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雲音樂節熱:從安撫樂迷到商業化試水,回到現場仍是期待

幾年前,痛仰樂隊在自傳中寫下:“沒有音樂,生活將是一場錯誤。”

2020年伊始,在疫情的阻隔下,音樂節、演唱會、音樂會等停擺,現場音樂演出從樂迷們的生活中暫時離開。

“雲音樂節”“雲趴音樂周”等線上演出應運而生,樂迷們得以沉浸於與音樂人的雲互動中。直播平臺、音樂機構等參與方順勢收獲瞭關註度,但“雲音樂節”這類模式是否具備商業化空間?是曇花一現還是能持續發展?入局者仍在摸索,時間才能給出答案。

不能忽視的是,對於音樂人和樂迷來說,在線上收益暫不明朗、雲演出臨場感不足等問題下,回歸現場,仍是共同的期待。

疫情下的雲音樂節熱:從安撫樂迷到商業化試水,回到現場仍是期待

音樂現場被按下暫停鍵

在許多樂迷們的計劃裡,今年3月,他們本應到武漢參加草莓音樂節。但直到早櫻開瞭,樂迷和音樂人們還無法相聚於武漢。

草莓音樂節自2007年起舉辦,2020年原計劃將在20座城市舉辦,首發站為武漢,目前行程已被打亂。不僅是音樂節,演唱會、音樂會、Livehouse等人群密集的現場音樂演出,在新冠肺炎疫情的籠罩下,都被按下瞭暫停鍵。

從2月到5月,劉德華“Mylove世界巡回演唱會”取消15場,延期9場;2月10日起,上海大劇院陸續發佈兩輪演出取消公告,共涉及3月份的8臺29場音樂會、舞劇、話劇和音樂劇;2月21日,上海交響樂團與各地主辦方協商後,發佈瞭取消3月共計23臺演出的公告……

一則則取消和延期的公告,對應的是業內公司的損失。

3月2日,中國演出行業協會發佈公告稱,據不完全統計,僅3月,全國20餘省市,近8000場次演出(不含旅遊演藝)被取消,直接票房損失超過10億元。

現場音樂是草莓音樂節主辦方摩登天空的三大業務之一。摩登天空公眾號顯示,疫情發生後,多個已經開票的演出進入瞭全額退票環節。

摩登天空的副總裁沈玥告訴南都記者,目前還不能確定疫情會給公司造成多少損失,但預計上半年的音樂節、演唱會、巡演等都會取消或延期,導致收入滯後,已支出的場館費用、音樂人的預付款也會帶來一些現金流的壓力。

提供線上版權服務和音樂人推廣服務的街聲也向南都記者表示,早前公佈的配合旗下合作音樂人馬思唯新專輯發行而做的2020“黑馬王子”全國巡演暫時取消,票務平臺無條件全額退款,會帶來一小部分的損失。

音樂人也不得不停止現場演出,留在傢中。

3月6日,Chinese Football樂隊宣佈取消在英國佈萊頓的Bad Pond音樂節的演出和五月的第一次歐洲巡演。其主唱徐波正身處武漢,無法離開這座因疫情被封閉的城市。

疫情下的雲音樂節熱:從安撫樂迷到商業化試水,回到現場仍是期待

黑屋樂隊的主唱李巧巧也困於傢中。2019年12月,由4位同窗好友組成的黑屋樂隊開始瞭八城巡演。巡演結束後,2020年初,主唱李巧巧作別吉他手、貝斯手和鼓手,回到瞭傢鄉浙江溫州。

疫情蔓延後,李巧巧在傢中自彈自唱,有時會外出拍攝VLOG,記錄疫情下傢鄉的情況。他不知道,何時才能與樂隊成員重聚,回到正常的軌道上。

2月2日,李巧巧有感而發,寫下幾句歌詞:

“這本該是復蘇的季節萬物生長,可一陣風吹散瞭我們在天涯兩端。待到春日暖陽我們再見不晚,我再聽你把故事從頭講。”

“雲音樂節”滿足雙向需求

2月26日,不少人仍因疫情與傢人或好友相隔千裡。當天,一支從武漢走出的樂隊,以另一種方式實現瞭重聚。

“那裡總是很潮濕,那裡總是很松軟,那裡總是很多瑣碎事,那裡總有紅和藍……時間過得飛快,轉眼這些已成回憶……”

疫情下的雲音樂節熱:從安撫樂迷到商業化試水,回到現場仍是期待

那年,達達樂隊的成員之一彭坦北漂,在一個下雨的夜晚,窗外撲面而來的潮濕感勾起瞭他對故鄉武漢的思念,由此寫下瞭一首《南方》。這支樂隊在去年的秋天正式重組回歸,但卻遇上瞭疫情阻隔,打亂瞭原有的計劃。

當晚,達達樂隊的四位成員分別在武漢和北京隔空合作瞭一曲《南方》,同框出現在西瓜視頻的線上演出中。當歌聲響起,打動瞭屏幕前的許多樂迷。

這是摩登天空聯合今日頭條打造的第二季“宅草莓”中一場線上演出的壓軸片段。街聲也在B站開設瞭3場線上演出,隨後又聯合抖音推出We live @home,邀請音樂人在傢裡直播與粉絲們實時交流分享。

此外,滾石唱片、太合音樂、網易雲音樂、騰訊音樂等多傢音樂機構相繼推出各種線上音樂節;線下的Livehouse、酒吧也開始直播“雲蹦迪”。

觀察這些線上音樂節的內容可以發現,線上演出不是對線下音樂節簡單的復制粘貼。

“宅草莓”除瞭播出以往草莓音樂節的現場片段,還推出瞭自制的視頻。在自制視頻裡,茶涼粉樂隊的梁晨和女兒一起出鏡彈唱,趙夢分享瞭自己心儀的口紅色號,瘋醫樂隊主唱化身美食博主在線做河南特色羊肉燴面,唐朝樂隊主唱丁武也下廚分享瞭私房紅燒魚的做法,檸檬頭樂隊的主唱則講起瞭脫口秀……

音樂人許飛在街聲We live @home直播時,第一句就是“大傢好,我是再不說話就要憋瘋的許飛”。直播時,許飛還準備瞭自帶罐頭笑聲的軟件,營造瞭一個歡樂的K歌現場氛圍,這是有別於線下演出的。

線上演出相對現場表演受到的時間限制少,能讓音樂人更好地與樂迷分享近期的生活。旅行團樂隊在直播中透露瞭新歌創作進展,Higher Brothers樂隊的KnowKnow也在成員的配合下,在工作室展示瞭旗下品牌的新款服飾。

沈玥認為,線上演出能夠滿足雙向需求。“音樂人很樂意呈現自己玩音樂之外的一面,讓樂迷發現他們其他擅長的領域,這也是他們個人形象的一部分;對公司來說,我們也希望音樂人以身作則,比如在傢健身、做飯,傳遞給樂迷‘好好生活’的價值觀。”

街聲也持有相同的觀點,“在非常期間,讓音樂人用直播的方式去展現自己,和歌迷做充分的溝通,除瞭可能產生的一些直播收入外,同時也讓樂迷更加瞭解音樂人目前的狀態。”

商業化空間

線上演出,最初是各音樂機構為瞭安撫樂迷情緒的方式。

1月31日晚,資訊平臺“音樂節RSS”在B站上線“臥室POGO音樂節”。為期5天的線上音樂節是公益性質,“音樂節RSS”在平臺公示,累積1366元收益已全部捐贈。“音樂節RSS”兩度申明:“我們做直播不想改變什麼,隻是想給大傢暫時有個安放情緒的地方。”

“疫情期間,我們看到不少宅在傢的年輕人覺得彷徨、苦悶、焦慮,所以希望號召音樂人一起做些什麼,傳遞快樂。”沈玥告訴南都記者,“宅草莓”的第一季是純公益活動,音樂人無償參與,當時還沒有以此為公司帶去實質性收入的想法。

線上演出的人氣出乎策劃人的意料。

2月4日至8日,“宅草莓不是音樂節”累計超過100萬人觀看,單日彈幕數近10萬條。第二季”宅草莓”有近100組音樂人參加,7日直播累計超過857萬人觀看,實時直播單日最高人氣143萬人;網易雲音樂推出的“雲村臥室音樂節”累計吸引瞭85組音樂人,首月累計觀看人次超過1600萬,累計觀看時長2198萬分鐘,彈幕互動累計685萬條……

於是,有的音樂機構開始思考將這一模式商業化的可能性。

第二季“宅草莓”,摩登天空開始進行市場化運作,和今日頭條聯合制作與出品,已經能為摩登天空帶來經濟效益。

沈玥向南都記者介紹,即使沒有發生疫情,摩登天空的下一步也是突破線下,把好的內容通過線上傳播,影響更多人。“線上能夠拓寬抵達人群的廣度,好的內容如果隻在線下呈現,其實觸及的面是有限的。”

沈玥透露,在特殊時期,公司能夠更聚焦地發力線上,接下來也會開拓新的線上呈現方式,比如將推出紀錄片,呈現音樂人跨界合作等內容。

和摩登天空一樣,街聲也對線上演出持有積極的態度。街聲向南都記者表示,早在2016年和2017年,街聲就曾采用錄音棚live直播的形式,是業內較早開始進行線上演出的制作單位之一,而歐美海外的發展也更是要早很多,並不是曇花一現。隻是這段時間因為疫情影響,各個單位“被迫”把主要著力點用在這個部分,大傢比較集中關註到這樣一個形式。

但街聲也指出,無論線上還是線下的演出,要想持續發展,還是需要內外兼修。“對內的自身內容品質有要求有把握,對外跟合作音樂人合作單位保持良好溝通與充分尊重。這兩點是基本的,說起來可能很容易,但真正實踐真的很考驗團隊。”

沈玥則告訴南都記者,線上演出這種模式,可能在頭部公司更容易成功。“頭部能生產更好的內容,資源也會更多地往頭部聚集。有的公司覺得經濟效益不明顯,是因為在互聯網上會有聚集效應。”

回到現場仍是期待

在各方積極進入線上演出的市場時,音樂人和樂迷們如何看待這種方式?

2月27日晚,李巧巧受邀線上演出瞭半小時。“互動的消息都能看得到,不像在現場,有時候聽眾說話臺上會聽不清。”體驗瞭線上演出後,李巧巧感覺還不錯。

不過,線上演出暫時沒能給他帶來太多的收益。據李巧巧向南都記者介紹,這一次直播的線上收益為150元左右,“當然是沒有線下多的”。據蒼南新聞網報道,黑屋樂隊2016年的商演價格約為每場4000元。

沈玥向南都記者透露,在能夠進行商業化的線上節目中,會以音樂人演出費作為基數,根據節目實際情況考慮付給音樂人酬勞。

對此,有機構發現瞭音樂人對線上收益的擔憂,以此切入線上演出市場。

疫情下的雲音樂節熱:從安撫樂迷到商業化試水,回到現場仍是期待

近期,唱吧推出瞭Live House,提出要長期為音樂人提供線上演出平臺服務。唱吧創始人兼CEO陳華表示,唱吧註意到有約10萬人規模的音樂人主要依靠線下演出獲得收入,疫情下他們失去瞭最大的經濟來源,因此唱吧推出Live House,“為10萬線下歌手提供10萬個在線演出機會”。

據唱吧官方介紹,除瞭在線演出之外,入駐唱吧的音樂人還可以通過錄播等形式獲得流量分成等長期收益,並且唱吧Live House還將逐步試水商業模式,讓音樂人能夠獲得穩定的線上收入。

目前,唱吧的Live House確實吸引瞭不少合作方。繼與摩登天空合作直播專場後,唱吧又聯合S.A.G舞臺藝術工作組帶來線上直播,預計有36組音樂人會登場。

在收入之外,線上演出缺乏臨場感,也是橫亙在前的難題。

李巧巧告訴南都記者,“(線上演出時)臨場感,沖擊感,氛圍感等都不具備,而且如果以樂隊的形式想要達到很好的音質效果更難”。

1月31日晚,“音樂節RSS”舉辦的“臥室POGO音樂節”中,部分樂隊視頻出現瞭音質和畫質問題。

“宅草莓”播出的往年草莓音樂節視頻也存在音畫質不理想的情況。沈玥告訴南都記者,視頻來自現場大屏的主切畫面,現場收音並不完美,即便通過修聲和調色,還是會有瑕疵,“有的音樂人會覺得沒能呈現出作品最好的一面”。

街聲向南都記者強調,做線上演出,內容品質、音樂人感受、歌迷需求都是很重要的考慮要點。保持音樂現場直播的專業門檻,是對音樂人和樂迷的負責,也是做這一行的自我要求。

沈玥也表示,發力做線上演出,和專註於現場表演並不矛盾。“今年不管多晚,隻要時機到瞭,草莓音樂節都會去到武漢,讓年輕人能夠開心一回。”

回到現場,仍是不少音樂人和樂迷們共同的期待。

2月21日,大麥網發佈最新數據,在全國超過800場被延期的演出中,平均66%的觀眾選擇瞭保留訂單。其中,頭部演唱會的訂單保留率為75%,以“MyLove劉德華巡回演唱會”為例,93%的購票用戶保留瞭延期觀演的權利。

正如“音樂節RSS”在答謝樂迷支持線上演出時所說:“不管做多少場直播,我們始終堅信去現場,才是對樂隊最好的支持。”

采寫:南都記者 封聰穎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