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溥儀對簿公堂的末代皇妃——文繡的傳奇人生

離婚,在現代社會是再平凡不過的事情瞭,但是在100年前的民國時期,離婚可是一件不平凡的大事,徐志摩和張幼儀離婚案是民國時期依據《民法》判決的第一起案件,當時鬧得滿城風雨。但民國期間最大的離婚案不是他們,而是前清朝末代皇妃文繡起訴溥儀的離婚案,一時驚天動地,震動瞭全國。

與溥儀對簿公堂的末代皇妃——文繡的傳奇人生

1912年2月12日,隆裕太後帶著年僅六歲的溥儀皇帝,在養心殿舉行瞭最後一次朝見儀式,頒發退位詔書。至此,276年的大清帝國結束,2132年的帝制歷史隨之結束。清朝雖然結束,但是根據南京臨時政府和清朝皇室簽訂的《清室優待條件》,溥儀等前朝皇室依舊居住在紫禁城中,仍然過著小朝廷的生活。

與溥儀對簿公堂的末代皇妃——文繡的傳奇人生

文繡進宮,做起皇妃。

就在徐志摩和張幼儀鬧離婚的那一年,皇室決定為16歲的溥儀選定皇後和皇妃,最終確定17歲的婉容為皇後,14歲的文繡為淑妃。

與溥儀對簿公堂的末代皇妃——文繡的傳奇人生

文繡和婉容與溥儀成婚儀式兩天內就完成,1922年11月30日,皇室以隆重的婚禮儀式將文繡娶進皇宮,比婉容的婚禮早一天,新婚之夜,溥儀可能不滿意文繡,二人並沒有同房,之後沒有得到溥儀寵幸的文繡,就在長春宮裡過著簡樸的日子,雖然二人沒有同房,但是表面上兩人相處還算可以,溥儀還給她聘請瞭一位英語老師,文繡學習十分用心,開始接受新思想。

與溥儀對簿公堂的末代皇妃——文繡的傳奇人生

好景不長,1924年,第二次直奉戰爭爆發,馮玉祥發動北京政變,馮玉祥的部下鹿鐘麟包圍紫禁城,將優待皇室條件大肆修改後,把溥儀及其後妃親屬驅逐出宮,民國中存在瞭13年的小朝廷,宣告徹底結束。末代皇帝溥儀,從此開始瞭他顛沛流離的一生。

與溥儀對簿公堂的末代皇妃——文繡的傳奇人生

離開皇宮後,皇帝皇後皇妃這些尊號自然就沒有用瞭,而曾稍接觸過西方思想的文繡,想著現在已經是民國時代,所以想要平等的生活,可以和婉容平起平坐。除瞭想提高一點傢庭地位外,文繡十分反對溥儀想借助日本勢力復辟一事,這在當時是非常難能可貴的,在文繡看來日本人狼子野心殘暴無比,切不可因為復辟清帝事業而為虎作倀,可當時的溥儀根本就聽不下去這樣言語,反而對文繡更加冷淡、反感、討厭,二人本就不堅固的感情迅速降溫。

刀妃革命,選擇離婚。

1925年2月,溥儀離開北京遷往天津居住,在這裡的幾年,溥儀和婉容成雙入對,而文繡則被拋之腦後,晾在一邊,備受冷落。丈夫的冷眼相待,婉容還時不時對她無理的謾罵和羞辱,再加上一些下人的歧視和虐待,令文繡十分傷心,經常以淚洗面。走投無路的文繡,漸漸萌生瞭想要和溥儀離婚的念頭。

  

與溥儀對簿公堂的末代皇妃——文繡的傳奇人生

而最終讓這個想法落地成為現實的,是文繡的遠房表姐玉芬,玉芬鼓勵她請律師寫狀子,和溥儀鬧離婚,而後在文繡的妹妹文珊的幫助下,文繡去法院起訴溥儀,決定和他離婚,一場轟轟烈烈的“刀妃革命”就此拉開帷幕。刀妃:當年溥儀等人被攆出紫禁城時,文繡曾袖裡藏刀,自殺殉情未遂,又被人稱為“刀妃”。

當溥儀聽到文繡要和他離婚時,立馬就慌手腳,面對文繡的控告,再加上京津兩地的各類報紙媒體大肆渲染,溥儀倍感顏面掃地,無奈之下,溥儀也請瞭兩名律師和文繡在1931年10月22日,簽訂瞭離婚協議書,這本離婚協議書中主要寫瞭三點內容:

一、離婚後,溥儀付給文繡生活費5.5萬元。

二、允許文繡帶走穿用的衣服和日用品。

三、文繡回北平母親傢生活後,不得做出有損溥儀聲譽的事情。

這是我國歷史上第一起皇帝離婚案,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千百年來敢於拋棄皇帝的隻有文繡一人,在這裡我們不得不佩服文繡敢於反抗的勇氣。溥儀和文繡離婚一事,令溥儀倍感屈辱,惱羞成怒的他甚至將這件事遷怒到婉容的頭上,對待婉容的態度發生瞭根本變化,沒有丈夫關心的婉容,最後靠抽鴉片生活,出軌侍衛甚至還生瞭孩子……

與溥儀對簿公堂的末代皇妃——文繡的傳奇人生

樹欲靜,風不止。

離婚後的文繡,又回到瞭北平打算回到自己母親身邊,可惜老太太她已經去世,傢產也被同宗變賣,文繡隻好在北平租房生活,而溥儀給的那筆生活費,也在打官司中耗費不少,所剩無幾。

1932年,文繡重新恢復瞭傅玉芳這個名字,入宮前她曾經改名叫傅玉芳,入宮後又改回原來的名字文繡。然後在北平的一所小學當瞭老師,這份工作她做得很好,學生們也很喜愛她,可惜她的身份不小心暴露,一時間各路報社記者以及民眾蜂擁而至,樹欲靜而風不止。次年文繡不得不辭掉瞭她這份十分喜歡的教師工作。於是,便拿出一筆錢,在北平劉海胡同買下一處小平房,過著隱居的生活。

七七事變後,北平淪陷,一些仰仗日本人勢力的漢奸們,還有一些不明真相的群眾,以為皇妃傢中必有天價古董、金銀財寶,於是頻頻登門敲詐勒索,這樣一來,文繡徹底花光瞭手裡的錢財,最後不得不賣掉劉海胡同的小宅院,另租房生活,並出賣體力為生,甚至還一度去建築施工隊做苦力活兒,還在街頭巷尾裡叫賣香煙,可以說是嘗盡世間冷暖。

重獲婚姻,走向新生。

抗戰勝利後,文繡經友人介紹,當瞭一名報社的校對員,她工作恪盡職守,兢兢業業,深受社長張明煒的看重,後在社長的牽線搭橋下,將她介紹給國民黨的一位少校劉振東。

與溥儀對簿公堂的末代皇妃——文繡的傳奇人生

1947年的夏天,二人結婚,在北平西城白米斜街租房安瞭新傢,婚後二人相敬如賓,夫妻融洽。北平和平解放後,劉振東在文繡的勸說下,坦白從寬,到1951年,北京市人民政府因為劉振東表現良好,便將他分配到西城區當瞭一名工人,文繡一傢也搬遷到西城辟柴胡同。

1953年9月18日,文繡因突發心肌梗塞病逝於傢中,年僅44歲,一生無兒無女,隻有劉振東一人守在身旁,最後安葬在北京安定門外的公義墓地裡。

文繡一生短暫,大起大落,當過末代皇妃,雖然備受溥儀冷落但終究是衣食無憂,後來又因為感情破裂毅然離婚,嘗遍世間冷暖,最後又重獲傢庭的溫暖,雖然清貧困苦,但也擁有瞭完滿的傢庭,一生經歷傳奇坎坷。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