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露之死:陰謀背後的真相

夢露之死:陰謀背後的真相

瑪麗蓮·夢露離奇的死亡讓肯尼迪總統兄弟成瞭眾矢之的。

羅伯特·肯尼迪在邁向總統寶座的關鍵時刻被刺,愛德華·肯尼迪的政治事業因為查帕奎迪克島翻車事故而受到影響,真的有咒語在籠罩著肯尼迪傢族?

羅伯特·肯尼迪突然插瞭進來

和夢露調情是完成任務的手段

當時的情況就是所謂的“一見鐘情”。瑪麗蓮本來覺得她是絕無成為美國第一夫人的機會瞭,這時卻又看到瞭希望,因為大傢都認為羅伯特會緊隨其兄成為總統的。

從表面上看,這是一場充滿激情的浪漫史,但我卻懷疑司法部長與瑪麗蓮·夢露交往是別有用意的。

我相信,總統急於要拿回在瑪麗蓮那裡的文件、信件和照片,而羅伯特的任務就是要把它們給取回來。我的看法是,他把和瑪麗蓮調情看做是完成任務的手段。他並不想和妻子埃塞爾、和孩子們分手去娶瑪麗蓮。但是羅伯特誘她上勾,而明眸如星的瑪麗蓮竟相信瞭他。

有兩件事情,使整個事情急轉直下。第一件是有足夠證據顯示瑪麗蓮懷孕瞭,不管孩子是羅伯特的還是傑克的,這醜聞都是毀滅性的。

另一件事是,埃塞爾知道瞭,而她或許是傢庭成員中唯一不知道羅伯特去好萊塢的使命的人。

有跡象顯示,瑪麗蓮是很不情願才去墮胎的。瑪麗蓮接到電話,要她“離鮑比遠點,你這個蕩婦”,瑪麗蓮相信那些電話即使不是埃塞爾打來的,也是她指使別人打的。

後來,大傢都認為,就是從那一刻開始,她的整個世界就這麼隨著絕望而土崩瓦解瞭。到這個時候,她對自己被肯尼迪兄弟利用(實在是被濫用)這一點已經心知肚明,她也不想再和他們有什麼來往瞭。

1962年8月4日,星期六,羅伯特·肯尼迪來看她。他威嚇她,大概是想要討回傑克要的文件,但她那裡什麼都沒有。她毫不客氣地把司法部長趕出瞭傢門。知情者很可能認為在那個星期六,瑪麗蓮的事情已沒瞭退路。他們錯瞭。

這時,她已勝券在握。然而,就在那個晚上,瑪麗蓮不知怎麼搞的竟昏迷瞭過去,第二天一早就死瞭。

被肯尼迪傢裡的人扔來扔去

星期六晚上,彼得·勞福德在海灘邊的豪宅裡要舉行晚宴,客人中有羅伯特·肯尼迪,但瑪麗蓮拒絕參加。但那天中午時,瑪麗蓮收到一個包裹,裡面有個軟軟的玩具,是隻小老虎,可能還有一張便條。

包裹送到的時候,她的發型師阿格尼斯·弗拉納根也在場,她看到瑪麗蓮一下子變得十分不安。阿格尼斯說,她後來悄悄地離開瞭。

如果使瑪麗蓮不安的不是那張條子的話,那可能就是玩具老虎傳遞瞭什麼信息。我們有理由猜想是羅伯特·肯尼迪送來的信或便條,或許是告訴她埃塞爾都知道瞭,所以不能再這樣下去瞭。

我們知道,瑪麗蓮在這個時候已經下定決心要和司法部長斷瞭所有的關系,所以斷絕來往應當不會讓她不安;讓她痛苦的是在這鐘情況下,他居然覺得是他把她給甩瞭。

我們知道在她心裡,她本來就覺得自己像是“行屍走肉”(她自己這麼說的)而被肯尼迪傢裡的人扔來扔去,而這次又被利用瞭。

前一天晚上,她定好瞭一桌昂貴的飯菜送到她傢裡,但羅伯特卻沒來。再晚些時候,她簡直就是被騙到一傢很有名氣的飯店,在那裡和彼得·勞福德共進晚餐。到瞭那裡,她發現羅伯特·肯尼迪正等著她。

可能就在這個時候,司法部長向她攤瞭牌,告訴她不便再來看她,不便到她傢裡和她一起用餐瞭。在這之前,他都讓瑪麗蓮相信——而她對他的意思是很清楚的——他會和埃塞爾離瞭婚來娶她,而現在他卻告訴她這事從來就沒有可能。

墮胎後,她一次次想找到羅伯特·肯尼迪,但是他表現得就像她得瞭瘟疫似的。他不接她的電話,不和她聯系。可瑪麗蓮知道該如何才能引起他的註意,她在一些地方放出話去,說是要開個記者招待會,會上她會“統統都講出來”。

這下奏效瞭,他匆匆趕來。其實他用不著著急的。大傢都知道,瑪麗蓮所要的不過就是在和他分手時他能註意她。飯店裡的會面並不讓人愉快,雙方都很氣惱。羅伯特·肯尼迪根本就沒那個心思來好好地道別,他還沒弄到哥哥要的東西。

就瑪麗蓮來說,如果他能讓她好好地和他分手,不告訴她在許諾和她結婚這件事上,他從來就沒有真心真意過,他也就可以拿著想要的東西回傢瞭。但羅伯特是個想怎麼樣就怎麼樣的人,他能做的就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夢露之死:陰謀背後的真相

死前發生的事情

星期六下午,司法部長不請自到,還帶來一個人。有人懷疑是男人給瑪麗蓮打瞭一針,好讓她安靜下來。羅伯特和瑪麗蓮吵瞭起來。瑪麗蓮不給他要的東西,羅伯特發瞭火。

他們走後,瑪麗蓮關心的是按摩師拉爾夫·羅伯茨怎麼沒來告訴她暫定的晚飯是否落實瞭。她不知道羅伯茨打來電話的時候,心理醫生拉爾夫·格林森在她傢裡,是他接的電話。他並不喜歡拉爾夫·羅伯茨,竟在電話裡說瑪麗蓮不在傢。

按摩師隻得和其他朋友去消夜瞭,把瑪麗蓮一人丟在傢裡。

羅伯特·肯尼迪來過之後,彼得·勞福德在傍晚打電話給她。司法部長急著要瑪麗蓮晚上來吃晚飯,但瑪麗蓮告訴勞福德她不會去。

就在這個電話裡,瑪麗蓮和勞福德講瞭她對羅伯特的失望,而且說到她覺得自己像“行屍走肉”那樣被別人扔來扔去。早些時候,她給傑克·肯尼迪打過電話,但找不到他。當時,總統在海尼斯港的傢裡。

羅伯特還沒弄到傑克要的東西,因此對她的爽約十分惱火。那天晚上7點,他再一次不請而至來到瑪麗蓮傢裡。這次他是和彼得·勞福德一起來的,想要嚇唬瑪麗蓮交出他要的東西。等到瑪麗蓮覺得自己受夠瞭這一切時,她毫不講情面地將肯尼迪和勞福德都趕瞭出去。

就因為格林森醫生插一腳,那個星期六的晚上,瑪麗蓮就獨自在傢瞭,在小喬來過電話後早早上瞭床。她的朋友帕特·紐科姆去瞭勞福德傢,其他朋友,雅各佈一傢,那天晚上正好在好萊塢聽亨利·曼西尼的音樂會。管傢默裡太太決定留下過夜,瑪麗蓮一般是肯定不會叫她留下來的。因此,那天晚上誰讓默裡太太留在瑪麗蓮傢就成瞭一個謎。

不過,她在那裡本來倒可能是一件好事,因為她可能有助於我們瞭解瑪麗蓮去世的那天晚上,究竟發生瞭什麼事。但是事實正相反,她把事情弄得更糟,她胡編亂造,到處亂講,直到沒人相信她的故事。這卻很清楚地說明有人在掩蓋真相。

有人興師動眾掩蓋真相

阿瑟·雅各佈在好萊塢接到電話,要他趕到瑪麗蓮傢。到瞭那裡發現她已昏迷,當時究竟有誰在場現在仍是個謎。默裡太太在那裡,但她既沒能與瑪麗蓮的醫生海曼·恩格爾伯格聯系上,也沒能聯系到心理醫生拉爾夫·格林森。

娜塔莉·雅各佈說她以為是帕特·紐科姆給在好萊塢的阿瑟打的電話,但帕特·紐科姆卻斷然否認。電話是在晚上10點30分左右打的,而阿瑟·雅各佈趕到瑪麗蓮床邊大概要半個小時。問題是,當時不管是誰在場都不知瑪麗蓮犯瞭什麼病。正如任何明星的處境一樣,最好是在傢裡給她治病以免聲張出去。但是他們都沒能讓她好起來,最後隻能叫來救護車把她送進醫院。

這時,已過瞭午夜,彼得·勞福德在她傢裡,是他陪她去瞭桑塔莫尼卡醫院。但已經太晚瞭,她到醫院時已經死瞭。救護車司機是不會願意掉轉車頭把瑪麗蓮再送回去的,但他看來是被說服瞭。她被車載回瞭傢裡,放在床上準備接受警方調查。據稱她在給客人住的屋裡遭到過毆打,但在叫來警察前,她的屍體卻是被放在瞭自己的床上。

周圍的鄰居說,差不多在救護車從醫院返回的同時,大概是快到凌晨一點,他們就看到有警車停在房子外面。等到所有在場的人都覺得可以叫警察瞭,正式報警還是等到清晨4點25分,是當地警署的副警官傑克·克萊門斯接的電話。他懷疑是不是哪個調皮搗蛋的學生打的假報警電話,於是決定親自前往那裡去看看瑪麗蓮是否真的死瞭。

在查看瞭瑪麗蓮的屍體並和默裡太太及海曼·恩格爾伯格醫生談過後,他覺得現場已不是原來的樣子。克萊門斯覺得有其他人在屋裡,隻是那些人一直都沒有露面罷瞭。

很可能瑪麗蓮的律師米爾頓·魯丁在那裡,還有阿瑟·雅各佈,或許還有彼得·勞福德,他在早一些的時候是肯定在那裡,因為在救護車裡送瑪麗蓮去醫院的就是他。

後來,正式派來的警方調查組的報告裡竟沒有傑克·克萊門斯觀察到的那些東西。比方說,克萊門斯告訴我們,快到早上5點鐘的時候,他聽到有臺洗衣機在轉,默裡太太很可能在洗掉什麼重要的證據。吸塵器也忙得很。

克萊門斯報告說,整個現場為瞭他要來瞭好像都清洗瞭一遍。他徒勞地想找到一些文件,如稿子、修改稿、筆記、信件等等,他覺得那些東西應當是在那裡的,但卻什麼都沒找到。可是讓人覺得奇怪的是,在後來警察拍的照片裡,那些東西卻到處散落在地板上。

他還想找一個水杯,因為他們說瑪麗蓮吞下很多膠囊。他沒找到,在場的人,像默裡太太、恩格爾伯格醫生,還有格林森醫生都幫著找也沒找到什麼東西。瑪麗蓮的衛生間在修,沒有水,因此她不喝口水就能吞下那麼多藥片就很有點蹊蹺瞭。

然而,在後來警察拍的照片裡卻又有一隻什麼杯子,這就很值得註意瞭。格林森醫生讓克萊門斯警官看看瑪麗蓮的床頭櫃,那裡放著不少藥片瓶子。醫生說她準是把所有的藥片都吃瞭,所有的藥瓶都是打開著的,空的。可讓克萊門斯大為震驚的是,後來他聽說送到驗屍官那裡的瓶子裡,卻是有藥片的。

默裡太太眉飛色舞地告訴克萊門斯說,她在大約午夜的時候,看到瑪麗蓮的臥室門底下有光線。

她說門是鎖著的,格林森醫生來時不得不破窗而入。他就是在那裡發現她死瞭。

這話就值得註意瞭,因為窗戶說是格林森醫生打破的,其實更有可能是從裡面打破的。

再說,瑪麗蓮根本就不可能鎖著臥室門睡覺。加上瑪麗蓮可能是死在客房裡,整個故事便是一派胡言。後來,默裡太太承認她並沒有看到瑪麗蓮的臥室門底下透出光線。其實,那也不可能,因為瑪麗蓮剛剛在整幢房子裡都鋪瞭厚厚的軟絨地毯。不管是什麼原因,反正是有人在興師動眾地掩蓋事實的真相。

其實她是被謀殺的

我們用不著費多大力氣就能發現,他們為什麼要掩蓋真相。瑪麗蓮死前幾小時羅伯特·肯尼迪還在她傢裡,這件事一旦傳出去,肯定意義深遠,非同一般。這倒不是說羅伯特·肯尼迪就和瑪麗蓮的死有關,但是當時他就在瑪麗蓮身邊,那肯定要招來一番認真仔細的調查。

對身為國傢最高司法人員司法部長的認真仔細的調查,而且是與一樁突然死亡事件有關,那肯定會引發人們要他辭職,而連鎖反應則是會要總統辭職。

媒體很清楚約傑克·肯尼迪與瑪麗蓮兩人間的緋聞,隻是沒有將細節披露在報上而已,羅伯特是總統的弟弟,總統任人唯親地將他安排在司法部長的位子上,出瞭這種事就足以使卡門拉特之宮倒塌瞭。

之所以沒發生這樣的情況多虧瞭洛杉磯警察局長威廉·帕克。我相信他知道羅伯特·肯尼迪與瑪麗蓮的死無關,瑪麗蓮是被謀殺的。而此事隻是被稍稍動瞭手腳,使其看上去像是自殺的。其實,並不難知道是誰殺瞭瑪麗蓮,而且還想把事情都推到羅伯特·肯尼迪身上。

中情局和聯邦調查局在瑪麗蓮傢裡都安瞭竊聽器,那是出於國傢安全的原因,因為羅伯特·肯尼迪要上她傢來,更不要說還有吉米·霍法,他在為黑手黨幹竊聽。他們很瞭解傑克·肯尼迪與瑪麗蓮之間的那段關系,對羅伯特·肯尼迪與瑪麗蓮之間的事更是瞭如指掌。

所有這些人都不是出於興趣:吉米·霍法是要看看能不能訛詐,胡佛是要他的中情局秘密檔案裡有更多的肯尼迪傢族的材料,而中情局裡有那些幾個月前剛從豬灣大失敗中幸存下來的人。他們是不管用什麼辦法,隻要能把肯尼迪兩兄弟搞臭就行。瑪麗蓮死瞭,說是自殺身亡的。其實,她是被謀殺的,但不是肯尼迪傢人幹的。

1962年,瑪麗蓮·夢露因當時正在拍攝的影片《瀕臨崩潰》和導演喬治·丘克發生矛盾。後來瑪麗蓮飛到紐約,到肯尼迪總統在麥迪遜廣場花園舉行的生日宴會上演唱歌曲。她在麥迪遜廣場花園的表演可謂風情萬種,引出議論一片。總統夫人傑奎琳拒絕出席宴會,有些人本來就想知道肯尼迪和瑪麗蓮之間究竟怎麼瞭,這一來就更有勁瞭。

有傳言說,早在傑克·肯尼迪成為總統前,瑪麗蓮就和他暗中有往來。傑克·肯尼迪和瑪麗蓮在多處地方幽會,其中包括在肯尼迪的妹夫彼得·勞福德在聖莫尼卡的海灘邊的一處房子裡。

勞福德的妻子是帕特裡夏,她是肯尼迪傢族倒數第二個女孩。等到瑪麗蓮理順瞭她同福克斯及其周圍的人的關系時,她也認識到自己與傑克的關系已經結束瞭,而這時傑克已是總統。

然而,就在這時,傑克的弟弟,當司法部長的羅伯特·肯尼迪突然插進來。很多人都認為他是被派去徹底瞭斷瑪麗蓮同總統的關系的。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