都已經連續多日確診人數下降,甚至很多地級市已經連續一周沒有新增病例瞭,我們桂林就是連續八天無新增,當然肯定還有比桂林防控形勢更好的城市,在這裡祝大傢都健康平安。

從目前的形勢來看,我們總體上取得瞭對疫情的壓制,距離最終勝利或許隻是時間問題瞭。這場疫情,我們有很多做得好的地方,但是我們也暴露瞭很多不好的問題。我個人認為相比正能量的傳頌,總結經驗教訓更加值得我們下功夫。今天就用帝國時代的遊戲編輯器模型來和大傢形象具體說明一下“恐慌性就醫”的可怕後果。關於避免“恐慌性就醫”之前很早就有呼籲,我在文中還是一邊插圖一邊講,方便大傢慢慢消化。

疫情的反思:被恐慌性就醫浪費的醫療資源

首先看上圖,左邊的紅色小人就是感染者(之後的插圖中紅色也都代表新冠肺炎的感染者)。他生活在車水馬龍的都市中,每天都為瞭生計跑江湖,就是我們生活中一個十分不起眼的工薪族或者說職場人。右邊的健康藍色小人生活在希望的田野上,自己種地為生,宅傢裡也能自給自足。就像《桃花源記》裡面的人,不知有漢,無論魏晉。這哥倆不管是從縱向還是橫向對比都是永恒的平行線,按常理而言,即便紅色小人感染瞭也不關藍色小人什麼事。

疫情的反思:被恐慌性就醫浪費的醫療資源

某天藍色小哥突然“變黃”瞭,出現瞭感冒癥狀(之後的插圖黃色代表其他普通疾病患者)。在冬天人體本來也容易感冒發燒,換作以往的年份裡也是一件很普通的小事情,在傢多喝水就自己扛過去瞭。今年因為疫情的報道鋪天蓋地,他也能從電視,手機或者其他網絡渠道瞭解到疫情的信息。為瞭阻止病毒擴散武漢都封城瞭,他看到這些心裡自然就發慌瞭,怕自己也是這個病。我們生活在距離武漢千裡之遙的桂林都慌得要命,武漢本地人當時的驚慌程度可想而知瞭。

疫情的反思:被恐慌性就醫浪費的醫療資源

正常人都是有“求生欲”的,雖然這個詞近段時間才火爆網絡,其實自從地球有生命誕生以來,隻要是生命體就都有求生欲,這和網絡推廣沒關系。既然是你不想死,我也想活命,那大傢無論之前是在什麼領域從事什麼樣工作的,都會不約而同跑去醫院集合瞭。在新冠病毒剛剛發生的時候,真正的感染者的數量是很少的,盡管醫院來看病的人擠滿瞭門診部,真實的新冠肺炎病人隻占到瞭很少一部分。占據大部分比例的黃色小人都是普通的感冒,一般性的肺炎和尋常的發燒,他們當中的很多人自己也感覺不是新冠肺炎,來醫院隻是為瞭求個心安。然而他們並沒有意識到,本來去醫院是為瞭“不送人頭”,結果反而給瞭新冠病毒“一血”。

疫情的反思:被恐慌性就醫浪費的醫療資源

等他們在醫院吃瞭藥打完針,安安心心的回傢瞭,自己也不知道,傢人也沒在意,結果就這麼“引狼入室”瞭。這個病毒人傳人的能力非常的強,大傢都知道隻要傢裡有一個人感染,哪怕是自己居住的樓棟有一例確診病人,那都是晴天霹靂的大事件。新冠病毒的傳播如此之快,單靠人類正常的社會活動是肯定達不到的,醫院門診部的真實病人和普通的恐慌病人交叉感染才是最要命的“加速器”。最早期的情況是少部分真正的病人得以確診入院,大部分疑似病人吃藥打針以後帶著病毒回瞭各自的傢,多米諾骨牌效應就開始發生瞭。

疫情的反思:被恐慌性就醫浪費的醫療資源

咱中國作為世界上人口基數最大的國傢,別的不敢說,人與人的傳播能力絕對是首屈一指。這個世界上除瞭印度,應該沒有其他的國傢敢站出來跟我們比傳播力。恐慌的普通患者紮堆去醫院和真實的新冠肺炎患者交叉,再真正得病瞭回去傳染傢人,這樣的惡性循環隻要持續三五天,實際患者人數就是天文數字瞭。按照正常情況來講,醫療資源的分配是合理的,是大眾的恐慌情緒造成瞭非常多的不必要擴散。當大量患者需要就醫的時候,就出現瞭床位數量不足和醫生們應接不暇的情況瞭,說句公道話,這不該完全責怪醫院管理不行和醫生人數太少。病毒發展到第一個爆發期的時候,來醫院看診的病人當中雖然真實病人的數量和比例都上升瞭不少,但是也還有相當一部分是恐慌就醫的人。感染瞭新冠肺炎的病人被恐慌就醫的病人占據瞭有效醫療資源,安排不上病床延誤診治,恐慌就醫的病人又被新冠肺炎的病人傳染瞭真正的病毒,到頭來是兩邊人都給耽誤瞭。

我們不妨轉過頭來看看日本,不得不說從疫情爆發到現在,日本對於我們的援助還是非常給力的,這一點確實要向他們致謝。他們國內現在也有很多人感染瞭,日本當前的疫情形勢也非常的嚴峻,但是他們並沒有照搬我們的模式進行全國大規模的封堵和停業。當然這與國傢之間不同的行政體制有直接的關系,制度問題我們暫且不評論,之所以日本不像我們這樣搞,在很大程度上就是怕引起全國范圍的恐慌。我想日本方面應該也是吸取瞭我們的一些教訓,因為大眾恐慌就會紮堆看病,導致本不該發生的傳播,造成優勢醫療資源的浪費。所以把恐慌情緒壓制在比較低的水平,把醫療資源精準給予真正的患者或許也是一個辦法(當然他們實際多半自己心裡也沒底),讓我們以實踐為標準去檢驗日本的這招是否能給我們新的答案吧。

疫情的反思:被恐慌性就醫浪費的醫療資源

如果說新冠病毒是本次席卷全國疫情的元兇,那恐慌性的就醫就是它的幫兇,這裡面造成瞭太多醫療資源的浪費,既耽誤瞭真正的病人,又拖累瞭無辜的健康人。我們要從這裡面吸取一些教訓,把控病毒是一方面,把控我們自己同樣是很重要的另一方面。希望日本的應對舉措能收到更好的效果,這對於我們今後也能提供重要的參考價值。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