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地久天長》是對友誼最大的諷刺

電影《地久天長》是對友誼最大的諷刺

昨晚,看完瞭電影《地久天長》。節奏慢,所以花瞭幾天時間斷斷續續地看。知道男女主演王景春、詠梅憑《地久天長》拿下瞭柏林電影節影帝、影後,對它很有期待,期待過高之下便易產生“難負盛名”的偏見。

直到,電影最後,片名出現,“地久天長”四個中文字底下,赫然出現瞭一行英文——“So Long, My Son”。瞬間,淚目。

是怎樣一種感受呢?是一種,被歲月瘋狂壓抑後的心力交瘁。你心中有巨大的空洞,你知道這空洞永不可平。

上次看完一部電影,有這種感覺的,是俞飛鴻和段奕宏主演的《愛有來生》。雖然,它們講的是完全不相幹的事。

電影不知出於何種考量,最終還是選瞭一個圓滿式的結局。這個結局,安慰瞭人心,但,失去瞭它的深刻。相較於以句號結尾,無疑省略號更具留白式的意味深長。

但,難就難在,如果換個很現實的結局,那,這句“So Long, My Son”便沒有那樣大的沖擊力。所以我想,這個結局,一定是經多方仔細斟酌過的所有結局中,不一定是最好的,但一定是最合適的那個結局。

圓滿的結局,其實是不圓滿的結局,反倒是最圓滿的結局。

作為一名八零後,這部電影主要事件發生的時間軸離我們亦近亦遠。近在,電影中涉及的所有事情我們依稀都有印象,計劃生育、下崗、下海熱、房地產熱、出國熱……而遠就遠在,我們與這些事之間始終隔著一段不能親眼看見、親手觸摸的距離。沒有經歷過,縱是取相似的那部分產生共情,但還是,沒有感同身受這一說的。

人在世間,被時代洪流裹挾著,揚出水面或拍到河底,真正能把控的東西,寥寥而已。但你也不能武斷地說,那就是一個不好的時代,你所處的就是一個好的時代。命運罷瞭。什麼是命運?那些你無權選擇卻落到你頭上的便是命運:生在哪個時代,有怎樣的原生傢庭,甚至遇見誰……

中文片名叫《地久天長》,影片中也多處出現《友誼地久天長》這首歌。但它真的在講這些人之間的友誼嗎?不見得。我看到的是,以友誼之名,行卑鄙之事。

我們先看李海燕,工廠的領導,以職責所在為由,公開逼迫押送自己的好友,也就是女主人公王麗雲,去醫院打胎,造成麗雲大出血失去生育能力。在工作和友誼這間,李海燕選的是工作。

李海燕和沈英明夫婦的兒子浩浩,逼迫自己的好友星星下河,把星星往水庫裡推,致使星星喪命。在面子和友誼之間,沈浩眼裡隻有自己的面子。

我們再看李海燕的老公沈英明,在得知自己的兒子浩浩害死瞭王麗雲和劉耀軍夫婦的兒子星星之後,拿瞭一把菜刀上門去對劉耀軍說“你去把浩浩砍死”。虛偽到極點。在兒子和友誼之間,沈英明保的是兒子。

再看這對夫婦的妹妹沈茉莉,更是諷刺到瞭極點,引劉耀軍出軌,還覺得自己是善良的。

人性的自私與扭曲在面對選擇時暴露無疑,唯利我爾,哪裡有友誼的立足之地。所以你說,這部電影哪裡是講友誼的呢?中文名取“地久天長”四字,分明是在諷刺。

若要認真論起來,這部影片中,唯有一個人,真正當得起友誼二字,她就是女主人公王麗雲,而支撐她的,我想,是那一點心底的善良與純粹吧。

所以,英文名”So Long, My Son”,才是影片真正要講的。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