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什拜,男,新疆哈薩克族,抗美援朝時,為志願軍捐瞭1架戰鬥機

2014年05月下旬,新疆各大媒體刊發新聞《裕民縣愛國民主人士巴什拜捐贈的戰機榮歸故裡》:新疆裕民縣已故著名愛國民主人士巴什拜在1950年抗美援朝時,以捐獻馬、牛、羊和黃金的形式,向國傢捐贈瞭一架噴氣式戰鬥機。後來這架戰鬥機退役後一直存放在北京一傢博物館裡,目前這架歷經戰火風雲的戰機榮歸故裡,被安置在裕民縣生態園區內供遊客參觀和留念。

巴什拜,男,新疆哈薩克族,抗美援朝時,為志願軍捐瞭1架戰鬥機

新聞喚醒記憶。巴什拜,全名巴什拜·喬拉克,哈薩克族,1889-1953年,新疆塔城地區裕民縣人,一生熱愛祖國,熱愛傢鄉,著名的愛國主義、國際主義開明人士。

1950年,巴什拜任塔城地區第一任行署專員,8月19日這天,他在大會上說:“聽說出瞭一個厲害的敵人,在和我們的一個鄰居打仗,就要打過來瞭。如果我們的傢都被人占據瞭,我們的財產往哪裡放?我們一定要把敵人消滅掉。我們都要行動起來,支援我們前線的將士。天上飛的那個東西,殺傷力最強的那個武器我捐瞭,你們算算要多少錢?”

巴什拜說的最厲害的那個武器,就是當時世界最先進的噴氣式戰鬥機。為此,他從傢產中劃撥出400匹馬、100頭牛、4000隻羊和黃金100兩,購買飛機,交給瞭國傢。在這裡,人們不禁要問:牧民出身的巴什拜哪來這麼多財富?而這也是他傳奇的一生。

巴什拜,男,新疆哈薩克族,抗美援朝時,為志願軍捐瞭1架戰鬥機

巴什拜原名叫巴依主瑪,其父親是一個貧苦牧民。傳說,在他很小的時候,其母親做瞭一個夢,夢裡有一個白胡子老人對母親說:“你的兒子將來一定會有福氣,但他必須要叫巴什拜,那樣他就會成為富人中的富人。”

父親聽到這個夢後,遂決定為兒子改名。於是,殺雞宰羊遍請鄉親,將巴依主瑪改名為巴什拜。巴什拜長大以後,窮日子依然不見改觀。後來,巴什拜當上瞭父親,但他的大兒子和寄養的兒子都因病幼年相繼夭折,隻剩下大女努爾汗、小女薩木爾汗和小兒子庫爾班·阿吉。面對貧苦的生活,巴什拜沒有氣餒,1919年,父母和他分傢瞭,他得到150隻羊和一群馬,開始獨立經營牧業,勤勞、認真的他開始對培育良種產生瞭濃厚興趣。

有一天,巴什拜放羊期間遇到瞭暴風雪,風雪擋住瞭回傢的路。巴什拜隻好將羊群趕到山谷避風。夜晚,巴什拜發現有野生公盤羊鉆進羊群裡與母羊交配。後來,母羊生下的小羊就是不一般,有的長出三、四個角,有著盤羊般強壯的身體和敏捷的反應,一般羊一年產一次羊羔,而巴什拜的羊兩年可產三次,肉也很鮮美。

巴什拜,男,新疆哈薩克族,抗美援朝時,為志願軍捐瞭1架戰鬥機

從此,巴什拜就有意趕羊群到野生盤羊經常出沒的地方棲息,對懷孕的母羊倍加呵護,對母羊生下來的像盤羊一樣的公羊也給予精心護養,讓它們承擔起瞭種羊的責任。甚至,巴什拜把30隻羊趕到深山溝裡,讓羊們放任自流的同時,與野生盤羊接觸。3年後,30隻羊居然變成瞭350隻,這令巴什拜喜出望外,他的財富也因此一點點地積累瞭起來——經他培育出的羊,膘肥體壯不說,成熟期還早,在市場上出售也能賣出比當地普通羊更好的價錢,四鄉近鄰無不羨慕。幾年天氣下來,巴什拜發展到瞭“羊群以山頭來計算,良馬無數”,鼎盛時期,漫山遍野都是他的羊,最多時達到瞭25000多隻,還有數不清的馬、牛和駱駝。

成瞭富人,貧苦出身的巴什拜並沒有忘記德行,每年秋收後,各地窮人都會絡繹不絕地來到他傢門口,期望能得到他的幫助,而他總要親自詢問前來的每一個人,隻要理由合適,都會慷慨相助。

巴什拜,男,新疆哈薩克族,抗美援朝時,為志願軍捐瞭1架戰鬥機

有兩件小事很能說明問題:一個上瞭年紀的寡婦,因精神上受過刺激,整天蓬頭垢面四處遊蕩。隻要餓瞭、渴瞭、冷瞭,就會找到巴什拜門上來。巴什拜看她實在可憐,就勸她:“就呆在我們傢吧。”結果,老婦人就成瞭巴什拜傢裡的成員一樣,可以自由出入。還有一個身強力壯的小夥也來要羊,巴什拜見到後狠狠訓瞭他一頓,但臨走時還是給瞭他幾隻羊,要他慢慢發展。

對此,管傢曾勸過巴什拜:“老爺,我們不能誰來都給呀。”巴什拜笑著說:“因為我有人傢才來要,如果沒有人傢是不會來找我的啊。”

巴什拜,男,新疆哈薩克族,抗美援朝時,為志願軍捐瞭1架戰鬥機

除此之外,巴什拜還熱心公益,捐助正義事業。

也木勒河橫臥於塔城和裕民縣之間,是兩地來往的必經之路。上世紀40年代,也木勒河水很大,甚至能在上面行船擺渡。1941年,巴什拜下決心出資為鄉親解決這個問題,在河上修建一座橋。該橋1941年9月1日開工,1942年7月31日竣工,主體為木質,全長87米,寬6米,載重量25噸,人們開始親切地把這座大橋稱之為巴什拜大橋。

巴什拜大橋一直沿用到上世紀70年代末“服役”期已過,為瞭安全後又在它的旁邊建起瞭一座水泥大橋,但大傢還稱它巴什拜大橋。解放以後,巴什拜又在傢鄉捐資興辦瞭塔城第一座水電站、塔城人民影劇院、塔城高中等現代化的公益事業。這中間最值得說道的是,巴什拜在1938-1939年,中國抗日戰爭最艱苦的時期,捐獻過良馬200匹、小麥42石8鬥;1940年,為支援世界反法西斯戰爭,他為蘇聯紅軍捐贈瞭鞍具齊全的戰馬500匹。

巴什拜,男,新疆哈薩克族,抗美援朝時,為志願軍捐瞭1架戰鬥機

因為熱心公益和捐助正義事業善舉,巴什拜在當地漢族和少數民族心中有極高威望。解放後,巴什拜擔任塔城地區第一任行署專員,依然不忘自己來自百姓,更加註意影響,從不搞特殊。這中間依然有兩個很能說明問題的小故事:

一次,巴什拜傢的羊跑進一個維吾爾族老漢的菜地,老漢趕緊驅趕,巴什拜的一個下屬見瞭便指責老漢:“專員傢的羊你也敢打?” 巴什拜知道後,立即派管傢去給老漢賠禮道歉,並給予瞭經濟賠償。還有一次,塔城地區賽馬,巴什拜的馬也參加瞭比賽。比賽的時候,巴什拜的馬和另一匹馬幾乎並駕齊驅地沖過終點,但巴什拜看得很清楚,他的馬略遜一籌。可是裁判卻判他的馬第一。按規定,第二名的馬要獎給第一名的主人。當裁判把真正的冠軍馬送給他時,他卻拒絕瞭,並堅持把自己的馬送給瞭第一名的主人。

巴什拜,男,新疆哈薩克族,抗美援朝時,為志願軍捐瞭1架戰鬥機

積沙成塔,集腋成裘。巴什拜就這樣一點一滴地積累起瞭自己的財富,也在人們心中積起瞭自己的威信。1952年5月,巴什拜因病提出退休,1953年逝世。但傢鄉人民並沒有忘記巴什拜,近些年,人們把巴什拜當年培育出的紅棕色仙臉大尾羊,命名為巴什拜羊,已是新疆著名的優良牧羊品種,為當地創造瞭很好的經濟效益。同時,人們為緬懷這位英雄,修建瞭“巴什拜紀念館”。上述事跡都珍藏在位於裕民縣城內的“巴什拜紀念館”之中。如今,“巴什拜紀念館”已經列為愛國主義教育基地。

巴什拜的外曾孫女加依娜就在紀念館工作,為來這裡的一批批參觀者做講解員,一次次地講述著巴什拜·喬拉克爺爺的故事。據說,曾有人問她和喬拉克的其他一些後人:“你們的爺爺曾經非常富有,也幫助過很多貧困的人們,可卻沒有給你們留下什麼傢產財寶,你們埋怨嗎?”他們都坦蕩地搖頭,而後質樸地說:“我們隻為自己有這樣的爺爺而自豪。”加依娜更是把講解員的工作看得更重,她說:“爺爺做的好事像天上的星星一樣數不清,作為他的後人,我感到非常驕傲!”

巴什拜,男,新疆哈薩克族,抗美援朝時,為志願軍捐瞭1架戰鬥機

本文參考瞭賴長勇主編《裕民年鑒·巴什拜·喬拉克》以及巴什拜相關資料與報道,圖片來自網絡,向原作者表示感謝。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